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群長老聽著許曜的話,再想想自己確實已經到了無法有任何作為的年紀了,再看到暈倒的長老悠悠轉醒,想到自己剛剛那慌張的模樣,一時間不少的人開始浮現了羞愧之色。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接著許曜站了起身,用拳頭錘了捶自己的胸口:「每個時代,都是年輕人的天下!而這個時代,是屬於我的時代!」

此刻的許曜已經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劍,銳利無比!更勢不可當!!! “這裏就是牛總兵的家了?”周偉傑說:“大人,您先忙,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https://ptt9.com/132267/ 說完,也不等我回應,拔腿就走,估計也是怕麻煩。

牛總兵這座府邸還真是夠大的,就跟古時候的衙門一樣,門口兩邊,還放着兩個石獅子,我走上去,運用起陽之極致,挑起一隻石獅子,然後直接用這石獅子,朝着這座府邸的大門砸了上去。

頓時,傳來一個整耳欲聾的巨響,街上的行人一看到,急忙的都跑開了,一個個開始議論起來。

很多人甚至跟看死人一樣看着我,顯然他們都認爲,在地府這樣做的人,都活不了太長。

我揹着手,等待了起來,很快,府邸裏跑出一個管家模樣的鬼魂,怒目看着我:“你做的?”

他的身後,還跟着十幾個牛頭兵。

“讓牛總兵出來見我。”我道。

這十幾個牛頭手裏都拿着一柄鋼斧,身材龐大,管家稍微揮了揮手,這十幾個牛頭朝着我衝上來,一斧頭往我腦袋上劈了過來。

我輕鬆的躲開他們的斧頭,然後擡槍就刺。

只要被我手中的三清化陽槍碰到,它們瞬間就魂飛魄散。

十幾個牛頭,也就是一分鐘,便被我殺光。

“讓牛總兵出來。”我殺光這些牛頭後,擡起三清化陽槍,指着這個管家大聲呵斥道。

管家臉色一變,不再像之前那樣凶神惡煞,而是笑道:“這位大人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這是我們牛總兵的府邸,您要是拜訪我們總兵,便上門拜訪就是,何必打打殺殺的?”

“我叫張秀。”我道。

“大人快跑!”管家大喊一聲,隨後,他竟然衝上來死死的抱住了我。

我一開始還感覺這個管家貪生怕死,沒想到竟然敢直接衝上來抱住我。

他抱住我的瞬間,牛府中,衝出一道黑影,朝着遠方就飛去。

對了!

當初我讓孫小鵬傳給我師父消息,我師父既然知道我練出了陽之極致,那麼牛總兵他們應該也已經聽說了。

而牛總兵飛去的方向,便是閻羅王所在的方向。

“滾開!”我大呵一聲,陽之極致從身上爆發出來,頓時,這個管家被震得魂飛魄散。

“青鸞火鳳!”我喊完,青鸞火鳳從我衣服裏飛出,變成風火輪,載着我就朝着牛總兵追了上去。

牛總兵飛行速度怎麼可能比青鸞火鳳快?

不過一會,我就追上了牛總兵,隨後一槍朝着他的背後劈去。

牛總兵回身拿着斧頭勉強一擋,他擋了這一下後,也絲毫沒有要和我打的念頭,繼續悶頭朝着前方飛。

“膽小鬼!”我氣得有些牙癢癢,這鱉孫,以前囂張成那個德行,風水輪流轉,今天老子找上門,結果這傢伙就知道跑,我心裏能舒坦纔怪了。

牛總兵逃,我在後面追。

我衝上去一槍,他便回身擋,一時半會,我拿他也沒有辦法。

不過這也並不奇怪,畢竟牛總兵也不是什麼軟柿子,他或許打不過我,但好歹也是鬼妖,算起來,就等於有綠色妖氣的妖怪,即便不是我的對手,但也不至於很快就落敗。

可正是因爲這樣,我才越生氣。

特麼,打不過就絲毫不跟我打,一個勁的亂跑。

這種感覺怎麼說呢,就跟我原本以爲前方是一塊堅硬的石頭,用足力氣一拳打上去,結果卻打在了一塊棉花上,讓我自己反而心裏難受。

“哈哈,張秀小兒,等我帶了閻羅王陛下面前,再慢慢和你說個一五一十。” 我自江湖成仙 前方的牛總兵大聲笑道:“我在地府上千年,你真以爲這樣就能對付得了我?”

我心裏一沉,雖然我不怕十殿閻王,但真讓牛總兵跑到閻羅王面前,再想殺他可就難了。

想到這,我深吸了一口氣了,念道:“天雷殷殷,地雷昏昏,六甲六丁,聞我關名,不得留停,迎祥降福,永鎮龍神!”

唸完後,我身體裏的陽之極致很多都進入了三清化陽槍,隨後,我手中的三清化陽槍綻放起一道異常耀眼的光芒,我腳下的青鸞火鳳突然加速,我衝上去,就一槍朝着牛總兵刺去。

牛總兵跟之前一樣,回頭一擋,可他手中原本看起來還算堅硬的鋼斧,剛碰到三清化陽槍,直接就被打爛,並且我手中的槍,勢頭不減,直接就刺進了牛總兵的肩膀。

頓時,牛總兵肩膀涌出大量的血液。

他也是吐了一口鮮血,隨後,竟然忍住疼痛,繼續朝着前方飛馳起來。口中大喊:“閻羅王陛下,有人要殺我!”

“閻羅王陛下!有人要殺我。”

他不斷的大吼,聲音很大,傳出老遠,此時,我們飛去的方向,遠處的那道宮殿中,飛出了一個人,朝着我倆的方向就飛了過來。

我心裏以及,左手摸到額頭,隨後,開天眼!

額頭上的第三隻眼睛一開,我大呵一聲,一道白色光束,從我的額頭射出,直接從牛總兵的後背打了進去。

這道光束噗呲一聲,穿過了牛總兵的身體,他的後背,也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血窟窿。

牛總兵頓時停在了空中沒有再胡亂動彈,而是喘着粗氣,回頭驚訝的看着我。

遠處我已經看到了穿着黑色龍袍的閻羅王。

“槍下留人!”閻羅王大聲吼道。

我哪裏能跟他講道理,衝上去,橫掃一槍,頓時,牛總兵的頭顱和他的身體分了家。

頭顱飛起,我擔心還有什麼意外,畢竟這牛總兵活了這麼久,保險起見,我一槍刺進了他的頭顱中。

重生之一介梟雄 頓時,他的身體魂飛魄散了起來。

我看着槍頭扎着的頭顱,站在纔在風火輪上,看着它。

它竟然還能說話。

他眼神痛苦,口中念道:“陛下救我,陛下救我。”

閻羅王臉氣得很黑,看着我:“放了牛總兵,今天這件事,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

“不可能。”我說:“他當初要殺我,怎麼不見您這個陛下出來住持一下公道?今天我要殺他,你讓我當什麼沒發生過?可能嗎?” 許曜的話如同大鎚一般,一陣陣的敲擊在他們的心中。

他們確實也知道自己已經老了,他們的輝煌和貢獻都已經停留在了年輕的時候。

他們一開始選擇坐在元老會的桌面上,只是想要以前輩的身份去指導新人為他們引路。沒想到自己反而成為了阻礙新人的大山,反而是他們的插手將年輕人的銳氣和衝勁磨平。

而此刻的許曜如同一把銳不可當的寶劍,直接衝破了他們這座大山,將他們引以為傲的東西徹底粉碎!

「連向前沖的勢頭都沒有,醫療協會又怎麼能夠繼續發展呢……也許我們確實應該休息了……」

「是啊……也許放手交給年輕人來闖一闖,還能帶來不一樣的收穫……」

直到現在這群老東西才開始反思著自己之前所作所為,就如同中國式家長一般,過於保護自己的兒女,反倒限制了他們的思想。

許曜可不打算跟他們廢話,他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內容,回過頭來詢問到:「你們不是在進行彈劾儀式嗎?現在我問你們,還有誰要彈劾秦會長?」

一語至此,整個會場陷入了一片沉默。原本在許曜來之前他們都已經舉手進行了表決,現在卻紛紛靜默了下來。剛他們所作的表決,如同一個放出來的臭屁。

「好,看來你們都不同意,那麼秦會長仍舊是醫療協會的會長。」

許曜看到他們紛紛沉默,於是自己就接手了元老會的主動權。

隨後他看了一眼會長,會長也點了點頭對其他的元老說道:「現在我向眾位元老鄭重的宣布一件事情……許曜成為我們醫療協會的副會長。」

此言一出激動之下元老又倒下了兩個,其他元老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沒想到許曜一上來就盯上了副會長一職。

許曜面帶笑意的看著這些個元老,心平氣和的跟他們打招呼:「諸位醫療協會的前輩們,晚輩許曜,多多指教。」

秦天文看到這些長老反應那麼大,下意識的問了一聲:「有不同意或者有其他意見的人嗎?」

長老會又一次陷入了沉默,現在誰還敢不同意?誰還敢有其他意見?這些長老們現在甚至沒有任何的想法,只想早點回去歇著。

在這裡開一次會他們的血壓就暴增了好幾個度數,彷彿要了他們半條老命。他們哪裡還敢說半個「不」字。

「你們之前不是想要我加入醫療協會嗎嗎?現在我來了,你們應該開心才對呀。」許曜看著他們愁眉苦臉的樣子,忍不住上去拍了拍其中一個元老進行安慰。

「啊!我死了!」

那個被許曜拍到的元老,卻突然發出了發出一陣殺豬般的慘叫倒在了桌面上。

這操作就連許曜也震驚了,難道碰瓷大隊已經將內線發展到醫療協會元老層上了嗎?

過一會那位元老才拍著胸口爬了起來,口中不斷喃喃的叫道:「我居然沒死……挨了這個惡魔一巴掌我居然還沒有死……」

「……」許曜無奈了,自己只是想表達一下友好而已,哪裡想到他那麼大反應。

許曜環顧了一圈,看到其他人都僅是敢怒不敢言,於是又繼續說道:「既然我已經是醫療協會的一員了,我從今往後就多多依仗各位前輩了。」

「白家的人不是說要得到我的資料嗎?正好我也想去會會他們,請進行交接的長老去安排一下,讓我們什麼時候碰個頭好好的聊一聊。」

雖然此時許曜只是一個副會長,但是他的話語權就足以代表了所有人的意志。

負責此事的元老聽到許曜的安排后,也只能點頭答應了。

「那麼,散會。」

當許曜說出散會的時候眾人才緩了一口氣,彷彿把壓在心上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所有人都露出了一副虎口脫險的喜悅。

有的人甚至還想著,如果還有下次會議的話,就算是裝病也要賴在家裡,再也不會來這裡開會了。

許曜留下了這句話后便大搖大擺的離開了,沒有誰能攔住他的腳步。

而其中一位元老看到許曜離開后,挪到了秦天文的身邊惡狠狠的說道:「小文,你知道嗎,你給我們協會招惹來了一個煞星!」

秦天文背過雙手看著許曜的背影,緩緩說道:「是嗎?我反倒覺得他是我們協會的福星。」

「福星?你這是在用整個醫療協會當作保護盾,護著那個叫做許曜的小子!」

「不,其實我們都只是在賭而已。賭白家的實力,還是許曜的潛力。這兩方無論選擇哪一方,都必定會遭到另一方的反噬。我覺得許曜可以獨當一面,比起神秘的白家,許曜更值得信任。」

元老看到秦天文居然如此信任許曜,不解詢追問道:「你為什麼那麼信任他?」

「因為他姓許,只要是許家的人,我都可以無條件的選擇信任。僅是這個理由就足夠了……」

秦天文的眼中閃爍著熊熊的火光,而在那火光之中正是許曜的背影。

第二天一早就有群外國醫生與一位年輕的華人醫生,一起來到了第一醫院樓下。

那位華人醫生站在人群之中如同眾星捧月般走在最前端,在他身後是整個醫療團隊,以及一群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團。

他們一路走到了醫院的頂樓,來到了最高會議室后,華人醫生就坐在會議室的一頭,看著自己對面的華夏醫療協會會長秦天文。

「秦會長,之前我們家族所要的資料,你是否同意公布給我們?」

白雲飛的手中拿著另外一份醫學資料,在秦天文的面前晃了晃后擺在了桌上。

「這裡就是你們要的活性細胞復甦醫療法,只要你們將許家的資料給我們。這份研究成果我們就送給你。」

秦天文看了一眼他丟出來的資料后,笑了笑搖了搖頭:「不好意思,這件事情我暫時不負責。這件事情的談判,元老會已經交給我們協會的新任副會長來進行了。」

「新任副會長?」就在白雲飛好奇的時刻,一張鬼臉出現在了秦天文的身後。

許曜帶著鬼臉面具,出現在了會場上。

「是的,這場交易和談判由我來負責。」 “陛下!”被我槍刺進去的頭顱,還在不斷的哀求閻羅王。,

閻羅王陰着臉:“這是我的地方,我的地方,我不讓他死,他就不能死,你也不能殺!懂嗎?”

說完,閻羅王身上爆發出了一股極其強大的陰氣。

雖然這股氣勢很龐大,但我心裏也有了一些底,閻羅王雖然強,但殺不死我。

此時的我,雖然和師父當初一樣有陽之極致,可我的本事和師父還是沒法比。

說簡單點,同樣都是一把手槍,在普通人手中,和特種兵手中,能一樣嗎?

一樣的道理,雖然我此時獲得了陽之極致,讓我本身強大了很多,甚至是目前這個世界巔峯強者了,可我畢竟纔得到陽之極致沒有多久,如果等融會貫通,估計閻羅王也不敢這麼吼我吧。

我把陽之極致運轉到三清化陽槍上,頓時,牛總兵的頭顱砰的一聲,跟西瓜一樣炸開,魂飛魄散,死得不能再死了。

“你!”閻羅王被氣得渾身發抖,惡狠狠的看着我:“張秀,你跑到我們地府,殺我們地府陰侯!你可知罪。”

“不知。”我看着閻羅王,毫不畏懼的說:“他要殺我,我今天殺他,私人恩怨私人了,關你們地府什麼事?如果你不服,那就試試殺了我啊?”

王妃是個錢罐罐 閻羅王一聽,嘴角抽動了一下:“現在的年輕人,都無法無天到這種地步了嗎?我就給你看看,我們十殿閻王,在地府代表的是什麼!”

說完,周圍無數的陰氣朝着閻羅王飛去。

我看了一眼下方,此時,無數鬼魂在下面看着,難怪閻羅王要這樣大動干戈了。

之前沒能保住牛總兵的命,現在還和我打,或許有一點是因爲跟牛總兵這麼多年的感情在,更多的,估計是下面,有閻羅城無數居民,陰差在。

堂堂閻羅王,保不住自己手下的性命,如果還不能收拾我,那麼他在地府的威信,會降一大截的。

我看着槍頭,心裏倒沒有太過擔憂閻羅王,反正他殺不死我,心裏沒有擔憂不說,相反,我還挺暢快,終於殺死牛總兵了。

我回想起和牛總兵的恩怨糾紛,在牛總兵死的時候,其實就算是煙消雲散了。

我看着還在不斷凝聚陰氣的閻羅王。

我心裏微微嘆了口氣,沒必要和他繼續打了。

我在半空中彎腰拱手給閻羅王行了一禮,大聲的說:“閻羅王陛下,我不是有意衝撞你,剛纔是我仇恨矇蔽了雙眼。”

閻羅王稍微楞了一下,不過他也是人精,怎麼可能不明白我是在給他臺階下。

他真要和我打起來,也拿不下我的性命,到時候讓我跑掉,估計更丟人,還不如順着這個臺階下了算了。

果然,閻羅王見我如此,臉上雖然看着暴怒無比,大聲呵斥道:“來人,給我抓了,帶去十八層地獄!”

我飛到地面,地面的那些鬼魂趕忙躲開,然後幾十個陰差圍住了我。

不過卻沒有人敢上來抓我。

一個個懼怕的看着我。

我心裏納悶了起來,特麼的,這羣傢伙也太膽小了吧,現在誰上來綁我,誰就立功啊,稍微聰明一些的人,應該就能看出其中的貓膩。

把我抓拿十八層地獄也是假的,不過是說給這些普通鬼魂或者一些普通陰差聽的。

畢竟十八層地獄那種地方,也不是誰想進就進的,我有沒有被關進去,事後誰會關心,只要現在把面子,給閻羅王給足就行了。

突然,周偉傑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手中拿着一根鐵鏈,就給我困了起來。

我小聲的說:“你倒是眼尖。”

“咳咳,陰差中的聰明人不少,但你剛纔那樣斬殺牛總兵,誰知道您會不會又突然下殺手,比起立功來說,他們更惜命。”周偉傑道。

我回頭看着周偉傑:“那你怎麼不怕?”

周偉傑小聲的說:“您和我認識啊,您是仁義的人,即便是到時候要幹什麼,也不會殺我纔對。”

我笑了一下,沒有再說話,閻羅王威風過後,轉身便回了自己的宮殿,一副不樂意管我的意思。

“把此人送到判魂峯,讓第一判官審判,散了吧!”

閻羅王的聲音從天空響起。

頓時,周圍那些圍觀的鬼魂,都討論起來,反正大概意思就是說我會下十八層地獄,受萬劫不復之苦。

我心裏卻是一笑,送我去判魂峯?

押送我前往判魂峯的人,也僅僅只有周偉傑一個,出了閻羅城,到了一個人少的地方,周偉傑直接就把幫着我的鐵鏈給解開。

他道:“辛苦了,您就自己去判魂峯,我就不陪您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