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時羣衆一陣掌聲,幾乎接近瘋狂的吶喊,這真的是神醫啊,這真的是牛逼啊,居然這能搞出來,不可思議啊。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扁鵲再世啊,神醫啊,起死回生啊,賽華佗啊。”花有文激動的開始吼起來,心想:“這是真的嗎?老大居然有這樣的本事。”。

“神醫張不凡,扁鵲再世啊。”這下臺下的羣衆在那些兄弟的帶領下開始叫了起來,真是沒得說,這效果真的是震撼性的。

“青龍老大,白虎和鐵牛真的是要你的命啊,幸好我派謝天幕兄弟跟着你,不然你命休矣啊。”張不凡覺得很高興,至少這是自己做的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了吧。

“這次我算是載了,真的謝謝你啊,不凡兄弟。”青龍充滿感激。

“沒事,好好養傷吧,這裏有上好的止血藥,很管用的,沒人敢來,你就放心吧。”張不凡說着笑道:“這就是青龍幫幫主,他活過來了,生命不易,還是那句話大家要愛護啊。”。

“今天是我們霸道不凡藥業開張的日子,一起打半折,預購從速,詳情這邊諮詢花經理。”張不凡說着進了藥店看着一臉高興的陳心涵。

“不凡你好厲害啊,你怎麼這麼厲害呢,真的是想不到哎,你居然是神醫。”陳心涵又是激動又是震撼又是感激。

“呵呵,也不看是誰的老公,當然厲害了,不然怎麼能賺錢養活你個大美女啊。”張不凡呵呵一笑,伸手捏了捏陳心涵的翹鼻。

這時花有文又開始吹噓起來,這下更加的誇張了,真是覺得這傢伙該去學打廣告的,這點比較的有天賦。

不過這時記者偷偷的拍了這一幕,在新聞上報道了這一幕。

神醫再世,現場救人,神乎其技。

“呵呵,這些記者可真會爲我宣傳,雖然有負面的影響,不過免費給我們打了一次廣告啊,哈哈。”張不凡面對這樣的報道不憂反喜。

就在這時,一個老人衝了進來,大嚷着要找張不凡,這個張不凡知道的人,那就是上次花家婚禮上的那個人。

這個人還算有錢,不過就是有一個嫁不出去的女子,因爲天生啞巴。

上次見了張不凡,張不凡說出了自己能治好,這下又看見了張不凡救人的神技,這才相信,趕了過來。

“張不凡,還記得我嗎?”那個老大爺問道,然後說道“我是吳金鑫。”。

“老大爺啊,你來了啊,當然知道了,不過你這次來是什麼事情啊。”張不凡裝道,當然知道這吳老爺是來求醫問藥了。

“這個,你就別問了吧,我這不是來找你治病了嘛,我那女兒你是知道的,這不今天你開張我就來了啊,求你了啊,神醫。”吳金鑫說道。

幾乎是在哀求,因爲眼前的是神醫,那是要供起來的神啊。 神都是要膜拜的,何況是一個神醫,那是能掌握生死的神。

“我知道的,你女兒帶過來了嗎?我說過的話當然算了,我就給她治好,不過我要當衆,放心不要錢。”張不凡說道。

“那不行啊,錢不是問題,只要你治得好,什麼都沒問題,要我命都行啊。” 冤家路窄:兔子專吃窩邊草 吳老爺說道。

這個是真心話,這是他的獨生女啊,要是過得不好,他這死了也不能瞑目啊,已經是半截黃土裏的人了,要錢有什麼用,不過唯一放不下的還是這個啞巴的女孩啊。

覺得很對不起死去的老伴不是,囑託自己要給女兒找個好歸宿的,就這樣,恐怕都是衝錢來的啊。

“額,我治病是有原則的,這個錢我是不打算收你的這個我是說過的。”張不凡說道。

“好吧,那拜託你了啊,一定要給她治好啊。”吳老爺哀求道。

“放心吧,幾天後就還你一個會說話的女兒。”張不凡微笑道。

隨後就叫了謝天幕讓他準備銀針,和一些相關的藥材。

第一天治療後似乎沒什麼效果,所有羣衆都覺得張不凡是神醫,不過還麼見過治療啞巴,這下也很期待。

“各位,你們就等着明天來看吧,這一天還沒有效果,保證明天寄能開口說話了。”張不凡說道。

果然第二天,開口叫了爸爸。兩父女流下了眼淚,那是幸福的淚水,張不凡也覺得原來幫主人是多麼開心的事情、

因爲這兩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張不凡還給治好了,所以名氣大大的提升,越來越多的人用了大陽丹後房事順利了,很多人用了美容丹後,果斷的變漂亮了。

三年以來,名氣大升許多海外的人都慕名而來,可謂是一藥難求。

而林天木和劉大炮黑有朱大帥就這麼看着張不凡舉起,成爲財力雄厚最年輕的的風雲人物。

好日子不長久,這話一點都不假,這劉大炮這不又開始嫉妒上了,準備幹掉張不凡,陷害張不凡,不過現在張不凡也準備爲陳雄報仇,因爲一件具備了這樣的實力。

不過是在醫療方面,而是在很多方面,張不凡都有投資可謂是風生水起,熱火朝天,事業節節高深啊。

而劉大炮卻還是那樣,也沒有多少提升,只會想方法將對方給打敗,而不考慮自己怎麼發展的傢伙怎麼可能會有前途。

“朱大帥,我說現在那個張不凡越來越牛逼了,怎麼說也得想個辦法遏止住啊。”劉大炮正和朱大帥祕密交談。

“我這不也在想啊,你說這小子真是天才啊,居然短短時間就成爲了名人了張神醫,找他看病的人估計都從這裏排到北京了,無論是陽痿的還是快要死的,什麼都有,你說這小子怎麼就這麼厲害呢。”朱大帥怎麼可能沒有聽說張不凡,不過張不凡是真有本事,根本就無從下手。

“擦,有了,尼瑪,我們說他的藥有問題就不行了。誰知道當初他的藥檢驗過沒。”劉大炮得意的一笑道。

“你是說,好辦法啊。”朱大帥這下眼睛一閃知道這劉大炮說的是什麼意思。

“當然了我可是鬼才啊,這點本事還是有的啊。”劉大炮嬉笑道,和朱大帥碰了一個。

三年來雖說是步步高吧,但是確實不容易,這煉藥,錢是賺了不少不過這行業還是很辛苦的,得老早就起牀。

張不凡比起原來成熟了許多,做事也一套一套的。

陳心涵也變得越來越豐滿和漂亮,出落得很是水靈,比起之前更加的美麗,不過沒有上學,和張不凡一起幹。

每個人都發生了變化,謝天幕變得不怎麼胖了,還長高了不少,花有文倒是變得越來越猥瑣,平時小粉絲還不錯,這傢伙很會說話,這都是訓練出來的結果。

而這個李不二還有張不服也邊了好多,說話做事也不是來不來就打的那種。

面對這樣的成熟變化,所有跟着張不凡混的人都發了財,過上了幸福的生活,並沒有責怪他們沒有上學。

而變化最大的還是張不凡,不但是樣貌上的變化,而且生活也變了,將家人給接了上來,雖然不讀書,但是經常看書,學習,充實自己,其實還蠻後悔沒有讀書,不過像到那個校長就很噁心,就不由有些想罵。

這個陳心涵楚雲去了一中讀書,都還不錯考上了大學,就在於沒和張不凡,聯繫過,不過誰都沒想到的是,張不凡居然這麼成功,沒讀書並不一定混得差。

班主任雷風行覺得很可惜,畢竟張不凡是第二的成績的進入學校的,但是看見張不凡今天的成績,那個欣慰啊。

美女老師開始談起了戀愛,因爲她知道張不凡是不好i喜歡她的,生活還要繼續,也沒有在理過林天木。

時常和張不凡有來往。

三年前青澀的年華,已經消失的青春,那是值得回憶的片段,籃球,還記得籃球嗎?那個瘋狂逆襲的籃球。

“你們還好?”張不凡看着一張張記錄的照片。

看了看給自己表白過的易晨,你還好嗎?是不是大學很歡樂啊,有很多男生追吧,其實我早就知道你喜歡我還給我寫了信,不過我一條也沒回復你,因爲我怕傷害你,確實青春有擡多的傷感。

“額,你在看什麼啊,額這個美女是誰啊。”陳心涵一把抓過去責問起來。

“額,這個是三年以前的了,你難道不知道嗎?那次我還救了你呢,說你是什麼時候愛上我的。”張不凡才不會覺得這陳心涵是吃醋的,只不過是隨口說說的。

這妞一直很自信,對於自己的非常自己根本就不相信張不凡會找小三,這也是一種女生獨特的風格和魅力。

“哈哈,幹嘛又問這個啊,我忘記了,話說你是不是一直在暗戀我,不敢向我表白啊。”陳心涵一笑不答反問。

“額,不是你追我的啊,我纔沒有暗戀你呢,誰叫你長得這麼美麗還不停的勾引我啊,我這是上了賊船了啊。”張不凡打趣道、

“快到碗裏來。”

“你纔到碗裏去。”

“你就不能找個大點的碗嗎”

三年來,一直後悔的一個人那就是唐媛媛因爲她錯過了小金庫,錯過了大神醫,自己苦逼的西藥成功夭折後,開始做起了小本生意,生活也還湊合,不過看着張不凡那名聲金錢嘩嘩的,那個羨慕啊,當初要是不嫌棄張不凡,這說不定自己就已經很有錢了。

命運造化弄人,許多事情不該發生那就發生了。

而風波悄悄的衝張不凡席捲而去,人怕出名豬怕壯,出了名自然找人嫉妒喜歡了。

當年被張不凡搞成太監的劉德凱在他老爸做事,當起了小馬哥,不過卻不敢惹張不凡,因爲一個不小心就遭殃了。

不過不得不說他的選擇是對的。

而進大牢的朱驚濤已經出院了,這朱驚濤雖然在牢房裏表現好,其實那都是屁話,有錢怎麼可能不會早點出來啊。

他充滿仇恨,決定要報仇,和張不凡一戰。

所有一起陰謀只不過只是個開始,那日本人囂張的商人還在着,更加防着張不凡。

人生只不過是用心態譜寫的篇章,而我們似乎早就被命運安排過了,所有一起都是已經確定了的,所以對於我們來說就只有安靜的享受。

青春錯過了太多,而這些將是影響我們一生的東西。

張不凡讀着這些充滿青春氣息的留言,那是別業的時候江思容送來的,其實這妞也是喜歡張不凡的,不過不敢直接表現出來,只好在那留言中寫道:“命運弄人,我們擦肩那麼多次居然沒有擦出半點火花,現在你跟別人跑了,留下孤單的我仰天長嘆。”。

有些落寞,有些晦澀的青春、

這是暴風雨來臨的平靜,不過張不凡已經準備妥當。 這是在冬天的清晨,空氣很是乾燥。

“兒子,你怎麼還不起牀啊,這都快上班了,你這董事長可不行啊。”這是父親張天的話。

“額,老爸你就讓我多睡一會嘛,我這董事長可也遲到,又沒有什麼重要的會議要開。”張不凡在被窩裏正睡得舒服這冬天睡覺就是那個爽,毫無疑問的事情、

“額,再大你能打得過老子在難道你還不聽你老爸的話了啊,當初讓你不要讀書,這不你還是不沒有讀書了啊,不過要是你呆在家啊,現在估計還在給老子挖地。”張天很是鬱悶。

“額。”張不凡很是鬱悶,別看自己是個董事長,萬人崇拜的神醫可是在張天的眼裏,他就是一個小孩,一個孩子,現在就得起牀,就應該聽老爸的話。

張不凡起了牀,發現陳心涵已經做好了早點,雖然說吧這還沒結婚,不過這陳心涵在張不凡見老爸老媽接過來的時候,可是沒有半點大小姐的樣子,反而是百般照顧,漂亮就不用說了,這麼會孝敬,老爸老媽真的是愛不釋手,尤其是做得一手好菜,更是纏住了老爸老媽的心啊。

都說城市裏面的姑娘沒有良心,不過陳心涵的表現很是滿意啊。

張不凡雖然有了錢但是還是沒有自己買房子,所以住在陳心涵的別墅,最近似乎陳雄經常出去,很晚纔回來,還滿是喜色,臉紅潤不少,倒是有些奇怪了。

問幹嘛去了,說是去下棋去了。

不過誰信啊,身上還有女人的香水的味道。

吃了早點,張天就開始催張不凡上班。

張不凡有些鬱悶,心想:“這老爸是不是吃飽了沒事做啊,管自己啊。”。

“嗯,老爸,老媽我們上班去了,公司還有些事情。”張不凡一摸嘴說道,雖然富有了但是那些窮人的毛病還是改不了。

“額,你就不能改改你的毛病啊,讓人家見了多不好啊、”老媽開始嘮叨起來。

“是是,那我們走了啊。”這下張不凡就像是從牢裏面逃了出來一般。

“什麼。”張不凡剛出門就接到了謝天幕打來的電話。

“老大,不好了,藥監部門的來了,說我們的藥不和規格,要停產,然後進行詳細調查,有人舉報我們說吃了藥產生了不良反應,你快過來吧。”謝天幕說的很着急。

“好的,我馬上過來,你先爲讓女主他們,不可能啊,我們的藥一直沒有問題的。”張不凡說完掛斷了電話,加大油門,朝公司奔去。

剛到公司門口,就看見了幾輛檢查舉的車,已經將那裏給包圍起來了。封條已經打上了、

張不凡很是鬱悶,這個怎麼回事一看就是有人故意的吧。

下車後上前詢問:“檢察官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就封掉我們的公司啊。”。

“哼,怎麼,這不是要查封你?你還好意思出現,正要找你,你要跟我們走一趟,你將***等東西加入這個藥品中,已經構成犯罪,還有的人吃了你們的藥無辜的不良反應死了。”那個一臉奸相,一看就不會是什麼好鳥的檢察官,似乎是想笑一般,不過沒有笑出來。

“憑什麼,就憑你們的一面之詞嗎?”張不凡還是學過不少法律的,這檢察官根本就不能抓人的。

“好,那你就等着被警察抓吧。”那檢察官一冷笑轉身就走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