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進入無人谷之後,沈傾三人被安排到了一處偏方。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據柳青青說,師傅覺得無人谷好久都沒有來過客人了,所以準備好好招待沈傾幾人。

宴席已經準備的差不多,大概再有半柱香的時間便可以入席了。

「柳姑娘,其實我一直有一個疑問。」

小公孫好像絲毫不因為柳青青對待自己的態度,就不言不語,反倒是好像完全不知情一般。

「問什麼,說吧。」柳青青沒好氣的看著小公孫。

「咱們谷裡面這麼多姑娘的同門,為什麼要叫無人谷?」

小公孫問出這個,柳青青的神色更為的難看了。

「因為這裡沒有臭男人,也沒有外人來訪,所以叫無人谷。這個問題,希望這位公子不要再問了。」

要不是因為沈傾和單千里,對她們有用,她才不會回答這個男人的問題。

如今,還需要忍耐忍耐。

柳青青的師妹來通知宴席開始,柳青青便帶著沈傾三人一起去赴宴。

宴席在一處露天的大院里,院子的四周種滿了白色的花,就如同是這些姑娘們的白衣一般。

有十幾名白衣少女站在那裡,等著隨時被叫喚伺候。

「你們這裡哪來的這麼多白衣少女啊,該不會是」

「閉嘴!」小公孫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柳青青喝止了。

「師傅,沈姑娘來了。」

柳青青對著一名身穿白衣,身子妙曼的背影,輕聲說道。

「坐吧。」

柳青青的師傅並沒有轉身,只是吩咐沈傾幾人坐到她的對面。

在看到柳青青師傅的第一眼,沈傾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傾國傾城的尤物啊!

小公孫覺得這女人是自己見過最漂亮的女人。

唯有單千里,似乎完全不關心,而是看著桌上的餐食。

「我無人谷數百年都未曾有外人來此,今日能遇到諸位,真是天意。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還望各位能夠提出來。」

柳青青師傅的聲音,如同黃鶯一般悅耳動聽,聽在耳中,讓人覺得很舒服。

似乎自帶一種魔力。

在此之前,看著柳青青,沈傾覺得這谷主必定是三四十歲的婦人。

沒想到見到真人,居然比柳青青看起來都要年輕。

駐顏有術啊!

沈傾不禁在心裡感慨。 「谷主說的哪裡話,能招待我們讓我們不至於露宿街頭,我們已經很感激了,怎麼可能會有什麼怨言。」

沈傾很是客氣的回應著。

「既然如此,那就入座吧。」

what? 名門寵媳 什麼畫風,就這麼就露出本來面目了嗎?

儘管內心裡吐槽不已,沈傾還是坐了下來。

「我們無人谷向來是不歡迎外人,尤其是男人,此次你們能進來也算是一個意外,所以你們要為這個意外承擔後果。」

柳青青的師傅,無人谷的谷主直截了當的說。

「什麼後果?」

沈傾似乎很放鬆很自然的問道,還一邊用手抓著餐桌上的食物。

「誅心草,一直以來都是域界致命的毒藥草,沒有任何人能夠逃得過它的毒性,而你們居然是意外,所以你們必須配合我們研製出誅心草的解藥。」

「谷主,我們似乎才剛認識,沒有這個義務幫無人谷研製解藥吧?」

這個谷主貌似實在是很霸道。

「你們沒有選擇。」

谷主一句話便定下了規矩,一切都要聽她的。

「如果我們不配合呢?」

道法的世界 「你!」

「如果你好好說話,我們或許還可以商量,只是你現在的態度,實在是讓我生不起商量的念頭來。」

柳青青的師傅猛然間站起來,一甩袖便轉身離去。

還不忘留下一句「傾傾,幫我看好他們,絕不允許逃跑!」

柳青青很是尷尬的看了沈傾一眼。

「你們怎麼和師傅鬧的這麼不愉快,其實師傅是好人,對我們一直照顧有加,她這人是刀子嘴豆腐心,時間長了你們就懂了。/」

「我忽然不想懂她是什麼樣的人,既然你們無人谷不歡迎我們,那我們走就是了。」

沈傾說完,站起身來,擦了擦手,然後退離席位。

「不!你們不能走!」柳青青面色慌張的看著沈傾。

似乎還帶著一絲請求。

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柳青青走過來,拉住沈傾的衣袖,附在她耳邊,低聲說,「我有話要和你說,今晚。」

沈傾眉頭皺了皺,從柳青青的語氣中,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沈傾便繼續入席,沒有再說離開的事情,吃完了這一餐。

「柳姑娘,我們想四處轉一轉,你看是給我們做嚮導,還是我們自己去?」

「我陪你們一起吧,」柳青青面色暗了暗,說道。

小公孫也要自己逛,便沒有跟著沈傾,只有單千里緊緊抓著沈傾的手。

「既然現在有時間,我就先同沈姑娘說一說吧,希望沈姑娘可以不要介意我師傅的態度。」

沈傾沒有應和。

「或許沈姑娘能看出來,我們這無人谷好似世外桃源,其實原本也是這樣,我們無人谷並不理會外界的紛爭,一直過著平靜的生活,也一直都沒有人來打擾我們,我們研製丹藥,種種花草,很是幸福。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一切似乎變了,又似乎沒變,無人谷的存在被域界很多的宗門所知曉,有數不清的青年才俊們前來提親,而且一個個來頭背景都很大。

我們的態度很強硬,拒絕他們,因此這樣也觸怒了他們,要收服無人谷。」

沈傾面無表情的聽她說著話,或許柳青青看到了她的表情。

繼續說道。

「如果我們不能研製出誅心草的解藥,那到時候我們就要與他們同歸於盡。域界將再無無人谷/。」

這下子你該心軟了吧,柳青青想到。

「這與我沒有關係。」沈傾冷不丁說出這麼一句。

「沈傾,你怎麼能這麼心狠,看著我們所有人去死!」

柳青青很是憤怒的看著沈傾,覺得這個人實在是鐵石心腸。

她似乎忘記了,要不是因為看到沈傾和單千里,可以不被誅心草毒發身亡,她才會邀請沈傾幾人進入無人谷。

否則,或許根本不會搭理,甚至可能出手趕他們離開無人谷方圓幾里。

「無人谷的存亡,是你們自己的事情,我只是路過而已,不能為了你們搭上自己的命,這一點想必柳姑娘也狠清楚,我還是奉勸你一句,如果你想要耍什麼心思,註定是要無功而返。」

「你已經進入我們無人谷了!」

柳青青忍不住提醒道。

「柳姑娘,其實我只是曾經吃過百毒不侵的丹藥而已,並不值得研究。」

「什麼丹藥?」柳青青很是激動的看著沈傾。

如果有了丹藥,那無人谷可就保住了,還可以保持如今的地位。

「我也不知道,只是偶遇一位高人,贈與的而已。」

「想必你的身體內,應該是殘留著丹藥的一絲成分和氣息,如果你們能配合,我們也可以研製出來。」

「配合你們解剖我?」沈傾頓時笑了出來。

這些人是哪來的這麼大自信,居然想要別人犧牲自己來成就她們。

「柳青青,我原本還以為你算的上是一個人,沒想到你是連人都不如,我還是勸你打消這個念頭,你們無人谷雖然人多,但是對我沈傾來說,想要離開,那是隨時都可以離開的事情。」

「是嗎?那你可以試試。「柳青青面色不善的看著沈傾。

「千里,給她點顏色瞧瞧」

話剛說完,柳青青便發現自己動彈不得,身體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別忘記,這裡是無人谷!」

「只是讓你看看,你的底氣在我眼裡不值一提!」

沈傾剛說完,便看到小公孫跑了過來。、

「柳青青,我最後問你一個問題,可曾聽過三色石?」

「沒有聽過。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雖然有後面的話,沈傾還是聽出來了,柳青青似乎沒有騙自己。

既然三色石不在這裡,自己又和這裡的人道不同不相為謀。

沈傾便不再厲害柳青青,而是和單千里、小公孫,直接消失在了無人谷。

看到人消失不見,柳青青大喊不已,自己可不能把人弄丟,會被師傅懲罰。

三人再出現的時候,沈傾突然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海邊,遠處似乎還有漁船在出沒。

而身邊,沒有小公孫,也沒有單千里。 單千里的修為,沈傾想了想便沒有再擔心他。

不知何故,沈傾突然間頭一暈,便昏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沈傾發現自己在一間有些破舊的草屋裡。

鼻子里傳來一股子草藥的味道,似乎有人在煎藥。

沈傾有些迷糊的睜開雙眼,頭暈的似乎厲害,搖了搖頭,看清屋子裡的現狀。

屋子裡只有她一個人,草藥味是從屋子外傳進來的。

正在沈傾打量這些的時候,吱呀的開門聲,進來了一位身穿麻布衣裳的可愛姑娘。

看到沈傾醒來,姑娘的臉上頓時露出欣喜的笑容。

「姐姐,你醒來了啊。」

姐姐?什麼姐姐?

自己不會是再次穿越了吧?

薄夫人她大佬馬甲又爆了 穿越成農家小姐姐了?

「姐姐,你不會說話嗎?」小姑娘亮晶晶的大眼睛盯著沈傾,只是臉上有一些煙霧薰出來的黑色煙灰。

「難不成,我救了一個啞巴。」小姑娘低聲的嘟囔著,眼神中似乎有一絲的失落閃過。、

「是你救了我?」沈傾不想被當作啞巴,自然也就出聲了。

也知道自己似乎並沒有穿越,而是無故昏迷,被人救了。

「是啊,小姐姐你不是啞巴啊。」小姑娘說著,臉色訕訕的吐了吐舌頭。

「小姐姐,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怎麼突然出現在我們漁村?」

「我……我也不記得了/」

沈傾腦海中,關於昏迷的印象,一片模糊,完全想不起來。

「你看到我的時候,我只有一個人嗎?」

沈傾在想單千里和小白去哪裡了。

「是呀,只有小姐姐一個人,我看到你似乎也是不能修行的人,所以才背你回來的。」

沈傾原本還詫異,一聽到小姑娘說自己無法修行?

這是什麼意思。

沈傾閉眼感受了一下,身體內部的力量,似乎大部分都被一層力量所封印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