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條小道藏得實在太隱蔽了,若不仔細瞧,都還覺著沒路呢!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顯然這裡很少有人踏足。

如果南宮璃沒記錯,一般只有被奉為上賓的才會被引到竹園這個地方。

當然這上賓,指的自然也不是太子這種人物了。

而是那種身份尊貴,又隱於塵世的人物。

這些人的地位雖然不一定臨界於皇權之上,但絕對撇除在皇權之外。

甚至於有時候,一些皇室還要仰仗著他們提供一些利益性幫助。

這九幽谷,就是其中一個很好的例子。

南宮璃若有所思地打量著這個入口,不一會兒便抬腳往裡走去,毫不猶豫。

一邊走一邊用手撥著兩邊的小竹子。

在到達這個地方后,劉嬤嬤便叫住了小青,連著劉嬤嬤自己也不再往裡走去。

南宮璃走了幾步反應過來,轉頭朝著有些不安的小青投去一個安心的神色,然後才再次抬起腳步地深入往裡走去。

這越往裡走,南宮璃越覺得這個地方實在有那麼點···

嗯,無聊。

毫無意外,就在這個小小的地方,竟然布著一個個陣法。

嗯,能理解,阻一阻的功效還是有的。

畢竟這世上懂陣法的著實不多。

但對於南宮璃來說,這簡直是小菜一碟。

難不成祖母話中一切看緣分的意思就是這個?

南宮璃輕巧地在陣法中走著,沒有一旦阻礙。

走著走這,原本寂靜無聲地地方突然響起了一陣又一陣的蕭笛聲。

南宮璃的眼神陡然一亮,腳下動作更快,只盼快點見著這吹蕭笛的人。

豁然開朗,雲山見霧。

小池竹筏之上,一男子翩然立於其上,手執玉簫,眉目微斂,專心致志吹著曲子。

偷香高手 而他腳下的竹筏不知受了誰的驅動,正徐徐而動,緩緩朝著岸邊靠攏。

那一池水中,有著籠籠荷葉,一葉扁舟其中,竟別是一番景色。

南宮璃從來不知道,在南宮府後院,竟還有這麼一個地方。

在離男子不遠處的一葉亭上,一女子慵懶斜坐於亭上瓦片。

一隻手托腮,一隻手看拿笛,唇齒間,儘是裊裊佳音。

似事感受到有人踏入這方天地,女子眉目微蹙,好看的雙眸中溢著一絲驚訝,很快又消失無蹤,似乎從無情緒波動。

可不管如何,女子姣好卻清淡的面容上卻不曾見又半絲不悅。

因為很快,她的所有注意力又放到自己手中笛上。

笛聲蕭聲交錯,餘音曼妙,似有迴響。

我在東京創造都市傳說 而他們兩人對於南宮璃的突然闖入都只有一瞬間的注意分散。

很快,就像完全感受不到南宮璃存在似的。

再一次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南宮璃完全沒有想到,祖母會將這兩人請到府中!

對於南宮璃來說,這兩人可以說熟悉,卻也可以說陌生得很。

因為她認識他們,可他們卻不認識現在的自己。

只能說,祖母為了請到他們來府中,定然是花了很大的力氣。

南宮璃的目光中有些興奮,更有些蠢蠢欲動。

她的目光在這一方天地間搜尋了一會兒,很快便看到那一葉亭中擺著一架古琴。

那古琴不起眼到似乎只是被隨意放在那裡,與周圍景色融合為一。

可當南宮璃的目光落在那古琴之上后。

那古琴就像是被覆上了了一層流光,竟是逼人奪目起來。

此時看來,這把古琴才配得上在這兩個出色的男女。

南宮璃的目光終於完全被它吸引了過去!

因為,她認得這把琴!

猶記得當年她第一次彈琴時,用的就是這一把。

南宮璃的目光倏然炙熱起來。 南宮璃的腳步很快,馬上走到了一葉亭中。

她很快坐都了琴案前,將手放在了上面,目光微揚,唇角恣意。

一葉亭上的女子察覺到南宮璃的動作,正要有所行動。

扁舟上的男子卻沖著她搖了搖頭,示意靜觀其變。

女子的動作再次慵懶了下來,這吹笛的精神力卻分了一份出去。

自從撫上琴的那一刻,南宮璃整個兒都像被吸進了另一個空間里。

手下音律自起,似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南宮璃雙眸緊閉,竟是不再看一眼那琴弦。

錚錚琴音,帶著一絲愴然和悠遠。

將竹園原本的清凈祥和瞬間打散了開去。

男子和女子的神情雙雙一頓,朝著對方望去。

很快又默契地專註於自己手中的器樂,只是這音調卻實時轉了一個風格。

從清凈到激揚,分明是兩種迥異的聲音,可卻絲毫不會讓人覺得突兀。

就像是太平盛世后的暴風驟起。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卻又無奈。

琴音彷彿亘古而來,帶著鋪天蓋地的絕望。

可這絕望中卻似乎帶著一絲希冀和盼望。

就像進入沙漠荒蕪的旅客,在絕境之中渴求著活下去。

南宮府的嫡小姐,怎麼會有這樣的心境和情緒呢?

男子和女子的目光流露出一絲疑惑。

男子從扁舟上飛身而起,落在了一葉亭之外。

而那女子也從亭台之上飛身而下,憑欄而坐,目光落在南宮璃撫琴的指法之上。

不快,卻精準,巧力撥動,另一番新韻律。

他們二人一向以聲樂為樂,難得遇到知音,自是不肯放過。

只是···

女子目光凝重地看向男子,男子朝著女子點了點頭。

一葉亭中的曲調又轉了個彎,換了另一種風格。

琴音是在太過沉重,如果在這樣下去,恐怕這小丫頭會陷入魔怔。

這古琴亦是魔琴,古來彈奏者,不知道有多少陷於其中再難自拔。

可古琴也是擇人的,若是不懂古琴之人彈奏,恐怕連完整的音符都彈不出來。

因為這古琴的彈奏指法不同於其他,自由其門道。

當然這數百年來,也有些琴痴琴聖,一撫便准,但這畢竟是少數,而且更多的還是那些撫琴數十年的老者。

撫的琴多了,自然對各種琴有了一定手感。

怪不得南宮府這位老夫人許了大諾,也要將他二人請來了。

這南宮府的嫡小姐怎麼會有這樣的本事?

只是現在二人卻是無暇顧及細想。

因為很快他們便發現琴音為主,蕭笛為輔,二人竟是有些應付不過來。

在這麼下去···

南宮璃卻在此時倏然睜開了眼睛。

她一雙星眸中卻不是二人想象中的混沌瘋狂,反而清明的能囊括星河。

可儘管如此,南宮璃的琴音依舊激烈沉重,給人的感覺卻漸漸換了一個場景。

彷彿在橫屍遍野的古戰場,硝煙戰鼓隆隆,血色漫天,廝殺遍野。

有那麼一個人提著長槍,在荒蕪的戰場上一步步行走,滿目瘡痍,身心俱疲。

可這個人知道,他不能倒下!

重生之墨華灼灼 因為他是所有人最後的希望!

如果他真的倒下了,那麼他們也就真的倒下了!

身可以死,心卻永遠不能滅!

因為要帶著所有的希望活下去!

不能死!

琴音突得又急轉而上,就像浴火重生的鳳凰,仰頭衝天而上!

帶著必死的執念,不肯放手,不願遠走。

一直在這個寂寥的空中盤旋不止。

這時,卻又有兩股悠揚溫和的音律而在這方荒蕪中響起。

原本遍地荒蕪的場景頓時換了一方場景。

太平盛世,新城初見,剛才那場激烈卻像是從未發生過似的。

可發生過的事真的能忘記嗎?

南宮璃的眼睛再次閉上,撫琴的動作已漸漸慢了下來。

男子和女子對視一眼,也漸漸鬆了口氣。

「抱歉。」

這是南宮璃停止撫琴后說的第一句話。

她從琴案後站了起來,朝著兩人點頭致意,自報家門「南宮璃。」

女子看著南宮璃,亦是點頭,「傅瑩!他是我的夫君。」

南宮璃朝著女子點頭,喚道,「傅前輩。」復又朝著男子的方向點了點頭,卻又沒有開口。

此時音律方歇,雲封才得空好好打量起南宮璃。

南宮璃今日也是特意打扮過的,穿得是她一向喜歡的寶藍色衣裙。南宮璃有許多寶藍色的服飾,這種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的面料,若是穿在別人身上,或許會有一種繁複多餘的之感。因為大多數人在選擇寶藍色衣裙時,往往會搭配同樣耀眼明麗的配飾,這樣才能彰顯衣裙本身的華貴。

可偏偏南宮璃此時這件雲錦華裙,上面卻織綉著簡單的星光紋理,暗紋花邊點綴,低調奢華。而南宮璃頭上除了一根星月發簪外,亦再無其他墜飾。端得是大家閨秀的優雅高貴,低調又不顯張揚。

南宮璃的吹彈可破的肌膚一看便未施脂粉,卻是異常的圓潤水嫩。尤其是那雙比星眸璀璨的雙眸,此刻正撲閃撲閃地看著你,讓人移不開眼。

就單這副打扮和模樣,就已深得兩人心。

他們雲氏一族最不喜歡的就是富麗的裝扮。

原以為在南宮府這麼多年,這小丫頭早已變成了兩人厭惡的模樣。

其實要是雲封二人再早幾個月來時,看到的絕不是現在這樣的南宮璃。

幾個月的南宮璃蒼白瘦弱,怯懦膽小,身上穿的衣物大多也是陸氏那時拿過來的衣裙,材質倒是頂個好,鮮艷無比,也俗氣無比。

一看就是奢靡無度的樣子。

南宮璃在此將目光落在古琴之上,看了一會,笑了笑,打破了這一陣沉默,「這,是把好琴。卻有些攻擊性了。」

這裡如果還有其他人,一定會對南宮璃的話嗤之以鼻。

說一把琴有古琴有攻擊性?

古琴再有靈性也就是一把死物?

它好好在那礙著誰的事了?

要說有,也是撫琴人的原因。

可雲封卻是點點頭,頗為贊同,「是啊,自古以來,折在它身上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了。丫頭,你很幸運。」

南宮璃從善如流地點點頭,「是,我很幸運。如果沒有二位,恐怕今日我會陷入魔怔,凶多吉少。」

說完,再次朝著二人點頭致意。 雲封和傅瑩對視一眼,卻是輕笑著搖了搖頭。

傅瑩更是上前幾步,毫不生疏地揉了揉南宮璃的發頂。

「丫頭,謙虛什麼!以你的本事,就算沒有我們二人,恐怕自己也能走出來。」

當傅瑩的手放在南宮璃頭上的時候,南宮璃的心情已經完全不能用震驚來形容。

依著從前的了解,這兩人的脾氣雖然不錯,但也不至於和一個陌生人親昵到這種地步。

怎麼,怎麼能隨便摸人家的頭髮呢。

南宮璃睜著眼睛,滿是不可置信,她的手僵硬地往上伸了伸,目光獃滯地看著傅瑩,就像傅瑩了她似的。

南宮璃的表情惹得一向清冷的傅瑩大笑起來,朝著雲封道,「咱們這外甥女倒是可愛得緊。」

雲封頗為認同地點點頭,「晚晴的女兒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傅瑩瞥他一眼,「來之前可不見你這麼說的。」

雲封別開眼,沒再回應。

倒是南宮璃愣在了那裡。

這兩人在說什麼玩意?

外甥女?

啊!對!雲封,雲晚晴···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