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遊戲pvp模式,可以2對2,也可以4對4,遊戲中的武器有槍炮、磚頭、水果籃,還有什麼來着?另外武器好像還可以升級……

2022 年 4 月 2 日By 0 Comments

李哲冥思苦想了一上午,在文檔上零零星星寫下了幾十條內容,完全不成體系,他靠在椅子上,嘆了口氣。

《彈彈堂》這個遊戲,他只玩過幾個月,十多年過去了,遊戲中的很多內容和細節早忘得七七八八了。

看來還是要儘快註冊公司,組建開發團隊,集思廣益才行。李哲對於遊戲開發完全是外行,所能提供的也只有一個創意。

時間也到中午了,李哲合上電腦,去食堂吃飯,他沒拿飯盒,準備去食堂二樓吃小灶。

但李哲剛走到明月餐廳門口,就聽一個不太確定的女聲在身後響起。「李哲師哥?」

李哲回頭一看,有些意外的說:「沈……乖乖同學!」

沈歆一笑着糾正說:「是沈歆一啦!」

「好,歆一同學!」歆一,新一?總讓李哲想起那個死神小學生。

「李哲師哥,你也來食堂吃飯嗎?」說完,沈歆一突然又反應過來,說:「不對,李哲你不也是大一新生嗎,還讓我叫你師哥,占我便宜。」

昨天晚會上,她看見李哲出場,還很驚訝,才知道他

李哲笑了,說:「我可沒說自己是老生,是你自己誤會的。」

「那你也不解釋?」

「誰讓你一口一個師哥,還叫的那麼好聽來着。」

「這麼說還怪我了?」

逗了沈歆一一下,李哲轉而說:「歆一……你也是來吃飯的吧,走一起吧?」歆一,這個名字他叫着總覺有點彆扭。

沈歆一點頭同意,說她來請客,就當感謝李哲上次的幫忙。

李哲也沒和她爭。

兩人一起來到食堂二樓的小餐廳,找了個位置坐下,沈歆一讓李哲點菜,李哲說你看着點就行。

「一份蓋澆鯽魚,一份辣子雞,再來一個干鍋。」沈歆一點完菜,放下菜單,就見李哲正笑着看她。

「怎麼了?」她不解的問。

「歆一,你點的都是自己喜歡吃的吧,你就不問問我喜歡什麼?」

「你不說隨便嗎?對不起啊!要不你再點兩個自己喜歡吃的?」

李哲被她認真的模樣逗笑了,「我開玩笑逗你的。」

沈歆一嘟了嘟嘴,皺了皺鼻子,「逗我很有意思是吧?」

「是挺有意思的!」

李哲發現這個沈乖乖真的有點呆,很容易把別人開玩笑的話當真,看到她就彷彿看見了曾經的自己。

當然,女孩呆點是呆萌、可愛,讓人有保護欲,男生呆了,就是死板,不解風情,被人發好人卡。

兩人一邊吃一邊聊,李哲話不多,主要是沈歆一在說。

說她是大專生很羨慕李哲他們本科生,說在努力複習,想參加明年春季的專升本考試,又說覺得自己有點胖了,想要減肥。

「我昨天稱了一下,都快95斤了。」沈歆一有些苦惱的說,可是手中的筷子卻是舞得飛快。

李哲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

「李哲,你笑什麼?」沈歆一夾了一塊魚肉送入嘴中,嚼著魚肉含糊不清的問。

李哲見狀笑的更厲害了,他忽然想起了薛杉杉那句名言,「撐死算工傷嗎?」

也不知道他笑死,算不算工傷。

他一邊笑一邊吐槽說:「歆一,你怕胖還吃這麼多?」

被李哲靈魂一擊,沈歆一頓時急了,嬌嗔的狡辯說:「我哪吃的多了?」

李哲看了眼桌子上吃的差不多的菜,又看了眼沈歆一,意思很明顯:我可沒吃多少。

謊話被戳破,沈歆一不禁有些臉紅,想了想,很快又找到個理由。「是,我吃的是有點多,那是因為我早上沒吃飯,而且我下午還要去學習,身體需要補充營養。」

李哲笑着點點頭,「你這麼可愛,說什麼都對。」

他對這個女孩越來越有好感了,她真的太像《杉杉來了》中的那個小吃貨薛杉杉了,這個像不是說她長得像趙小刀,而是她像薛杉杉一樣呆萌、可愛,討喜,更重要的是一樣喜歡吃,吃起來很香,看着就讓人有食慾。

「一樣是個小吃貨!」李哲下意識小聲說了句。

「你在說什麼,不會是在說我壞話吧?」沈歆一沒有聽清,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怎麼會?」李哲心說:我在誇你呢!

「你說實話,我是不是真的有點胖?」沈歆一摸了摸下巴,有點不自信的說。

李哲認真地打量了她一下,白嫩滿是膠原蛋白的臉蛋,大大的眼睛,像小鹿一般靈動又無辜,鼻樑不算特別挺鼻,但恰到好處,飽滿紅潤的小嘴上還泛著點點油光。

162、3的身高,對女生來說,絕對不算矮了,而不到95斤的身材,不胖又有肉感,卻是剛剛好,像筱喬那樣165的身高,體重應該還不到90斤,就明顯有點偏瘦了。

有經驗的男人都知道,這種有點肉肉的女生抱起來有……咳咳,怎麼又想歪了。

全怪這躁動的精力!

李哲的目光從沈歆一的身體上移開。「不胖不瘦,剛剛好。」

「真的?」沈歆一下意識的嘟了嘟嘴。

李哲見狀,眼神不禁一定,太神似了。「歆一,你是湘南人?」

「為什麼說我是湘南人?」沈歆一奇怪的問。

「我是渝城人。」她又用渝城話跟李哲重複了一遍。

「渝城?不太像啊!」李哲搖了搖頭。

「是不是沒那麼……」沈歆一笑着伸出手對他做了一個拽耳朵的動作。

「我也覺得我性格很好。」

「嗯,應該是男生心目中理想的渝城女友。」李哲表示贊同。 《橫濱老父親寫書日常》by拌蔥白菜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當爹,寫文,拯救世界●

夢想成為小說家的織田作死去了,懷揣著未能涉足太宰心中孤獨的遺憾。

重生后很多情況卻對不上了。

他成了一名偵探社職員,有了來自萬事屋的紙片人朋友,收養的孩子數量也直線上升,有的孩子會「水之呼吸」,有的孩子一聽「出貨」就發抖。

而他自己,似乎存在着失去了某些重要記憶的小問題,得想辦法找回來。

這些就算了,但——為什麼他至死惦記着的人不再去Lupin酒吧喝酒了?反而當上首領……還變得真不想活了?!

「太宰,天颱風大,你快下來吧,我們回家一起做硬豆腐吃。」

這世界是個巨大的假象,宛若一戳就穿的謊言。有人手握最終真相,願用一切去守護謊言,在天台上精疲力竭,搖搖欲墜。

有人則執筆坐在【書】前,要使謊言變作現實。

●溫馨提示:

1.cp是if線一心求死深沉自閉首領宰。根據讀者普遍反映本文偏向織太,互相拯救,甜到落淚。

2.對if線(BEAST世界)、有「水之呼吸」的世界、有「出貨」的世界不夠了解的讀者,大概還是可以讀懂的。

3.存在大量羅生門少年和月下獸少年的成長描寫。

4.是個溫柔、甜蜜、嚴肅、爆笑都貪心想兼顧的故事。

5.已完結,是大寫的HE!

———————————————————————————————————————————————————————

是篇溫馨的文,作者寫的很好。 換完衣服后,她從衛生間出來,昨天穿的連衣裙估計不怎麼能穿了,這個討厭的男人,她都不想罵他…想着還是讓他開心會,所以她換上了徐晨剛給她買的衣服。剛剛她看標籤的時候,着實嚇了一跳,竟然每件都價格不菲。這邊是C市非常繁華的市中心,附近有個購物中心和北京的國貿、王府井銀泰差不多,都是大牌集中的奢侈品專櫃,楊慧就經常和她媽媽去那邊購物,估計比她逛超市還頻繁。想必徐晨應該就是在那幫她挑的衣服,其實,她的收入不低,只是對這些高端的東西沒有那麼深的興趣,一年最多也就買那麼1-2件自己特別喜歡的衣服或者首飾意思一下。

「挺好看的,附近購物中心有個Channel專櫃,挑了幾件跟你平常上班風格比較類似的衣服,喜歡嗎?」徐晨上前笑着問她,看她穿的是他剛買的衣服,想必她應該是很喜歡的。

「確實很好看,就是價格有點貴了,我也不是買不起,只是不想讓你破費這麼多。」她是個有原則的人,既不喜歡大手大腳的花錢,也不希望接受徐晨太多的饋贈,即使他的收入不菲,但她依然不希望自己花他太多錢。

「我們都做了那一步了,不需要跟我這麼客氣。」這話沒毛病,但似乎…有點曖昧,還有「開車」的嫌疑。

「不開車會死啊…你和『高手』才認識不到24小時,怎麼說話越來越像他。」她真的覺得,徐晨現在的樣子,像極了「高手」。「高手」是感情史能出書的人,所以總是能一本正經地說起那些臉紅心跳的戀愛「細節」,這點思語早就習慣了。然而,她覺得徐晨不應該是這種人,不管怎麼說,她印象中的徐晨,是有些偏禁慾風的,雖然他有些強勢,但性格還是比較內斂的,她到底還是不習慣。

兩人收拾好準備出門,不一會就到了地下停車場。這次還是徐晨開車,發車后他開啟導航,車裏的兩人依然繼續著剛剛的話題。因為是放假期間,市中心的路上有些塞車,看樣子,估計要比平常多開一會了。

「有什麼不對嗎?為女朋友買衣服是天經地義的事啊,畢竟,還是你讓我有機會體驗四個圈(奧迪)的駕駛樂趣,當是禮尚往來了。」他不在意地說到,其實他也很喜歡奧迪SUV的各種車型,當然他也買得起,只是懶得在北京排隊搖號了。

「你又不是買不起,只是排隊搖號太麻煩,而且你也不缺代步工具。」這點她是知道的,北京自從很多年前開始實施這政策后,搖號這事基本全憑運氣,不會因為誰更有錢有勢就能拿到車號,不然肯定亂套了。

「也是,能解決基本出行需求就行。其實,有那麼一些時刻,我羨慕過你的家境,雖說我爸媽收入也還行,但絕對不可能和你爸爸相比,叔叔阿姨給你提供了這麼好的生活環境,讓你長見識,見世面,這一點你不能忽略。所以,不管你們之間有多大的誤會和分歧,我都不希望你一直和他們僵持下去,當然,我們的事情可以緩一緩再談,但其他事情上,你多理解他們。」想到昨天跟「高手」的對話,他還是說出了自己的觀點。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辦。其實我也沒想到,我們會發展得這麼快。從星晨上市到現在,也不過20多天,好像做夢一樣。」她曾經設想過自己會遇到徐晨,也幻想過徐晨可能會注意到她,或者喜歡她,但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仍然讓她覺得有些不真實。

「其實我昨天也猶豫過,雖說我喝了酒,但意識都是清醒的。如果你不願意,我是不會強求的,我可以等你做好準備,但是你並沒有拒絕,我就…順其自然了。雖說我談過很多段戀愛,但一想到你選擇把自己那樣完整地交給我,我真的很感動。在這一點上,我覺得自己還是有些對不住你爸媽,畢竟沒有經過他們的允許,如果他們知道後來怪我,又或者…你懷孕了,我絕對不會推卸責任。」徐晨是個很有擔當的人,他能夠設身處地地站在思語父母的立場去想。雖說概率比較小,但他昨晚也想過,如果因為他…她「中招」了,他願意承擔所有的責任,一定會負責到底。

「我知道,我就是不想你自責,也不想給你任何壓力,所以才不告訴你那件事…但我沒想到,你根本不聽我解釋…我覺得這種事情,你應該會懂的…當然了,我當時情緒也很激動,不應該跟你發脾氣,不怪你。」雖說兩個人都有錯,但她還是不怪徐晨,因為她是那個愛得多一點的人。

「這種事下不為例,以後絕不會讓你冒險,該我做好的事,不需要你來替我承擔。」他緩緩說到,她為自己承擔了這麼多年,他怎麼會捨得她繼續承擔是他本該做好的事。

「謝謝你。前面路口停下車,你在那等我。我們家是老小區了,小街小巷的開進去太折騰。」她繼續說到,這邊是老城區,小區旁邊的街巷都很窄,確實不適合這種大型SUV進進出出。

「好,我等你。」

20分鐘,她換了一個較大的COACH挎包,這還是前年過年回來,和楊慧一起逛街的時候買的,後來也沒帶到北京去,因為她媽比較喜歡這個品牌,也就放在家裏了。沒想到,這會竟然派上了用場。拿了件睡衣和幾件貼身的衣物,而且她特地選了比較保守一些的衣服,萬一徐晨晚上又在她身上種「草莓」…也不會被爸媽發現了。很快,她來到剛剛的路口,徐晨一邊看手機一邊在等她,等她上車后,便直接開車走了。

現在還不到4點,兩人也不想這麼快回酒店,再說也不到飯點,思語想着他好不容易來一趟,不如帶徐晨逛逛他們C市,C市只是個二線省會城市,大部分人也不怎麼認識徐晨這樣的名人。不像北京上海,他們走到哪,幾乎都有八卦記者跟着。所以,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在這種城市生活,其實是相對自由的。

「一會去市裏大商場逛逛怎樣,喜歡什麼我給你買。」徐晨邊開車邊說到,這種事情上,他一直是很大方的,而且,他又不缺錢。

「不用了,我喜歡什麼,自己買就好。徐晨,我不是一個貪圖享樂愛慕虛榮的人,你願意為我付出,我很感激,也很高興。我也知道你不缺錢,但我不想一開始就接受你太多的饋贈,這樣會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希望你能尊重我。」她是個很在乎自尊的人,和秦宇談戀愛的時候,她也從來不提任何過分的要求,雖然秦宇的收入也不低,但她從來都很懂得分寸,雖然當時她只有14,5歲,但這一點上,她從來都很講原則。

「好,聽你的。時間還早,想去哪?」他隨即問到,既然她這麼堅持,他也不再勉強了。

「去我們C市的河邊吧,順着這條路開15分鐘就能到,那邊空氣很好,我們南方和北方還是很不一樣,北京雖有護城河,但還是不如南方依山傍水。」她隨口提議到,她們家離江邊也不遠,C市位於中國長江中下游地區,這條河被C市人稱為「母親河」,曾經無數偉人都曾寫過很多膾炙人口的詩句來描繪它舉足輕重的地理優勢。

「嗯,有道理,我出生在中國西北部的一個三線城市,氣候很乾燥,冬天也特別冷,真的算不上宜居城市。」徐晨也接着說到,他是在大西北長大的,地區偏遠,環境也不是很好。

「我知道,你是西北地區G省L市人,南方人的母親河是長江,而你們北方人的母親河是黃河。我記得中學地理老師說過,黃河正好從你們L市穿過,L市也是絲綢之路的起點,還是西北地區重要的交通樞紐,其中最著名的一條鐵路,當屬隴海線。L市也是個歷史很悠久的城市,有着『黃河明珠』、『西部夏宮』的美譽。」思語忽然變得多話起來,她剛說的這些,是她的學生時代地理課上唯一認真聽過的知識點,那是因為L市是徐晨的家鄉,她當然知道。

「你中學的學習也不是那麼不好嘛,地理知識還記得這麼清晰,你說的這些,我都不一定全知道。」徐晨笑着回應,他上學的時候,除了音樂以外的科目,他都學不好。雖然L市是自己的家鄉,但他知道的這些歷史地理知識,說不定還沒她多。

「因為這是你的家鄉啊,那節地理課我就好好聽了。我爸年輕的時候,去你們L市出差,好像當時沒有從我們這直達你們那邊的鐵路,需要在中轉城市換乘隴海線,我老爸就跟我說起過這條鐵路。我媽很多年前,也去你們那邊遊玩過,她還告訴我,我工作忙沒空旅遊,她替我參觀你的家鄉了,還給我拍了好多照片。他們還總說,我就知道圍着你轉,像什麼樣子。」她心情很好地跟徐晨說起這些事,爸爸陳健的學識很淵博,年輕的時候因為工作原因經常出差,幾乎全中國都走遍了。而她媽媽是個愛旅遊的人,只要休年假,就會全國各地去旅遊,他們也是聽她說過很多次,徐晨是L市人,久而久之也就記住了。

「我差不多能理解,為什麼你爸媽會不喜歡我了,你這麼多年對一個與自己素不相識的人愛得如此之深,還因為我總是跟他們吵架,叔叔阿姨要是對我沒成見,都不正常了,當然,這也不能全怪我,我不會替你擔這個錯。」徐晨是多麼聰明的人,到現在為止,他基本已經懂得她所有的心事以及跟父母關係緊張的根源了。

「這麼多年,我都習慣了。他們不因為你罵我,我反而還不習慣。這邊有停車位,直接在這停車就行,我們去江邊走走吧。」她一點不在乎地說到,她不是有什麼受虐狂傾向,只是這些事,她真的習慣了。

下午4點,C市城北區江邊。

停好車后,他們牽着手走在江邊的林蔭路上,思語是真的有點感慨,自從昨晚那場極致的歡愉后,她開始變得越來越依戀徐晨的一切。多年前,她和秦宇談戀愛的時候,也在這邊約會過,不過那種感覺並不一樣,秦宇比徐晨大2,3歲,但他沒有徐晨強勢,這一點和他曾經的職業很有關係,任何時候,秦宇都是一副很紳士很風度翩翩的樣子,幾乎不會對她有太多要求。而經過今天在酒店的那場爭執,思語知道了,徐晨並不完全是她記憶中的樣子,他有強勢冷酷甚至有些專橫的一面,他可以溫柔浪漫,但絕不代表他任何時候都很有耐心,一旦觸及到他認為的原則問題,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也是這件事後,思語才知道,徐晨並不完全是她記憶中那個溫潤的樣子。可能,她也並不完全了解徐晨。畢竟,她對他的了解基本也都來自於外界的包裝。即使她入職星晨數年,能接觸到徐晨的機會,也是少之又少。然而,她還是愛他。即使她知道他有不為人知的一面,甚至是很可怕的一面,但她對他的感情,依然不減半分。昨天和嫂子張玉的一番對話讓她明白,長久的感情關係是需要智慧去維護的。就像張玉以前也是一個強勢的人,但因為遇到了比自己更強勢的「高手」,她選擇了「認栽」。哪怕她連吵架都吵不過自己的老公,哪怕她老公有那麼多的異性好友,紅顏知己,她也選擇尊重他的人際社交,選擇信任自己的丈夫,從不斤斤計較。只要兩個人三觀一致,在大方向上彼此認同,小事情都可以求同存異。

今天徐晨在酒店跟她發脾氣也好,說重話也好,甚至短暫地「軟禁」她也好,但終究,還是為了她好。他不希望她為他冒險,更不希望她私自做了什麼決定釀成無法挽回的後果,哪怕他的方式有些強勢,但終究還是在意她的。所以最終,思語選擇了道歉和妥協。一段感情,如果兩個人都強勢,互相都不願意妥協,那是很難走得長久的。如果她和徐晨的這段感情,徐晨註定要做強勢的一方,那她願意選擇妥協。江邊的微風習習,C市的天氣也很好,兩人靠在林蔭路的護欄上,心情也都很好。

「在北京,你不可能這麼閑適地在外面逛吧?」她隨意問了句。

「很少,平常出差應酬很多,工作也很繁重,再加上還有參加一些商業活動,前些年很長時間還還待在劇組等等,所以休息時間很少,偶爾出門逛逛,也要注意被八卦記者跟蹤。」他的語氣里,有一絲無奈,作為公眾人物,成功人士,本來就不是那麼自由的。他們享受財富和名利帶來的光鮮,同樣也要承擔比普通人更多的壓力。

「你是挺不容易的,這一路走來,我都看在眼裏。說實話,當年那場比賽,你也並不是實力最強的那一個。雖說我不是專業的音樂評委,但是多少還是知道一些外界的評論。可我就是很喜歡你,我就認為你會成功。後來,你簽經紀公司,好像什麼領域都涉足,每年也會發專輯,不過反響總是一般。我們家人都說,如果不是因為我,都不知道你是誰。」這些心裏話,在她心裏積壓多年,沒想到這麼多年後,她竟然能這樣輕鬆地告訴他。

「可能是運氣不太好吧,經紀公司對我也不是特別重視,但是當時簽的合約時間有那麼長,如果提前結束,要賠很多錢,我當時根本不可能承擔得起。後來,我去國外進修了一段時間的音樂,多多少少也學了些東西,那段時間也有交往的女朋友,不過回國后,我們就分開了…後來,我和經紀公司和平解約,打算自己創業,因為之前做歌手積累了一些名氣和知名度,加上陸續也做了些副業,手上也有一些積蓄,不過前期還是很艱難,如果沒有一個做律師的朋友給了我一些資源和財力上的幫助,可能也不會有今天的星晨…」徐晨也開始訴說那些往事,這些事他很少跟別人提及,就連他的前妻Rebacca也沒說過,Rebacca也很少過問徐晨的這些事,徐晨覺得,他們終究還是不夠愛彼此吧。又或許,Rebacca的付出,並沒有思語對他付出得多。

「我記得20多年的那場比賽,其實一開始我也沒怎麼在意,後來班上同學老在說,我也就稍微關注了一下。有很多次,你的名字出現在電視節目的詞條預告中,可能是你名字比較好記吧,看了幾遍我就記住了。後來好像是一場晉級賽,我和我媽都在看,然後我又看到了你的名字,到了下半場的時候,我媽問我看好誰,我說,徐晨吧,我看好徐晨。其實,我當時連你是誰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你長什麼樣子,因為這場比賽我只記得這個名字,別人我一個都不認識…」她的回憶緩緩拉開,這些事,他和林逸說過,和秦宇說過,和「高手」也說過,但卻是第一次,告訴徐晨這個當事人,雖然那場比賽過去了很多年,但她的記憶依然清晰。

「如果當年你知道,因為這句話,你的人生會發生那麼多的改變,你會走一條這麼艱辛的路,你還會不會堅持自己的看法?」徐晨也變得感性起來,雖然之前對她的這些過往也了解了不少,但今天第一次聽她這個當事人說出來,還是有些震撼。

「徐晨,如果時光倒流回到當初你比賽的那年,我會告訴當年的那個自己,你一定要努力,你一定要變得優秀,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在數年後遇到已經是星晨集團CEO的徐晨。哪怕再做一次選擇,我也會選擇在那年夏天,與你相遇。」她靠在他的肩膀上,慢慢說出了這些爛熟於心的心語,這不是刻意的設計,而是真的刻在心底,才會脫口而出。

「其實,我…」徐晨話還沒說完,口袋裏的手機鈴聲響起,打斷了他的思緒。

「嗯,我現在不在北京…這件事假期后再說吧…後天晚上的航班…等我回來再說吧…」不過幾十秒,他就掛電話了。

「你工作上有很着急的事嗎?如果很重要的話,你早點回北京也是可以的。」她大概猜到了徐晨應該是有重要的工作要處理,隨即開口說到。她不是那種不明事理的人,如果徐晨有急事,她完全可以理解,她知道他是做大事的人。

「沒什麼緊急的事,你不用擔心,這兩天我都會陪着你。」徐晨的一句話,打消了她的顧慮。

「我知道,你是要成就大事的人,我也不是20來歲的小姑娘,要天天粘著自己男朋友,也不想你因為我耽誤工作…唔…」話還沒說完,徐晨直接一吻封唇,吞掉了她後面的話。他不喜歡聽她說自己不喜歡的聽的話,只好用行動告訴她自己的態度。

一吻結束,她頓時有些恍惚。好像這幾天,徐晨總是一言不合就吻她,這讓她覺得很是不習慣,就像剛剛他絲毫沒有顧及江邊往來的路人,雖說C市不像北京那麼不自由,但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這種事情,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然而,她又是那麼沒用,徐晨對她做任何事,她都沒辦法從心底里直接拒絕或反抗,畢竟是自己深愛了20多年的人,這種感情,厚重程度可想而知。

「以後再說我不想聽的話,我不介意用實際行動告訴你我的態度。」他的強勢,沒有一點商量的語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