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個是軍事基地的座標,我標記的,方便找吧。”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有兩個?”很明顯,在不同方位不遠處還有一片紅色的區域,但是卻是我跑去的方向。

“不可能啊,等等,這裏好像是……”何耀開始搜索。

……

“雷區?”

何耀臉色一變。

“什麼雷區?”白娜問道。

“還能有什麼雷?**!”

方南突然把腦袋湊了過來,看了看,問道:“這個,對,是這個,我在他們的卡車上看到過,是這種**,你認識嗎?”

何耀愣住了。默默地說:“反重武器通用**,磁導反坦克**。”

他立即打開軍用無線電,可是一搜索該區域全部都是雜音,磁場太強,完全擾亂了通訊。

剛說完,樹林震了一下,一股氣浪把積雪震了下來,隨後遲來的一聲巨響打破了夜空的寧靜。

白娜一回頭,地圖上的紅點剛好消失了。 第七十七章 背後

我艱難地睜開眼,眼前一片恍惚,還有一絲的暗淡。我死了嗎?

過了好一會,我發現我被埋在了雪地裏,雪和泥土混雜在一起,包裹着我,讓我沒有辦法移動。

不,並不是我動不了,而是我沒有絲毫的力氣了,身體的溫度極低,再這樣下去肌肉會壞死。

好吧,回過神來,我想了想,還是我失敗了。我覺得我的衝動總是換不來好運,也許是他太心機了。他會玩,是個高手,躲過了我的所有計算,所有的電子運算。人心不可測,但是電腦卻可以。

我依賴着電腦,導致了我的失誤。這到底算什麼,他也許知道我在想什麼吧。

我試着把手腳從泥土裏拔出來,可我怎麼也用不上力氣,供能很正常,但是輸出卻只有一點點。

好在雪停了,不然待會何耀來了就差給我立塊墓碑了。

我放鬆下來,什麼也不想做不想說,擡頭看天空,數着天上的星星,忽然有着一絲愉悅感,很放鬆,要是生活真的能夠如此,就好了。

他好像很瞭解我,但是瞭解我卻很恨我。令我意外的是,他知道我的通訊平臺的準確地址和密碼。不然,他也不會和我說這麼多廢話。

瞭解我,會是誰呢?除了IRRA那些孫子我的確想不出其他人。

或許真的另有其人,比如說那隻神祕的機動部隊,那些盜版的機甲。

重要的是他有能力,有把我們所有人幹翻的能力,一腳把江海那種職業軍人踢成內傷的我知道的並不多。

冷櫞,冷櫞有這個能力,他是不知道我的終端號的。不過有一點很奇怪,就是冷櫞的格鬥技巧很憋屈,一般都是對人關節部位下手,達到以柔克剛的效果。硬對硬地幹,還吃了一槍,這種事情,冷櫞可不幹。

想必,他不再次主動出現,那麼真相會石沉大海了吧。

就在這一瞬間,我突然想到了一個人——聶華。

他是個全能的天才,但是從來不被重用,以至於心理越來越扭曲。他現在我們的對岸,完全有理由有能力。

說起來,很久很久都沒有聽到過他的消息了,何耀自從自己“死”了之後,也就沒有過多地去“抓蠍子”了。

蠍子們正和內陸戰場正面搞得熱火朝天,莫名其妙出現一隻逃竄在塞外的沙蠍正規軍隊也是夠奇怪的,不過我現在都沒啥心思了,只想好好睡一覺罷了。

我擡頭瞟了一眼四周,我好像被炸飛地有一點遠啊。被炸離了雷區,還埋在一個坑裏。

寂靜的夜,慘淡的月光,圍繞着一個孤苦無奈的旅者,旅者被埋在地下……格外地悽慘啊!我回頭剛好看見那個金屬牌,這回我可算是認真看見了,上面寫着“雷區。禁止入內。”

哎喲,MMP,不寫清楚!

誰立的牌,我保證不打死他。

我看了看周身的數據,確認了一下,四肢還在,腦子中的東西都在,我舒活了一口氣,開始閉目養神。

我擡起並未被埋住的左手,第一次覺得我的身體這麼沉重。投出地圖,順便檢查了下身體。

我敲了敲腦袋瓜子的金屬殼,說:“Wenst,活着的話吱一聲。”

過了幾秒鐘,視線中閃出一個對話框:“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他若無其事地回覆,似乎啥也沒發生一樣。

“……”

我愣了一下。不得不佩服,機器人就是機器人。畢竟是人工的。

“幫我查查機體的損耗情況。報告能量消耗,還有,把剛纔發生的描述一遍。”

“20分鐘以前您被IOER磁導反坦克**轟上天后做了一點五秒自由落體運動剛好落在坑裏被雪堆埋住。”

“沒了?”

“沒了。哦對了,您的機體正在自動修復。”

我默默地感嘆了一句。等等,自動修復?我啥時候有這功能?

“什麼?自動修復?”我再次問他的時候,他已經不回覆我了。

我的身後傳來汽車剎車的聲音,以後就有了輕微的腳步,我回過頭看見白娜跟在何耀身後朝我的腦袋走過來。

“喲,埋這裏呢。”

這個時候的IRRA辦公樓已經很寧靜了,但是這個點已經有人來提前上班了。

安露露趴在三十三層的生化機械實驗室的辦公桌上睡着了,身邊的咖啡一口都沒動。桌子上的電腦仍然還在投影昨天未做完的功課,生化實驗報告單就胡亂地堆砌在草稿箱中,亂成一團。

陳欣雨正坐在隔間努力熬夜,爭取熬過這最後的幾個小時。身邊的信息突然亮了一下。微弱的光線在這環境下還是很明顯的。

她站起身來走了出去,文件是王均那邊傳來的,加密的文件。看完了信息張大嘴巴打了一個哈欠,再回來的時候乾脆把信息轉到自己的空間裏,放進口袋繼續工作。

“這麼不耐熬?”她看了看口水都快流下來的安露露,轉身把掛在門口的自己的外套披上去。

一隻手伸出來,握住了陳欣雨的手腕。

她一回頭,莫蒨正面無表情地看着她。

“啊,我還以爲誰呢,嚇我一跳。”說完陳欣雨就把外套扔給了莫蒨,莫蒨很熟練地給安露露蓋上。

“五點了。這裏的事給我吧,你也有你自己的要事要做,時間不早,做完去睡覺吧。”莫蒨關心地問道,但是頭也不回,也沒有看陳欣雨。

陳欣雨靠在椅子上笑了笑,很好奇地看看,道:“看不出來啊,安露露還真是**有方啊,哈哈。”

她舒展了一個懶腰,身體的線條根本不會被實驗室的工作服覆蓋住。

“那就麻煩你了,我先撤咯,拜拜,晚安。”

說完,陳欣雨喝了一口桌上早已涼了很久的咖啡,轉身出去向電梯方向走去了。

莫蒨很搞不懂這些人爲什麼總是那麼拼,拼命也不是爲了自己的事情吧,但是自己也不想阻止。她有這個能力但是沒這個權力。

因爲沒有安露露徹夜的工作,沒有陳欣雨日復一日的推算,就不可能有她的現在。

安露露驚動了一下,手肘一抽,口袋中滑落了一張已經洗了很久的照片。然後翻過腦袋繼續張大嘴巴睡覺。

莫蒨無奈的搖搖頭,手一揮,將數據三下五除二整理完之後就蹲下去撿她的照片。“看看你的醜照,你還有這癖好啊……”

她看了一眼,愣了一下,回頭看了看熟睡的安露露。

“怎麼……又是賀光呢?她怎麼會拿着這張照片……”

……

哐,陳欣雨一把把門推開,沒想到王均又不關門。儘管陳欣雨走的很輕了,但是高跟鞋的聲音還是很明顯的。

王均雙**叉着搭在桌子上,背靠在椅子上閉着眼睛,平穩地呼吸着。他把椅子放的很低,就像牀一樣舒適。   王均是睡着了嗎?陳欣雨皺起眉頭向他走去。

“進門敲門,記不住嗎?”王均閉着眼睛淡淡地說道。

陳欣雨面無表情地把手上兩疊資料扔了過去,說道:“這不是沒睡嘛。這是怎麼回事?01號R1直接啓動了,三分之一的校對恢復已經使用了。”

“我啓動的,這不是挺好的嘛,都在計劃之中。不至於大驚小怪,我都給你發了,你沒認真看訊息嗎?”

“有提到嗎?”陳欣雨無言以對,轉身在自動咖啡機上接了一杯熱烘烘的咖啡,“還是熱的好喝。”

王均擡頭看了看頭頂上虛擬時鐘還有幾分鐘又過一個小時了,這樣的休閒時間對他們來說是很奢侈的。

王均這一副死樣子陳欣雨也很無奈。

他總是表現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無奈的陳欣雨根本在他這裏撈不到什麼有用的,於是自覺無趣,在這邊站了站就準備走了。

“走了走了,你這個人真無趣。”

不料王均比她先起身,準備離開。

他打一個哈欠,道:“走的時候記着關燈,你知道我討厭房間自動的。”

陳欣雨就這麼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走過去。王均路過的時候停頓了一下,轉身伸手拿過陳欣雨手上的杯子,道:“女人,少喝人工合成***製品,對皮膚不好。”

陳欣雨一愣,搶過杯子道:“小屁孩子快去睡覺,再怎麼也比你好!”

“呵呵。”王均深呼吸一口,搖搖頭,消失在走廊盡頭。

空落落的辦公室只剩陳欣雨一個人,她淡淡地看了一眼手中冒着熱氣的黑乎乎的液體,沒什麼食慾了,便無心倒掉之後,關了燈回房休息了。 第七十八章 夜後

我緩過神來,看見何耀正拿着兵工鏟站在我的面前。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又只看見了站在一邊驚慌失措的白娜。

其實我並不是被埋住了,而是被雜七雜八的東西給覆蓋住了,有因爲不知爲何,身上沒有一點力氣,就出不來了。

腹黑上司請走開 何耀拉住我的手,很輕鬆就把我提了起來。

這次好像真的玩大了因爲我的視線中的紅色感嘆號一直都沒有消失,不停的閃動,好像我在哪裏見過這個標誌。

就在實驗室裏吧,對,是的,和陳欣可交談的時候,她的手中拿的資料就是這個。

那這麼說,我要炸了?

完了完了。

一想到陳欣可給我說的那些話,我心裏就懸吊吊的,要是真的炸掉了,那我還不被咒死到黃泉之下。這一炸,可能中國的地圖以後就沒有大興安嶺這個名詞了。

白娜藉着光線看到我的身體,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偏着腦袋唸叨:“怎麼可能……”

她蹲了下來,摸了摸我的臉頰,金屬被冷藏之後的絕對溫度讓她的手往後猛地一縮。

我沒有當時在意這些,而是轉過頭指着自己的腦袋對何耀道:“快走,我TM要炸了。”

我朝他揮揮手,他愣了一下,皺緊眉頭無線連接了我的大腦,隨後就是乒乒乓乓的一陣亂敲,我也不清楚他在測試什麼。

他摸了一把手上的汗珠,隨後“啪”地給了我腦袋一巴掌,站起身道:“還行,小子,你不會炸的,要炸早就炸了,現在只是你的體溫過低造成的機械反應遲鈍故障罷了。還得感謝毛球,多虧了她的應急中樞防凍系統起了作用,不然你早就凍死了。”

哦……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