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實力實在太過恐怖了,沒想到這小小的接待員都這麼恐怖,讓龍澤等人面對接下來的測試竟然有了一絲緊張。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給藍海體內慢慢渡去仙氣後,藍海這才幽幽醒來:“恩,怎麼了,剛纔怎麼忽然眼前一黑,對了,那個臭丫頭呢,我……”

月穹見藍海竟然還準備教育那變態丫頭,立刻捂住藍海的嘴。

“噓,悄悄地,我們可不想死。”

說着和龍澤二人扛着藍海就迅速離去了。

這時那呆萌女才嫣然一笑:“有意思的傢伙。”

不過這笑也帶着呆萌,若是龍澤不知道她的厲害,估計心早就化了。

二人扛着藍海隨便找了一家酒家住了下來,月穹這才放開藍海的嘴。

可藍海根本就記不起來剛纔那呆萌女的攻擊,嘴上還罵罵咧咧。

龍澤說道:“媽的,你是傻子麼,剛纔被一瞬間擊昏了知不知道,還罵,那女的實力估計完全超過了我們的預期,甚至,可能比我二叔還要強。”龍澤說道。

藍海這纔回想起剛纔的事情,現在想想才覺得一陣後怕,沒想到一個小小的接待員竟然這麼恐怖,自己在她面前完全毫無抵抗能力,難道這勢還有不同麼,明明自己也修煉了勢,雖然不能掌控自如,但好歹也修煉了,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擊敗,藍海也感到納悶。

“龍澤,這什麼意思,難道這勢還有區別?”

“當然有區別。”龍澤說道。

“勢與修煉體系一樣,同樣有自己的修煉體系,勢總共分爲十級,當日那一隊長曾經放出過一絲勢力,也就一層左右,雖然我不知道一隊長究竟將勢修煉到第幾層,可是可以肯定那女子的勢定然在七層以上,因爲我二叔的勢便是七層,可是要對上那女子估計也是慘敗,不過我父親已經將勢修煉到十層,可估計也就是這水平了。”龍澤說着說着面色變得蒼白起來。

月穹同樣如此,藍海面色凝重,沒想到勢竟然也分等級,自己還以爲修煉出了勢後就打遍天下無敵手了,誰知竟然被瞬間擊昏,若不是那呆萌女並無殺心,估計自己現在早就死了,現在想想還真是恐怖啊。

“可是,爲什麼一個小小的接待員竟然實力這麼恐怖。”藍海問道。

“在你被擊飛後,我看到了那女子胸前的徽章,上面好像有……七顆星。”心細的月穹說道。

“七顆星,也就是說,那臭丫頭是……七星賞金獵人?”藍海龍澤二人吞了一口口水,艱難的說道。

“恩,可能,是吧?”

一時間三人陷入沉默,雖然知道勢分不同等級,但是見到這麼恐怖的人,還是第一次,即便當初藍海面對二隊長時,那二隊長也並沒有發揮出多恐怖的勢,如果按照那呆萌女的實力來算,那二隊長頂多發揮出了三層勢力,可即便是三層勢力已經讓藍海面臨崩潰了。

現在又一個修煉出至少七層勢以上的女子出現了,而且僅僅是一個接待員,雖然三人知道西方七星賞金獵人最多也就十個,但好死不死偏偏碰到了其中一個。

三人再次陷入沉默,剛剛發生的一切實在太過震撼,三個半大小夥子本來以爲自己的實力已經不錯了,沒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天算是碰到人上人了。

不過若是知道真相,他們可能不會這麼難過。

真相是,那呆萌女其實是十位七星賞金獵人中最恐怖的一位,名爲薇薇安,外號呆萌魔女薇薇安,是十位賞金獵人中唯一一位女性,同樣是實力最強的一位,勢力已經修煉到了十層頂級。 第兩百六十三章

葉華震撼一聲,這些女人,都太誇張了!自己在她們的面前,若小如螻蟻啊!

「葉華,我們趁機進去看能不能陰了平陽子?」藍鳳輕聲說道。

「你找死嗎?現在平陽子怎是我們對付得了?」葉華沒好氣罵道。

「哼,不要忘記了,平陽子不死你我都不好過,他殺了我之後也會找你麻煩,既然都會死,不如趁這時候陰了他?」藍鳳建議道。

「他身邊已經有厲害的女僕保護,我們怎麼下手?」葉華問。

「笨蛋,我們難道不會引開女僕嗎?」藍鳳陰笑了笑。

「……」葉華真有點怕了藍鳳,女人心真是惡毒。

「好吧,這是好機會,不能錯過。」葉華贊同,兩人返回了陰陽宗,來到了平陽子雙修的地方,此時,女僕在平陽子的身上結合著,兩人完美一體,兩人在門外聽到了裡面的聲音,藍鳳譏笑了聲「這老頭居然還有那功夫?真看不出來,他能玩?」

葉華聳了聳肩:「要不是你跟我玩了,現在騎在身上的女人就是你了,不要懷疑男人的能力,就怕你們女人夠不夠嬌媚。」

「哦?這麼說,這老頭能力不差呀!」

在外面可以聽到女僕的嬌滴滴聲音,顯然已經被平陽子給弄的舒服了!

「兩位大人,陰女在與敵人戰鬥,命令弟子過來稟報,女僕速速過去支援,平陽子需要養傷。」藍鳳把聲音弄的沙啞,避免讓平陽子察覺。

「主人的命令?」那女僕皺了皺眉,也不敢違抗,依依不捨的看了眼平陽子。

平陽子笑呵呵的道「寶貝,以後再來,不急於一時,今晚我們在好好的恩愛。」

「真噁心。」外面的藍鳳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你以前與平陽子不也一樣噁心?你好意思說別人?」葉華翻了下白眼。

「嗯!我先支援主人。」女僕穿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間,掃了一眼兩人,道;「你們有時間的話幫我照顧一下平陽子,我與他雙修尚無完成,沒有幫他好好療傷,他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

「是。」兩人都點點頭。目送了女僕離開之後兩人都鬆了一口氣沒想到真的忽悠了對方,兩人都狡黠地笑了笑,齊齊地看向了房間之內,聽女僕的話平陽子還在危險之中沒有恢復過來現在對對方出手的話把握很大,只要有機會兩人是不會放棄對平陽子下殺手的,這個老頭不除掉可以說兩人都不安全,必須趁此機會進去暗殺了對方才行,現在外面兩位武皇宗主正在對戰著,是沒有時間顧及宗內的問題!葉華與藍鳳一起的竄了進去,馬上見到了神色難看的平陽子,這老頭現在斷了一隻手,傷勢嚴重,平陽子見到了進來的兩人,面色頓時一驚,暗道不妙,第一時間想到了是兩人忽悠了那女僕而進來暗殺他,平陽子冷哼的看了一眼藍鳳:「你個逆徒還敢回來,真是為尊不去找你,你倒是回來送死了!」

「老不死,你現在受了重傷我是不會害怕你的。」藍鳳陰險的說道,她冷哼的指著平陽子:「葉華,我們動手做掉他。」

平陽子很是火大的看著葉華:「好你個臭小子,居然還敢出現老夫面前?老夫真是恨死你了,是你這王八小子上了老夫的女人,奪走了老夫珍藏了十幾年的東西。」想到了藍鳳的處-女身給了葉華,便宜了葉華,平陽子的心情就十分憤怒,如果不是葉華的出現,現在藍鳳的身子就是自己的了,自己可以與藍鳳合體雙修,完成陰陽大道,卻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

葉華淡淡的說道:「又不是我上她,是她上我好不?」

葉華心裡也鬱悶呢!但現在不是在意這個問題了,來這裡的目的是擊殺平陽子的!

「怎麼,你們的目的,打算在這兒殺我了?你們的膽子也真是大,太過自以為是,在陰陽宗的地盤,還沒有人敢對我平陽子動手。」平陽子絲毫不慌的道,他凝視了一眼兩人,憤恨的道「好你們一對狗男女,老夫不會放過你們的。」

「誰不放過誰呢?葉華,我們上。」藍鳳取出了一把武器,根本沒有猶豫就朝平陽子的腹部刺過去。

葉華也動手打出一道攻擊,兩人合力起來,發動了最強的力量。

「哈哈!笑話,老夫若死在了你們的受傷,可瞑目不了的。」陡然,平陽子的身前出現了一個金光之鼎,這是他的防禦法寶,魂器級別,強大的魂器,甚至可以抵擋武天的破壞,金光之鼎散發出強烈光芒,一層層防護罩保護住了平陽子,兩人的攻擊都沒有效果。

「不妙,我忘記了他還有這招。」藍鳳頓時臉色沮喪。

「這是魂器,很難攻破的。」葉華說道,看得出來,平陽子的法寶防禦很好。

「那怎麼辦?現在是最好的機會,也是能殺死他的唯一機會呀。」藍鳳焦急不安。

「沒事,在厲害的法寶,那也需要主人的功力支撐,他受了重傷,本就危險,他無法堅持得了多久,最多不超過一分鐘時間,我們可以瘋狂的攻擊他,那麼他消耗的功力就越多,防禦時間越是減少。」葉華冷靜的分析道。

「哦!對,這老不死都快掛了,哪能堅持的住呢」藍鳳滿是喜色地道。

平陽子的臉色陰沉無比,被看出了弱點,他暗道不妙,情況不對勁,他真的只能維持一分鐘,而且在兩人全力攻擊之下的話時間會減半的,到時候等他失去了功力的時候就是他的死期,他怎麼能死在兩個武霸的手中呢?又是他非常憤恨的人!

「砰砰砰」房間之內,不斷響出了炸動之聲,兩人瘋狂地揮動劍氣襲擊上去,一次一次的擊的平陽子後退,平陽子堅持了大概三十幾秒的時間已經極限了,他失去了戰力,金光之鼎的防禦也徹底減弱下來。

見此,藍鳳冷笑一聲:「哈哈,老不死,你現在還敢不敢得意啊?看你,功力沒有了,如何在我們的手中逃掉?」 震撼是震撼,但既然已經報名了,三人也並不準備打退堂鼓,再加上月穹經過剛纔那麼一鬧,已經臨近突破的關口,正式測試是在三天後,所以還有時間突破,龍澤則在一旁爲月穹的突破做準備,藍海就沒辦法了,畢竟自己也沒達到大圓滿不能給月穹意見,只能站在二人身邊看着這一切。

很快突破開始,由於有龍澤的幫助,這次突破也極爲順利,藍海猜測也是因爲那呆萌女的幫忙,畢竟勢雖然恐怖,但是用在不同人身上也會產生不同的效果,如果用在一般仙人身上,恐怕會對此人日後的修煉產生很大的影響,甚至會產生心魔,但是對於龍澤和月穹這樣的變態來說,勢只會激勵二人更加努力,並且帶來的好處也不是一般仙人能體會的。

約莫三個時辰後,月穹正式步入大圓滿初階,至此,只有藍海一人還停留在小圓滿境界,二人均在大圓滿,也擁有了學習勢的資格。

學習勢是有限制的,不到大圓滿不可能學會,所以當初當二人發現藍海竟然修煉出了勢後,無比生氣,因爲自己本身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可這藍海總是讓二人感受到世界的惡意,明明不到大圓滿不能修煉勢,明明沒人教練不會,可唯一限制仙人修煉勢的兩個條件全被藍海無視,偏偏就是在小圓滿境界時自己學會了勢,雖然還不能熟練掌握,但是假以時日,不可估量。

但自從見了那呆萌女後,藍海就更加努力了,以前一直以爲自己的進步已經夠快了,甚至以爲自己已經處於仙界第一梯隊了,可沒想到來到西方,僅僅一個接待員就將自己打的體無完膚,這更加讓藍海想要考取賞金獵人,不爲別的,就爲日後能接觸到那些窮兇惡極的犯人,然後一星一星的升上去,直到能擊敗那呆萌女爲止。

本以爲自己即便是距離那掌控者也就臨門一腳,再加上體內封存的那枚紫色仙心更是讓藍海對五年後赤帝出世的一戰充滿了信心,卻沒想到慢慢的懈怠了修煉,若不是今日碰到這呆萌女,恐怕五年後既是藍海的死期。

整整三天時間,三人全部投入了閉關修煉之中,龍澤已經修煉到頂點,現在需要加強的便是勢力,雖然藍海的勢掌握的並不好,也並不能詳細的交給自己,但是從那日接觸過那呆萌女的勢後,龍澤也有了一絲明悟,三天的時間也算是有些許進步,雖然還是沒有修煉出勢,但對勢的理解更加深厚了。

至於月穹則在鞏固自己剛剛升級到大圓滿的實力,這三天時間進步最大的可能要數藍海了,當日自己昏迷前的那些事情慢慢清晰起來,對於那呆萌女的勢也有了一定的明悟,現在藍海已經正式踏入第一層勢,起碼能夠收放自如的運用勢力,雖然並不強,但比起以前不會運用已經強太多了,而且這勢不強,只是針對那呆萌女薇薇安來說,尋常人面對這一層勢也根本動彈不得吧。

三天後,三人同時出了自己的房間,相視一笑,僅僅三天,三人的境界都有了一定的提高,不過藍海暫時還沒有資格教別人修煉勢,只有將勢力修煉到第三層纔有資格教別人修煉。

今日便是那賞金獵人的正式比賽日,錯過就要在等一年,所以三人對這件事也極爲上心。

“走,讓我們去見識見識西方賞金獵人的測試究竟有多難。”藍海道。

三人便勾肩搭背的想着測試地點走去。

賞金獵人的考試地點在城外百里左右的位置,對於三人來說不過是眨眼功夫,待三人來到考試地點後才發現等待在這裏的人已經足有成千上萬。

基本每年報名賞金獵人的人數都在上億,所以一個考試地點不能滿足容納這麼多人考試,在整個西方足有上百個考試地點,每個地方每年都會聚集上百萬仙人前來考試。

上百萬仙人,自然實力有高有低,有些已經在仙界有點名氣的就比較囂張或者比較低調,還有些初出茅廬的仙人,沒見過多大的市面,這一波人顯得極爲囂張,有種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覺。

而且大部分都是這類仙人,所以你可以看見許多在坳造型的仙人,當看到藍海三人時,由於三人實力超出這些人很長一節,所以沒人能看穿三人的實力,有些名氣的見過世面的仙人還好,那些初出茅廬的仙人見到三人,倒也沒覺得三人有什麼過人之處,可是那些實力高深的反而遠遠的離開了三人,雖然尋常仙人看不出三人的深淺,但是實力稍微強一點的都能從三人身上微微散發出的氣勢中窺知一二。

柯南之永世黑暗 這三人,絕不好惹,再加上仙人都自詡過高,不屑於做些普通凡人的下作之事,雖然也有陰險狡詐的,但這三人一副流氓猥瑣的樣子,讓人不自覺的有一種恐懼,俗話說軟的怕硬的,硬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哪些人是不要命的,就是像藍海三人這樣一副流氓相,這些人是最不要命的,也是衆仙人最怕的一種。

不過好在,也沒人來招惹三人,畢竟這裏是考試地點,誰要是不開眼找人打架,直接取消考試資格,這些都寫在那張相關規定上。

而且有資格來測試自己的都是賞金獵人,所以實力上定是超過衆人一籌,即便是些初出茅廬的仙人,也還是懂得這些道理的。

故雖有一股拔劍張弩的氣氛,但誰也沒有惹事。

但別人不惹事,不代表藍海等人不惹事,三人本就是惹事體質,便是到了這種地方也收斂不了。

這不三人大大咧咧的說着些粗俗的話語,月穹還好,那藍海和龍澤一有時間就對罵,也不知修煉罵人的技巧還是怎麼的,越吵聲音越大,到後來,吵已經不夠了,直接開打。

這開打直接讓衆仙人倒地,二人根本不用正統的功夫心法打,就跟街上小混混一樣。

“小婊砸,接你大爺一招,猴子撈月!!”

“草,真特麼陰險,看小爺的神仙採葡萄!!”

二人扭打在地上,滾來滾起,根本不管仙人的身份,在二人打鬧的時間裏,基本所有考試的人都到齊了,就連考試老師也來了。

一道弱小的帶着一絲呆萌的聲音出現:“在這裏打架可是會取消考試資格喲~”

當聽到這道聲音,本來扭打在地上的藍海和龍澤瞬間一愣,緊接着以快到看不見的速度瞬間起身,對着那道聲音的主人就是一個九十度鞠躬,然後用虔誠無比的聲音說道:“是,不好意思,是我們的疏忽,對不起,請原諒我們。”

這一舉動在尋常仙人眼中並不算多嚴重,畢竟身爲考生肯定是打不過老師的,可是能看出二人深淺的人都驚了一呆,二人的實力足以媲美四五星獵人,到底這道聲音的主人是誰讓二人這麼驚恐,想着就將目光投向了此次前來測試衆人的老師。

入眼便是一個較小的女子,身高最多也就一米六左右,在身高馬大的衆仙人中顯得極爲較小,巴掌大的臉上偏偏帶着一副口罩那麼大的眼鏡,不過五官倒是極爲精緻,看起來十分吸引。

沒錯,此人正是三天前擊暈藍海的薇薇安,也是十位七星賞金獵人中的唯一一位女性,不過今天她並沒有帶徽章,所以衆人才不知爲何藍海等人對這柔弱女子這麼恐懼。

“好了,考試時間已經開始,現在開始沒來的直接取消資格,各位請隨我前往第一個考試地點。”那薇薇安用俏生生的聲音說道。

這時,忽然從天邊飛來六七人,剛飛到薇薇安面前,領頭那人就桀驁不馴的說道:“滾開,別擋小爺道,小爺還等着考試呢。”

“哎呦,臥槽,這幾個貨完蛋了。”藍海三人聽到那七人竟然對 薇薇安這麼說話,同時呢喃道。

只見薇薇安臉微微一紅,然後俏生生的說道:“不好意思,我是這場考試的老師,你們遲到了,所以被取消資格了,請回吧。”

“咦,那七人我好想在哪兒見過。”這時從人羣中傳出議論聲。

“那七人是刀……”

這時,一道沉悶的聲音傳出,當聽到這道聲音的時候,衆人皆驚,瞬間爆發出一陣驚歎聲。

“沒想到竟然是刀,我可是聽說過他們的事蹟,領頭那人曾經擊敗過一位四星賞金獵人,實力極爲恐怖。”

“喲,來了條大魚,有意思,那呆萌女的天然僞裝也太強了,若是真不知道的哪能想到那小小的身軀下面隱藏了多恐怖的實力。”月穹微微一笑說道。

這一說引起了藍海二人的注意。

只見二人笑眯眯的對着月穹道:“喲,穹姐快上道了。”

新一代流氓至尊養成計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