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樣的陰兵,僅僅氣息,就不弱於九命族的那些執法隊成員了。怪不得說妖族比不上陰間,僅僅從這些陰兵身上就能看出來了。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領頭的一位陰兵,青年模樣,臉色慘白,眸中閃爍著黝黑的光芒。

感應到那些陰兵身上的煞氣,我身旁的殷空一步站出來,微笑說道:「在下雷鷹族五長老殷空,不知諸位為何阻我們去路……」

「殿主令,不允許妖族再踏入陰間!」那領頭的陰兵直接打斷殷空的話,冷冷的說道:「遇妖族,殺無赦!」

這話不止讓我愣住了,殷空也是愣了,怔怔的看著那些陰兵。

還沒等殷空再開口,那領頭的陰兵直接一揮手,低喝:「殺!」

話音落,那十餘位陰兵暴吼一聲,殺氣衝天,陰氣滾滾,手中鋒利長槍化為電芒,直接朝我們暴刺而來。

這他媽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突然間就不準妖族進入陰間了?

妖族又要和陰間開戰了?

紛亂的念頭在我腦海中閃過,但是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了,先處理了這些陰差再說。

「速戰速決,別拖延時間!」我沖著殷空吼了一句。

這裡畢竟已經距離酆都城不遠了,若是拖得太久的話,就怕會引來大批的陰兵,到時候想要進入酆都城就難如登天了。

「砰砰砰……」

一連串的爆響聲出現,轉眼間的功夫,我和殷空身影連閃,躲避開那些長槍的同時,反擊出手。

力道沉猛,沒有留手,但是轟擊在這些陰兵身上之後,他們身上的盔甲閃過了一層黑芒,直接將我們的力量抵消了大半。

這樣的肉身力量攻擊,對他們的效果不大。

這個時候,殷空已經拿出了風雷羽扇,對著那些陰兵猛地一扇。

惡妻請買單 雷聲轟鳴,陰風狂吼。

那些陰兵為之色變,但是並未驚慌,速度極快的匯聚在了一起,像是組成了一個什麼陣勢,身上的殺意和陰氣轟然爆發,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團黑霧,將他們籠罩其中。

憑空出現了粗壯的雷電,伴隨著低沉的雷聲,轟然落下,轟擊那些陰兵。

「滋滋滋……」

洶湧落下的雷電狠狠的撞擊在了那團黑霧之上,彼此間相互消融著,那些陰兵力量匯聚在一起,也是很厲害的,堪堪能抵擋住風雷羽扇的這樣一擊。

若是這樣耗下去的話,或許最終能將這些陰兵耗死,但是這裡的動靜不小,我真擔心會引起酆都城那邊的注意。

就當我準備再讓殷空扇出一記的時候,我腦海中突然發出一陣嗡鳴顫音。

然後,我像是處於一種本能,身影一閃直接沖向那團黑霧。

我的手直接探進了那團濃郁的黑霧,腦海中的白色彼岸花,在這一刻輕微顫抖起來,傳遞出一種渴望,一種吞噬的渴望。

驀地,那濃郁的黑霧直接朝我手掌湧來,瘋狂的在我體內穿梭,最終被腦海中的白色彼岸花吞噬。

陰氣的力量被我瘋狂吞噬,那些陰兵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頭頂上的璀璨雷光已經落下,狠狠的轟擊在了他們的身上。

雷電乃正氣,是陰邪之物的剋星,陰魂厲鬼皆畏懼。

沒有了黑霧的抵抗,那些陰兵直接被雷光籠罩,頓時傳來凄厲的慘叫之聲。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雷光消失了,那片濃郁的黑霧也被我吞噬完畢了,腦海中的白色彼岸花似乎還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那十餘位陰兵,只剩下那位領頭的陰兵了,其他的都消失了。

領頭的陰兵身上的盔甲破爛不堪,身上冒著淡淡的黑霧,滿臉驚恐的看著我。

「你怎麼可能會吸收陰氣,你明明是血肉之軀……」

話未說完,他的身體直接爆開,化為一團黑霧,朝酆都城的方向竄去。

殷空剛要去追,我的手直接伸出,對著那團黑霧猛地虛抓一下。急沖的黑霧猛地停滯下來,然後被無形的力量拽了回來。

這不是我自己的力量,而是白色彼岸花傳遞過來的力量,像是一種靈魂的力量,似乎是專門針對陰間陰兵之流的,很詭異的力量。

那團黑霧被抓回來之後,再度化為了陰兵的模樣,臉色更加的慘白了,驚恐的看著我。

「你到底是什麼人?敢殺地府陰兵,你就不怕……」

「閉嘴!」我冷喝一聲,說道:「到底怎麼回事?哪位殿主下的命令?為什麼突然間不允許妖族的人進入陰間了?」

那陰兵哆嗦了一下,猶豫了一下,最後在我充滿殺意的目光下急忙說道:「是秦廣王殿下下的命令,具體情況我也不了解,只是聽某位大人提及過,說是黃泉路邊的彼岸花出現了異變,好像是某位大妖即將蘇醒了,不允許妖族的人進入陰間,是不想鬼門關那邊出事……」

他的話未說完,突然間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看著我,一臉極度震驚的表情。

「你……你的身上……」陰兵顫抖,滿臉驚恐顫抖著說道:「你的身上有彼岸花的氣息……」

「轟~」

腦海中的那朵白色彼岸花突然間加大了傳輸的力量,直接將陰兵的身體轟散了,道道黑霧被我的身體吸收,最終被白色彼岸花吞噬。

我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手掌,嘴角抽搐,臉色有點難看了。

古長生……

黃泉路那邊的彼岸花出現了異動,絕對跟他有關係,想都不用想,我就知道是他搞的鬼。

等待了這麼多年,等到了我,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尼瑪,他到底想幹什麼?

不會是想在陰間掀起一場動亂吧?

真是那樣的話,我絕對是有多遠跑多遠了,簡直是個瘋子啊!

「主上……」我身旁的殷空小心翼翼的開口,有些疑惑的說道:「您身上怎麼會有彼岸花的氣息……」

我瞥了他一眼,目光有點冷。

殷空急忙低下頭,不敢吭聲了。

我深吸一口氣,強迫不讓自己去想這件事中深藏的一些事情,沉聲說道:「不該問的別問,好了,趕緊走吧,這裡動靜鬧得不小,別被人發現了!」 歐洛微抖了抖肩,雖然她不怕那些人,但並不想把這件事情給鬧大,萬一到時候打草驚蛇了怎麼辦?萬一到時候W知道了,故意躲她,那她不是還更找不到W了?

歐洛微盤著腿坐在病床上,一隻手摸著自己的下巴,一副深思的表情。

季寒驍提著袋子進了病房,看到歐洛微這幅深思的表情,不禁笑了笑,上前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在想什麼,想的這麼認真。」

歐洛微沒好氣的把他的手給拍開:「別吵我,我在想事情。」

季寒驍湊上了自己的臉頰,兩個人的距離僅僅就幾厘米的距離。

「在想等下吃什麼嘛?」季寒驍笑著調侃道。

歐洛微一個蹙眉,不得不打斷自己的思緒,這才注意到,她們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良久,歐洛微沒好氣的把季寒驍給推開:「我去,季寒驍你變態啊!湊這麼近幹嘛?」

季寒驍被推開,也沒有生氣,依舊是笑眯眯的看著歐洛微:「怎麼會,是小微微想事情想的太認真了,自己湊上來的,你忘了?」

歐洛微:「……你這借口還能編的再爛點嗎?」說著,她的視線撇到一旁的女裝袋子,指了過去:「我的衣服?」

季寒驍點了點頭。

歐洛微輕輕的哦了一聲,便提著袋子進了浴室。

浴室內,歐洛微拆開了袋子,看向了幾年的衣服,嗯,挺符合她的,短衣長褲,還買了一件外套,是有多怕她凍著?

歐洛微把上面衣服拿出來后,瞄到了袋子最底下的一個小袋子。

有些狐疑的把它提起一看,下一秒,歐洛微的臉蹭蹭的紅了。

我去!!雖然她平時大大咧咧的,跟男孩子沒什麼區別,但是這種……貼身衣服季寒驍他都買了!

想著,她的臉更加的紅了起來。

季寒驍他,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

歐洛微突然會有種感覺,自己穿了這個,也是會很彆扭的。

嫌棄的咦了一聲,歐洛微也是羞羞的拿出來穿上,不然咋辦?總不能不穿吧?

呃……突然想起,她穿著病服的時候,裡面就是沒穿,但是病服大,可以遮住。

把衣服穿上身後,竟然很合身。

歐洛微略有寫狐疑的皺了皺眉頭,季寒驍怎麼會知道她衣服的尺寸?就算外面的短衣長褲看得出來,但是裡面那個……

季寒驍他……是不是真的是一個變態?

歐洛微好似發現了不得了的事情,以至於出了浴室之後,看著季寒驍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季寒驍細微的打量了一下歐洛微的衣服,嗯,不錯,很合身。

只是在觸及到她異樣的視線后,他開口道:「怎麼了?」

歐洛微干呵呵的別開了頭:「沒什麼,我在想,你是不是之前有很多女朋友的?」不然怎麼會清楚女生的內衣尺寸?

季寒驍臉色僵了一下,趕緊解釋道:「你別多想,雖然很多女生都想勾搭我,但是我都沒有答應,從來沒有女朋友的,我發誓,真的。」

歐洛微眨了眨眼睛。 當初古長生在我腦海中留下白色彼岸花,除了漸漸增強我靈魂的力量之外,最重要的估計就是通往鬼門關的憑證了。

秦廣王下令不允許妖族進入陰間,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這事,估計沒那麼簡單!

我和殷空快速的離開這個地方,沒有直接前往酆都城,而是繞了一個大圈,才慢悠悠的朝酆都城走去。

我把殷空送進了那庭院閣樓中,帶在身邊的話,再被陰兵發現,那真的不要進城了。

殷空跟我說,在酆都城中有個老熟人,關係莫逆,讓我直接去找他,到時候看看能不能查到爺爺和唐靈的下落。

之前有殷空陪在我身邊,現在只剩我自己了,要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

我已經來到了酆都城前,繞了一大圈的路,見了不少的陰兵,周邊區域防衛很森嚴。我很慶幸,慶幸自己雖然有妖族的血脈,但是並沒有妖氣,要不然的話也不能順利走到這裡了。

血之沙漏 酆都城城門前,進出的人都比較少,有人有鬼。

有人來這裡我並不感到多麼稀奇了,世俗界能人異士不少,陰間並不像我想象的那樣陰森恐怖,地府十城可以當成古時候的城池看待,並不是不允許人類進入其中的。當然,普通人肯定是無法來到這裡的,單單這裡的陰氣,就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

這裡的規矩也比較森嚴,不論實力多強,不論在世俗界什麼地位,來這裡都要守規矩,要不然真的是有進無出了。

我有點懷疑,唐靈真的進入酆都城了嗎?

她如果真的來到這裡,那豈不是自找死路?

輕嘆一聲,調整好心緒,我邁步朝酆都城大門那邊走去。

酆都城的城門前,有十幾位城衛鎮守,這些城衛身上所穿的盔甲比那些陰兵更加的厚重,氣息也比陰兵氣息強橫很多。

殷空說過,地府十城的城衛,算是地府的中堅力量了,實力很強,堪比妖族八大皇族中的某些長老了。

靠近城門的時候,我就察覺到那些城衛的目光冷冷的注視到了我的身上,與此同時,還有些許細微的力量縈繞在我的身旁,似乎在探測我體內的一些東西。

這個過程很快,持續了幾秒鐘后,那幾股微弱的力量就從我身邊撤離了,城衛們也不怎麼關注我了。

這種方法,可能是探測妖族吧!

不管怎麼樣,至少現在來看算是矇混過關了,我心中鬆了一口氣,排著隊朝大門那邊走去。

離城門越近,我的心中突然間越不踏實起來,總感覺要有什麼事要發生似的。

下意識的抬頭看向高高的城門上方,那裡是讓我產生不安的源頭所在。

高高的城牆之上,雕刻著一隻類似龍頭的石雕,足有數丈方圓,很雄偉,也很猙獰。

在我的目光關注到那巨大石雕上面的時候,那巨大的石雕頭顱竟然緩緩的轉動,看向了我,巨大的眸中,閃過了一抹幽芒。

我急忙低頭,不再與它的目光對峙,心跳很快。

那樣的眼神,讓我此刻心中有了強烈的不安,腳步不由得加快,準備快點穿過城門這邊。

就在此時,一股危險的預感在我心頭升起,身體本能的反應就想閃躲,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太快了。

石雕頭顱雙眸綻放黝黑的光芒,化為光柱,直接籠罩了我的身體。

這股黑色的光柱,蘊含著極其強大的壓力,束縛了我的行動,宛若掉進了泥沼的感覺,掙扎的很費勁。

這個時候,那些城衛楞了一下之後,快速的反應過來,身影連閃,迅速將我包圍起來。

黑色光柱內傳來的壓力越來越大,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座大山壓在身上,快讓我喘不過氣來了。

是我的身份被發現了,還是怎麼回事?

這些城衛已經鎖定了我的氣息,一副隨時動手的架勢,我也不能任人宰割啊!

要麼動用庭院閣樓的力量,要麼動用心底深處那個凶獸的力量,應該能逃脫此處。可是,一旦那樣做的話,就真的徹底的暴露了,想要進酆都城絕對不可能了。

就在我糾結著做不出決定的時候,城衛中有一人看向城牆上的巨大石雕,恭敬的說道:「諦聽大人,不知此人所犯何罪?剛剛我等並沒有在他身上察覺到妖族的氣息啊!」

聽那城衛這樣一說,城牆上的巨大石雕頭顱低聲嘶吼一聲,聲音時強時弱,變幻莫測,似乎在回應那名城衛的話。

那名城衛似乎能聽懂巨大石雕頭顱的話,臉色微微一變,然後看向我,冷冷的說道:「掩蓋了妖的氣息?被妖族奪舍的人?」

聽城衛這樣一說,我就明白了,那巨大石雕頭顱似乎也不太確定,反正就覺得我身體內有點不對勁,所以很乾脆的出手了。

媽的,我都無語了!

「鎖住他,帶到判官大人那邊去,讓判官大人定奪!」那名城衛冷喝一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