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裡沒有外人,大家也不需要虛假的客氣,如果夏恆真的與於志忠的墜樓案有關,那麼,夏恆的目的不但是要於志忠死,還要把這個永無翻身之日的殺人黑鍋,扣到林昊楓的頭上。

2022 年 2 月 19 日By 0 Comments

這樣一想,他們非但算不上親人,甚至可以稱得上是仇人。

「沒有監控?姐夫,你又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呢?我說了很多遍了,P龍的事與我無關,我只是幫他打了幾個電話而已。」夏恆看上去很無奈。

「夏恆,你家裡為什麼會備著致人昏迷的乙醚?」林昊楓忽然問起與綁架案有關的細節,並沒有追問墜樓案。

「姐夫,如果您要問綁架案,請讓律師來問話。」夏恆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他相信這裡沒有任何監控設備,相信他說的每一個字只有林昊楓聽得到,以林昊楓的驕傲,是不屑於說假話的。

可是那又怎樣,遊戲規則是林昊楓改的,他又沒有答應要配合。

他就喜歡看他們拿他沒辦法的樣子。

夏恆對於墜樓案和綁架案截然不同的態度,一度令人費解。

對於墜樓案,他滴水不漏,絕不承認,對於綁架案,就算有人證物證,也可以為自己辯護,爭取減刑。

可是夏恆對於綁架案,連律師都沒有請,還是警察出於人道主義,給他找了位應援的律師義工,而夏恆並不配合,完全是在走過場。

「你們看到了,我做錯的,我認,一定要重罰我,不然我心裡不安,我沒做的,你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每次關於墜樓案提審,夏恆都是這麼無奈的一句。

他不回答乙醚的來歷,林昊楓早有準備,「我看過你的筆錄,你說乙醚是搬新家裝修工人留下的,你順手放著,就一直沒扔。」

夏恆聳聳肩:「你既然知道又何必問,林總,你好像沒有提審我的權力。」

沒有提審權力,卻有權看筆錄,夏恆不知道林昊楓因為辦案有功,被特批可以看筆錄,以為林昊楓又利用手中的權力,一手遮天,心裡開始煩躁。

警察雖然反覆來提審,但都是按章辦事,他有應對的準備,林昊楓可是黑白兩道如履平地,不按常理出牌。

表面上還是若無其事的輕鬆,夏恆在心裡警告自己,一定要打起精神,不要掉入林昊楓的陷阱內。

「你說過,你做錯的你認,可是這乙醚明明是你自己買的,為什麼不認?夏恆,別玩花樣了,這世界上的事,只要發生過,就都會留下痕迹的。」

林昊楓這幾句說得略慢,語氣里的嘲諷不屑,表露無疑。

夏恆明明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生氣,應該保持他連日來的平靜,心裡的煩躁卻在不斷擴大。

在林昊楓面前,他似乎永遠無所遁形,沒有勝算。

「姐夫,別誆我,我做過什麼沒做過什麼,自己當然知道。」夏恆反覆回想,當初去買乙醚的時候用的是現金,而且衛衣帽遮臉,不可能被認出。

林昊楓輕輕搖頭:「你還是年輕,我說過這世上的事,做過就有痕迹,你怎麼不信呢?

你買乙醚,用的是現金,第五套人民幣,三張百元鈔,兩張九成新,一張七成新,七成新那張的右下角,還被寫了人名。」

賣迷魂散的老闆,將他所有沒存入銀行的現金,大額小額上千張,都換給了林昊楓。

林昊楓安排人晝夜不停的檢測,最終在三張百元鈔上,找到了夏恆的指紋。

這樣的小事,其實跟定罪並無太大關係不,但只有發現這樣的小細節,才會掀開夏恆驕傲的外殼,讓他不要太得意。

夏恆努力回憶,隱約想起其中一張確實寫了人名,他有潔癖,當時還很嫌棄,所以想馬上花出去。

竟然被林昊楓找到了,怎麼可能!老天爺為什麼每次都站在林昊楓這一邊!

漸漸的,夏恆的眼睛里泛起波濤,血紅血紅的。

。 巧嘴阿四頂着一張青的發紫得臉,低着頭上著菜,黃捕頭看了詫異的問道:「阿四,你這臉是什麼咋么一回事?」

阿四連忙說道:「大老爺沒事,小的剛剛不小心撞在柱子上了,髒了大老爺的眼,小的罪該萬死!」

李掌柜哈哈一樂說道:「這剛從我這點菜出去還好好的,轉眼的功夫就撞成了這個樣子,而且這柱子還有是手掌形狀的!」

阿四連忙堆笑道:「多謝大老爺關心,小的皮糙肉厚無礙。只要不影響大老爺的心情就好。二位爺慢吃,您的菜齊了。」說罷躬著身退了出去!

黃捕頭看了看出去的阿四,對着李掌柜說道:「這一巴掌着實打得不輕,應該是有功夫在身之人打得,你看到沒臉上的五個指印清晰可見。阿四這小子,我應該還算知道一二,在這裏也幹了好幾年了,平日裏沒見過因何事被人下手打過,何況是練武之人,看來這次他應該是做了什麼奇怪的事情才招此打。」

李掌柜笑呵呵的說道:「想必是如此了,悅來酒家每天南來北往的食客眾多,奇奇怪怪的人也多,想必是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或者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也未可知!犯了什麼人的忌諱了!這才挨了打!」

黃捕頭聽李掌柜這話里好像有那麼一點點其他的意思便開口詢問道:「若說往來人群之多,您李掌柜的四海客棧可不比這悅來酒家的遜色吧,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那這麼想必您在四海客棧這兩天有沒有聽到什麼或者是見到什麼奇怪之人呢?」

李掌柜雙手端起酒杯高高舉起說道:「我們開店之家的但求一個平穩,有時候看到什麼或者聽到了什麼也不敢亂說啊,不然這阿四就是最好的例子。」

黃捕頭端起面前的酒杯輕輕一碰若有所悟的說道:「看到的人聽到的話?

那也就是說你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說罷仰頭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

李掌柜笑了笑說道:「有時候你們官差辦案,會穿着便服,但是那份氣度可是變不了的。不知道我說的可對?」

黃捕頭微微一愣笑着說道:「那是自然,多年的刑訟多少會有一點習慣在裏面,這一點是沒有辦法掩飾的,你的意思是說案犯前後有公家之人出現過?」

李掌柜連忙擺了擺手說道:「黃捕頭我可沒這麼說,我只是說像您這種公差之人,有些習慣是無法掩蓋的。就好比前幾天我哪裏就來了兩位身着夜行衣的朋友,按照常理這身着夜行衣自然是干一些不願意為人所知的事情,可這二位好像深怕別人看不到他們似的。您說奇怪不奇怪。」

黃捕頭聽到李掌柜這麼一說心裏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前幾日州府衙們發出一張通告,有兩位飛賊竟然在柳知府的府邸行竊,所幸被家丁發現及時,未曾丟失物品,於是柳知府便通告各州縣衙門大力加強整頓治安。當初看到這則通告本沒有什麼,現在又結合著李掌柜一說總感覺有哪裏不妥之處。但又無法準確說出是何不妥。

李掌柜見黃捕頭眉頭緊鎖,一臉的沉思狀,便輕咳一聲說道:「黃捕頭,這桌菜可是有什麼地方不對胃口的地方嗎?」

黃捕頭聞聽哈哈一笑說道:「李掌柜這話可是嚴重了,這麼大一桌子菜,可是讓你破費了!」

李掌柜連忙抱拳說道:「黃捕頭客氣了,您能賞光已是在下的榮幸了,我還嫌此地過於簡陋,失了您的身份呢!要不時時間過於倉促,如意樓難以預定到雅座,也不至於在這等地方宴請黃捕頭!要說那如意樓可不簡單,只是短短兩三年竟然能做到青州最大的飯莊,我這四海客棧就不行了,兢兢業業恪守本分幾十年好不容易積攢了一點名聲,這不一下子就全部敗光了!說起來真是心酸啊!同樣是做生意,我與那如意樓可是天差地別啊!」說罷感嘆一聲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

黃捕頭「哦」了一聲意味聲長的說道:「不愧是四海客棧的李掌柜,說話水平之高讓黃某不得不佩服,今日算是見識了,不過黃某倒是很想知道李掌柜的記性如何?」

李掌柜微微一愣開口問道:「黃捕頭有何要問,儘管問便是,李某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黃捕頭點了點頭說道:「我可曾記得李掌柜曾說過你店裏住在案發那間客房正對面是一女子!」

李掌柜想了一想點了點頭說道:「我好像是有說過,咋么黃捕頭突然想起問這事?難道此女就是行兇之人?黃捕頭真是斷案神速!」

黃捕頭連忙笑着說道:「李掌柜你這也太看的起我黃某了,僅僅一天我可沒有那能力,就將此案結了,我只是問你你是否還記得而已?

李掌柜大失所望的嘆了一口氣說道:「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已經結案了呢,我是當然記得此女,不知黃捕頭還記得我曾說過我客棧裏面還住着一位可能官府之人?」

黃捕頭點了點頭回道:「記得,我還記得你說他已經兩日未歸,不知道今日可否回來?難道此女和這位官府之人有關係?」

李掌柜看了一眼黃捕頭忙伸出大拇指說道:「黃捕頭真是好記性,正是此人,今日也未曾看到回來,這二人有沒有關係到是沒有看出來,但是二位卻差點打了起來倒是真的,這位姑娘看其穿着打扮手握青峰,因該是位江湖之人。當日來我店辦理客房之時正好趕上午飯時光,您也知道我們客棧呢會提供一些飯食給客房的客人,其實都是一樣的就那麼幾樣小菜,可能那位官府之人要急得出去辦事,所以想讓小二將原本是給那對一老一少他飯食先給他送過去,就被這位姑娘給聽到了,便說那人仗勢橫行,於是便吵了起來!最後還是那位老人出來才將此事給了解了。之所以李某對於這幾位印象比較深刻,全都是因為此事而已!談不上記性好與不好!」

黃捕頭聽罷后原本置於桌上的手有節奏的敲打起來,幾個呼吸過後,呵呵一笑自嘲道:「李掌柜您看我是有多不識抬舉,美食當前,卻凈說一些煞風景的話,弄得您都沒好好吃一口,這都怪我,是我黃某的錯!來我進您一杯!」說罷站起身來就為李掌柜斟酒。

李掌柜連忙站起來雙手持酒杯說道:「黃捕頭,您可折煞了李某,這哪能怪你,這都怪我這張口無遮攔的臭嘴,盡說一些無關的話,我自罰自罰!!」

二人寒暄一番各自坐下,李掌柜拿起筷子,說道:「黃捕頭,粗茶淡飯,招待不周,您多多擔待,來,請用!」

黃捕頭伸手拿起桌上的筷子笑呵呵的說道:「哪裏哪裏,多次叨擾實在是慚愧,在下真的是卻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涼風習習吹過面龐,李掌柜邁步走在路上,一臉的笑容,伸手與往來的人客氣的打着招呼,身後不遠處悅來酒家門口黃捕頭一臉客氣抱拳相送!任誰都能看得出二人的臉上的表情都是那麼的不自然,透著一股濃濃的虛假! 司鴻的動作太快,李喻沒有看清,但是杜十娘卻是軟軟地倒了下去。

「閣下要滅我李家滿門么?」李昊臉色變了又變,李家老祖死了,杜十娘也死了,以往在品南郡稱雄一方的李家已經正式宣告沒落了。

「我對你們沒興趣,有興趣的那位已經死了。」

「閣下究竟是誰?」

「一個路過的刺客罷了,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僅此而已。」司鴻言畢,便消失不見沒了蹤跡。

李昊望着大開的府門神色複雜,李喻走上前來,將老祖的頭顱捧起,慢慢說道:「父親,不然通知一下大伯吧,雖然他已與我們決裂,但是老祖宗平日裏可待他不薄。」

「通知了又怎樣,杜家那小賤人也說了用的易容之術,這賊人離開這裏必定會改頭換面,想要尋找談何容易。」

「大伯畢竟是李家百年來唯一的金丹,若是他出手必定能活捉此獠,血祭老祖。」李喻深知父親和大伯之間矛盾已久,但是眼下老祖已死,李家積弱,若是不能再尋求大伯的支持,李家將一落千丈。

見到李昊艱難點頭,李喻也鬆了一口氣,能看到父親放下心中成見,大伯那邊由他這個晚輩出面想必也不難。

司鴻離開李府之後,目標就定在澤古王朝的都城——蘭登。司鴻在品南郡獲取了許多情報,品南郡也是澤古王朝的一座城池,不過也就能排在中游的位置,在都城蘭登金丹修士並不少見,聽聞還有些元嬰修士的出現。

有元嬰修士存在,想來自己也會有更大的收穫吧。也不知道為何,司鴻彷彿始終與女人有緣,本來是坐在馬車之中,好好的卻被像是護衛一樣的人物硬生生叫停,車夫把馬車停在路邊,好聲告歉,才求得護衛寬恕。

司鴻慢悠悠地下了馬車,這才發現原來這裏已經停下了不知道多少,許多人都像他一樣在路邊等候。

心中生疑,不過很快就得到了答案,一道馬車碾過,停留在司鴻的面前,帘子被掀開,一道倩影在侍女的攙扶下慢慢走出。

這位貴人沒有想像中的錦袍加身,有的只是一身紫羅蘭色幹練勁裝,英氣逼人,唯有頭上的蝴蝶髮髻讓她保留着一絲女子的柔弱,司鴻知道這還是位築基圓滿的高手,在澤古王朝來說,殊為不易。

似是注意到了司鴻的目光,回眸的一瞬間,月牙般的嘴角帶笑印入了司鴻的眼中,一道悅耳的聲音傳入司鴻的耳中:「好看么?」

司鴻聞言一愣,隨即仔細端詳了一下,的確是絕佳的姿色,輕輕點點頭。

周圍眾人不以為意,千鶴公主本就極其漂亮,再加上一身幹練勁裝,英氣逼人,舉國上下多少青年才俊為之傾心,司鴻這表現再正常不過。

「七日後,我在蘭登城中銀月樓宴請諸位青年才俊,切磋論道。各位若是有興趣,不妨前來一觀。」

眼望着千鶴公主在侍女的攙扶下進入馬車,司鴻心頭卻是一喜,千鶴公主境界不低,想必宴請的各位青年才俊也全是高手,正好是磨礪自身的好去處。

這一消息很快傳遍了澤古王朝全境,無數的人慕名而來,為的就是見一見澤古王朝的青年才俊以及傾國傾城的千鶴公主。

銀月樓下圍滿了人,無數的青年才俊目光火熱地盯着那道倩影,英氣逼人,一眸一笑都勾動着無數人的心,儘管無數人心動,卻沒有人出言,且不說蘭登的眾多天才們,這裏可是有着眾多世家公子,而他們連坐進酒樓的資格都沒有。無數女子同樣仰慕著這些世家公子,恨不得取代千鶴公主成為他們的焦點,她們也知道自己距離酒樓上女神一般的人物有多遠的差距。

「今日千鶴公主舉辦宴會,是為了見識見識我澤古王朝的青年才俊們,陛下念及公主芳齡已至,有意從中挑選夫婿,萬望各位全力以赴。」一位太監打扮的人物捧著一封聖旨,聲音雖然怪異倒是咬詞清晰。

淡淡的這麼一段話,卻引得人人心動,青年才俊誰不愛美人,不想得到公主的芳心?無數人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司鴻見狀搖搖頭,正要後退隱沒於人群。

「這位兄台為何離去,是認為千鶴不配嗎?」千鶴公主手指著後退中的司鴻,後者被人群讓開一圈,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司鴻有些尷尬,怎麼剛一動就被發現了,只得硬著頭皮開口:「公主請別誤會,在下實在是太弱了,不配與諸位俊傑相爭。」

「不不你很強,我從不會看錯。」千鶴公主微笑着搖搖頭,唯獨司鴻讓她有些看不透,她倒有些好奇。

「既然公主發話,那麼你不戰也得戰。」那太監開口,敲定了司鴻的選擇。

司鴻沒得選擇,只好踏上前,千鶴公主盯着他笑笑,司鴻的怨氣瞬間消失大半,一位世家公子開口:「小子,報上名來,至少讓我們知道公主看中的人有何本事。」

「在下陸鷹揚,並非澤古王朝人,只是遊歷至此。」司鴻沒法用原名,也只好現編一個。

「維師尚父,時維鷹揚么,真是好名字呢。」千鶴公主笑笑,像是真的認為這名字不錯。

「哼,原來是外來的鄉巴佬,還談什麼鷹揚,到了這裏也只是雞仔罷了。」有世家公子冷笑道。

司鴻不為所動,反正又不是罵他,轉過身,踏上人群讓出來的三處空地。司鴻剛剛站定,就有書生模樣的人跳進來,深情注視着千鶴公主,轉頭看向司鴻的時候卻像是看死人一般。

「毒手書生么,公主你看上的人不會直接就掛掉吧。」世家公子們可是知道這人,蘭登城中看着人畜無害實則心狠手辣的典型人物。

「我總覺得他比看起來厲害得多。」千鶴公主淡淡開口,關注著戰場的局勢,她從未看錯過人,究竟會是怎樣的結局呢,倒有些想知道這陸鷹揚有多強呢。 「鈴鈴鈴~」

上課鈴聲響起。

李文娟拿著教案從外面走了進來。

「上課!」

望著安靜的教室,整齊坐著複習的同學們,她滿意的點了點頭。

「起立~」

「老師好!」

「同學們好,坐下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