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是一個有些不好處理的問題。

2022 年 2 月 11 日By 0 Comments

索性,雙方距離有些遠,暫時不需要考慮這個問題。

「可惜,這樣早晚會出問題。」

朱訓樘說道,他一眼就看出了現在商王的弱點。

他依靠個人魅力和強大的武力強行形成了一個大的地盤,國內勢力犬牙交錯,一旦商王去世,那恐怕會很有可能分崩離析。

可能天命真的存在…..

商王到現在都是老當益壯,一點問題也沒有,看樣子還能活上不少歲月。

商王只要還活著,那就沒人敢造反,就會一直存在。

但是他的發展前景也充其量是一個大的半游牧民族,不能建立起超出能力範圍的武力。

若沒有新大明,一旦讓歐洲人來到北美,依靠工業能力,最終也會將商王耗死。

當然,這只是假設,因為現實不會如此。

有新大明在,結果會是截然相反。

「看來還要派一下使者。」

朱訓樘考慮道。

和商王也可以進行一定的溝通交流,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掌握動向,也可以打探出內部情景。

萬一?

未來要收回呢。

所以還是早做準備為好。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可以施加大明的壓力和文化。

商王控下,明人稀少,必不可少得沾染了一些土著的惡俗,這是要不得的,需要改正。

怎可用蠻人之禮呢?

不能讓那些明人收到污濁。

畢竟大家都是自己人。

表面宣稱殷人明人是一家,但是明人影響殷人可以,但是殷人影響明人的習俗,那是萬萬不能的。

因為,只有以明人為主,才是自己想要的。

所以,某國提東亞共榮就不行,因為我不願意干,但是若是自己提東亞一體,那就是為了人類福祉,為了東亞百姓的美好生活。

這是什麼?

不是雙標…..

所以,朱訓樘迅速寫了一些字。

「把它交給海口的人,告訴陳延壽,親自前往商王所在之地一趟,看看對方什麼反應。」

朱訓樘吩咐道。

「是,陛下。」

內閣的大臣們也很快知道了消息,不過大都也是同意陛下得決定。

在大家心裡,商王也是自己人。

當然,沒人說出來。

畢竟,這就屬於大逆不道了。

朱訓樘接過內閣遞交上來的報告,簡單看了一眼:「就照內閣的辦吧,答應英國人的條件。」

鐺!蓋上了章!

。 「打完電話了。」

顫抖的聲音,卑微的眼神,都闡述了宋九天內心的恐懼。

「那就跪着吧。」

葉飛單手持着羅漢刺,端詳著劍身,開始打量著這把劍,他看也沒看宋九天一眼,只是一句冷漠的話語。

「哎。」

宋九天跪在葉飛面前,低着頭不敢說話,他不知道葉飛到底要幹嘛,葉飛要自己打電話,讓宋家的人來,這不是自投羅網嗎?難道葉飛真的不怕自己的宋家?

葉飛的注意力在羅漢刺上,根本不管面前的宋九天,這羅漢刺,雖然是七級兵刃,但是屬性太過於陽剛,比自己的八荒劍強上一些,但是劍太輕了,葉飛用不慣,他還是喜歡用一些重的劍。

「輕不輕,重不重,羅漢刺,哼,垃圾。」

葉飛一轉手,就把羅漢刺收進自己的內天裏邊,這羅漢刺,葉飛要了,宋九天看着葉飛收了他的羅漢刺,便是一陣肉疼,他不敢說什麼,只有低頭靜靜的跪着。

葉飛用手撐著額頭,開始閉目養神,等待着宋九天的家族來這裏,宋九天看着葉飛閉上眼睛,他的心砰砰的跳着,要是現在一招秒殺了葉飛,偷襲成功的話,那就得救了,但是葉飛在自己面前閉眼,說明根本不怕自己,要是自己動手失敗的話,葉飛一定會折磨他的。

宋九天思量在三,決定不出手,還是老老實實的跪着吧,強者就算打盹,也不是弱者可以比擬的。

「來了。」

過了一會,葉飛忽然睜開眼睛,他看了一眼門外,空蕩蕩,但是葉飛知道,宋家的人來了。

桃花酒店的大門敞開,幾個老者虎背熊腰的走了過來,一共二十多人,全部都是頂上三朵金花境界。

葉飛嘴角揚起一抹笑意,前天,葉飛被八個三朵金花境界的人打的落花流水,如今葉飛已經不怕了,因為在昨晚,葉飛已經有了質的飛躍。

二十多人皆是一身青衣,他們是宋家的長老,也是目前宋家最強的高手,對付葉飛,宋家不得不出動最強的人馬了。

二十多人嘩啦啦的便是到了房間,站成兩排,一個個身上帶着肅殺之氣,全部都來討伐葉飛,葉飛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一手持着香煙,歪著頭看着他們。

「葉飛,我們宋家跟你井水不犯河水,前天也是司馬家族,公孫家族,李家,三大家族聯手派出人馬殺你,我們宋家根本沒有派人,你不找他們報仇,第一個麻煩找我們幹什麼?」

一個長老走出來對着葉飛說着,義正言辭,好像他們是無辜的一樣。

葉飛嗤笑一聲,這群老不要臉的,派殺手殺自己,還說沒有派人,真當自己是傻叉了。

「行了,別說了,你們派殺手的事情已經落實,別以為我葉飛不知道,不要跟我爭辯,我對你們的爭辯不感興趣。」

「宋家家主,怎麼沒來啊?派你們幾顆老蔥來,看不起我葉飛嗎?」

「或者是,宋九天的命就沒那麼重要。」

葉飛最後一句話,語氣很冷酷,他一把就掐住宋九天的脖子,冷傲的對着在場的二十多名老者說着。

二十多名老者看到葉飛竟然掐住了宋九天,看着宋九天臉色漲紅,脖子上的青筋暴露,他們內心都很着急,生怕葉飛一個不小心就殺了宋九天。

「葉飛,你跟我們宋家作對,沒有你的好果子吃的,雖然你現在是天城第五大家族,但是,我們宋家底蘊深厚,希望你想清楚再做事。」

「你最好放了我們家少爺,以後的路,以後的生意,都比較好做。」

另外一個長老向前走了一步,對着葉飛說着,用的還是強硬的語氣,根本沒有絲毫的妥協之意。

「你在威脅我嗎?」

葉飛雙眼微眯了一下,這幾顆老蔥,要出手殺自己了,葉飛看的出來。

「不敢威脅您,您可是獨門葉飛,天城的天之驕子,大天才,我們宋家想和您交好,只不過您做出這樣的事情,讓我們很難辦啊。」

又一個老者走了出來,對着葉飛說着,他們說話都是帶着極其強烈的目的性,威脅和利益并行,不急不躁,他們都是社會上的老油條子了,不會像年輕人那麼衝動。

「行了,行了,別廢話了,我葉飛也不傻,威脅和利益誘導的話就少說了。」

「既然你們家主沒來,那就算了,我自己親自找他去,你們全部給我跪下,十步一叩首,三步一跪拜,把我送到宋家去。」

葉飛羈傲的說着,語氣之中帶着命令,也不怕他們怎麼樣。

「葉飛,你不要太過分,我們家主讓我們來的時候說了,要能談攏就談,談不攏,就殺!」

一個年紀還大一點的長老對着葉飛犀利的說着。

「那現在就是談不攏,我也沒想談攏!」

「怎樣?」

「歘!」

葉飛一下子站起來,八荒劍從領域之力內抽出來,他向前走了一步,把宋九天像死狗一樣扔出去,葉飛一身霸氣,八荒劍斜指著在場的二十多人,眼神犀利無比,霸道非凡,葉飛向他們宣戰了。

「談不攏就按談不攏的算!」

「轟!轟!轟!」

一瞬間,二十多個長老全部都亮出頂上金花,他們每個人腦袋上都懸浮着三朵頂上金花,金花刺目,熠熠生輝,二十多個三朵金花的強者站在一起,陣容浩大。

「葉飛,最後提醒你一遍,談不談的攏!」

那為首的長老指著葉飛,大聲的說着,最後一遍的警告。

「嚇唬我嗎?」

「那也要有資本啊!」

「轟!」

葉飛渾身劇震,一陣罡風耀天而起,以葉飛為中心,一股波動狂卷而去。

「啪啪!」

一瞬間,地板龜裂,桌子爆碎,杯子炸裂,周圍的一切脆弱的東西都損壞,整個桃花酒店都搖搖欲墜。

此時葉飛腦袋上旋轉着三朵頂上金花,三朵金花旋轉的速度一樣,熠熠生輝,霸道非凡,那凌冽的氣浪席捲四方。

眾人看到葉飛的三朵金花,便是一個個內心劇震,葉飛突破了!他突破了!

一個個老者面色巨變,魂不附體,葉飛兩朵金花的時候,攪動着天城雞犬不寧,如今葉飛三朵金花了,一方霸主更上一層,試問天城誰人敢攬!

宋九天呼吸粗重,他癱軟在地上,看着葉飛的背影,他現在連偷襲的想法都沒有了,強者突破,三花聚頂,霸主更上一層,凌傲天下。

「現在立馬給我跪下,再多說一句,殺無赦!」

葉飛八荒劍指著在場的所有人,一聲怒喝,震蕩八方,威嚴四射,葉飛站在那裏,就是一尊神抵,眼神披靡八方!在場之人無一不變色。

葉飛昨晚就突破了頂上金花三朵,他隱忍不發,生怕走露了消息,要是走露了消息,宋家就有另外的準備了,如今亮出來,已經不怕了。

「葉飛!你別以為你頂上……」

「極光閃!」

「歘!」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