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個時侯,大家再看向王澤的目光,都不由同情了起來。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而林珞音也是反應了過來,安慰道:

「你不要灰心,你不是力量大么,要不跟我一起學拳法吧,這些東西,只要力量夠大,即使沒有掌握超凡力量,也能發揮出強大的威力……」

「珞音你別天真了!」

結果她話音剛落,林昊就在一旁笑道:「他覺醒的是法系能力,就算能增加力量,又能增加多少,終其一生,估計都達不到正式修鍊者的程度。」

說到這裡,他轉頭對石岩青說道:「石老師,我覺得,還是讓王澤在學校慢慢修鍊吧,他這種情況,根本不適合外出參加實戰!」

王澤當場就無語了。

他發現,自己還真是低估了這位同學的官迷程度。

很明顯,他這樣做,只不過為了在老師面前表現一下罷了。

然而,如果自己沒有系統,卻有可能受到極大的影響。

而聽到林昊的這個要求后,石岩青也是皺了皺眉頭。

他是知道王澤的守護者身份的。

這種情況不算奇怪。

畢竟,守護者的後代,在覺醒后,只要不抗拒,一般都會成為守護者。

反正,在守護者內部,還是有不少的文職崗位的。

不過,像王澤這種情況,去參加戰鬥,大家肯定要質疑,他也不好太過偏袒。

他想了想,對王澤說道:「你自己決定吧,如果你決定要跟我們一起去,我也不攔你,如要你不去的話,也不會有人笑話你……」

「還是讓我去吧!」

王澤笑了笑,說道:「反正在初期,我也拖不了大家後腿,而且,我覺得我的力氣真的很大……」

見到大家一幅不信的樣子,他不由無奈的說道:「要不,誰來和我搭把手?」

「你懂拳法么?」石岩青也是略感無奈。

光是力氣大,在覺醒者的對決中,可占不了便宜。

「拳法我倒是不懂,不過劍法么……」

王澤淡然的說道:「略懂一些!」

他確實沒有學過什麼拳法,但是,劍術還是學了一個十字軍劍術的。

這套劍術,雖然主要是用來戰陣廝殺的,在高手對決中,並不是太適用。

但是,用來對付一群剛覺醒的菜鳥,問題應該是不大的。

而且,他的力氣大,也並不完全是虛言。

他升到3級后,每一級自動提升了2點力量,再加上自己全點力量的加點方法,他現在的力量,已經達到了驚人的31點。

這已經是普通人的三倍了。

王澤估摸著,現在如果來個掰手腕大賽,班上應該都沒人是自己的對手。

即使是比劍,也差不多能做到一刀一個小朋友了。

石岩青看了他一眼,說道:「那你和林同學過兩招吧!」

石岩青指了指林珞音說道:「林同學家學淵源,你跟他比一下,也能有助你認識到真正的劍術……」

王澤:「……」

家學淵源什麼鬼?

他看了林珞音一眼,有些好奇的問道:「你懂劍術么?」

劍術這些手段,在高中階段,學校老師是不會教的。

狼性邪少 實際上,高中生覺醒后,一般都是等著大學來招生就行了。

反正是躺贏。

這個時侯,即使修鍊,一般以鞏固修為為主。

不是真正的家學淵源,根本就涉及不到這些!

林珞音點了點頭,說道:「略懂一些!」

說到這裡,她突然想起王澤手中沒有武器,連忙把手中的暗石長劍遞了過來。

「你用我這把劍吧!」

「那你怎麼辦?」

鬼王寵妻:絕世醫妃 王澤發現,這位妹子,還真是體貼啊。

這是在幫我作弊么?

這把暗石3系列長劍,就算是三級武者使用,都不算寒酸了。

「我用學校里訓練用的劍就好了,反正我用這種訓練用的劍,用了十年了,早就用順手了,說起來,還是我占你便宜了……!」

林珞音吐了吐舌頭,對王澤說道:「你還要不要準備些什麼?」

王澤:「……」

他想了想,認真的說道:「要不,再給我找一面盾牌吧!」

說到這裡,他轉身問道:「石老師,可以么?」

石岩青當場就迷茫了。

「你穿著一身明光3系全身鎧,拿著暗石3系長劍,你還要盾牌?」

「你好意思么?」

「確實有些不好意思!」

王澤笑了笑,說道:「可我擅長的,就是這些啊!」

他前世能夠拿到無盡之書,最關鍵的就是防高血厚,能扛能打能奶,能近戰能遠程。

他現在很多技能都沒學到,天賦也沒點出來。

要是連盾牌都沒有,那還打個屁啊。

林珞音明顯不像是略懂的樣子啊。

王澤懷疑,人家搞不好是專業的。

石岩青最終還是答應了王澤的要求,一群人很快來到了學校的訓練場地。

高中雖然沒有多少人覺醒,但老師當中,還是有不少正式修鍊者的,所以,學校裡邊,演武場之類的設施,還是不缺的。

然而,當面對林珞音的時候,王澤犯難了。

雖然他有遠程技能,可他也不好真的用出來吧。

審判技能,打中了就要掉血的。

雖然妹子每個月都會掉血,但他這個不一樣啊。

會出人命的!

不得已之下,他決定召喚出聖光,加持到長劍上。

然後利用盾牌,不斷的防守。

狼少請剋制 作為法傷騎士,他覺得這樣還是很穩的。

「準備好了嗎?」

看到他召喚出光明能量,林珞音問了一句。

王澤點了點頭:「你放馬過來吧!」

他話音剛落,就發現一道虛影一閃而過。

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侯,林珞音手中的長劍,已經停在了他的咽喉處。

王澤:「……」

你這叫略懂么?

你是不是對略懂這個詞語有什麼誤會啊!

他語氣沉重的對林珞音說道:「珞音啊,你知不知道,女漢子會沒人要的!」

……

王澤雖然出師不利,不過,最終還是獲得了參加實戰的機會。

畢竟,林珞音的能力,確實克制他。

他的盾牌和鎧甲,對上這種敏捷型的選手,確實太吃虧了。

也許,以後學到神御格擋等技能后,就不用再怕這種對手,但現在不行。

畢竟,很多技能他沒法用,太束手束腳了。

不過,這並不代表他現在的實力差了。

實際上,以他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這群學生,根本就沒有人比得上他。

一開始,還是有人不服氣的。

不過,在連續幾位挑戰者,都被他按在地上摩擦過一遍后,就沒有人對這一點提出異議了。

見無人再挑戰王澤,石岩青不由站出來說道:

「既然大家都沒問題的話,那我就宣布我們第一次的任務目標了……」

他帶著眾人,來到了隔壁的小會議室。

見眾人坐下后,他打開了投影設備,說道:

「我們接到消息,在城外的蓮溪村,接連出現了數起牛羊被咬死的案件,當地警方初步排查,發現這是一起低級殭屍事件,經過相關部門評估,認為這是一起危險程度不高的靈異事件,所以把案子轉移到了我這邊,大家這周末準備一下,下周一我們就出發……」

在投影的畫面上,是一幅幅蓮溪村的照片。

以及,那些被咬死的牛羊和家禽屍體的照面。

在它們的屍體上,都只有幾個被咬出來的傷口……

明顯不是野獸所為。

野獸還沒有奢侈到只喝血不吃肉的地步……

看著這些畫面,王澤不由沉思了起來。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

黃小櫻,

好像就來自於一個叫蓮溪村的地方。 王澤發現,精英班的上課模式,跟他想象的,有些不一樣。

原本,在他看來,精英班,無非就是挑選一些種子學員,然後,再找幾位名師,手把手的指導大家覺醒,修鍊……

雖然,大家會得到更多的資源。

但是,教學模式,應該差不多就這個樣子了。

然而,真正的來到精英班后,他發現,現實並非這樣。

那些還沒有覺醒的學生,也許會用到那樣的教學模式。

但他們這些已經覺醒的學生,卻完全不是這樣了。

按石老師的話講,大家已經不需要那些東西了。

石老師告訴大家,覺醒者這個階段,是一個很尷尬的時期。

這個階段,雖然已經掌握了一些超凡力量。

但是,因為還沒有達到可以修鍊的程度,所以,超凡力量,很難提升。

修鍊者在正常情況下,都是通過修鍊來提升實力,就比如那些煉化出真氣的武者,每天把真氣運轉幾個周天,實力自然就會緩慢的增加。

那些法師也是如此,每天觀想幾次法術模型,實力自然就會獲得增強。

但這些方法,不是覺醒者能用的。

比如國術修鍊者,剛覺醒的時候,雖然凝練出了一絲內勁,但是,這個時候連經脈都沒打通,怎麼去運轉內息?

又比如那些法師,在修行的時侯,需要在腦海中,用精神力勾勒出那些法術模型,但精神力不達標的話,怎麼去觀想……

做夢還差不多……不對,是做夢都想不出來!

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 所以,覺醒者要想提升實力,辦法非常有限。

而最有效的,就是戰鬥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