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會兒,一個身影出現在不遠處的巷子頭,這個身影正是李小花。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超級莊園。

李小花來到了林天住的別墅。

林天正坐在大廳裏等着。

沒錯,今晚的這一切,全都是林天的安排。

“林天,那個禿子去的地方是歐陽雄的住處。”李小花道。

林天眉頭蹙了蹙,道:“竟然是歐陽雄……”

“怎麼了?”李小花好奇地問道。

“如果歐陽雄是和滅天教暗中有關係,那麼林佑善呢……他的勢力絕對不會比滅天教弱。”林天分析道。

李小花這才恍然大悟。

林天道:“我現在好奇的是,林佑善的背後還有什麼底牌……”

大選臨近,只有徹底調查清楚每一方勢力背後的力量,才能夠到時候做出最好的佈局!

“小花,你從手下里面挑選出來幾個生面孔,讓他們輪流去盯着林家,我要知道林佑善的一舉一動!”林天道。

李小花當即答應下來,即刻出門,去挑選出來了十個人,前往天王府。

一個月之期,轉眼之間便要到了。

林天已經和賀之北聯繫過,這一天晚上,賀之北將會帶着神武團的戰士回到京城。

衆人在林天居住別墅的大廳裏靜靜等待。

夜晚,星辰漫天,賀之北風塵僕僕而來。

只不過是二十多天不見,賀之北比起先前,要黑了不少,而且,那一張原本書生一般的臉蛋,多了幾分武夫的火氣。

“之北。”李小花第一個撲向賀之北。

過去這麼多天,李小花可是想死賀之北了。

賀之北也不好意思當着衆人的面親吻,摸了摸李小花的臉,而後道:“我查到了一些情報。”

“說。”林天很乾脆。

賀之北道:“滅天教在兩百多年前就在西北紮下根,而且滅天教和我的師門天山派有很多的合作。”

“天山派不是自詡爲正義的門派嗎?怎麼和一個萬年大魔教同流合污!”郝仁義有些憤怒。

林天冷哼一聲。

賀之北覺得有些丟臉,不過他還是繼續說道:“另外,很重要的一件事,滅天教之所以選擇在西北,是因爲那裏天高皇帝遠,他們可以在那裏偷偷摸摸做許多事。”

說到這裏,賀之北的神情達到了最爲嚴肅的地步,他道:“我們查到,滅天教在豢養魔獸,訓練魔獸,據傳……我說的是據傳……那裏已經有一頭魔獸正要從五階進入到六階!”

六階魔獸!

幾乎可以稱霸整個地球了!

大廳裏,衆人的面容越來越凝重!

nbsp;?? 賀之北十分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我們打聽到的消息是,他們一共養了三十來只的一階魔獸,十多隻的二階魔獸,八九隻三階魔獸,四階的有五六隻。

如果,他們率領着這麼一批魔獸來到京城,只怕,京城會面臨前所未有的災難。”

氣憤有些沉重!

彷彿一個天大的重擔,一下子落到了所有人的肩膀上。

衆人一起看向了林天。

林天是主心骨,是拿主意的人。

但是,林天沉默着,沉默的讓所有人有些心慌。

一小會兒後,林天道:“看樣子,我們得去西北走一遭了。”

“林天,你是準備要帶着我們去毀了滅天教?”宋運輝覺得這也太瘋狂了!

林天還沒開口,外面急匆匆跑進來了一神武團的戰士,他是賀之北的人。

“怎麼回事?”賀之北問道。

“隊長,神將,西北那一邊出事了……”

一句話,讓衆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您之前讓我們的兄弟盯着滅天教養魔獸的地方,就在剛剛,那裏的魔獸全部消失了!”

“什麼?”賀之北眼睛左右滾了滾,問道:“你們去實地求證過了?確定不是你們被發現後,他們用了什麼障眼法?”

那人搖了搖頭道:“而且,滅天教一半多的弟子浩浩蕩蕩離開了西北。往京城這一邊而來。”

後面這一句說出來,大廳裏突然間吹刮過來一陣冰冷的寒風。

山雨欲來風滿樓!

“繼續盯着,要是他們來京城,也一路跟着!”林天道。

“是!”那人點了點頭,這才退了出去。

林天起身道:“距離大選,不到一週的時間,燕京必將有一場血雨腥風,所有人,全都回去做好準備!”

“這一些天,我有事處理,大小事務,運輝和仁義暫時負責。”林天看了他們二人一眼。

而後,林天便出門而去。

這個食神來自地球 一旁的賀之北臉上似乎在做爭鬥。

“怎麼了?”李小花問道。

賀之北又掙扎了一小會兒後,道:“我還有事沒跟林天說,我先出去一下。”

聲音落下,賀之北轉身飛速衝了出去。

“林天!”他大聲喊了起來。

林天在前面不遠的地方,回頭。

賀之北飛速衝到了林天的身旁。

“怎麼了?”林天看賀之北有些吞吞吐吐,像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可是又不敢說。

“說。”林天突然間喝了一句。

“我有你父母的消息!”賀之北幾乎是脫口而出,說出來後,他自己都給嚇到了,可同時又有些後悔了。 不過,被林天那麼一唬,說出來後,賀之北心裏面反而痛快了一些。

“什麼消息?”林天神情激動,嘴角微微顫抖。

當年,父母爲了生下他,保護他。可是沒少遭罪。

這一生,但凡有一種可能,就要將他們找到,好好奉養。

“到了西北後,我潛入過他們滅天教的基地,聽到幾個老頭在談論你的事,之後,他們也提到了林文寶和陸香玉。”

林天神色頓時更加緊張起來。

“按他們的說法,當年,圍攻你父母的一共有五大高手,一個是蟲王刀曉生,一個是玄蛇門門主賈永壽,一個是如今的仙嶽派的掌門,還有兩個人,一個帶着面具,另一個人則是一個醜八怪。

聽她們的說法,這五個人當年將你的父母逼入了絕境,他們跳入了海邊的懸崖……”

“什麼!”林天勃然大怒。

賀之北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聽它們提到,林佑善當時也在海邊,他就那麼看着林文寶和陸香玉被逼的跳入海里,後來,林佑善不許任何人說出這一件事,那五個高手也答應了林佑善。”

“林,佑,善!”林天體內靈氣暴漲而出,一拳,將旁邊的一棵大樹“砰”直接轟斷了。

周圍,不少守衛衝了過來,賀之北馬上向他們示意,要他們全部回去。

“你是不是還聽到了什麼?”林天稍微平和了一些,轉頭看向賀之北。

賀之北一怔,他暗暗佩服林天的洞察力,道:“他們說,林佑善的人下海去之後,找到的是你父母的屍體……”

縱然林天想到了這個可能,卻還是差點沒有站穩。

“林天!”賀之北伸出手扶了林天一下。

林天擺了擺手。

他沉默了下來,安靜地在思考。

猛然間,他笑了起來。

“你在笑什麼?”賀之北問道。

“我的父母應該還活着。”林天一臉的自信。

賀之北疑惑。

“如果我的父母真的跳海死去了,林佑善又怎麼會將他們給撈上來?即便他撈上來了,我的那個爺爺他多痛恨我父母啊,又怎麼會好心帶走他們,巴不得他們暴屍荒野纔對。”林天分析道。

賀之北緩緩點頭道:“好像還真的是這樣……”

但很快,林天又眉頭深深擰起。

“怎麼了?”賀之北問這話的同時一聲感嘆,林天的心思只怕世界上沒有幾個人能夠猜得透,這前後思想轉變的也太快了吧。

“雖然他們還活着,可林佑善到底將他們帶去哪裏,留着他們又要做什麼用……而且,當年那五個高手,會不會給我父母留下一輩子都難以康復的重傷……”林天道。

賀之北一陣感傷,同時,看向林天也越來越肅然起敬。

/

小小年紀,揹負的東西,比他多了不知道多少。

仙界聊天群 而林天,說起這些的時候,他的雙拳再一次緊握。

當年,欺負了他父母的人,傷害了他父母的人,一個都別想好過!

海邊,懸崖。

海浪瘋狂地拍擊着懸崖上的嶙峋怪石。

海風極盛。

林天眺望遠方的星辰,閉上了眼睛。

一小會兒後,林天突然間猛地朝前方縱躍而出,但這一次,林天並未打開玄鷹翼。

而是直接沉入海水之中。

海浪洶涌,不斷衝擊着林天。

在林天的身後就是尖銳的各種各樣的石頭,一旦失去氣力,被海浪衝擊過去,便不可能活的下來。

這裏絕對是一個絕境!

沒錯,林天這一些日子一直在找一處絕境!

一處可以進行修煉的絕境!

上一次在山林裏被魏一恆追殺,魏一恆的超重壓的絕境,讓林天突破修煉。

原先,林天以爲只要是絕境就能夠修煉。

但這一陣子,林天細細回想,才發覺,情況並非那麼簡單。

如果是真正的絕境,原先和賈永壽那個高手交手的時候也遇到了,爲什麼沒有半點突破?

很顯然,那樣的絕境,只會一招被秒殺。

修煉所需要的絕境是那一種有生的可能的絕境,也就是說,沒有其他額外的攻擊力,讓人可以喘息,可以調整,可以激發出潛能。

超重壓就是如此!

雖然不斷地壓迫下去,可卻不是瞬間壓下!

好比眼前的海浪,雖然是不斷地衝擊過來,可卻每一次都極其短暫的時間能夠喘息。

沉入海中,感覺到巨大海浪衝涌而來!

林天用靈氣定住了身體。

在狂風海浪之中,大概半個小時後,林天這才感覺到體內的靈氣幾乎耗盡。

真正考驗的時刻來了!

這會兒的林天已經是精疲力盡,但仍舊在努力催動氣旋。

幾次林天的後腦勺都要衝撞到石頭,林天都咬牙撐了過來!

不過,林天的手臂倒是被石頭劃出了不少的傷口。

海水中受傷,傷口更加刺痛。

突然間,一個大浪打過來,林天暗叫糟糕。

不過,他也是咬牙,全力催動起來!

但,氣旋毫無反應!

怎麼會這樣?難道,絕境之中不能修煉!

身後是一塊尖銳的石頭,一旦拍過去,體內沒有靈氣,必死無疑。

“金

剛符,開!”林天只能是祭出來符紙。

“砰”,石頭直接碎裂,林天落在了石頭上。

而後,林天用了一張聚靈符,打開玄鷹翼,飛到了懸崖上。

海水,順着林天的下巴滴落下來,順着林天的鞋滴落到大海里。

沉默,思考,恢復靈氣。

隱約之中感覺到氣旋有所強大,可卻沒有直接進入到第四層。

“看樣子,這種絕境還是比不過魏一恆攻擊時形成的絕境。”林天無奈地一笑。

其實,也的確是如此。

雖然這一邊也是絕境,但是有求生的本能。

好比在山林裏,林天沒有一條路可以走,可剛剛,林天在最後一刻還能夠用出金剛符來。

這說明,那還不能算真正的絕境。

不過,也不能說是一點收穫都沒有,這種修煉方式苦了一些,累了一些,卻是比以往要迅速一些。

接下來的近一週時間裏,林天白天就在岸上用功法修煉,晚上就跳入大海之中,和海浪搏擊。

而在不知不覺中,林天的水性也是越來越好。

這天晚上,月光大盛,林天依舊躍入海水之中搏鬥。

讓林天意外的是,靈氣耗盡的瞬間,他便感覺到氣旋暴漲出來一圈。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