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蘇平比他敢說話多了。

2022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月老下意識地尋找躲避之所,萬一待會打起來,千萬不要波及到他才好。

誰愛死不死,他不想死。

百花仙子目光灼灼地看着蘇平,眼中竟然閃爍起灼灼地迷戀之色。

真是狂到沒邊,大愛了!

再說蘇平,他根本不怕得罪佛門,反正已經開罪了,何況佛門竟想要渡他去當和尚,更是不能如他們的意。

索性,翻臉翻得徹底一點。

「觀音菩薩唱曲,普華天尊你也別閑着,就給觀音菩薩伴奏吧,一會給你找一把二胡,拉一個二泉映月,至於文殊菩薩,你好像沒啥本事,算了!」

「……」

此刻,殿前三位菩薩。

觀音菩薩低眉垂首,看不清表情,而普賢尊者眉頭掀起,眼神越發凌厲,那文殊菩薩,更是一臉的怒容,法力涌動,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趨勢。

奇恥大辱,簡直是奇恥大辱。

佛門八大菩薩,在佛門,地位僅次於如來之下,任何一位放在三界之中,皆是一方可怕的存在,世人敬畏,然而此時蘇平竟然公然戲弄於他們!

此子可惡,可殺,不可渡!

「怎麼,不願意啊,不願意那就特么的給我滾!我這司法天神府,不歡迎你們!」

蘇平大手一揮。

「蘇平,你找死!」

文殊菩薩最先忍無可忍,化身怒目金剛。

「你特么才找死!」

蘇平騰而空起,直接飄落到了自己的寶座之上,冷冷地看着三位菩薩,冷聲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憋得什麼屁,跑到我家來,渡化我,渡你大爺!」

「今天本神就明說了吧,我生為天庭神,死為天庭鬼,你佛門老老實實也就罷了,如果還心存鬼胎,我司法天神蘇平,第一個不放過你們!」

「回去轉告如來,如果他敢擅自挑起佛道大劫,那時我蘇平,必將帶着天庭十萬大軍,踏平他須彌山,拆了他雷音寺,殺光他三千佛子,殺他個血流成河!」

「說的好!」

蘇平話音方落,東華帝君飛身而起。

他懸於半空之中,雙手持劍,冷聲喝道:「蘇平說得好,上神說得好,我天庭就該如此……佛門區區跳樑小丑之輩,這些年背地裏撼我天庭根基,本上神早就想滅了他佛門,今日佛門若敢開戰,本上神當為先鋒!」

「我這老骨頭,也多年不曾運動,不過倒也可以一戰,算上我一個。」雷神普化天尊聞仲也站了出來,渾身雷力沸騰。

「還有我,哼哈二將!」

「小神也願意為天庭出一把力!」

赤腳大仙也站了出來。 聖古城看似位置偏遠,想要進城的人卻一點不少。

他們可不是尋常的販夫走卒,每一個人都是名動一方的能人,不過在這裏,卻和尋常排隊進城的販夫走卒沒什麼兩樣。

眼看輪到蕭風了。

「請帖。」

守城門的人見蕭風遲遲沒有拿出請帖、信物一類的東西,當即開口提醒。

「煩勞通報一聲,蕭家蕭風前來拜見古薰兒小姐。」

古薰兒之名,古族人盡知。但知曉蕭家蕭風事情的人,千里無一。

守門的人看了蕭風一眼,語氣漠然許多,「沒有請帖就請回吧。下一個!」

蕭風還想再說什麼,已經被後面的人擠到了一旁。

「當真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

他搖了搖腦袋,明白其中道理,也不好說人家守門人的不是,不過事情真正落在自己腦袋上的時候,免不了想要咒罵幾句。

蕭風轉頭到了遠一些的的地方,以劍作筆,以大地為紙,鬥氣翻湧間,一行金鈎銀划的大字出現在大地上。

蕭風來見古薰兒!

這行字寫在了路旁,但凡過路的人都可以看到,蕭風只需要默默等待,等到消息傳到她耳中便可。

撐起一頂帳篷,蕭風盤膝其中,緩緩閉上了眼睛。

……

北域秘境。

內里陷阱與寶藏共存,縱使古薰兒一行心裏有所猜忌,也並未發現這裏有做手腳的痕迹。

「走吧。」

他們身處外圍,這裏有許多密室,有人死去,也有人從其中尋到丹藥、鬥技、功法,古薰兒看也不看,直直朝着最裏面走去。

每當他們路過某個密室,裏面的人都會緊張起來,直到他們走遠,裏面的人才鬆開一口氣。

「古族的人,似乎也沒有傳言中那般可怕啊?」

「這種事情誰能說得准呢?可能傳言是假,也可能他們是看不上這些東西呢。」

兩人剛說完,耳畔響起一陣笑聲,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桀桀桀……」

「我們殺得是不是太多了?」

「哪個秘境不死點人?」

「說的也是。」

古薰兒一行人越走越深,路上碰到的陷阱根本攔不住他們。

「嘿!是薰兒啊?好巧啊!」

雷動從另外一條路上露出了頭。

「雷少族長,我們沒有很熟。」

「哈,我魯莽了。既然碰見了,那我們一起走?」

古薰兒看了雷動一眼,「如果雷少族長想省些力氣,跟在我們身後就好了。」

說完,古薰兒一行人走遠。

「少族長,你跟上啊!」

后追上來的雷族長老不斷催促。

「不行。」

雷動搖頭,「薰兒都這麼說了,我再跟上去,會被她看不起的。」

說完,也不顧長老怎麼斥責,雷動轉身朝着另一方向走去,要開闢新徑。

「這個榆木腦袋!」

兩個長老跟在身後,恨鐵不成鋼。

這三人離去不久,魂風趕了上來,他皺着眉頭,左右看了一眼,似乎有些糾結。

「唔……另有機會和古薰兒一較高低,那今天就去試試雷動如何吧!」

說完,朝着雷動離去方向追去。

先行一步的雷動並沒有走多遠,他挑選的道路上幾乎全是陷阱,行走得異常堅辛。

當他一拳震碎一道精鐵煉製的囚籠后,不由回頭向後看去。

「出來吧。」

「不愧是有着雷族少族長頭銜的人。」

魂風走了出來,雙目放着光。

彪悍的男人,處處散發着吸引異性的氣息的男人,將他打敗,並踩在腳下,還有比這更刺激的事情么?

「你是什麼人?」

雷動舔了下舌頭,他感應到魂風的可怕,全身上下的每一顆細胞都變得活躍起來,心緒隨之亢奮起來。

「魂風。」

「魂族的人?你是要替魂殿的事情向我討一個說法么?」

「不,魂殿的事情不歸我管,我只是想知道,雷族的少族長,比之我魂族又當如何?」

雷動眼前一亮,他上前一步,眸子裏跳動這雷電一般的耀眼光芒。

「兩位長老,這一戰,你們莫要出手。」

說完,他朝着魂風踏步而來。

……

古薰兒一行被一片陣法攔阻,不過很快便將之打破。

突然,大殿開始搖動,碎屑塵土不斷跌落,遠處更有驚天轟響傳來。

古青陽回首看了一會,轟響與震動不僅不減弱,反而越來越強烈了,「薰兒小姐,這動靜只怕是雷動他們遇到了什麼危險了吧?」

古薰兒沉默許久,「我們去看看。」

越是靠近那裏,越能感覺到這場戰鬥的可怕。

最中心的地方已經沒了宮殿的模樣,就像是剛轟炸出來的山洞一般,上方裂縫叢生,下方碎石橫陳。

半空中,兩道傲然身影各懸左右,歸屬於兩者的氣息與鬥氣鋪滿各自的天空。

不斷有衝擊向四周蔓延,這是已經超越斗宗範圍的可怕戰鬥。

「那個年輕人是誰?竟然能和雷動不相上下!」

古青陽皺眉,萬分不解。

古薰兒一行人的出現,最開心的莫過於雷族的兩位長老。他們快步走到這邊,朝着古薰兒露出溫和的笑。

「與少族長戰鬥的那人,自稱為魂風,是魂族的少族長。」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