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裡是一片連綿不絕的蠻荒古林,高大的樹木遮天蔽日,人深入其中,就像螞蟻一樣。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為了追尋魔血幻化的血色小龍,葉問天追了一天一夜。

一開始,也有人跟他一起追蹤,被他順手殺了之後,沒有人敢再惹他這個殺神了。

蓬!

葉問天從天而降,落到地上,雙腳在地上,踩出一個巨坑

剛才血色小龍就逃到這裡,現在不見蹤影了。

「我就看看,你能逃得哪裡。」

葉問天一拳轟向地下。

一鼓十分恐怖的力量,直接就轟了出去。

強大的波動,將周圍幾十公里的森林毀滅一片。

所有的樹木,石頭,沙泥,全都化成齏粉。

「塵沙漫天。」

葉問天身上湧出無數的狂風,頓整個天空,全都瀰漫著沙塵。

只要血色小龍還有這裡,它就無所遁跡。

果然,片刻之後,漫天的沙塵之中,一條迷你小龍出現,快速遠遁。

「還想逃。」葉問天一拳轟出。

一隻滔天巨大拳芒,狠狠地擊了出去,那血色小龍被打得暈頭轉身。

葉問天右手抓出,一道巨大的色虛影抓了出去,將暈呼呼的血色小龍抓住。

這一次,葉問天學乖了,不再用自己的肉掌去抓,而是用元氣裹住。

一抓一握,生生血色小龍抓了回來。

看著掌心之中撞來撞去,但是怎麼都逃不掉的血色小龍,葉問天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我看這一次,還有什麼能阻止我進入煉虛中期。」

「以我的戰力,只要進入煉虛中期,到時候還有誰能阻止我?」

「哪怕是煉虛巔峰的修士,也得趴下。」

激動的聲音,在半空激蕩,久久迴響不絕。

「葉雄,你等著吧,咱們很快就會見面,我會讓你明白,笑到最後的才是真正的贏家。」

葉問天將魔晶收起來,從身上掏出幽冥的元氣小瓶,溝通。

「幽冥,你現在在哪?」葉問天問。

幽冥說出自己的地點之後,馬上就問:「怎麼樣了,魔晶抓到沒有?」

「這世界上,還有人辦不到的事情嗎?」葉問天得意地笑了起來,道:「這一次,我至少有七成機會,進階到煉虛中期。」

「恭喜。」幽冥聲音苦澀,不知道應該高興,還是難過。

「你放心,我答應過你的事情,依然有效,我不會殺了他,只要他歸服於我,我一定歡迎。」葉問天傲然道。

他說的人,就是葉雄。

「我會繼續勸說他的。」幽冥點了點頭,除了這些,她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這次來的人太多,爭奪太激烈了,不然的話,我可以幫你搶一顆,不過,你也別難過,只要我進入煉虛中期,在這真仙界之中,也算是踏入頂級一群人的實力了,到時候一定會想辦法讓你快速進階的。」葉問天信心滿滿地保證,然後又道:「走,咱們去找左不韋,是時候召集轉世神將了。」

……

連綿不斷的大爆炸聲響起,兩道人影在半空之中,連續交戰。

兩人實力相當,不分勝負。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跟我搶魔晶?」路瑤越是出手,越是憤怒。

本來,她早就抓到魔晶了,就是因為這個傢伙數次阻止自己,才讓自己無法得手,讓她異常憤怒。

「你腦殼是不是有問題,我不搶,難道將魔晶拱手讓給你?」蒙奇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她。

雖然蒙奇的思想也傳承於本尊,有葉雄的思想,但是自從見到洛月媚死之後,再加上看到路瑤陰暗的一面,馬上就想起她以前對本尊的態度,心裡產生一種被欺騙的感覺,正是這種落差,讓她對路瑤的好感減少。

換在沒有看到她的真面目之前,他或許會拱手相讓,但是現在,不可能。

「咱們再這樣打下去,只會兩敗俱傷,到時候別說抓不到魔晶,還有可能讓別人漁翁得利。」路瑤說道。

「你有什麼想法?」蒙奇問。

「不如咱們合作?」路瑤試探地問,然後又道:「除了咱們這一顆魔晶之外,還有兩顆魔晶,咱們先把這魔晶收起來,然後去追兩外兩顆魔晶的下落,如果咱們抓到跟咱們一樣的,就一個一顆,如果得到那顆小的,咱們就抽籤,誰贏誰拿大頭,怎麼樣?」路瑤說道。

這話正中蒙奇的下懷。

他現在是雙重間諜的身份。

一方面,他答應本尊大哥調查路瑤,看看她的真實意圖到底是什麼。

另一方面,光明神殿也想查探她消息。

魔晶雖然十分珍貴,但是相比起任務,還是任務更重要。

現在正是她接近路瑤的好機會。

「好,我答應你,不過咱們得以真面目示人,戴著面罩我沒有安全感,這輩子被人陰怕了,怎麼樣?」蒙奇提出自己的想法。

路瑤頓時猶豫了。 「咱們只是合作……」

「連真面目都無法示人,還談什麼合作?」蒙奇打斷她的話。

「好,咱們就以真面目示人。」路瑤指著他,說道:「你先脫。」

這個傢伙雖然跟自己一樣,只是煉虛初期,但是實戰力高得嚇人,比起自己一點都不弱。

除了葉雄跟葉問天,路瑤還從來沒見過實戰力如此厲害的人,她不由得有點好奇對方的身份。

蒙奇把自己臉上的面罩摘下來,露出一張陌生的臉。

不是葉雄的,也不是呂天照,而是另外一張陌生的臉。

由於呂天照的出現,讓蒙奇扮成他的計劃破滅,不過他後來想想,呂天照是左不韋的轉世者,當初是跟葉問天的,如果他知道面前的是路瑤的轉身者,肯定會大戰一場。

斗羅大陸之陰陽裁決 畢竟在大多數神將的心裡,路瑤都是神山之變的始作俑者。

路瑤眼前一亮,一張陌生的面孔出現,看起來有些熟悉,彷彿見過,但是她想了想,確定自己應該沒見過。

為什麼會有種熟悉的感覺呢?

「我脫了,輪到你脫了。」蒙奇說道。

路瑤將自己的面罩脫下來,頓時,一張禍國殃民,國色天香,彷彿上帝精雕細刻的臉蛋出現了。

雖然早就知道她的身份,蒙奇見到之後,還是愣了一下神。

這女的太漂亮了,如果她是真心待主人,那該多好啊!

「路北玉,是你。」蒙奇裝成震驚的模樣。

傅先生的白月光 「你認識我?」路瑤有些意外。

蒙奇咧嘴一笑,說道:「六道大比第二名,現在誰不認識你啊,你的名聲可是響噹噹的第一啊!」

「胡說八道,我的名聲比起葉雄跟葉問天差遠了。」路瑤打斷他的話。

「在男修士的心裡,你比葉雄跟葉問天強得多了,要知道,像你這種又漂亮,實力又強的女人,萬年,不對,是十萬年都難得一遇啊!」蒙奇嘴角上揚,裝成激動道:「沒想到,咱們不打不相識啊!」

路瑤看著對方揚嘴的動作,還有神色,感覺越來越熟悉,不由得奇怪了!

她的表現蒙奇看在心裡,暗捏一把汗。

他是葉雄的分身,無論是外在體形,還是小動作,還是其它方面一些習慣,都會不自覺沾上本尊的特點,對方肯定會懷疑,如果不改變,說不定會暴露。

看來一些細小的動作,還得改改。

本尊飛升到真仙界之後,呈現最多的一面是個翩翩君子,不像在下界那種風流倜儻,滑嘴滑舌的性格。

這是本尊骨子裡面的性格,只是隨著閱歷的加深,漸漸隱藏起來,現在正好用這種性格來武裝自己。

「你叫什麼名字?」路瑤問。

「我姓老,單名一個工字。」蒙奇說道。

「老工,老工,老公,這個名字真怪。」路瑤呢喃著。

她看著對方邪邪的眼神,總覺得有什麼不妥,但是一時之間,又想不出來。

因為真仙界,沒有老公的說法,只有丈夫,夫君。

「有什麼怪的,叫多幾聲就熟悉了,來,再叫叫老公。」蒙奇笑道。

路瑤沒想會他,說道:「別廢話了,咱們快點出手吧,再不快點,魔晶要跑掉了。」

「咱們做筆交易如何?」蒙奇突然問。

「什麼交易?」

「你親我一下,魔晶就是你的了。」蒙奇目光露出火辣之色,笑道:「我對你可是早有耳聞,做夢都想跟你……」

「你別那麼噁心行不行,不可能,合作就合作,不合作就拉倒。」路瑤怒道。

「葉雄又不在這裡,這事情只有你知,我知,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你想想,親一下臉蛋,又不是讓你獻出身體,就能得到無數人拼了老命都搶不到的魔晶,這筆交易,怎麼看都是你划算吧?」蒙奇繼續道。

「我再說一次,不可能,不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

「你難道這麼愛葉雄?」

「我就是這麼愛他,關你什麼事?」路瑤臉崩了起來,怒道:「你還合不合作,不合作的話,咱們繼續打。」

「從我見到你真容那一刻起,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打架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跟你打架了。」蒙可奇嘻嘻一笑,伸出手,說道:「合作愉快,咱們走!」

路瑤才不會跟他握手,無恥之徒一個。

蒙奇無奈,身體激射出去,朝魔晶的地方飛去。

這個熟悉的笑容……

路瑤冥想了一下,跟在他後面,繼續追上去。

「地獄鬼火。」

路瑤頭髮豎了起來,熊熊的烈焰燃燒了出去。

以她為中心,以黑暗之心驅動,無窮無盡的火焰,無物不焚,短短片刻,面前就變成一片廢墟。

在廢墟之中,早就累得快趴下的血色小龍再次嚇得魂飛魄散,臉上露出誇張的表情,轉身便逃。

蒙奇早就在打量著,此刻瞬間疾射出去,一手抓出。

黑色大爪虛影,將血色小龍抓住,裹在掌心之中。

「路姑娘,後會有期。」蒙奇左手瀟洒一揮,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路瑤氣得肺都爆了,正想追上去,發現對方突然回來,笑道:「瞧你那緊張的模樣,我就開開玩笑。」

路瑤哭笑不得了,這個傢伙,怎麼越接觸越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幼稚。」路瑤罵了一句。

「我本來情商跟智商都很高的,但是遇到路姑娘之後,我發現自己情商直線下降,快要歸零了,這會不會是中了情毒?」蒙奇咧嘴一笑,揮揮手中正在掙扎的血色小龍:「路姑娘,我的話還算數,親我一下臉蛋,這就是你的了。」

「我再次跟你說一遍,不……可……能。」後面三個字,路瑤一字一字地說。

「唉……這個葉雄,到底有多大能耐,怎麼能讓你這麼死心踏地。」蒙奇嘆了口氣,說道:「有機會真想見識見識他,切磋一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麼牛逼。」

「希望你不會輸得很難看。」

「你就這麼肯定?」蒙奇問。

「他是我見過,最……以後一定會成為最強大的修士……」路瑤抬頭望著天空,喃喃地說道:「只可惜,他的心境淡泊,這是阻止他前進最大阻力。」 「聽口氣,你們之間好像出了點問題,那是不是代表,我有機會了?」蒙奇嘻嘻笑道。

「少貧嘴,我不喜歡你這種油嘴滑舌的類型,把魔晶給我保存。」路瑤伸手。

「給你。」蒙奇將元團氣裹住的魔晶拋了過去。

路瑤有些意外,沒想到他這麼輕易就答應,當下將魔晶收了起來。

「再見。」路瑤說完,閃電般離開。

蒙奇嚇了一跳,連忙追上去,這時候路瑤突然轉身,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瞧你那緊張的模樣,我就跟你開開玩笑而已。」

蒙奇:「……」

這話他剛才說過,調戲路瑤,沒想到此刻,反被調戲了。

「唉……我不能再看你了,再看我會被迷得雙腿都走不動了。」蒙奇裝成一本正經的模樣。

路瑤再次無語。

兩人快速前進,尋找另外兩顆魔晶的下落。

……

轟轟轟!

連續不斷地大爆炸,在半空,在地上,連綿不絕地響起。

各種各樣的法則神通,在半空激蕩,空間都為之顫動。

呂天照跟陰鬼在半空大戰,難解解分,兩人都打了一天一夜。

陰鬼帶來的十幾名光明神衛,幾乎都死光了,只剩下他一個人。

呂天照是煉虛中期,陰鬼是煉虛後期,雖然相差一個境界,但是呂天照是神將左不韋的轉世者,實戰力驚人,陰鬼漸漸地就感到不支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偏闖進來,去死吧!」

呂天照大吼一聲,黑色拳芒帶著毀滅性的力量攻擊,瞬間就將陰鬼淹沒。

陰鬼暗暗叫苦,正在他準備拼互相抗的時候,突然一道流光閃電而至,轟的一掌拍出,光芒四射。

砰!

巨大的衝擊波,將兩人的身體全都震飛出去。

當看到來人的時候,陰鬼鬆了口氣,說道:「陸仲謀,你終於趕到了,你再不來,我就要掛了。」

看著面前的人,呂天照臉色陰悚,仇恨在臉上,神態壓抑不住。

「陸仲謀,又是你。」

這些年,陸仲謀為了追捕呂天照,廢盡心機,都沒有能找到。

呂天照為了報滿門被殺,虹姐被殺之仇,一直在尋找突破的辦法,只是蹉跎了很多年,都苦無進展。

所以,他這次才來搶魔晶。

「呂天照,這次我看你怎麼逃。」陸仲謀殺氣騰騰。

陸仲謀對呂天照也是懷恨在心,就是因為抓不住他,害他沒少被神官大人罵。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