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樣的迷魂者在天宮中也曾出現過幾例,凌霜是聽說過的。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他們的陽魂被永生永世奴役在牆中,倒是可憐,」羅征盯著那一張張臉嘆息了一聲。

耳鼠們可沒有心情憐憫那些東西,它們伸手一繞,手中多了一個小小的藍色三角,開始收集地上的斷骨。

這些手臂本身的力量驚人,收集起來亦能當做不錯的彼岸信物交易出去,耳鼠們自然不會放過。

將這些斷骨收納一空后,耳鼠們朝著牆壁上的一張鼠臉拜了拜,才與羅征和凌霜一同離去。

就在他們挪動腳步時,牆上的那些臉也隨之移動。

它們失去了手臂后,再也沒有辦法發起攻擊,只能在牆上乾瞪眼,即使如此,它們依舊緊緊跟在兩側一刻不停的盯著羅征,發出「嗚嗚」的哀嚎,聲音中充斥著不甘與憤恨。

羅征帶著眾人前行了兩千餘丈距離后,通道變得寬闊起來,整個通道變成了一條向上的道路,而密布在通道頂部那些「血管」也漸漸變得粗大!

「那是什麼!」凌霜抬頭望著前上方說道。

羅征凝望而去,目光微微一閃,「這是……心臟?是什麼生靈的心臟?」

第一下堂妻 在通道的頂部懸挂著三顆半人高大的心臟,這些心臟還「噗通,噗通」的跳動著,所有那些粗大的血管都盡數匯聚在這心臟之上。

每當心臟跳動之下,紅色的光芒就黯淡幾分,再跳動一下,血紅色的光芒又閃耀起來!

「吱吱吱……天哪!」

「這是……」

「吱吱吱吱吱吱吱……」

一開始耳鼠還以人族語言交談,可幾隻耳鼠們發出一陣吱吱吱的叫聲后,它們竟以耳鼠的語言開始交談了!

羅征和凌霜悄然對視了一眼,臉上都流露出不滿之色。

耳鼠們經手的彼岸信物不計其數,鑒定彼岸信物自然有著不可比擬的優勢。

這些傢伙定然是認出了這東西,顯然不想羅征和凌霜知曉,才會以人族的語言交談。

耳鼠的精明狡猾,羅征是見識過的。

鬼知道它們在密謀什麼,但既然不想讓羅征與凌霜聽到,自然是有所目的。

羅征臉色一沉,便是說道:「既然不想讓我等知曉,接下來的路你們自己走下去吧,我們這就離開彌天神廟。」

十九道還沒有走完,如果沒有羅征,它們能夠活著離開通道都成問題,何況它們還想探索暗域!

這三顆心臟的確非同小可,它們身為耳鼠一族,第一時間就想要爭取到最大利益,的確是在商討要不要告訴羅征他們實情。

那些耳鼠們正在「吱吱吱」的交流不停,忽然聽到羅征的話頓時急了。

「吱!我們不是這個意思!」

「吱吱!這是共犯者之心!是一件孤品彼岸信物!」

「在母世界中僅出現過一次的彼岸信物,今次竟然會出現三個,實在是想不到,吱吱吱……彌天神廟果然是誕生奇迹的地方!」

耳鼠們七嘴八舌的給羅征解釋道,它們顯然也有些激動。

儘管耳鼠們說的有些混亂,羅征和凌霜還是聽的明白。 彼岸一直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這些彼岸信物最強大的並非是其提供的彼岸之力,而是其形形色色的能力。

強化類彼岸信物提供的彼岸之力往往最強大,就像力神圖騰的彼岸之力遠超十三重天的其他彼岸信物,但力神圖騰在眾多彼岸信物中並不受歡迎。

一方面受到肉身限制的原因,色界的彼岸境強者無法發揮其力量,另外一方面單純的力量很容易被克制。

不過羅征因為自己身體特殊,力神圖騰自然是非常適配,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力神圖騰。

最受歡迎的兩大類別,就是神秘類與降臨類彼岸信物。

這兩類往往就擁有匪夷所思的能力。

「共犯者之心就是一件神秘類彼岸信物,曾經一名天狼族人曾持有過,」耳鼠一板一眼的解釋道。

天狼族個體極為強大,但數量稀少,無法與那些超級勢力抗衡。

曾經天狼族棲息在星狼州內,倒是很少參與外界的紛爭。

但在數萬年前,超級勢力犬戎族侵入了星狼州。

天狼族自然誓死抵抗,可犬戎族身為超級勢力,比天狼族強大不少。

尤其是犬戎族的族長「旬王」的實力,更是位列母世界中的頂尖強者行列,天狼族幾乎沒有族人能夠對抗,一路節節敗退,就連天狼族族長都被旬王擊殺,陷入了滅族的境地。

但在最後的關頭,天狼族的一名族人站出來,阻擋了「旬王」的腳步,並擊殺了「旬王」,逼迫犬戎族撤出了星狼州,而這名族人的修為僅是渾源境初期。

「渾源境初期?」羅征愣了一下后說道:「那旬王是何等實力?」

耳鼠們想了想后說道:「不如天宮的東皇,但差距應是不遠。」

霸王一統諸天萬界從楚漢爭霸開始 「什麼!」羅征的瞳孔微微一縮。

渾源境是一道大坎,邁過之後實力陡增,羅征勢必也會邁過這道坎。

可他從未想過自己能夠以渾源境的實力,去抗衡東皇這等存在,那不是一個層次的較量。

「不可能,我聽旬王之死,是因為天狼族集合了全族的力量,將旬王引入了一個古老的陷阱中,才將其陷殺的,」凌霜反駁道。

耳鼠卻搖搖頭,自信的說道:「外界多半是以為如此,但我們耳鼠知曉的內情不會有絲毫差池。」

異族之間的紛爭,人族很少去關注,凌霜在天宮中獲得的消息存在不小的偏差。

「渾源境初期,怎麼可能戰勝旬王那等強大的存在?這太不可思議了!」羅征對耳鼠們的話還是很質疑。

耳鼠們盯著洞穴頂部的三顆心臟說道,「我們的消息是,那位渾源境初期的天狼族人,依靠的就是這顆共犯者之心。」

神醫嫡女 「就算這顆心臟再強大,所擁有的彼岸之力又有多少?就算高達兩三千神鈞力也傷不到旬王這等強者,」凌霜也反駁道。

「擊殺旬王不是依靠神鈞之力,而是共犯者之心的能力,」耳鼠解釋道,「這顆心臟可是將某一個對象,變作自己的共犯!」

天狼一族的族長都被擊殺了,犬戎族在追殺時自然大開殺戒,旬王在天狼界中簡直如入無人之境,天狼族中的強者們紛紛隕落。

可旬王在沖入天狼族的部落後,部落中忽然傳來一陣有節律的心臟跳動聲。

這心臟跳動的聲音兩大種族的生靈們都聽的清清楚楚,而潛伏在星狼州的老鼠們,自然也聽清楚了。

就在眾人疑惑之下,一名天狼族人站了出來,不由分說沖向了旬王。

這名天狼族人區區渾源境初期,旬王哪裡將他放在眼中?

旬王隨手一抓之下,就將這名天狼族人撕成了碎片。

可是擊殺天狼族人後,一件彼岸信物就從這族人體內浮現出來,這件彼岸信物就是共犯者之心。

這顆心臟便漂浮在了旬王的頭頂。

旬王不知這心臟為何物,隨手一拳擊打在這顆心臟上,頓時將心臟擊飛出數百萬里之遙遠。

可即使心臟漸漸遠去,心跳聲依舊在旬王周圍回蕩,其他的生靈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不多時,這顆心臟又漸漸折返回來,繼續漂浮在旬王的頭頂。

旬王再度出手,試著將共犯者之心碾碎,可這心臟根本無法破壞,無論旬王用盡了各種手段,甚至試圖將其放逐在虛空中,它依舊不依不饒的出現在旬王身邊,心跳的速度更是越來越快!

當心臟的速度跳動到一個極限時,忽然就停止了,而旬王就直接從空中墜落,渾身僵硬的死去。

無論是靈魂還是身軀,都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旬王這等存在,肉身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靈魂也踏入了神鬼莫測的境地,這樣的死法顯得太詭異了。

「旬王是自己殺死了自己,那名渾源境初期的天狼族人將旬王定義為共犯者,天狼族人死去,旬王身為共犯也要陪葬,」那隻耳鼠說道。

「聽起來和生命神道中的生命契約相似,」羅征臉色慎重的說道。

施展生命契約后兩者之間的生命相連,一方死亡另外一方的生命也會隨之凋零。

「嘿,生命契約那等小伎倆,根本不可能與共犯者之心相提並論!」耳鼠嗤笑道。

羅征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神道的能量層級還是太低了,生命契約這等手段很容易被破壞,對尋常彼岸境強者都很難奏效,更別說旬王那等級別的強者。

這共犯者之心竟然能拉著一名母世界中的頂尖強者陪葬,實在是可怕!

「我們耳鼠一族曾追查過很久,在暗中詳細調查了那名天狼族人的過往,不曾查閱到共犯者之心的來歷,最終此彼岸信物被定義為孤品,整個母世界中獨此一件,現在這個定義要改改了,」耳鼠說道。

眼前出現了三顆共犯者之心,自然不算是孤品了。

「如果真如你們所說,這彼岸信物未免太可怕了!」凌霜的聲音變得極為慎重。

一位普通的彼岸信物強者擁有了共犯者之心,就能犧牲自己的性命換取母世界中頂尖強者的性命,這樣的買賣太划算了。 無論共犯者之心是否算是孤品,這樣的能力都極為可怕。

三顆共犯者心臟,可以換取任意三名絕世強者的性命。

對於任何一個超級勢力而言,都是大殺器!

無論是羅征和凌霜,還有耳鼠們都頗為心動。

尤其是耳鼠們的心中都在揣摩著,只有三顆共犯者心臟,羅征會分給它們幾個?一個還是三個?有沒有辦法爭取更多?

就當羅征再往前一步,準備靠近那些心臟之際,寬闊的通道頂部忽地浮出一張巨大的臉。

那張臉奇醜無比,彷彿一塊殘缺的破布,破布上的兩個破洞就是他的眼睛。

「嗚……」

這塊破布一般的臉嗚嗚叫嚷著,原本依附在通道頂部的眾多血管不斷捲動著,如同捲曲的樹葉,形成八個血紋漩渦。

凌霜與耳鼠們早已知道第十九道的厲害,稍有風吹草動,警惕心都會大增。

看到這血紋漩渦后,他們紛紛後退,唯獨羅征屹立在原地,凝視著這些血紋漩渦。

「嘩!」

隨著血紋漩渦的轉動,八隻巨大的血手從中伸出,徑自朝著羅征拍下來。

感受到這血手綻放出的氣息,便是羅征心中也有了一絲危機感。

雖然他的肉身足以在彼岸中縱橫捭闔,可羅征明白自己絕不是無敵的存在。

肉身無法遁入彼岸是在古神煉體法被封禁后的事,在那之前曾有大量的荒神以肉身入過彼岸,可這些荒神又去了哪裡?

荒神與真神一樣,一旦修成壽元就無窮盡。

那時候的荒神數量恐怕與現在的真神數量差不多,遍佈於整個母世界,現在竟一個都看不到了?不僅彼岸中不存在母世界也沒見著一個,這本身是不合理的。

按照羅征推測,彼岸中勢必有一些手段能夠壓服荒神。

第一隻血手以極快的速度朝羅征一巴掌揮來,羅征的雙手一架,徑自擋在了巨大的血手前方。

「嘭!」

「砰!」

這一巴掌拍在羅征身上,竟將他直接拍飛出去,徑自撞在了通道的牆壁上。

「果然……」

靠在牆上的羅征眉頭一皺。

血手爆發出來的力量,至少突破了三百神鈞的力量,超出了羅征的預計。

「天行閣下……」

看到無往不利的羅征撞在了牆壁上,耳鼠們一個個心中也是驚訝至極,若是連天行閣下都無法對抗這血手,整個母世界恐怕都無人能敵。

「羅征……」凌霜在心中默念,這是她看到羅征的肉身第一次吃虧。

「嗚嗚嗚……」

牆壁上那些大大小小的「臉」集體發出聲音,那聲音既像似在哭,又像是在嘲笑。

「沒事,」羅征離開了牆壁,又朝著那些血手走過去。

三百神鈞之力拍在肉身上,尋常彼岸境是斷然無法承受,但打在羅征身上不過讓他一陣氣血翻湧。

只可惜他無法運用封石溶液,否則別說三百神鈞之力,再翻一倍他也能硬吃下來!

聽到羅征的回答,耳鼠們稍稍安心,心中也是驚嘆,剛剛那一巴掌如果拍在它們身上,陽魂恐怕在瞬間灰飛煙滅,肉身與陽魂的差距太大了。

「嗚」

通道上方的那張巨臉看到羅征再度走來,哀嚎中蘊藏著一絲警告。

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又有什麼能嚇退羅征?

走出數步之後,他腳下猛然用力,整個人宛若箭矢沖向了其中一隻血手。

「呼!」

那一隻血手的手掌便與羅征差不多大小,眼看羅征衝上去時,血手猛然翻轉,也是一巴掌朝羅征鏟來。

萬古狂尊 「力神圖騰!」

心流劍派的獨立庭院中,羅征體內世界承載的力神圖騰爆發出強大的力量,房間之中擺放的物件頓時被這氣息壓成了齏粉!

對付彼岸中的陽魂,羅征並不需要消耗太多的力量。

但應付「淵靈騎士」時,羅征也不得不激發彼岸信物的力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