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還不算剩下那些斷手斷腳的,五百萬還真不夠支付醫藥費。 “爸爸那邊我來說!”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李依依把問題大包大攬,轉而聲音提高的幾分,說道:“宋先生,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您可以離開了。”

離開?

除非腦袋被驢踢了,第一次來G市遊玩,沒想到這種小地方能遇到頂級美女,而且一下子就遇到兩個。當然了,相比起那個如百合般清純的小偷女孩,李依依明顯高了一個檔次,所以他果斷轉移了目標。

想想自己以前在省城的時候,不用花錢就有一大堆女人黏着,眼下五百萬都砸出去怎麼能離開?

這次來G市並非偶然,一直以來獵豔都是他最大的愛好,恰好有個在省內商界很有些分量,在他面前卻像哈巴狗的傢伙跑來告訴他,天暉國際策劃部有個姿容絕佳的美女,很可能還是個雛呢。

世上並不缺少美女,他身邊的美女多了去了,可惜即是美女又是雛的,他身邊卻沒見到幾個。

而且幻想天堂的交易地點在G市,所以這個G市在真正上流社會可是很有名的,很多上流社會的人都往這裏跑,就是爲了買到一張天堂邀請卡。

於是他急巴巴的來到G市,這事倒也不急於一時,既然來了怎麼着也不能只爲了一個目標不是?

商場自然是美女的集中地,所以他先來G市最大的商場看看,沒想到還真碰到兩個極品。

小姐怎麼稱呼?”

宋勳很紳士的微笑着,儘管李依依不想跟他有太多糾纏,但也不想得罪他,只能說出名字。

第二張支票出現在他手上,那貨滿臉謙和的笑容:“宋某知道,五百萬甚至不足以支付醫藥費,依依的面子我不能不給,這裏有五百萬。我是第一次來江明,對這裏的風土人情、風景環境都不瞭解,不知道依依能不能給我做個導遊?”

得!

分明就是拿五百萬買李依依陪他出去,聽起來只是導遊,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他抱着什麼目的。

聽到對方直呼自己名字後兩個字,李依依恨得牙癢癢,表面上卻不能表現出來,微笑道:“宋先生,五百萬作爲賠償已經夠了,我有工作在身不方便離開,還請見諒。”

“哦?李小姐是不給宋某面子嘍?”

親暱的稱呼立馬變了,這貨還真是翻臉不認人,其實還是因爲他以前的經歷所致。在省城高層名流裏面,只要聽到他宋勳的名字,一大堆富家女都會拼命擠過來,現在給錢人家都不理會。

對於一向驕傲的他來說跟打臉無異,從沒試過放下身段討好女人的他,最終覺得對付女人還是來硬的最簡單、直接、有效。

軟的?

向來硬的用慣了他根本就不會軟的,而且驕傲如他也沒那種耐心。

看到李依依皺着眉頭目光冷然,宋勳脆弱的心靈再次受到打擊,怒火騰地一下子燃燒起來。

“很好!”

他目光在小偷女孩和李依依兩人身上掃過,嘿嘿笑道:“媽勒個b的,G市這麼個破地方,竟然有人敢不把本少放在眼裏。兩個敬酒不吃吃罰酒的小賤人,今天不把你們搞定,本少也沒臉回去了,給我帶走!”

我擦……

這貨也太強悍了吧,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他當現在是封建社會,自己是那種背景深厚的地主少爺麼?

偏偏現場沒有一個人敢上前阻止,三四十個保安全躺下了,自己上去結果又有什麼區別?

“就算噴了古龍水,老子也能聞到一股人渣味,唉……”

渲染了足夠的氣氛之後,劉小備總算出場了,在李依依驚訝地目光中,在所有人震驚地眼神中,他慢條斯理的從遠處走來。

之前,李依依一直在警惕宋勳,根本沒注意到劉小備,心想又這傢伙,該不會是找死吧?

“小賤種,你說什麼?!”宋勳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世上竟然還有人敢罵自己,他甚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他孃的纔是賤種,你全家都是賤種,認識這個麼?”

中指狠狠地一上一下聳動,劉小備臉上盡是惡劣的笑:“哪個王八蛋褲襠沒關好,把你這雜碎給放出來了?老子很懷疑,當初你媽生孩子的時候,是不是把孩子仍了,留下個胎盤養大的!

太惡毒了!

太瘋狂了!

太狠辣了!

劉小備不帶髒字的罵聲,將宋勳的驕傲撕成碎片,他整個人呆滯當場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這世上敢罵他的人屈指可數,而且敢罵的也不會罵,剩下的都是視他如神靈的人,平生第一次被人如此惡毒的辱罵,情何以堪啊?

陷入震驚中的宋勳下令,其中一名保鏢殺氣騰騰地衝來,騰身而起膝蓋狠狠撞向劉小備胸口。

就憑那普通人難以企及的速度,就能想象力量強到什麼程度,若被擊中胸口肯定命喪當場。

太快了,快到常人來不及反應,但劉小備不是普通人。

他一副驚嚇過度的模樣,傻愣在當場,讓保鏢先生心裏一陣冷笑:敢情就一個衝動的傻叉,這不是找死麼?

劉小備看着對方一膝當胸,聽着呼嘯而來的風勁,他右手螳螂刀,早已準備蓄勢待發。

劉小備用了在兵界獲得的進化點,升了三級,獲得三個基因槽,融合了螳螂的基因螳螂刀,還有那隻鱷魚的自食基因,和電鰻的電肌基因。又把基因全部升到三級後,進化點就差不多沒了。

……

呂布曾經鄭重地說過,不要輕視任何一個敵人。

這一點劉小備牢牢記在心裏,可惜對方的導師顯然沒教他這一點,或者說他忘記了師父的教導。

噗!

膝蓋距離胸口不到兩尺處,螳螂刀全力刺出。

劉小備全身一震臉色大變,對方的攻擊赫然蘊含一絲陌生,而又似曾相識的能量,1號那裏也有過。那保鏢的力量並不強,還不到兩百公斤,可是在這股能量的灌輸下,一膝之力絕對超過七百公斤。

值得慶幸的是,那股類似於氣的攻擊性能量,比起1號的真氣差了很多,如果換成出手的是1號,就算有螳螂也是死路一條。

當他倒退幾步才站穩時,對面發出悽絕地慘叫聲,保鏢捂着被螳螂刀刺穿的膝蓋軟到在地上。

真氣?

沒錯,倘若是1號那個等級的高手,以劉小備沒有使用精神力的狀態下,螳螂刀甚至刺不破他的護身真氣。

可惜這位保鏢閣下修爲明顯不及1號,雙方屬於天地之別的那種,他的真氣除了攻擊之外,還沒達到護體的級別。沒有真氣護體的古武者,跟普通人相比身體稍微強那麼一丁點,不可能承受螳螂刀一擊而不受傷,何況是沒有真氣護體的古武者?

在劉小備近八百公斤的全力一捅下,那貨膝蓋骨被挖下來了,螳螂順着膝關節刺了個對穿。

宋勳還沒從惡毒辱罵的震撼中清醒,立馬陷入了再一次的震撼中,雖然家族派來的兩個跟班實力不怎麼樣,哪怕輕敵之下也不是普通人能對抗的吧?

那麼,唯一的答案就是,對方不簡單!

另外一個跟班見到同伴膝蓋重傷,連站起來都不可能,竟然不去管他,右手往腰間一探取出一柄馬刀。來自古武者的真氣,凌駕於力量之上的虛無能量,讓他單手的攻擊力都在八百公斤以上。

要知道,劉小備的一拳之力還不到八百公斤,雙方的攻擊力明顯有一定差距。

而且在真氣的推動下,對方的速度也不比他慢,唯有憑藉精神力強化所得的神經反應速度方面,劉小備依然佔據優勢。

所謂神經反應,打個比方來說,對方一刀砍過來首先動的不是肢體,而是將對方攻擊這件事傳遞到大腦,再由大腦發佈應對的指令。異能者擁有強大的精神力,這一點是古武者所不具備的,因爲受到攻擊時,他的反應速度超過對方很多。

神經反應比對方快,大腦就能在更短時間內,接受和發佈相關指令,在肢體速度相當的情況下,綜合速度還是會快一點。

嗤……

馬刀從刁鑽的角度劈來,儘管劉小備綜合速度快了些,左肋還是多出一條淺淺的血痕,剛買的新衣服撕開條縫隙。

“小子,空有一身力量不過如此,去死吧!”保鏢滿臉獰笑揮刀砍來。

“這是……”

精神力迅速擴散開來,將貼身近戰的對手籠罩在內,他分明看得出來,對方的刀式跟普通人劈砍不同。那是一種技近乎於道的技巧,莫非就是跟古武心法對應的古武招式?

咻!咻!咻!

馬刀速度奇快,角度刁鑽狠辣。

不一會,劉小備身上多了好幾道傷口,幸好神經反應占了優勢及時躲避,傷口雖多卻都不是很深,並不影響戰鬥力。

刀式。

身法。

拳法。

腿法。

對方的一招一式,只要施展了一次就會被迅速複製,並且在大腦中經過融合比對,變得越來越精純。

劉小備沒有立馬使用對方的招式,而是在腦海中不斷演練,讓它變得純熟以便做到致命一擊。

終於瞅準了對方的破綻,螳螂刀狠狠迎向馬刀。伴隨着清脆地撞擊聲,一溜火花迸射到米許開外,他身形後退的同時腳下踩着奇異的步子,將雙方閃開的距離迅速縮短。

怎麼可能……

看到他使用的步法對方大驚失色,那不是自己的步法嗎?他怎麼會用?

這玩意可不是普通的格鬥術,還有現學現賣這種說法,要求每一步每一點都絕對準確,沒人指點幾乎不可能現場學會。

然而,對方用的確實是他的步法,更可怕的是,當他用馬刀壓住螳螂刀時,對方手裏再次多出一柄刀。

那該死的螳螂刀揮出的招式,赫然跟自己的刀法一模一樣!

螳螂刀可有兩柄,先使用一柄,不過在學會了對方的刀法之後,他已經有了足夠的把握戰勝對手

噗……

螳螂刀磕飛馬刀了,劉小備的身影從保鏢一側掠過,右手的螳螂刀刀刃上染上一抹鮮紅,保鏢悶哼一身按住右肋。

傷口遠非劉小備身上的淺層皮外傷可比,足有尺把長的創口,皮肉完全被切開,手伸進去直接就能摸到內臟。鮮血不要錢似的狂噴,古武者的強大表現在真氣上,當身體受到致命傷,一樣會像普通人倒下去。 古武者:明勁、暗勁、化勁、抱虛

異能者:c級、b級、a級、s級。

修道者:後天、先天。分爲九階。

這是在生化人1號告訴他的,關於古武者、修道者和異能者的等級劃分。

而劉小備的對手是屬性處於古武的第一鏡,明勁境界的武者,最重要的是劉小備那一擊的出其不意。

宋勳臉色冷得可怕,兩名手下重創,這對他來說簡直不可置信。

害怕嗎?

不!

身爲古武家族的一員,儘管天資並不是家族裏最好的,平時也不怎麼努力修煉,但從小就開始修煉家傳絕學,怎麼可能太差?

至少,他的實力比兩個手下強,在不知情的人看來,那兩人是他的保鏢,實際上就倆跑腿的跟班,真出了事誰保護誰還說不準呢。

他也是第一鏡明勁境界,卻不是那兩個廢物可比。

每一個境界也有前、中、後、巔峯四品,那倆廢物不過明勁中期,而他卻是明勁後期境界。此外,他修煉的是家傳心法,真氣的精純度明顯超過跟班,招式的精妙程度同樣高於那倆殘廢。

看到他眼神中的殺機,劉小備心裏不由一驚,這種表情代表的意義很簡單,那就是他比被自己所傷的兩個人強得多,有把握對付自己。

“你,死定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