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城衛退後與一個看似城衛中首領似的人物交談幾句之後,那首領人物便拿著李逸晨的青雲令走了過來,「原本是李師弟,跟我來吧!」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謝謝師兄!」李逸晨接過青雲令抱拳謝禮道。

洛浩和陸天化雖然知道一些初尊界的規矩,但卻不知道七大勢力內部的規矩,所以此時李逸晨也不知道接下來將會是怎樣的一個流程了。

好在那首領還算熱心,一路上也開始給李逸晨介紹起來。

先是他的名字叫魯定,乃是城衛中的一個小隊長,因為摩雲窟的約定,所以每個弟子進入初入尊之後,都需要從一無所知中找到青雲城。

當然進入青雲城之後,安全肯定是有保障了,但並不代表著你就可以安心修鍊了,因為青雲閣從來不養閑人。

無論在外界你身份再怎麼了不起,進入青雲城你都只是一個後進師弟,想要在這裡站住腳,那一切都只有依靠自己的實力。

首先進入青雲城,在青雲閣時的所有貢獻值都得清零,換言之就是在這裡外邊的貢獻值不好使。

而進入青雲城的三個月內第一個任務就是賺夠一萬貢獻值,若是連一萬貢獻值都賺不夠的話,說明你不適合初尊界的變化,那麼這邊將會把你送回外界去。

至於賺取貢獻值則有許多方式,獵殺靈獸兌換貢獻值、挖礦石、又或者成為城衛、也可以去做為其他弟子的助手、當然也可以接一些貢獻堂發布的任務,總之只要你不懶,又不去好高騖遠的接一些變態的任務,想要在三個月積累一萬貢獻值也不是太大的難事。

不過魯定還是善意的提醒李逸晨,一般來說剛入青雲城的弟子都會選擇做一個城衛,雖然三個月的城衛只能得到九千貢獻值,但中途再接上一個難度一般的任務第一關也就算是過去了,因為對於初入者來說,對於初尊界的了解有限,這絕對是一個比較保險的辦法。 天山之劫過去,損失嚴重的天山,進入休養狀態。

聖雲宮重建,各大派武者也出手,幫助其餘門派重建。

之前決戰之地,千丈裂縫,散發着四季之力,扭曲四周虛空。

各大派武者將這裏封鎖起來,天劍斬出的四季之力,殘留不散,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巨大寶藏。

有武者參悟之後,修爲大進,領悟寒冬的冰寒之力。

有的武者參悟天意四季,領悟出一絲絕情天威。

這裏逐漸成爲修行一大祕地,任何武者都可前來,但不能破壞此地。

天山恢復安寧,各派休養生息。

南荒大軍也退去了,袁山海班師回朝,向夏皇覆命。

莫修平也離開了,迴歸武當。

除了硃紅顏,無人知道江道明去了哪。

有的人以爲他去了其餘八州的某一州,繼續執法,清洗武林。

可連續半個月,都沒有江道明的消息,這讓他們很費解,難不成,江道明轉性了,避世隱居?

武者們不知道,也不敢太猖獗,繼續低調,沒人知道江道明下一步做什麼,還是好好閉關,以免撞到江道明手上。

遙遠的南荒大地,萬里荒蕪,草木不生,妖魔之氣翻涌,遮天蔽日,一個妖魔國度。

稱之爲萬妖國,也不爲國。

豪門隱婚之權爺寵妻 一條河流之中,船兒隨波逐流,一道人影盤坐在船上,九龍九象盤旋周身,逐漸凝實。

天意四象顯化,微弱的四季之力扭曲虛空,讓周圍河水沸騰,結冰,化開,沸騰,再次結冰,不斷變化。

磅礴龍象真氣翻涌,恐怖的龍象之威,讓虛空都浮現絲絲裂痕。

天地難以承受!

腦海中浮現修煉畫面,龍象翻天印,龍象登天步,都更進一步,威力倍增。

一息之後,江道明睜開雙眼,體內雄渾龍象真氣隨之收斂。

九層中期!

而且,中期走了一半,差不多還需要三十年,便能踏入後期。

若是此刻的自己,再面對老婦人那等十層武者,根本不會重創,一記龍象翻天印,就能將之鎮殺。

船兒隨波逐流,江道明站起身來,立於船頭,打開酒葫蘆,飲下一口烈酒。

河中妖魔,遠遠避開,不敢接近。

江道明神情漠然,四季之夏,恐怖高溫沸騰河水,所過之處,妖魔被煮熟了,浮出河面。

“南荒巫師。”

江道明眺望遠方,對於南荒,他並不瞭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嘩啦啦

河流激盪,推着小船兒快速遠去,妖物屍體浮起,餓了就抓一頭上來下酒。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在河中飄蕩七八日了,這條小船,是他在河中看見了,沒有主人,自己坐了上來,隨波而行。

又是兩日時間過去,船兒順流而下,來到連綿山脈之中。

兩旁是山峯,原始樹木生長,草木茂盛,雜草都有半人高。



一聲咆哮響徹,一條黑色巨蟒從密林中衝了出來,如閃電般,衝向江道明。

巨口張開,腥臭的氣息,令他皺眉。

雙眸寒光迸射,兩道劍光從雙目中飛出,沒入巨蟒口中,洞穿身軀,將它撕裂成兩半。

灰色鮮血流淌而出,內臟灑落河流,一條腐爛的人類手臂,跌落出來。

“嗯?”

江道明眉頭一皺,目光森寒:“看來,這附近有人類,妖邪食人,當殺!”

殺意瀰漫,江道明目光看向密林,裏面有不少妖物潛伏。

御空而起,離開小船,江道明進入密林之內。

暗中妖物潛伏,一雙雙陰冷的目光,注視着他這個闖入的人類。

地上毒蟲無數,蜂擁如來,各種毒氣瀰漫,五顏六色。

護體龍象自動顯化,一道龍象真氣以他爲中心擴散出去,四卷四面八方。



龍象真氣過處,毒蟲盡滅,四周妖邪還未出來,便被龍象真氣斬爲兩半。

“嗚哇……”

古怪的叫聲,從遠方傳來,江道明御空而去,一路上,發現不少妖邪,都在向聲源之地而去。

隨着前進,那聲音越來越清晰,是人類的聲音,像是一種吟唱。

片刻後,一個火堆出現在視線內,三十幾位人類,有男有女,圍着火堆,手舞足蹈,口中發出古怪的吟唱聲。

在火堆旁,還有一個石頭累積的石臺,上面躺着一個小女孩兒,神色安詳,陷入熟睡。

一名從老婦人,正站在石臺前,虔誠地默唸着,發出晦澀難懂的聲音。

一隻只妖邪聚集而來,目光貪婪地注視着小女孩兒。



驀然,一股龐大的妖邪氣息席捲而來,一條黑色巨蟒,壓塌雜草,來到石臺所在。

四周妖邪畏懼,紛紛退避。

巨蟒看了眼手舞足蹈的人類,又看了看老婦人,最後將目光落在石臺上,緩緩張口,準備將小女孩兒一口吞掉。

熟睡中的小女孩兒,完全沒察覺到,死亡危機已經來臨。

江道明眉頭一皺,屈指一彈,一道劍光飛出。

咻!

劍光瞬息而至,沒入巨蟒口中,貫體而過。



巨蟒痛吼,強大的劍光,帶着它的身子衝向一旁,撞碎數棵大樹,塵土飛揚,灰色血液流淌一地。

“擊殺妖物,掠奪命元0.1!”

“什麼人?”

老婦人面色一寒,陰冷地看着密林中,江道明所在方向:“破壞祭祀者,滾出來!”

“祭祀?”

江道明緩步走出,目光冰冷:“妖邪豈配人族祭祀?”

“你是誰?”老婦人目光陰冷,滿是殺意,卻沒有急着動手。

剛纔的巨蟒,可是八層妖物,她的實力,只是八層初期,巨蟒都被秒殺,她自己肯定不是對手。

火堆旁的三十幾人,也停了下來,目光冰冷地看着江道明。

“除魔殿殿主,江道明!”

江道明揹負雙手而來,漠視着老婦人:“你是此地巫師?”

“除魔殿?”老婦人皺眉,她沒有聽過除魔殿,但聽除魔二字,便知道是幹什麼的,冷冷道:“我乃是玄冥教護法,庇護這個村落,你殺害庇護聖獸,是想害死他們嗎?”

“可惡的傢伙,你是不是對面村落派來的?”三十幾位人類,目光全都充滿敵意。 說話間,兩人進入青雲城的外事堂。

對於這樣的情況,魯定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直接把李逸晨帶到外事貢獻堂,與主事人交待幾句之後,魯定又出來對李逸晨說道,「這位是外事貢獻堂岑堂主,前期他會為你做一些安排,如果你選擇了城衛的話,可以直接來找我!」

神樹寶典 「好的,謝謝魯師兄!」雖然李逸晨並沒有做城衛的打算,但還是對魯定的一番熱情表示感謝。

「嗯,能進入摩雲窟都是本閣精英,我看好你!」魯定拍了拍李逸晨的肩膀之後也就走了出去,還當著值他肯定也不便久留。

「見過岑堂主!」魯定離開,李逸晨亦抱拳行起禮來。

「把你的令牌拿出來!」岑天和,也就是外事貢獻堂堂主。

李逸晨當即將自己的青雲令遞了過去,接過令牌,檢嚴無誤之後,岑天和開始給李逸晨介紹起青雲城的規矩。

初步的情況大致和魯定說得差不多,只不過能在三個月內賺夠一萬貢獻值並不是意味著便可以一直在青雲城生活下去。

在青雲城內,不僅是其他武者需要消費,就連青雲閣弟子其實也沒有外界看著的那麼輕鬆。

三個月賺夠一萬貢獻值,只能保證在青雲城呆一年,一年之後還需要一萬的貢獻值又可以繼續,當然若是在此期間你能賺到更多的貢獻值的話,那麼還可以兌換更多的資源,以及兌換內城身份,甚至貢獻值達到一定的程度,還可以購買一些特權。

當然,若是不打算在青雲城生存,而是離開青雲城的話,那麼到不用像其他武者哪怕還要每年交納巨額的費用而獲得居住在初尊界的機會。

不過李逸晨卻也不得不承認,感受到此間的靈氣之後,他的確也沒有離開青雲城的打算。

畢竟若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修鍊,修為提升的速度又將會比其他地方更快上許多,而且一萬貢獻值,其實對於青雲閣弟子來說也不困難,畢竟就算做四個月城衛也能賺到,所以相對來說,雖然青雲閣對自家弟子也有所要求,但其目的,其實也只是督促弟子在修鍊之中也要懂得歷練,對於這點李逸晨到也是十分認可和贊同。

接著岑天和又拿出一塊玉符給李逸晨,「這是入界玉符,你可以選擇上邊任何的任務,上邊也有相對應的貢獻值!」

做城衛,每天當值五個時辰,每月貢獻值三千!

葯園以靈力養葯,每天當值三個時辰,每月貢獻值四千,若是能培育出優秀藥材更有獎勵!

修復城中陣法,陣法造詣需尊階以上,每天當值五個時辰,每月貢獻值八千!

煉製丹藥,要求至少是尊階煉丹師,根本丹藥品階提成!

獵殺尊階靈獸羅天虎,獎勵貢獻值兩萬!

絕世唐門 獵殺……

總之貢獻堂的任務幾乎可以說是包羅萬相,可以說無論你擅長哪方面在這裡都能找到合適的任務,當然就算再無擅長想要三個月內混上個萬兒八千的貢獻值只要你肯干也絕對不是難事。

當然在這裡也有一夜暴富的機會,比如此時李逸晨就看到一條,擊殺淫賊趙浩宇,獎勵貢獻值五十萬!

不過當李逸晨看到上邊對趙浩宇的好些介紹之後,李逸晨知道自己若是不請動那兩個靈字輩的傢伙以及動用輪迴梯的話,想要完成這個任務的可能幾乎為零。

雖然趙浩宇也只是聖尊境初期修為,但裁在他手上的聖尊境武者已經早已超過三位數。

不過看這些李逸晨也只是了解一下情況而已,在看到煉丹可以獲取貢獻值的時候李逸晨心中便已經有了打算,尤其是在見識到火靈的煉丹術之後,李逸晨更是覺得沒有什麼比這任務更適合自己的,甚至自己到時只需要在煉丹室做自己的事就好,煉丹交給火靈就可以了。

「你仔細選擇一下,若是覺得沒有把握就做一些簡單的!」岑天和見李逸晨把玉符遞迴之後說道。

「岑伯,最近有沒有新人啊!」就在李逸晨剛要開口之際,一聲嬌喝從門口傳來,隨即一道火紅的身影一閃而至。

「是思妍啊!來找岑伯有什麼事?」看著來人,岑天和臉上流露出幾分慈祥的笑意。

金思妍,乃是地榜上的風雲人物,兩年之內有望進入內城的存在,而更重要的是相比起他們這些老傢伙,金思妍才三十齣頭,更是有著無限的潛力。

而且金思妍雖然天賦出眾,但身上卻沒有半點驕縱之氣,對於老一輩更是禮數有加,岑天和亦十分看好這個小妮子。

「岑伯是這樣的,我最近研究了幾個陣法,所以想找人試陣,但那些師兄們又比較忙,所以想看看你這邊有沒有來報道的新人!」金思妍一邊說著,目光一邊打量向李逸晨。

「又試陣?」岑天和不由眉頭微微一皺,「思妍,你武道天賦已經足夠,又何必分心去研究陣道呢?」

「岑伯你有所不知,我感覺我的境界已經卡在一個瓶頸,如今再這麼繼續修鍊下去也意義不大,所以想從陣道中找一些啟發!」金思妍也是有些無奈。

天才也只是有時比別人走得快幾步而已,並不是有些路不用去走,天才也會遇到瓶勁,而往往天才在享受著天賦所帶來的好處的時候,一旦被瓶頸所卡住,卻又比普通人更難突破。

所以一些武道強者,都會研究一些武道之外的東西,陣道、丹道就不用說了,像什麼書法給畫啊,星相占卜啊……反正各種各樣的東西他們都會去嘗試,同時也的確有不少從另尋僻徑而達到突破的目的。

「可是研究陣道那也得有法可尋啊,你好歹也是仙階陣師,你這樣折騰……」岑天和原本還想再往下說,但卻被金思妍以眼神止住。

以金思妍的口碑以及她少輸於陸圓圓的外貌想要找幾個同門來幫她試陣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只不過金思妍的陣法並非按著以前的陣圖而布,幾乎全是憑著她自己的想法天馬行空的搞出來的東西。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