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這過道非常長,三萬多人擁在其中,也只是填充了一段空間而已。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半個時辰后,前行的屍鬼佬突然停下了腳步,他指揮著的屍身傀儡也戰力在他前面五丈遠的地方。

他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卻無法捕捉,瞬間便消失了。

「眾位小心了,此處可能存在危險!」

聽到屍鬼佬的話,眾人都開始警覺起來了,暗自提起了真元,以備不測。

屍鬼佬再次驅動屍身傀儡,向前走去,只是,剛邁出三尺的距離,異變突生。

轟隆隆!

只見兩側的石壁開始移動起來了,如同地震一般,轟隆隆的聲音,讓人心顫。

眾人立刻停下腳步,面對石壁而立。

只是,此時顯然已經來不及了,只見石壁上出現無數小孔,就連地上和頭頂的石壁亦是如此。無數道淬毒的箭矢如雨一般,襲向眾人,一時間,慘叫聲四起,一個個低階武者倒在地上,成為亡魂,連屍骨都沒有留下。

化屍草!

化屍草是一種讓人聞風喪膽的毒草,只要沾上一點,便可以將肉身化掉,連一點渣都不會留下。

這些箭矢上有化屍草的汁粉!

在箭矢出現的那一剎那,眾強者都釋放出了真元護體,此避免了箭矢的襲擊,而化真五重天之境以下的武者,真元不夠強大,被箭矢破開了護體真元,倒下了九成,活下來的基本上是靠各自勢力的強者守護。

宇文天倒不用怕這些箭矢,首先,以他肉身的強大,箭矢無法穿透,再者,他的身體,萬毒不侵,即便是化屍草也無可奈何。

他在那一剎那,直接抓起雁書真,向前奔去。

雁書真雖然可以避免危機,但是仍然手忙腳亂,宇文天的舉動倒是讓他躲過了一次次驚險。

果然,當活下來的武者盡數越過危險出現時屍身傀儡所立之處,箭矢便停了下來,幽長過道再次發生了變化,巨石異動,堵住了出口。

眾人大駭,這下出不去了!

就在此時,過道兩側的石壁上瞬間出現了許多夜明珠,每隔三丈一顆,數不盡到底有多少顆。

剛剛差不多死去了近兩萬的武者,餘下一萬多武者卻是心驚肉戰,這裡危險重重,所謂的寶物還沒有拿到,便已經死去大半,誰知道接下來還有什麼樣的危險?

許多人都開始祈禱,來平靜翻湧的心緒。

但是一部分人還是寄希望於那十多名強者,或許依仗他們,可以得到寶物,並且活下來。

宇文天此時方才明白,這些強者為何放任低階武者進來,原來早就預料到墓洞中機關重重,用這些人來祭奠,收集氣運,以確保自己可以活下來。

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此時,大家都以千歲老人和屍鬼佬為首,期待尋找到安全的路。

「繼續吧!」

千歲老人看了一眼屍鬼佬,眼神交換了一下,點頭示意道。

屍身傀儡再次動了起來,向著前方走去。

半個時辰后一條盤旋而下的階梯出現在眾人眼前,人群開始吵雜起來了,大家議論紛紛,顯然對這忽然出現了階梯十分不解。

「墓洞應該在地下!」千歲老人沉聲道,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屍身傀儡探路,眾人沒有停留,向下走去,一直走了七八個時辰,才走到了階梯的盡頭。

估計此時已經是地下數萬丈了。

這裡是一處寬大的石殿,輕鬆容納了一萬多人,不過,又是一個難題擺在了眾人面前。

這裡有八個巨大的石門,每一個石門都雕刻著不同的圖案,十分詭異。

「八門生死夢幻陣!」

千歲老人眼神凝重,反覆看了幾眼八個石門,大聲道,言語中飽含震驚,還有一絲憤怒。

八門生死夢幻陣,是一種古老的夢幻陣法。入此陣法之中,只有兩種結果,生與死。

八門,即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八門。

千歲老人盤坐在地,拿出了一個羅盤放在地上,然後又拿出了一副龜甲和九枚古錢幣。

他將錢幣盛在龜甲之中,閉起眼睛,邊搖邊念咒語,搖完九次之後,他拿開兩塊合著的龜甲,銅錢幣掉在了羅盤上。

千歲老人一看到羅盤上的情況,駭然色變,迅速收起了羅盤,起身對著眾武者道:「眾位,想要到達墓洞深處,只有經過這八門生死夢幻陣,別無他法,只是此陣變化莫測,禍福難料,生死難卜,完全靠個人機緣了!」

「啊!」

「什麼?」

「那怎麼辦?」

……

「眾位,這八門之中禍福相隨,生死相依,我建議每兩位強者一組,自選陣門進入其中,願意相隨的武者可自行選擇強者或陣門,至於生死,全憑天命!」千歲老人環視了場上吵雜的眾人一眼,道。

人群又開始議論起來了,宇文天卻覺得此法可行。

「我贊成!」屍鬼佬率先表決,接著其他的強者也都開始表決,全部贊成千歲老人的建議。

漸漸的,場上的武者都同意了這個辦法。

此時很多武者把目光投向了千歲老人,畢竟,懂得推算之術,可以預知危險,若是跟在千歲老人身後,應該可以避免一些麻煩。

所以,有一半以上的武者把目光鎖定在千歲老人身上。

宇文天並沒有管眾人的想法,這八門生死相依,禍福難料,可能在一瞬間生會變成死。

「你怎麼看?」雁書真看了一眼宇文天,問道。

「我打算進入死門,生死一線,死中求生!」宇文天眼睛看著死門內的層層迷霧,道。

雁書真沒有答話,他決定跟著宇文天,畢竟,這是一個神秘的人。

白羽上人和慕少艾從進入墓洞開始,便注意著宇文天,此時聽到宇文天的話,兩人相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向著死門走去。

八門中,死門便是最危險的一門,一般情況下,入此門者絕無生還。

置之死地而後生,很多人懂這個道理,但很少有人願意去嘗試。所以,站在死門前邊的武者很少,不足三百。

!! 不過,當白羽上人和慕少艾站在死門前邊之時,各自的勢力便跟了過來,湊成了一支四百來人的隊伍,是場上人數最少的一支隊伍。

其中兩個青年最引人注目,其中一個是那左還真,另一個便是靈隱公子忘平生,此人一副儒生打扮,相貌不凡。而氣息明顯要比左還真強大很多。

當然,真正引人注目的還是宇文天,因為所有人都看到了墓洞外的一幕,都知道這個大鬍子是隱匿了修為。

一刻鐘后,隊伍固定,眾人都緊張無比,畢竟,這是一場生死考驗,全憑天命。

死門之中,白羽上人和慕少艾率先進入其中。這個陣門之中,全部都是迷霧,待四百來人進去之後,身後的石門消失了。

也就是說,此時已經沒有退路了。

眾人先停下了腳步,齊齊看向迷霧深處。這裡應該是一條與之前一樣的過道,只不過,要寬大了數倍。

宇文天掃了一眼迷霧,面不改色,這裡的霧雖濃,但對神識的屏蔽很弱,宇文天還是能探測大概的路徑。

「大家注意了,百步外的霧障有毒!」白羽上人不愧是老江湖,實力高深,一下子就查出了問題所在。

四百來人拿出了解毒丹,服下,宇文天並沒有如此,因為他不需要。拿出了一甁自己煉製的玄階上品清毒丹,遞給了雁書真,叫他收好,這讓雁書真感到莫名其妙的。

雁書真看也沒看,直接倒出一枚扔進口裡,然後收起了玉瓶。

不到三息,他便感覺此丹的與眾不同,神情大變,立即將玉瓶那裡出來,打開瓶塞一看,徹底傻眼了。

「別說出去!」宇文天知道每個見到自己煉製的丹藥的人的表情和即將要問的問題,便傳音道。

愣了片刻,雁書真立即收起了玉瓶,並點頭回應。

這條迷霧隧道很長,至少有五十里,尤其是中間,毒瘴濃密之極,有十來個武者被毒暈了,幸被宇文天所救。

眾人立即多服了數枚丹藥,生怕出現意外。

幸好,眾人都堅持下來了,差不多用來三個時辰,才走過了這條迷霧隧道。

雖然進入的人比較少,但是卻沒有一人傷亡。

「各位,毒瘴容易避免,但是前面的危境,恐怕不會這麼輕鬆渡過,希望你們有準備!」白羽上人看著眼前冰冷的隧道,道。

「這裡恐怕是一條寒冰隧道,不然不會這麼冷!」慕少艾臉色凝重,道:「你們將拿出可以禦寒的東西,以防被寒氣侵襲!」

四百來人立即動手,有點拿出了一些火屬性的丹藥,有的拿出了防禦性的器物,有的則是拿出了幾件冬衣,套在了身上。

宇文天神情嚴肅,他探測到這條寒冰隧道很不一般,若是幾件衣服能夠遮住寒氣的話,就沒必要建造這麼浩大的工程了。

雁書真拿出了一套盔甲,這是一件玄階上品內甲,防寒防火。

宇文天不知道這內甲是否可以擋得住寒氣的侵襲,不過他倒不用在意,到時候他可以助雁書真。畢竟,體內有三種異火,還怕區區寒冰嗎?

本來,以宇文天的能力,可以讓每一個武者免受寒氣侵襲的,但是,他不能這麼做,異火是天地靈物,暴露了之後,自己肯定會遇到不少麻煩。

依舊是白羽上人和慕少艾帶頭,靈隱宗的數人緊隨其後,宇文天與雁書真走在最後面。

這隧道中確實寒冷無比,深入十丈之後,眾人才發現,兩旁的石壁上嵌入了大塊的極北玄冰,行進百丈后,兩旁全部是冰壁,極北玄冰堆成的冰壁。

大手筆!

竟然有如此多的極北玄冰,當真不簡單!

極北玄冰產自北域極北之地的萬古冰山下面,歷經千萬年而形成,普通的溫度下,根本不會融化。關鍵是其自身的寒氣,可以將一個化真境的武者凍成一個冰雕。

眾人的速度越來越慢了,寒氣入體,他們的血液都變冷了。有幾個化真境的武者已經倒在地上了,身上蒙上了一層透明的冰晶,連兵器都無法擊碎,這些人真是用冬衣來抵禦寒氣的武者。

雁書真已經全力運轉真元,抵抗著寒氣,宇文天見狀,手抵在其背上,一股熾熱的能量傳入其體內,然後,雁書真便感覺到了一種如陽光般溫暖的熱氣籠罩周身,免受寒氣侵襲。

所有人都全力施為,艱難地行走在隧道之中,三個時辰后,已經將近一百個人變成了冰雕,而有一百多人,經脈受到了損傷,寒氣入體,眾生烙下了禍根,除非是有緣得到好丹藥。

好在這寒冰隧道沒有迷霧隧道那麼長,終於還是走了出來。

看著原來四百多人的隊伍,此時卻少了一百多人,海域將近一百人受傷,這讓白羽上人和慕少艾心裡抽了抽,真正到達墓洞深處的時候,能剩下多少人呢?

「各位,如果老夫所料不錯的話,下面迎接我們的將是熊熊烈火,你們怕了嗎?」白羽上人轉身看著劫後餘生的眾人,大聲問道。

「不怕!」

微弱的聲音響起,回答的只有數十人,大多數人確實是怕了,雖然前面有大帝遺留下來的重寶,但是相較於生命,他們還是在意後者,可是,已經沒有退路了,回不去了。

有些人已經後悔跟來死門,但是也沒有辦法,既然已經選擇了,就要承受代價。

白羽上人和慕少艾微微一嘆,無奈地搖搖頭,看向深處了熾熱氣流,不再說話,大步往前走去。

一部分人緊隨其後,然而一部分人卻猶豫了,他們受到了嚴寒的摧殘,心生恐懼,不敢往前走了,這一部分人,便是那些受傷的武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