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是哪裏?”最先醒過來的是玄逸,背後的灼痛已經消失,身體中的毒素也已經解除,除了臉色稍微憔悴外,一切正常。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您醒了!”山洞中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猶如鬼魅,懾人心魂。

“誰?誰在說話?”玄逸找了半天也沒看到半個影子,當下緊張的喊了幾聲!

“您是看不到我的,我等您已經很久了!”聲音再次傳來,只不過這一次顯得更加的疲憊了!

“你是誰?”玄逸使勁的推了一下身邊依舊昏迷的段玉,可是他沒有半點反應,“你對我徒弟做了些什麼?爲什麼他還沒醒?”

“呵呵,我怎麼敢對聖使做什麼呢?他只是昏迷了,沒什麼的!”聲音笑了起來,與其說是笑,還不如說是哭,十分的彆扭難聽!

“聖使?”玄逸迷茫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段玉,“你究竟是誰,把我們弄來適合居心?”

“不是我把你弄來的,而是您自己來的!”聲音停頓了一下,“當年您佈置的種種,今天已經全部實現,我也是奉了您的命令,在此守候您的到來!”

“你在說我?”玄逸詫異了,看着空曠的山洞,除了桌椅外,就剩下地上依舊昏迷的段玉。

“當然是您,看來您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真搞不懂,當年您爲什麼放棄那麼崇高的地位和修爲,轉世重來!”

“等等,你能別一口一個您您的叫嘛,我受不了,有事說事,做人乾脆點!”玄逸不耐煩的擺擺手,顯得很不舒坦!

“好吧,既然您…你這樣吩咐,那我就稱呼你吧!”聲音無奈的嘆息一聲,“不知道這一世你如何稱呼呢?”

“玄逸!”玄逸直接說出了自己的名字,“現在你可以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吧!”

“恩!”空氣中隨着聲音一聲輕恩,一股極其陰寒的氣息猛的襲來,玄逸不禁打了個寒戰,“我叫魍魎!”

轟!玄逸的腦海中猶如響起了一個炸雷,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桌椅,“魍魎?”

“是的,我正是鬼道之祖魍魎!”魍魎的聲音越來越陰寒,空氣裏彷彿結了冰!

“你不是隕落了嗎?”玄逸腦海中頓時想起了青龍對自己說過的話,“我記得青龍老祖說您很可能隕落了!”

“青龍!”魍魎再次停頓,這次的時間很長,好似陷入了很長的回憶,“想不到青龍還活着,當年的那次大戰,要不是因爲他,估計根本就不會發生!”

“哎,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你說你在這邊幹嘛,而且還是我讓你在這裏等我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玄逸對於當年的事情似乎並不怎麼感興趣,畢竟青龍已經跟自己講過一遍了,現在他對自己的身份有着十足的好奇心。

“呵呵,想不到重生的性格會變得這般的急躁,當年你可是天崩都不驚的!”魍魎再次笑了一聲,說實話,這笑聲不敢恭維,“當年你早就算出道化會對我們不利,所以在仙界開闢了這個地方給我棲身,造成我隕落的假象,給你歸來佈置了一步暗棋,我的任務就是守護烏龍,直到烏龍令的出現,將寶藏交給來人,不管是不是你!”

“烏龍?烏龍不是死了嗎?”玄逸更加迷糊了,衝着空空的山洞問道。

“烏龍是死了,可是他卻留下一樣東西!”魍魎故意賣着關子不說話,似乎在等待玄逸的詢問。

“擦,怎麼說話都說一半啊!”玄逸在心中狠狠的鄙視了一下魍魎,“說吧,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龍魄!”魍魎並沒有隱瞞,“這條烏龍是你自天外天帶回來的,當年是你唯一的坐騎,你曾說過,這世間唯有烏龍纔是真正的龍,因爲其他的龍身上少了一樣屬於龍的東西,就好像人失去了靈魂,沒有生氣,而這龍魄正是這龍缺少的東西!”

“原來如此,那龍魄呢?”玄逸有點迫不及待起來,一想到龍魄,腦海中很自然的想到龍始的影子,只要能夠將烏龍的龍魄給龍始進行融合,那麼相信他的戰力最少會飆升一倍不止!

“龍魄可不歸我管,它還在烏龍的身軀中,只有你自己能拿到!”魍魎的語氣中略顯落寞,一想到自己堂堂鬼道之祖,竟然連一條死龍都不能折服,心中頓時一陣鬱悶。

“在哪?快帶我去?”玄逸的情緒稍稍有點激動,衝着空中大喊道。

“別急,你不會忘了你答應過我的事吧?咱們可是說好的,你會帶我離開這裏,並且幫我重塑身軀!”魍魎似乎有着什麼難言之隱,扭捏了半天才說話。

“你不是鬼嗎,我怎麼帶你走啊?”玄逸顯得很好奇,看着四周的空氣,一臉的茫然。

“呵呵,誰說鬼帶不走的!” 帶著空間闖七零 空氣中越來越寒冷,玄逸感覺到自己處在一個冰窟之中,身體逐漸僵硬,忽然一個暗紅色的光點閃動,一個微弱的身影忽然出現,“這下你看到我了吧?”

“額…”玄逸此時已經冷的快沒知覺了,緩緩的將手中的開天劍擡起,指着紅光,“收!”空氣中的寒冰隨着玄逸的一個收字瞬間消失,溫暖的氣息撲面而來。

“我頂你個鬼啊!”玄逸憤憤的罵了句,“這老小子差點將老子害死在這裏!” 第217章:龍魄!

寬敞的山洞因爲魍魎的消失而變得安靜,空氣也逐漸恢復了溫暖,涌動的氣流中沒有一絲腐蝕的味道,純金的桌面上亦沒有半點灰塵,就連琉璃的杯盞中,也沒有一點塵土,一切顯得極盡神奇。

“魍魎,烏龍到底在哪裏啊?”玄逸將整個山洞看了個遍,也沒有發現半點烏龍的痕跡,“你小子再不說,當心我讓青龍和血翼神龍兩個聯手狂K你!”

“別別別,機關就在桌子上,只要你有烏龍令就成!”魍魎估計已經體會到了什麼叫威脅了,立刻求饒,方纔的傲氣轉眼消失不見。

“擦,又跟老子玩玄虛!”玄逸罵歸罵,說完還是走到金桌子的跟前,上下的瞧了起來。

“師傅,這是哪裏啊?”就在玄逸研究桌面的時候,段玉悠悠轉轉的甦醒過來,看着已經平安的玄逸,好奇的問道。

“這裏就是寶藏的核心,你小子快起來吧,當心着涼!”玄逸見段玉甦醒,稍稍放心,繼續研究起桌面。只見金色的桌面成正方形,四個角落都有一個琉璃盞,中間放着一個琉璃茶壺,其他的就再也沒什麼了!

“咦?沒有什麼不同啊!”玄逸從懷裏掏出烏龍令,仔細的研究起來,可是看了半天,愣是沒找出什麼機關。

“師傅,你在看什麼?”段玉輕輕地走到玄逸的身邊,看着金色的桌面,大聲的問道。

“喏,魍魎說機關在桌子上,只要有烏龍令就能找到烏龍,得到寶藏,可是我看半天也沒有發現什麼機關,要不你來看看!”玄逸一把就將手裏的烏龍令遞到了段玉的手中,自己坐在了一邊的白玉臺階上。

“魍魎?是不是傳說中的鬼道始祖啊,師傅你見到他了?”段玉好像對解開機關並不在意,大步走到玄逸的身邊坐下,焦急的問道。

“是啊,現在重點不是他,只要你能將桌子上的機關解開,以後我天天讓你跟他在一起!”玄逸十分鬱悶的瞪了一眼段玉,心想,一個鬼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小爺我玉樹臨風,一朵梨花壓海棠,賽過鄰家小張郎!

“真的,師傅這可是你說的!”段玉一聽玄逸竟然答應自己跟魍魎呆在一起,立刻喜上眉頭,拿着烏龍令,屁顛屁顛的往桌子跑去。

“擦,臭小子,真的不識貨,到時候老子天天把你跟那個魍魎關在一起,讓你也嚐嚐那徹骨的寒冷!”玄逸憤憤的轉過頭,不在去看段玉。

桌子邊,段玉拿着烏龍令,上下左右的觀察着桌子,“機關在桌子上,烏龍令可以開啓,可是這裏好像沒有插孔啊!”

“咦!是不是可以這樣!”段玉腦中靈光一閃,伸出手去拿桌子中央的茶壺,很輕鬆的將茶壺拎起,茶壺的下方,果然出現一個跟烏龍令一模一樣的凹槽,小心的將烏龍令放進凹槽,小手輕輕一摁,轟的一聲,地動山搖,接着,正前方的白玉階梯後面,一道厚實的石門打開,露出裏面金色的光。

“哇靠,你是怎麼做到的?”玄逸十分誇張的看着身後的石門,好奇的衝着段玉問道。

“沒什麼,就是將茶壺拿起來,然後下面就有一個凹槽,接着我就將令牌放了進去,最後就這樣了!”段玉一臉無辜的看着自己的師傅,同樣的一臉茫然!

“我操你姥姥的四舅老爺叔叔的妹妹!”玄逸忍不住爆了一聲自己都沒聽懂的髒話,看着段玉的眼睛能夠噴出火來。

段玉全身嚇得一哆嗦,心中還惦記着跟魍魎獨處的事情。

進得山洞,裏面一片金光閃爍,四周的石壁被人切割的整整齊齊的,宛如人工修葺的一般,洞內沒有任何的裝飾,一條黑色的長龍盤旋在山洞的頂端,口中噴出一個金色的珠子,而那金色的光源,正是來自那顆珠子。

“好漂亮啊,這是什麼啊師父?”段玉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看到如此美好的珠子,通體晶瑩剔透,裏面好似有着無數條小金龍在遊動,蝌蚪一般,十分的可愛!

“龍魄!”玄逸也是一臉的震驚,看着傳說中的龍魄,真的恨不得立刻飛身上去搶奪。

“晚輩玄逸,拜見烏龍大人!”玄逸強忍住心中的佔有慾,彎腰朝着烏龍拜了一拜,身後的段玉也跟着玄逸一起拜了起來。

“呵呵,聖使你輸了,老子早就跟你說過,你遲早有一天會向我鞠躬的!”烏龍的聲音特別的富有磁性,哈哈的笑了起來。

“又是聖使!”玄逸轉過頭詫異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喂,他說你呢!”

“我?我又不是聖使!”段玉一臉的茫然,看着玄逸堅定的搖搖頭。

“哈哈,當初我們打賭可是說過,不管是否轉世投胎,只要你向我鞠躬,你就會永遠在家中將我供奉,你說是與不是?”烏龍的聲音似乎很興奮,一雙龍眼死死的盯着段玉。

“你真的在說我?”段玉不敢確信的看了一眼烏龍,用手指着自己,一臉的不敢確信。

“沒錯,就是你,現在就連主人也在拜我,你小子想要耍賴的話,月無涯那老小子定然不會饒你!”烏龍的語氣中充滿了勝利後的喜悅,帶着一種至高無上的霸氣,睥睨天下。

“月無涯?”玄逸似乎想起了什麼,當初在天魔城的時候,似乎見到過一個自稱是神算子月無涯的老乞丐,後來就莫名其妙的失蹤了,而且在五道戰場中也見到了月無涯的弟弟月無眠,這件事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着什麼聯繫。

“主人,你想起來了嗎?還是你見到過月無涯那個老小子?”烏龍對於玄逸的態度極其的尊重,宛如一個小孩看着自己的父親,不敢有半點不規矩。

玄逸對於烏龍的稱呼並不在意,眼角閃過一絲詫異,“我好像是見過一個叫月無涯的老乞丐,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你口中的那個神算月無涯!”

“老乞丐?那就一定是了,這個老小子最善於隱藏實力了,當年他替我們每人占卜了一卦,結果將我當場給掛死了,聖使轉世,神樹下界,就他自己好好的活到現在,想起來真他媽的氣啊!”烏龍狠狠的哼了一聲,恨不得立刻出去將月無涯那個老匹夫幹掉!

“這樣啊,那是應該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老匹夫呢!”玄逸大有深意的點點頭,“對了,你說的這個月無涯現在是個什麼實力啊?”

烏龍稍稍停頓了一下,看着玄逸,一雙金色的眼珠骨碌直轉,“當年他就是道帝,我想現在最起碼有二級道祖的境界了!”

“二級道祖?那是什麼?”玄逸十分詫異的看着烏龍,眼睛瞪得跟雞蛋一樣大小。

“主人,道祖以下的境界只有初級、中級、高級、巔峯之分,一般人提升修爲之後,就會努力尋找與自己實力相匹配的武器,來壯大自己的實力,久而久之,這初中高巔峯的劃分就淡化了,到達道祖之後,就會有嚴格的級別劃分,一共一至九級,一級最弱,九級最強,當今天地間,達到九級的據我所知,不會超過兩人,第一就是道化,第二就是血神!釋迦估計是八級道祖,至於帝泣,也就是六級左右吧!”烏龍一口氣將道祖的等級劃分說的十分的清楚,對於玄逸,沒有絲毫的隱瞞!

“原來如此,烏龍,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的前世究竟是誰,爲什麼我一點都記不起來了呢?”玄逸本來想不問的,最終還是沒忍住,問了出口。

烏龍略顯爲難的看了一眼玄逸,“對不起主人,我不想害你,當年你轉世的時候就說過,不許任何人跟你提及當年的身份,說這樣有礙修煉,你的記憶應該被你強行封印,只有等你達到九級道祖的境界,恐怕才能解開,具體的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因爲當年你的修爲應經超越了道祖的境界,所以我不知道你的記憶究竟何時才能甦醒,你轉世之前對於這一世已經做過詳細的安排,你只要跟着自己的步伐前行,相信一切都不是難題!”

“好吧,那我就不爲難你,我想問你你現在是不是還活着?”玄逸其實明知道不會問出什麼結果,可就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最後依舊無果。

“主人,我已經隕落,你們現在看到的只是我的殘魂,不久就將消散在天地之間!”烏龍的聲音中並沒有失落,看着玄逸的雙眼異常的清澈,“主人,這龍魄你拿去吧,如果你是想要幫你的坐騎增強修爲的話,我建議你帶着他去九淵地獄,在那裏將龍魄煉化,九爪魔龍會出現幫助他,統帥龍族!”

“好,我記下了,多謝你!”玄逸不知道爲什麼,眼角忽然間溼潤了,一雙眼睛痛苦的看着烏龍,“你這裏的桌子凳子還要不?不行我就帶走,回去喝喝茶還不錯!”

“……”

“老夥計,臨走前再讓你欠我一回,記住,要在家中永久的供奉我,不然我會隨時回來找你!”烏龍的聲音剛剛落下,段玉就感覺腰身一震,接着一股極其強橫的力量鑽入身體,遊走在四肢百骸之中,砰的一聲爆炸,衣服破碎,黑髮散批,全身上下充斥着一絲道君的氣息! 第218章:九爪魔龍現!

烏龍山內,刀虎族中,族長高大的身軀站在孤立的山崖上,望着下方上萬的刀虎獸,心情無比的沉重,“孩子們,今天是我們刀虎族重大的日子,玄逸玄大俠已經找到了烏龍的寶藏,現在,我們將根據約定,忠於玄逸,忠於自己的信仰!”

“吼…..”數萬的刀虎獸同時大吼,以他們的方式傳遞着自己的情感。

“主人,請你跟大家講話!”族長慢慢的退至一旁,恭迎玄逸的發言。

玄逸此時十分的得意,走到山崖前,望着底下一片白茫茫的亮光,心中稍稍一震,“刀虎族的勇士們,你們蝸居在這片山林已經太久了,今天我將帶領你們離開這裏,去到更加廣闊的天地,開闢屬於你們的輝煌!”

“吼…..”

底下的刀虎獸又是一陣低吼,似乎在響應玄逸的吶喊。接下來就是簡單的儀式,玄逸亮出了代表烏龍的龍魄,表明自己的確找到了寶藏,族長交出了象徵權力的權杖,玄逸正式接管了刀虎族。

帶着一片白花花的光芒,玄逸來到了黑獄,此時的黑獄已經煥然一新,許多零散的房屋被連接在了一起,修成了一座巨大的城池,一頭千丈高的巨獸不停的運送着粗壯的木頭和笨重的山石。

兩隻黑色的鳥兒撲閃着雙翅緩緩地降落到城頭,巨獸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看着黑鳥發出嗷嗚的喊叫聲。

綠竹手舞足蹈的跑到巨獸的眼前,伸出手摸摸它長長的龍角,“相公,快過來啊,小怪它恢復了!”

玄逸淡淡的笑了笑,自從小怪中了曼陀羅的毒素後,玄逸就替它清洗了一次毒素,接着小怪就陷入了沉睡,如今數日不見,小怪已經甦醒,並且開始了工作。

“小怪,變成人形吧!”玄逸仰着頭看着激動的小怪,感覺脖子都快斷了。

“嗷嗚….”小怪一聲龍吟,變成了一名帥氣的少年,“主人,小怪終於見到您了!”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沒那麼脆弱!”玄逸狠狠地敲打了一下小怪的胸脯,“走,咱們去找熾烈大哥!”

熾烈此時可是雄心萬丈,正在指揮軍士們建造城池,心中已經產生了無數的幻想,想象一片新的王朝矗立仙界。

“大哥,我回來了!”玄逸一把從後面抱住熾烈,高興的轉了一圈,“你看,我給你帶什麼禮物了!”

熾烈也是一臉的高興,轉身看着雙手空空的玄逸,臉上露出疑問的目光,“禮物呢?哪裏有禮物?”

玄逸笑而不語,拉着熾烈的手,大步的朝着城牆的另一邊走去,城牆底下,一大片白茫茫,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特別的刺眼。

“這是什麼?”熾烈大吃一驚,看着底下一片的白茫茫,露出驚恐的表情。

玄逸故作玄虛的買了一會兒關子,接着便神祕兮兮的說了三個字,“刀虎獸!”

“刀虎獸?那是什麼?”熾烈壓根就沒聽說過刀虎獸的名號,當下好奇的追問道。

玄逸淡淡的搖搖頭,“這個跟你說起來可能比較麻煩,刀虎獸的存在已經有很長的歷史了,甚至可以聯繫到上個紀元,也就是說它們是紀元之爭的產物,至於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它們的戰力很強,絕對不弱於你手底下那一羣金甲軍!”

“這麼牛?那你的意思是?”熾烈明顯有點意動,大聲的衝着玄逸問道。

“當然是留給大哥壯大勢力啦,總之咱們既然要在仙界建立勢力,就要建造最厲害,最強悍的勢力,有必要的話,可以稱霸仙界!”玄逸體內的熱血再次被點燃,將一邊額熾烈說的是熱血沸騰。

刀虎獸很快被編成了第一軍,黑獄的名稱也隨之改變,烏龍城,一個新的勢力,正在慢慢崛起。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