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個時代掛在神子榜上的年輕俊彥,以自己的實力向世人證明了,他有這個資格享受第七的榮譽,或者更高。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神子榜的爭霸,也是時候開始了。」酒行痴不知道什麼時候從空間符寶當中拿出了酒罈,仰面豪飲一口,神情複雜的看著那胥夜,喃喃自語道。

八大惡人此刻聽到了酒行痴的聲音,臉色微變,面面相覷,皆是看到了各自神色間的凝重。

「陳陽就這樣完蛋了嗎?」

前一刻還對陳陽極有信心的黃嘟嘟等人此刻卻是露出擔憂的神情。

陳陽縱然強大,但是三屬性一星大符師的胥夜卻有著遠超一星大符師的戰鬥力,下意識的,他們給陳陽判了死刑。

「不!」

巧兒和鈴兒等女從震驚當中清醒了過來,沒有看到陳陽身影的她們失聲驚呼。

時間雖短,但是那個常掛自信笑容的年輕人給了他們極大的印象,特別是高艷和燕燕,救命之恩,她們無法忘懷。

藍姬臉色蒼白,那幽藍眸子當中隱有晶瑩閃爍著,眼眶微紅。

雖為苗疆中人,但是對那和常人不同的陳陽有了難以磨滅的印象,他無法相信陳陽就這麼死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陳陽已經死了的時候,一道蘊滿嘲諷的聲音如平地炸雷,響徹天際。

「你就這點能耐嗎?」

那是陳陽的聲音,聲源飄忽,仿若出現在四面八方,令人難辨其位。

「藏頭露尾,我倒想看看你還有什麼能耐!」

胥夜臉色陰沉,四道符術,四招,可是依舊沒有傷及陳陽,想到先前自己揚言五招之內解決陳陽,如今看來,陳陽不似表面那般好對付。

「還有十六招符術,我也想看看中域神子榜第七名的你有幾斤幾兩!」

隱身術的陳陽見胥夜動作了起來,心念一動,嘴唇蠕動,身形一化三,四尊陳陽在隱身術下並不被外人所察覺。

「這個時代的神子榜質量不錯,第七名竟然是時間空間黑暗的三屬性符修。」

其中一尊陳陽開口,卻是出現了天邪上尊的聲音。

陳陽盯著自己的分身,看著那深邃眸子當中的滄桑,淡淡開口道:「給我時間,他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天邪上尊看了陳陽一眼,道:「我剛剛復活,還不適應,不過幫你抵擋其二十道符術卻是沒有問題。」

「我要的不僅是抵擋二十招符術。」

天邪上尊眸泛精芒,詭譎之色一閃而過,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會幫你。」

話音落下,天邪上尊御空離去,陳陽看著天邪上尊離去的身影,對著另外兩道分身點了點頭,三尊陳陽朝著不同的方位追擊天邪上尊而去,呈犄角之勢包圍胥夜而去。

「時間追擊!」

「空間亂流!」

「黑暗寂滅!」

三道符術以胥夜為中心呈無差別攻擊瀰漫開去,周遭本就被撕扯過一次的空間再次崩潰。

也是在那三道符術之下,一尊陳陽,赫然出現。

那一尊陳陽耀眼升空,通體縈繞熾盛火芒,如若怒龍一般攻向胥夜,那強橫無比之勢瓦解胥夜符術。

「來得好!」

胥夜長嘯一聲,在陳陽隱身術下頻頻吃癟的胥夜好不容易找到了正主,身形一展掠空而去,眨眼間和那陳陽戰在了一處,揮手間符術攻勢綿延不絕,陳陽也是毫不示弱,漫天火芒夾雜風勢,風火連綿,燒灼暗夜天空。

「陳陽竟如此強大!」

八大惡人見那一尊陳陽之威勢竟然毫不遜色於胥夜,其所能施展的符術所能大多在符師級別,可是那幾乎凝成實質的符術不再虛幻,所能爆發出來的威能足夠和那胥夜抗衡,立於不敗之地。

二十招,轉瞬即過。

酒行痴神色複雜的看著天際和那胥夜戰在一處的『陳陽』,喃喃自語道:「師傅」 日新月異,時光飛逝,四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

東幻大陸西北的戰禍,因爲定山帝國的崩解,從此陷入白熱化的膠合之戰。

而已經被白陽帝國蠶食了近半江山的定山帝國,就此分化爲獅山帝國和啓石帝國,兩國各據定山帝國四分一領地。

獅山帝國於西北偏北之地,締結英天帝國爲首的五國形成北越六國聯盟;啓石帝國於西北偏西之地,締結良玉帝國等三國形成西涼四國聯盟;

而西南偏西參戰的數箇中型國,也形成了以樓蘭帝國和風月帝國爲首的南部七國聯盟。

此後,西北三大聯盟十七國,達成一致的攻守同盟,不但將白陽帝國的七國聯軍給牢牢地牽制住,還把他們一一拖入各自爲戰、顧此失彼的困境之中,終於止住了白陽帝國瘋狂地西進之路。

然而,西征雖然受拙,可是白陽帝國在東部與南部的戰局卻逼得很緊,一時間造成平南與雙木兩國的壓力陡然大增。

東部的羅川帝國等邊遠小國,都紛紛被納入雙木的版圖;南部平崗帝國等數國也相續被拖到平南的談判桌上,是收攏納入或成爲屬國已經進入了實質的議程。

土門帝國剛好處於平南與雙木東南邊遠的交匯處,因爲地理位置微妙,表面上看,一時間倒還可以置身事外。

可是實際上,當前如果不及早作出選擇、一個處理不當,最終必將陷入兩大巨國的夾縫之中,以後的情況只會更遭。

由於土門一向與平崗脣齒相依,所以土門國內最高決策層最終決議通過,決定與平崗共同進退,共同爭取平南帝國的屬國資格,以保留國體。

土門西南總領齊白,作爲國內保守派的領軍人物,卻不願將保全國家的所有希望,都寄託在與平南這種巨無霸的談判之上。

而且早在近十年前,齊白就一直利用土門與風月曾經的姻親關係,與風月帝國保持着密切的聯繫。最近這數年,更是與風月的最高當局在合作意項上,取得了實質性的進展。

不曾想,今年九月初,纔剛過完五十歲大壽的風月帝國赫連王,突然重疾加身,不及月就數次報發病危。

赫連王其膝下無子,只有一位女兒,近十年裏爲躲避戰禍,一直都隱匿地藏身於土門。

三天前,齊白突然收到赫連王的密函,着他幫忙祕密地將女兒護送回國,以早繼承王位,好平息風月國內蠢蠢欲動之人的念頭。

齊白知道這是一個天大的機會、同時也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如果此次能安全地護送赫連公主回國,從此土門因爲和新王之間的這層關係,和風月帝國的關係將上升到一個更深的層次,對他以後的計劃絕對是有利而無一害。

但是路上一旦失敗,那土門與風月之間的聯繫也許就會因此而斷送,就算最後赫連王不怪罪,可是新王上臺之後,是否仍願意與土門保持當前的親密關係,那可就是未知數啦?!

所以此次,齊白經過謹慎謀劃之後,通過軍部按照正常的程序,安排數波、上百名軍校優秀的學員,出使與土門交好的平崗、羅川等國,前往他們帝都著名的軍校進行考察學習。

當然了,也往風月帝國安排了數隊這樣的出使團。

爲了保障一路上的安全,齊白派出最近暗部之中,風頭最盛、實力雄厚的‘雙子星’攜赫連公主混進出使團的隊伍,隨行暗中保護公主回國。

石牛隸屬土門帝國西南軍十四集團軍,是一三六師、零七特種步兵旅的一名五段武尉,也是此行往風月帝國第三齣使團的護衛隊臨時隊長!

他身高兩米多,臉正身壯,身體如同巨巖一樣結實,頭上的寸髮根根豎立如針,樣貌盡顯兇惡之相,乍看之下他整個人就宛如一頭兇狠的人熊一般,駭人而避。

不過只要與他稍一接觸,就可以知道其實這看似惡狠的石牛,本身卻是一個思想純粹、極致豪爽的真漢子。

石牛兩年前剛從鳳凰武魂軍校畢業入伍,雖然畢業之時他才達到三段,可是他天生神力、而且作戰頗爲勇猛。

在校期間,在各種實戰對抗地訓練中,他都經常咆哮着衝在隊伍的最前面,而且往往一個人便能把十數人全部撂倒在地,因此還獲得一個“蠻牛”的綽號!

所以在他入伍後,便被十四軍看中,直接徵召進入特殊步兵旅。

此次,軍部調派石牛參加此行出使風月的護衛任務,讓他好不鬱悶,因爲這一走至少得三個月來回,他就不能參加十一月十四軍內部舉行的大型軍事實戰對抗演習!

爲了此番的演習,他可是準備了好久的,而且這次的演習,他有很大的機會能獨領一部參戰,想想都讓他覺得熱血沸騰般、異樣的興奮,可是現在卻要去執行這麼一個簡單的隨行護衛任務,可真是讓他憤懣不已。

爲此,出行之前他還專門去糾纏了軍旅長好幾次,希望得到特赦,可是始終無果,並且還因此受了軍旅長的一通訓斥。

未了,軍旅長還一再凝重的提醒石牛,要他注意收斂那魯莽的性子,別因此得罪此行的那些優秀學弟學妹們!

一隊普通的制式小隊護衛着五名學子,兩輛車總數只有二十人的小型車隊出發了。

石牛一邊領隊出發,一邊很是苦惱的納悶着,雖然他是大粗,可是並不表示他蠢笨。從集結準備出行之時,他就在這支隊伍之中,發現了數位在其他軍中同樣具有勇武之名、可是並不十分出名的戰士。

隨後,他引動武靈‘三眼魔猿’所特有的靈眼,立即發現這支隊伍的異常。

從制服和扮相上看,這支制式小隊只是普通的軍隊制式小隊,由一名武體戰士率領四名武魂戰士和十名普通刀盾戰士組成。

可是在他的靈眼探測下,這絕對是一支滿編制的修士小隊!而且是由十五名重攻、重防的武體戰士所組成的修士小隊。

這樣的修士小隊,絕對是特殊任務的絕佳組合,可是現在卻粉飾、遮掩起來護衛這樣幾名學子去考察?!很不正常,一定有問題。

而這樣的一支修士小隊,無論是正常、或是不正常的情況之下,都應該會安排靈印師帶隊纔是,可是現在竟然讓他來帶隊?!

石牛不禁有些撓頭,最後雖然想不明白,不過他也更加小心謹慎起來。

依路線、日程安排着每日一路的行程,不拖、不趕的保持着速度,並且每日至少派出兩名伺候往前路、後方探查。

三男、兩女五名學子分坐兩輛馬車,路上大都很少冒頭,而石牛本來就不滿意此次的任務,所以也不甚待見他的那些學弟學妹,更是甚少搭理他們。

這一路就這樣相安無事的走了近十天,不過後面一輛車裏的一男一女,倒是上石牛注意了些日子。

車裏面的兩名學子年齡都不大,也就十來歲左右吧。

影帝又在暗戳戳的逼婚 那女的一身制服,身材倒是婀娜多姿的,就是不知道長怎麼樣?因爲她的臉上整天掛着黑巾蒙面,只露眼睛,不過看眼睛就挺美的,想來人應該也長得不賴吧?!

那男可是個帥小夥,十幾歲人,卻有近一米八、九高,不過就是感覺他過於頎長瘦弱了一些,臉龐棱角分明,而且從不笑,可是嘴角卻時不時地微揚出點點笑意,還有那狹長的雙眼,總是半眯着,再加上渾身小麥色的膚色,看着讓人覺得挺精神、挺和氣的小夥子。

讓石牛留意他們是因爲那女的神祕,而那上夥子卻異常的好動好聊,這十天他幾乎與所有的護衛隊員都聊過,而且似乎什麼都好奇,樣樣問了個遍。

今天他又藉故來找石牛聊天。

一開始石牛還因爲見到他也還和善,倒也吹噓了一些軍隊裏、自己的威風史,可是隨後感覺莫名的警覺,突然之間就住口了,把臉一板不再理會他了。

不想正聽得起勁的小夥子竟然還有茫然不知地追問了許多,不過在石牛的故作冷漠之下,他莫名其妙的碰了數次釘子之後,只好撓頭悻悻縮回車廂裏。

這會,馬車中的這名鬱悶的小夥子,卻正是聽從調配,持着密令隨行的白雨。至於坐在他對面,整天戴着面巾的神祕女人,就是風月帝國的冰月公主赫連冰!

赫連冰看過密令、也看過她父王的密函,知道白雨是保護她回國繼位之人。

不過,她果然不愧‘冰月’的美譽,這一路上,白雨就沒有看到她說過任何一句話,整天都是浸沒在瘋狂的冥想修煉當中。

白雨早兩日的時候,是費盡心思開了十幾個話頭,卻都沒能引起赫連冰交談的興趣,無奈之下,他只好一邊與護衛軍士攀談,瞭解他們的情況,一邊聽他們胡吹,好打發這窮極無聊的行程。

這會,白雨正不知該作些什麼的時候,突然腦海之中收到火兒遠遠傳來的信息。

他立即右手一招,將小黑喚出,然後一邊從身後的揹包中抽出能量槍,一邊對小黑說:“保護公主!”

隨後就閃身竄出車廂,然後一邊沉聲喊道:“石隊長,叫弟兄們就地收縮、結了圓形防禦陣形,注意保持警戒!”一邊掠空向右翼的密林竄去。 「中域神子榜第七也不過如此,五招的底氣何在?」

一尊陳陽和胥夜酣戰正歡,已然超過二十招的胥夜此刻臉色陰沉,在其肌體三方赫然走出三尊陳陽,每一尊陳陽手中都是丟出一道道符文,萬鈞之勢席捲,風火雷電蘊滿天際,以胥夜為中心瀰漫開去。

「哼!」

胥夜冷哼一身,面對諸多攻勢怡然不懼,身形展動,空間和時間屬性加持其身,眨眼間便是脫困而去,那一道道符文碰撞之下極為絢爛,閃耀夜色。

胥夜脫困后並未繼續和陳陽戰鬥,身形一展便是向後退了開去,其聲幽幽,傳遍八方。

「今日之恥,我胥夜記下來!」

胥夜那俊美的面容之上布滿森寒,信誓旦旦的要以五招結束陳陽,可是最終的結果卻這般簡單,二十招都無法將陳陽轟殺,胥夜沒有臉再繼續下去。

陳陽還想追擊,天邪上尊卻是給陳陽使了個眼色,陳陽朝著天邪上尊看了過去,心念感應之下可以發現自己的分身此刻血氣盈動,渾身一陣酸疼,竟然有了血氣透支的徵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