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兩年之間,我在家中理事,各部長老與群臣已經很自然的會前往我的官邸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議事,王官倒顯得冷清了。到了第三年,△迦異私下告訴我,可以到王宮處理國

政,我接受了,但一直只在副殿理事。

到了第五年,△迦異滿二十歲了,他開始接手問政,從一些小事開始,△迦

異的學習能力無疑是極強的,我的身份已形同太傅。這種情況也持續了兩年。

這兩年,我躬事△迦異,同服侍教主一般,極盡人臣之禮,△迦異也給了我

位極人臣的待遇。曾有數次,△迦異問政過晚,便權留我在王宮內過夜,我也漸

漸的在王宮愈待愈久。

外頭,這七年之間,巴奇並沒閑著,靈山戰役之中,他受傷極重,花了半年

的時間才將傷養好。 僱主觀察日記 之後,他積極訓練士卒,七年過去,南詔軍兵個個都成了能

以一擋百的勇士,尤其是巴奇親屬的二千長刀兵,更是精銳中的精銳,負責全國

治安。由於巴奇與我的努力,南詔國泰民安,在靈山戰後維持著戰前的榮景。

△迦異的執政能力愈來愈強,我顯得輕鬆不少。閑暇之餘,我開始想起了自

己的本能,那是從『拜月秘術』中學來,帶領騎兵的能力。

在教主當位時期,我一直領有三千名親衛騎兵。靈山戰前,這三千騎兵被諸

葛靜用計,全軍覆沒了。此時一有空閑,我便與巴奇聯絡,從軍士中挑出了三千

名精英,重新訓練,又組成了一支騎兵隊。

這支騎兵隊,不僅擅長森林、沼澤行動,甚至也可以翻山越嶺,移動力之卓

絕,遠勝任何軍隊、任何兵種。我編組完成以後,讓南詔國人見識了這三千騎兵

的戰術演習。南詔國人在驚嘆之餘,封給了這三千精銳騎兵一個實至名歸的稱號

:『山雷』。

接著,意外發生了。在三年前的年慶大典中,△迦異宣布即位雲南王,對南

詔國內公布了教主的身亡消息,但對大唐仍然不予通知。南詔國內一時轟動、混

亂了,因為教主在南詔國人的心目中,是高高在上的、不可觸及的,他是南詔人

心目中的王者、是聖人、是神!他的死,對南詔國人而言,是太大太大的打擊!

即位大典上,南詔國發生了暴動,那是一群不相信教主已經死去的人所發動

的,這場暴動猶如潮水般,一波一波,全國都有亂民的破壞消息傳來。但△迦異

不管,他說要看比武大會,並指名巴奇一定要上場。原本巴奇領著他的二千長刀

兵,極力鎮壓國中的暴動,接到△迦異的欽點時,巴奇抗命了,他認為先將國內

人民安定下來,才是最重要的。

當然,我也如此認為,所以大力支持他的決定。更何況我很清楚,巴奇和喀

魯、阿沁,這所謂的『南詔三將』,他們是教主超拔於市、一手帶出的,喀魯與

阿沁都已經死了,僅餘巴奇一人……即使沒有△迦異的命令,他也會繼續領導南

詔軍士,他絕不可能辜負教主一番心血栽培!

但△迦異發怒了,他說,巴奇抗命,理應問斬!並親自帶領了幾名親衛兵士

,前去收捕巴奇。他們在南詔城中找到巴奇,親衛兵士開始對巴奇發動攻擊。巴

奇身邊的長刀兵不服,奮起反抗,因為他們知道,巴奇是絕對忠於南詔的,要將

巴奇問斬,是絕對不合理的!

巴奇也有反抗,但他處處手下留情,他清楚,如果傷到△迦異的親衛軍士,

那他就是真的造反了!

南詔大街之上、眾目睽睽之下,巴奇與△迦異對峙,巴奇不全力反抗、但也

不肯束手就擒!一切都必須等到國中的暴動平息之後,才來解釋、才來進行,才

是對的!我極力支持巴奇的決定,並在他與△迦異對峙之時,代替他繼續鎮壓暴

動。

我相信,巴奇身為『雲南第一強者』,沒有人可以奈何得了他,巴奇自己也

是這樣認為的。

但我們輕估了△迦異……他開始向巴奇動手,不留情、不手軟!巴奇只有防

守,他不敢攻擊。我們錯估了一點……這些年來,『拜月秘術』一直在△迦異的

手上!他學的,便是『反客為主』與『過屋抽梯』!

當巴奇倒地的那一刻,全國震動了、但也安寧了。△迦異開始對倒地的巴奇

施展『集澗湧泉大法』!等我趕到,巴奇已油盡燈枯,全場也無人看出△迦異的

手法!巴奇一句話都來不及對我說,他就死了,徹底的死了! 總裁暮色晨婚 當時,我並不知道

△迦異已學會了『集澗湧泉大法』,更不知道這套神功,緊接著竟又用在我身上

……

但也幸好,我用一身功力,終究換得了秘密……換得巴奇何故而死的秘密! ?雷烏說到這兒,老淚縱橫、悲不自勝。

這是南詔國中的大變,是他與稀羅△、巴奇等人胼手胝足創建出來的國度碎

裂的經過,怎教他不心痛?

君聆詩可以體會,他用衣袖幫年不過六旬、但外貌、形體已垂垂老朽的雷烏

拭淚,也不禁感到心酢

雷烏吸吸鼻子,又繼續說了下去……

巴奇死後,△迦異勃然大怒,下令即位大典結束!我收斂了巴奇的遺體,送

到他家裡去。

巴奇為國忘家,他幾乎是沒有家的,軍營就是他的家,所謂巴奇的家,其實

只是一個沒有庭院、沒有房間,僅僅是一塊由木板圍繞、罩住的土地而已!巴奇

沒有家人,但那小小的木板屋中,在短短一天之內,來了一批又一批的人,那是

軍士,全是我南詔的精銳軍士!

我感到有點欣慰,巴奇在軍營之中的努力,並沒有白費。

那段時間,我竭力籌辦即位大典,當天又賓士於國中各地鎮壓暴動,接下來

收斂巴奇,我太累了。巴奇的幾位貼身軍士說服了我,讓我回家休息。

我一回家,也是一群一群的人來看望我,幾乎都是書記、撰事等文官。

第二天,我拖著疲憊的身子上朝。朝間,△迦異忽然開始說一段故事。

那是五百年前,中原魏國的故事。他說,在高平陵事變中,司馬氏秘密饌養

了三千死士效命。後來,司馬懿、司馬師、司馬昭父子輪番執政,都不上朝,只

在家中理事,開啟了第二朝廷!原本的朝廷,只成了影子朝廷!

故事又往回溯,他提到了曹操的故事……曹操當丞相時,他府中的丞相撰,

只要一有錯事便受鞭笞。有一回,曹丕問曹操:父親用過上百人為撰,沒有打過

的人有哪些?

曹操一想,就連『建安七子』之中的阮,也曾打過,哪有人沒打過的?

曹丕說,其實還是有!何叔龍和司馬懿,就沒被打過!

前任無雙 曹操笑了一笑,回答:何叔龍太愛面子,身懷毒藥,寧可一死,不願捱鞭子

,一點小錯並沒必要將他逼死,所以不打。至於司馬懿……

一想到司馬懿,曹操忽然住口了。

因為,司馬懿真正是一個沒錯的人!但這個沒錯的人,後來竟殘殺他的子孫

、奪了他一生的經營!

△迦異說到這兒,歇了口氣,看看我。

我不自覺發顫了!

△迦異此時忽然大喊:將雷烏給我拿下!

我怔了!數名軍士反應似乎極快……我不知道他們究竟是不是事先便有準備

,所以動作才那麼快,還是因為我發愣了,才覺得他們快!總之,在我回過神的

時候,我便已經被制住了。

△迦異當著群臣面前說:雷烏領有三千騎兵,正與『高平陵事變』中的三千

死士不謀而合!雷烏執政之初,只在家中理事,我請他請了兩年,才肯入宮,開

啟『第二朝廷』的意圖分明!雷烏總攬內外,作事卻從不出錯,怎有可能!分明

是招買人心!

由於教主的命令,十幾年來,整個南詔國人都極力學習中原的文化、中原的

歷史,對於這段史事,大家都知之甚詳,大家都知道,確有其事。而套用到我身

上,原來竟是一點不差!

此時,群臣紛紛越奏,說我不可能有不臣之心。△迦異微笑,但與教主的笑

是截然不同的笑!教主的笑很清朗、很透澈,會讓人覺得很安心;但△迦異不是

,△迦異的笑,讓人覺得很深沈、很恐怖、很奸險!

△迦異招了招手,向旁兒招了招手,走出了一名侍婢。

那侍婢,原來便是我在宮中理事時,貼身照顧我起居的那一位。我一直不認

得她的樣子,甚至沒抬頭與她打過照面,不知怎地,此時我居然看得出來了。

那名侍婢見了我,像見了鬼怪一樣,顫巍巍的,指著我說:雷……雷大人,

你……你怎能侵犯了我……

說完,她痛哭失聲,便跑開了。

△迦異依舊笑著,冷冷說道:這些侍婢,都是先王留下的宮人,等同是先王

的姬妾。雷烏侵犯先王姬妾,罪何如論?

聽到這說法,我心寒了、我呆愣了、我確實在王宮內殿留宿過不止一次,沒

有人會到內殿看著我是不是一個人休息,現在又有人指證我,我百口莫辯了!

侵犯王上后妃,那是唯一死罪,斬立決,無須再判!

原來,△迦異不厭其煩的向我請教求問,不惜留我在宮中過夜,竟是在引我

入瓮!

群臣沈默了,沈默之中又不沈默,那是一種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的無奈

。我知道,大家都想救我,但沒有辦法救我。

△迦異此時又說:即使雷烏所作種種,皆無反跡,但睡了先王宮妃,便是罪

無可赦!群臣有話快說,否則立即推下論斬!

這時,各部長老紛紛向前,訴說我這十幾年來的功跡,一條一條列舉下來,

不僅是大功,根本有功無過!以我對南詔國的極大貢獻,絕不可斬!

△迦異仍然冷笑,卻接受了這個說法,令將我打入大牢,不許探監,只由他

的六名親衛士兵看守我。

在牢中,我待了一年,那一年之間,我一天只能有半碗飯吃、一杯水喝、一

個時辰睡眠,總算靠著一身功力,我硬挺著撐下來了。我知道,△迦異是鐵了心

要一手獨攬南詔大權,他不可能會放過我。但是我不能逃,如果我一逃,那就真

的情同謀反了!教主對我的期盼、交到我手上的南詔,也就全完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