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些人心中有了依仗,出手自然毫不留情,剎那間,天地好似被無盡的陰影遮蓋。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住手!」一眾七脈弟子堪堪趕了過來。

見到這一幕,不由大驚失色。

趙綉前兩關表現驚艷,被七脈各長老看中,若死在此地,只怕他們罪責難逃。

然而,還沒等他們出手攔下這些殺招,滔天的烈焰直衝雲霄。

燃盡世間萬物,焚滅九幽蒼穹!

火獄!

在璀璨金茫籠罩下,這火光化成一條赤炎長龍,將漫天殺氣吞噬一空。

這些在眾人看來陰狠無比的招數,在赤炎長龍的絞殺下,悄然湮滅!

首席強寵契約妻 緊接著,趙綉目光一閃,全身烈焰縱橫,身後的金茫更勝之前,他雙手擘天,無盡的靈力凝聚而起,化形一柄重劍。

引得虛空一陣顫慄,這足以毀天滅地的一劍,橫渡虛空,向眾潛入者轟然斬下!

天地在這一刻黯然失色。

轟!的一聲巨響,在七脈眾多弟子驚駭的目光下,趙綉凌空一劍將前方几個潛入者砸入地面。

眾人清晰的感受到那幾人的氣息瞬間衰弱,生機迅速消散。

這些潛入者,在這重劍之威下,竟不知該如何去抵擋。

餘下幾個潛入者,被重劍的威勢震的口吐鮮血,倒飛而去,就在趙綉蹂身而上,準備襲殺他們之際,一聲冷哼傳來。

那毀天滅地的威勢,頓時消散。

這簡簡單單的一聲冷哼,令這方虛空輕微一顫,而趙繡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若他沒有看錯,能造成如此威勢的,實力必然已經踏入化神境。

只可惜,他從四周感受不到化神境強者那澎湃無比的力量。

鳳囚凰:傾城棄妃 就在他遲疑之際,一聲怒叱傳來,好似一柄鋒利的尖刀呼嘯而至!

在場的七脈弟子眼中露出震撼之色,這只是一聲怒叱,卻能化形利刃,這樣的實力和手段,只有化神境強者才能使出。

這一刻,他們如臨大敵。

「趙公子速退!」眾七脈弟子出聲提醒,生怕趙綉年少氣盛,硬扛這聲殺意。

「喝!」又是一聲怒喝傳來。

頓時天地靈氣開始凝聚,化作強大的壓力,好似一座巨山對著眾七脈弟子當頭壓下。

這些七脈弟子,個個都是精英,實力不俗,雖然驚憾,但依舊出招抵擋。

無盡的靈力化作一道長河,將這凌空落下的山石捲去。

「不好!」正當他們抵消了那泰山壓頂般的怒喝時,趙綉已向那凌厲的刀鋒衝去。

「真是找死!」

「不自量力,簡直胡鬧啊!」

「快救下他,不然長老怪罪下來,你我都得受罪。」

眾七脈弟子臉色大變,向趙繡的方向衝去。

此時的趙綉,眼中閃過無盡的戰意,手腕一翻,龍吟聲響徹。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無盡的血光衝天而起,那快若閃電的一劍順勢破去了凌厲的刀鋒! 眾七脈弟子在傀儡陣外見識過趙繡的劍法,只是當時趙綉施展的劍指雖然快,但還未達到如此令人驚駭的地步。

此刻長劍出鞘,那迅如奔雷的劍勢,令這些七脈的精英都心驚不已!

這些人能進入七脈修行,無論天賦還是實力,在同齡人中幾乎都是佼佼者,可以說每一個都是天之驕子,平日目空一切,全然不把世家門閥的子弟放在眼裡。

即便是趙綉,在他們看來,也不過是個天賦不錯的少年罷了。

在場的七脈弟子,自信自己的天賦不弱於此子。

這一劍凝頓了虛空,彷彿令時間靜止,先前那裹挾無盡威勢的刀鋒,在快劍的進攻下,變得緩慢起來,最後消散無形。

「咦?」遠處的陰影中傳來驚疑聲。

這道聲音同樣化為無形的利劍,向趙綉襲來。

趙綉手中的長劍順勢刺出,角度陰狠,再度破去對方的殺招。

「那不是清風派傳功長老的劍嗎?」其中一個七脈弟子,盯著趙綉手中的劍,眼中忽然閃過驚訝之色。

「嗯?」

眾人抬眼看去,紛紛變了臉色。

清風派刑長老劍法超絕,到了他那個境界,完全不用出劍,那無盡的劍意足以將對手壓制的毫無還手之力。

他雖然多年未曾拔劍,但那柄跟著他南征北戰數十載的長劍,在七脈卻是赫赫有名的凶兵!

劍身上透著的滔天煞氣,即便化神境強者都抵擋不住。

「刑長老的配劍怎會到他手中?」

相比起趙綉施展的快劍,眾人更驚訝的,是他擁有刑長老的配劍。

整個清風派,能得刑長老親自指點的人都不多。

刑長老將配劍傳給此子,莫不是將他視為親傳弟子。

想到這,在場的幾個清風派弟子眼中閃過一絲妒意,能得刑長老親傳,日後在清風派一定前途無量。

不僅如此,成為傳功長老的親傳弟子,各種功法和修鍊資源應有盡有,他日更有可能繼承刑長老的衣缽,成為清風派位高權重之輩。

至於其他門派的七脈弟子,雖然羨慕,心中卻沒多少妒意。

他們當初沒選擇清風派,是因為自己不適合練劍,這種情況下,即便成為刑長老的弟子,他日成就也有限。

「難怪此子年紀輕輕就有這等修為!」

「他既是刑長老的弟子,為何不直接進入清風派,反倒來參加這七脈會試?」也有人對此表示懷疑。

「呵呵,以他的實力,這三關考核根本不用參加,我看這小子八成是將會試當成玩鬧來看。」

眾七脈弟子搖頭嘆息,見剩餘的潛入者鬼鬼祟祟的想要逃離此地,頓時招數齊出,圍了上去!

這一邊,趙綉目光一閃,手腕一翻,手中的長劍輕吟一聲,向陰影中刺去。

長劍挾著無盡威勢,劃過虛空,猶如流星閃過,瞬間來到那人面前。

「現在的年輕人這麼不懂禮數嗎?」陰影中傳來嘶啞的笑聲,緊接著一道黑影凌空而起。

剎那間,趙綉四周靈氣翻湧,巨大的龍吟聲在半空響起。

整個幻境為之顫慄,向四周逃竄的眾少年腳下一軟,跪伏在地,在這驚天的威勢下瑟瑟發抖。

一眾七脈弟子也露出恐懼之色,以他們的修為,面對這一聲龍吟,都不由得心神發顫。

趙綉目光凝重的看向半空中的身影,眼中閃過滔天的戰意。

他和無數強者交過手,即便是一些融神境高手,都不曾給他帶來如此大的壓力。

眼前這人的修為雖然被壓制在融神境以下,但給他的感覺,卻比融神境強者要危險的多。

「是他!」七脈弟子中,出身吟風閣的幾人一臉震撼。

「他是我們吟風閣的叛徒。」見眾人露出疑問之色,這幾個吟風閣的弟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其餘幾個七脈弟子微微一愣,隨後臉色一變。

吟風閣歷代弟子中,只有一人算得上驚才絕艷,此人年紀輕輕便踏入化神境。

是整個吟風格二代弟子中,最有可能突破虛境的一個。

此人本該是吟風閣重點栽培的弟子,卻不料他劍走偏鋒,擯棄吟風閣的功法,將吟風閣最弱的傳音功法練到極致。

也是唯一一個能將聲音化形為進攻手段的一個!

「這叛徒怎會出現在這幻境之中。」一想到來人的身份,這群七脈弟子不由得遍體生寒。

此人天賦之高,甚至還在趙玄遠之上!

「快去稟報長老,我來攔住他!」一個七脈弟子怒喝一聲,向半空中的身影攻去。

那身影只是輕微一晃,又是一聲龍吟傳出。

只見一條巨龍虛影呼嘯而至,瞬間將那七脈弟子砸倒在地。

瞬間鮮血四濺,這七脈弟子連聲慘叫都未及發出,便成了一灘肉泥。

「可惡!」眾人見到眼前這幅景象,個個咬牙切齒,看向半空中的身影滿是憤怒之色。

「我本不想殺你,只可惜我欠她一個人情,既然你傷了她兒子,那我也只能出手了。」半空中的人影看向趙繡的目光變得凝重起來。

人影每說一個字,便有一條巨龍撲向趙綉。

他早年出身七脈,自然知道七脈會試的嚴苛。

此子能憑一己之力,就秒殺眾多同齡的競爭者,這實力就連他當初都達不到。

可以說,眼前這個少年絕對會成為名動一時的強者。

甚至踏入虛境都不是難事。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手段了。」趙綉冷哼一聲,頓時滔天的血煞之氣瀰漫而出。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一道血光衝天而起。

將這方幻境的上空染的一片通紅!

一眾七脈弟子滿臉驚駭的看著這一幕,就連半空中的人影都露出詫異之色。

獻祭!

趙繡的眼中閃過無盡的煞意,一揮手,數十條火龍咆哮而出,將呼嘯而至的巨龍絞的粉碎。

獻祭一出,趙綉全身精血燃燒起來。

他緩緩抬起右手,頓時整個幻境開始崩裂!

「不好!」幻境之外的七脈強者頓時臉色一變,他們感受到了這股毀天滅地的力量,不由得心中一悸。 眾七脈強者正欲破開幻境,只見一道巨大的金印浮現而出,這一刻虛空開始凝頓,整個秦川山脈被這金茫籠罩。

無盡的死氣瀰漫而出,將秦川山脈壓抑的好似一座修羅場。

風雷涌動,天地變色!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番天印!

轟!的一聲,無盡的死氣壓了下來,好似一隻巨大的手掌轟然落下,秦川山脈都為之顫慄,而山谷中的那片幻境,早已承受不了這巨大的力量,當場碎裂。

「走!」眾強者臉色一變,紛紛向山谷趕去。

七星殿那青銅打築的建築,在番天印之下,化為齏粉,七星殿上空那瀰漫著的玄奧力量,也化為虛無。

好在七脈派駐七星殿的弟子,個個都是精英,在關鍵時刻,各自施展身法,才勉強逃脫。

即便如此,卻也個個狼狽。

幻境之中,半空那道人影被番天印壓的跪伏在地,臉色蒼白,七竅流血,顯然已經重創。

左教授,吃藥啦 「好強大的力量。」人影勉強抬起頭,看著趙繡的目光中閃過一絲明亮之色。

此人早年是七脈的天才弟子,是最有可能踏入虛境的一個,自身對修道的理解,已經超越了功法的束縛。

為此,不惜劍走偏門,最終叛出七脈。

以他對力量的了解,想要施展如此強大的領域,除非虛境強者才行。

而且從這番天印的威勢來看,剛踏入虛境的修士,還無法掌控這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

可眼前這少年不過金丹期修為,竟能施展領域,這讓他驚訝的同時,心中也有了一種微妙的感覺。

昔日,他推翻吟風閣的修鍊奧義,另闢蹊徑,認為功法再強,不過是力量的附屬。

如今看來,他當初的想法大錯特錯。

眼前這少年能在金丹期時,施展足以毀天滅地的領域,非掌握強大的功法不可為。

趙綉獻祭自身,整個人虛弱到了極致,不過還是冷笑著看向那道人影。

他在金丹期時獻祭自己,就能施展如此強大的功法,他日修為踏入化神境甚至是虛境,這番天印的威勢又該多強?

「拿下這個叛徒!」

在場的七脈弟子被番天印的餘威震的心神一顫,有幾個修為薄弱的,五臟六腑一陣翻湧,就連元神都受到了壓迫。

不過他們要是咬牙站了起來,向人影衝殺而去。

人影嘴角浮起一絲苦笑,隨後他目光一閃,咬破舌尖,一聲長嘯傳出,整個人化為一道清風向遠處飄散。

「人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