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比啪啪打臉還要讓他難受。

2022 年 4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搬個小板凳,吃瓜群眾坐等看黃智商跳舞。

:樓上的,還敢吃瓜,你不怕噁心到了。

:想想都肉麻,黃智商裝可愛,跳學貓叫的舞蹈,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

荒郊野外。

秦松從背包里拿出一個帳篷,在草地上支起來。

又拿出睡袋,鋪在帳篷里。

仰望着城市裏見不到的滿天星光,秦松坐在草地上,從懷裏摸出了一支口琴,吹起了悠揚的曲子。

直播間這一次被迷妹們攻陷了:

:啊啊啊啊,秦松竟然會吹口琴,還吹得這麼好,我淪陷了。

:我好想跟秦松相依坐在草地上,聽着悠揚的曲子,看着滿天的繁星,忘卻世間一切煩惱。

:我男朋友怎麼就不能像秦松一樣浪漫呢,在星空下露營。要不,我把男朋友退了吧。

:秦松,王神探帶人來青山縣了,別浪漫了,快逃啊。

……

秦松看不到直播間的內容,所以也就無法回應這些粉絲們。

短訊忽然來了。

:新任務發佈,兩日內完成一起二級犯罪以上的案件,要求,受害人必須三人以上。

秦松嘴角微微一笑,就收了手機。

電視台果然玩不起了,難度一個比一個大。

以往的《全球追捕》中,這個難度的犯罪任務是十六七天以後才會發佈的。

而這個任務發佈以後,犯罪的難度直線上升。

這是連環犯罪的一種。相當於要在兩天內做下三起以上的案子,而且是同性質的案子。

要是一個是盜竊,一個是詐騙,再來一個搶劫,那就是不是連環犯罪了,而是三起不同屬性的案子,也就根本不符合要求。

會被直接判做未完成任務,取消逃亡資格。

電視台這是看人下菜,一下子將難度提高了不止一倍。

……

王世雄和路小遠匆匆的趕到了青山縣福利院。

路小遠急於表現,馬上就要聯繫當地的警方,但是王世雄卻制止了。

路小遠有些不解,王世雄沒有解釋,而是說道:「我們下車,便裝在周邊觀察一下。」

兩個人走進福利院對面的一家小店裏,假裝買水。

一個男人慢悠悠的走了過來,眼睛一直在往福利院的方向瞟。

王世雄皺皺眉,給安怡睿打了個電話:「小安,後期有沒有發現葉萱兒的蹤跡?」

「沒有。在一小時前,還在一個路邊轉角位置發現過她的蹤跡。但是這一個小時以來,就再也見不到她的影子了。」安怡睿說道。

王世雄嘆息一聲說道:「看來我們的包圍計劃暴露了,讓何博士分析一下,葉萱兒接下來可能要去的方向,我們好進行攔截。」

安怡睿有些吃驚:「暴露了!為什麼?」 「哼,臭丫頭,竟敢咬我,我看你是在找死!」

冰冷的聲音從飯店裡面傳來,而後,一名眼神鷹隼,看上去十分陰森的中年男子便是從飯店裡面爆射/了出來,其大腳狠狠的朝著躺在地上的冷芊秀踩去,要將冷芊秀一腳踩死!

戰神境!

陳玄面目猙獰,緊握的拳頭爆發出恐怖的爆發力,其猶如一道閃電一般迎接了上去。

「老狗,我看你是在找死!」蘊含/著憤怒的一拳狠狠的衝擊在那名中年男子的小腿之上,砰的一聲震響過後,只聽咔的一聲脆響,中年男子的小腿斷了,其慘叫一聲后整個人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進了飯店裡面,連飯店的大門都被砸壞了。

「什麼人,大膽!」飯店裡面傳來冰冷的聲音。

霎時間,這股強烈的動靜驚動了正在吃飯的客人們,一個個都滿臉驚慌的離開了飯店。

「陳玄……」冷芊秀又驚又喜的看著出現的少年,剛才那一刻她都以為自己要死了!

陳玄把冷芊秀扶起來,眼神中蘊含/著殺意,看著不斷從飯店裡面跑出來的客人,問道;「秀秀,出了什麼事情?」

冷芊秀咳嗽了聲,嘴角有著血絲流出來,陳玄立即扶住了她,剛才被那名戰神境強者一掌打飛,若不是關鍵時刻羅美鳳替她擋下了大部分力量,作為普通人的她只怕已經去見閻王爺了。

見到這裡,陳玄的眼神更加冰冷了,今晚不管是誰都得死!

「大壞蛋,出了什麼事情?」穆雲姍一臉擔憂的問道。

一旁,寧芷若看了眼被陳玄扶著的冷芊秀,對於這個女人剛剛來到東陵大學的穆雲姍或許不認識,但是她卻知道,對方乃是東陵大學五位校花之一。

這個時候,飯店的客人已經跑光了。

一名老人帶著兩名中年男子走出飯店,其中有一人便是剛才被陳玄一拳打斷了小腿的戰神境強者。

「該死的東西,竟敢管我大羅天宮的事情,小輩,我看你是在找死!」

老人一臉殺氣的盯著陳玄,一身動蕩的實力極其恐怖,完全是超越了戰神境的存在。

一瞬間,在這老人說完后無匹的力量便是朝著陳玄籠罩了過來。

「退後!」陳玄眼神冰冷,把冷芊秀、穆雲姍、寧芷若三人護在身後,準備迎戰這名恐怖的老人。

不過就在這老人即將出手的那一刻,羅美鳳現身了,其猶如鬼魅一般出現在陳玄的面前,一臉複雜的盯著那名老人說道;「執法長老,適可而止吧。」

「哼,大膽羅剎女,竟敢聯合外人對付我大羅天宮,本長老今日就代表大羅天宮宣判你死刑!」執法長老眼神陰沉,沒有任何猶豫便是對羅美鳳出手了,身為戰神境之上的強者,這老人出手的一瞬間便是猶如百丈山峰壓迫而來,強盛的氣勢令人絕望!

不過羅美鳳巍峨不動,在執法長老那可怕的一掌朝著自己鎮/壓而來之際,其身上的氣息忽然猶如平靜的海面湧起滔天大浪一般,那股氣勢之強,完全不弱於大羅天宮的執法長老。

「乾坤境,八部天羅!」

執法長老的眼中閃過一抹驚慌之色,一雙眼睛彷彿是見了鬼一般,不過此刻已經出手的他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那一刻,羅美鳳玉掌揮動,隱隱間有著低沉的龍吟聲在傳來,光芒乍現,刺的人眼睛都難以睜開。

冷芊秀、穆雲姍、寧芷若三人一臉不可思議,紛紛閉上了眼眸。

唯有陳玄的臉上沒有任何意外,這個女人終於暴露出了自己隱藏的強大力量,事實上在幫助羅美鳳恢復了傷勢后,陳玄就知道羅美鳳的實力絕對能在短期內恢復到巔峰時期。

現在她所擁有的力量便是她曾經巔峰時期的力量嗎?

乾坤境,果然很強啊!

不過她究竟是什麼身份?有什麼來歷?

頃刻間,一聲猛烈的震響宛如是要把整個飯店都給摧毀一樣,恐怖的氣浪席捲開來,陳玄立即把三個女人保護在身後。

下一刻,執法長老的身體頓時倒退了出去,其臉色蒼白,一臉難以置信的盯著羅美鳳。

包括那兩名戰神境強者同樣如此,這位當年威震大羅天宮的羅剎女,還是一如當年的恐怖!

「執法長老,現在應該適可而止了吧?」羅美鳳神情複雜,原本她是想過段時間后親自回去了卻紅塵往事,豈料這些人居然找上門來了,看來這些年他們始終沒有放棄尋找,是想趕盡殺絕嗎?

「羅剎女,你竟然修鍊了八部天羅功,哼,不愧是我大羅天宮百年來最出色的天才,竟然已經將八部天羅功修鍊到了這等地步,不過八部天羅功只有候選聖子才夠資格修鍊,你竟敢偷學。」執法長老又驚又怒。

「偷學?」羅美鳳一臉冷笑的說道;「執法長老,即便我偷學你又能如何?現在你還想動手嗎?當年的事情難道你們還不想放棄?真想趕盡殺絕?」

「住口,羅剎女,你這是在背棄大羅天宮,你可知道這是什麼後果?」執法長老一臉陰沉的說道。

「諸位已經用實際行動告訴我了。」羅美鳳神色平靜;「當然,我羅剎女也絕非任人宰割之輩,如果誰想對我最在乎的人下手,哪怕拼盡一切我羅剎女也絕不後退。」

「敢背棄大羅天宮,羅剎女,你的好日子到頭了,這一次你別想在逃。」

「已經逃了二十多年,我的確沒想在逃了,有些事情總得解決。」

聞言,執法長老恨不得現在就殺了羅美鳳,不過羅美鳳的實力完全不是他可以抵抗的,八部天羅功的可怕即便他帶著兩名戰神境強者恐怕也擋不住對方,除非是七部將出手才有機會!

「哼,很好,羅剎女,你所做的一切我會如實稟告給聖主,一旦聖主動怒,到時候我看你還能囂張到幾時,我們走。」執法長老恨恨的瞪了羅美鳳一眼,便是要帶著那兩名戰神境強者離開。

見此,一直在看戲的陳玄忽然跨出一步,擋在了他們的面前,一臉冰冷的說道;「我讓你們滾了嗎?」

。 青龍金佛殺乃是他通過修鍊刀劍雙訣頓悟而來,品階不弱於八品武學。

雖然費仁僅將這一門武學修鍊至小成境界,不過威力卻不容小覷,足以斬殺武靈境二重以下的高手。

而他若是能夠將青龍金佛殺再度精進,踏入大成境界,威力至少也會提升一倍不止!

呼!呼!

此時,不遠處的山崖也是傳來一陣勁風呼嘯,下一刻便見一道紫袍身影踏虛而至。

「費仁小子,你倒是幹了一件大事….」

紫袍身影體態修長,面容蒼老,通體上下皆是纏繞著凝而不散的暗色蒼勁,赫然是許久不見的烈陽宗執法長老,號稱紫虛真人的風隕。

「風隕前輩。」

瞧見來人是風隕,費仁也是拱了拱手,臉色尊敬。

當初在黑岩城,正是對方幫助自己化解了曹劉兩家的圍攻,同時將自己領入了烈陽宗,頗有照料。

對於這一份恩情,他自然沒有忘記。

「費仁小子,你和絕無常之間的恩怨,我和宗主師兄他們都十分清楚,不予過問,該屬於你的戰力榜排名獎勵和貢獻值,也會一併發放到你的身份令牌以及手中。」

「不過,絕無常那小子是大明皇朝絕家的少主,絕家哪怕在大明皇朝一眾七品家族之中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你殺了他或許會有些小麻煩….」

點了點頭,風隕輕撫長須道,顯然也是知曉了對方的事迹。

畢竟這幾天以來,費仁斬殺了絕無常的消息可謂傳遍了整個烈陽宗,而他身為執法長老,自然十分清楚其中內情。

「前輩此次前來,是為了提醒晚輩小心絕家的報復么….」

話音落下,費仁臉色平靜,又是開口道。

對於擊殺絕無常的後果,他自然有所預料,哪怕烈陽宗內部不予追究,對方背後的家族也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不過,面對敵人費仁從來不會留情,斬草亦要除根,這個道理他十分清楚。

「算是吧,絕無常那小子畢竟也是烈陽宗弟子,他死了之後,絕家勢必要追查到底。」

「雖然我們烈陽宗不懼絕家,不過和對方撕破臉皮於烈陽宗也沒有好處,因此宗主師兄放話,不予插手此事的後續發展,順其自然….」

話到這裡,風隕刻意頓了頓,看向費仁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自然。

「風隕前輩,我這是被烈陽宗放棄了么?」

聞言,費仁也是摸了摸鼻子,差不多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大概就是兩邊都不得罪。

「費仁小子,你倒也不必過於冷淡,宗門這麼做也是有自己的原因,而且目前絕家並未知曉絕無常身死的消息。」

「而且,若是絕家那幫人膽敢找你麻煩,宗主師兄他不便出手,老夫卻可以出手相助….」

察覺到費仁臉龐上的一絲變化,下一刻風隕也是連忙解釋道,似乎生怕對方會錯意。

其實這些話也代表著太玄真人風蒼炎的態度,並非風隕一人之言,但是顧及絕家和烈陽宗之間的關係,風蒼炎這個宗主並不便親自出手,只能委派風隕這個執法長老保護費仁的安全。

身為烈陽宗的執法長老,風隕的實力雖然不如太玄真人風蒼炎,但是一身元力修為也同樣達到了武靈境三重。

眼下絕無常已死,烈陽宗已經損失了一名天才,如果費仁遭到絕家的報復,出了什麼意外,對於他們烈陽宗不僅是一個巨大的損失,而且還會令其他弟子寒心。

「原來如此….」

「宗主大人當真是有心了….」

費仁並不是傻子,話到這裡,他也差不多明白了烈陽宗的態度,臉色肅然。

雖然烈陽宗不便明面上支持他,但若是絕無常背後的絕家真的尋仇上門,風隕等人也不會袖手旁觀。

…..

不一會兒,再度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後,風隕也是悄然離開,而費仁倒沒有繼續修鍊。

眼下,他還要去領取屬於自己的戰力榜排名獎勵,以及貢獻值。

如今費仁徹底得罪了絕無常背後的絕家,不知道絕家會派出何等高手前來報復他。

而費仁心裡也清楚,自己不可能一輩子龜縮在烈陽宗內,依賴風隕等人的庇護。

因此,提升實力才是重中之重!

宗門大殿內,很快兒費仁便是領取完了屬於自己的戰力榜排名獎勵,以及貢獻值。

「三萬點貢獻值!還算不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