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就算了..”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王澤聳了聳肩,乾脆說道隨即大口咬了着烤肉,狼吞虎嚥了起來,也不在理會。

“你..臭小子,還沒有本姑娘想吃,吃不到的東西。”

柳靈銀咬一咬,柳眉一豎,惡狠狠的說了一聲,於是伸出纖手,從烤肉上撕了一大塊肉。

見王澤沒有阻攔,她頓時嘿嘿一笑,露出了兩個小虎牙。

王澤眼皮翻了翻,並沒有說什麼,顯然是默許了她的動作,畢間人家是個女駭子,他總不能真不給她吃吧。

柳靈咬了一口,頓時美目中充滿了驚異,口中含着烤肉,支支吾吾的說道。

“武嵐姐姐,來嚐嚐,這小子烤出來的烤肉味道真不錯。”

柳靈猶如發生新大陸一般,眼中充滿了歡愉之色,手舞足蹈。 其實從一開始,武嵐就被王澤手中的烤肉,吸引了過去,但由於心中的矜持作祟,沒有爲之所動。

此刻,見柳靈小丫頭這般模樣,便再也忍不住,蓮步輕移,信步走來。

“來來,快嚐嚐..”

柳靈滿是油漬的纖手,撕下一大塊烤肉,遞給武嵐。

接過烤肉,聞到手中散發而出的那股精純的肉香之味,武嵐如玉的臉頰上也是微微一滯。

隨即如水蔥一般修長的玉指,撕下一小小塊,放時了口氣,細細的嚅動了起來。

片刻,武嵐如秋水鑄成的眸子中,也是劃過一道奇異的光亮,眼波流轉掃了王澤一眼,不由浮現的微笑,雖然她並未說什麼,但從此刻的神色來看,也足已表現出來了..

當一隻全羊,被三人吃完之後,柳靈摸了摸小肚子,打了個飽嗝,一臉的滿足之色,拍了拍王澤肩膀老氣橫秋的說道:“小子,以後跟我混,大姐我不會虧待你的。”

聞言,王澤丟了她一個白眼,也不再理會,走向一外空地,搭起帳篷了起來。

當王澤將帳篷搭好之後,柳靈突然來到跟前,笑嘻嘻的說道:“臭小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想不想聽?”

王澤摸了摸鼻子,下意識的說道:“你不會要跟我睡吧?”

“你…去死!”

聽得此話,柳靈頓時臉色一紅,纖手指着王澤斥道。

“好了,我要睡覺了..”

王澤抖了抖被褥,道。

“你真的不想聽,到時候可別後悔!”

見王澤好像一點興趣都沒有的模樣,柳靈不由得磨了磨小虎牙,氣鼓鼓的說道。

“什麼消息?”

見柳靈這般模樣,似乎是真有事要說,王澤神色一怔問道。

“嘿嘿,看看這是什麼?”

柳靈揹負身後的纖手,伸了出來,露出一截潔白如玉的手腕道,只見她手心之中,握着一個黑色的圓球,正是那黑電鴉的內丹。

見狀,王澤心中頓時一動,問道:“給我的?”

“給你也可以,但是你要幫本姑娘烤制一個月的野味。”

柳靈水汪汪的大眼睛眯成了一個月牙狀,笑道。

聞聽此言,王澤頓時眼中迸發一抹興奮之色,激動的搓着手,笑眯眯道:“別說一個月,一輩子都沒問題。”

有了這枚三階蠻獸內丹,那麼他的實力,就可以再上一個臺階了..

“一輩子..”

柳靈俏臉一紅,小聲咕噥了一句,心生竟然生起一抹奇異的感覺,隨即晃了晃小腦袋,將之壓下道:“呸、呸,誰要跟你一輩了!”

於是纖手一揮,將蠻獸內丹仍給了王澤,便邁着輕快的步法離開了這裏..

夜,明月當空,繁星點點,草原的夜色,比起其它地方,似乎璀璨不少,涼風襲來,帶着一股寒意。

在一處草原的某一處空間之外,一座座帳篷聳立在其間,在帳篷着的周圍還有着一些已經燃燒完畢的篝火,在升起一股股嫋嫋的煙氣,爲這冰冷而枯寂的大草原,帶來了一絲生機。

夜風襲襲,萬賴寂靜,只可以聽到周圍一些蛐蛐和夜蟬發出嘰嘰的聲音,和帳篷之內偶爾發出一道道夢囈之聲,除此之外再無其它。

王澤走出帳篷,來到了一處不遠外的湖泊之處,坐在一個光禿禿的大石頭之上,握着那枚,三階蠻獸內丹,吐納歸息,一股股肉眼可見的白色能量再他的口鼻之中流淌,猶如一條條小蛇一般。

王澤緩緩張開了眸子,吐了口氣。

這一顆內丹的蘊含的能量太過巨大,以他的實力,一次只可以提取一小部分,若是過多的話,以就算是以他的體質,也承受不了這股能量。

此刻經過了三個時辰左右的提煉,王澤的實力也是提升了不少,這般下去估計半個月左右就能夠升到出塵竟三重天的地步。

雖然說他前幾天剛剛突破,但武堂選技賽的坎一直攔在那裏,容不得他絲毫的放鬆。

憑武堂的能量,雖然只是一個招收弟子的選拔賽,也足以讓整個離國,陷入沸騰的地步。

在浩瀚的南嶽大陸上,有些無數人大勢力,細數的話,簡直猶如螞蟻一般,不勝枚舉,但真正的超級勢力,卻寥寥無幾。這些超級大勢力,無一不是執所有大勢力之牛耳,猶如泰山北斗一般,令無數人仰望,而武堂就是其一。

它從上古傳承至今,聳立世間千萬世而不朽,隨即只是一場選拔會,但足以在離國掀起濤天駭浪,令無數人擠破頭顱想要進入其中。

“還有半年啊..”

王澤吐了口氣,望向了天空,心中思緒萬千。

雖然他有着大地之脈,方天畫戟,還有戰典練體術這些奇物,但他從來不認爲他會比別人優越。畢竟這個世界上有大機緣的人很多,天縱奇才也不再少數,沒有絕強的實力,就是寶物再多,發揮不出其萬分之一力量,也是無用。

比如說武嵐,這般年紀就已經達到翻雲境以上的修爲,着實讓他心中有些感觸,他知道在離國這個異數絕對不止她一人。

“在武堂選拔賽開始之前,一定要想辦法,將實力提升到翻雲境!”

王澤握了握拳,在心中沉吟道。

“嗯,不錯…只有達到翻雲境才勉強可以修練蠻古劈空斬,那麼進入武堂,就有一絲可能,如不然的話,難..”

曉機子點了點頭道。

他非常清楚,武堂這個超級大勢力有多麼強大的能量,以王澤現在表現而出的實力,跟本就不可能能在武堂選拔會上展露頭角,除非將那尊階戰技,修煉成功..

要知道,尊階戰技,莫說是在離國,就是在那武堂之中,也是特殊珍貴的存在。

只有能夠將之學會,那麼他與別人之間的差距,就可以被無限拉小很多。

曉機子補充道:“若是能夠將天方畫戟的兵魂找到,讓它再現大衍誅天二十四神器的威勢,也是能夠讓你的戰力大大的提升”

而後問道:“進入大草原之後,方天畫戟有沒有什麼感應?”

王澤搖了搖頭,從進入大草原開始,他就一直留意着元戒之內方天畫戟的動靜,但可惜依舊與之前那般,沒有絲毫的異常發生。

“大草原太遼闊了,這裏纔是冰山一角而已,或許再往深處走走會有不一樣的發現。”

曉機子笑了笑安慰道。

王澤點了點頭,在心中卻是已經打定了注意,就算方天畫戟的兵魂真的在大草原的最深處,他也要走上一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要實力快速提升,就知有身處險地..

然而,就在王澤心思翻涌間,曉機子突然道:“咦..有人來了。”

話音一落,王澤神色一滯,目光一轉,只見在這漆黑的大草原之上,一位風采出衆的女子,蓮步款款向一處湖泊走去,爲這大草原之中,畫起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女子一身青紗,將玲瓏有致的嬌軀包裹的淋漓盡致,晚風吹來,將她衣羣吹起,宛若仙女一般,美麗無比。那張絕美的容顏上,那透着一股冷豔而高貴的氣質,給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感覺。

“武嵐?”王澤神色一凝,不明白這大半夜的,對方來這裏幹什麼,然而下一幕,頓時讓他臉色僵了下來。

只見,武嵐眼波流轉,目光向四處望着望,見沒有任何的異常,鬆了一口蘭氣。而後,貝齒輕咬着紅脣,她玉手解開了,青紗的扣子,隨即,一具宛如上天是上天傑作的完美玉體,便裸露在了這沒有人煙的大草原之中…

白天與那頭黑電鴉撕殺之時,那一衣黑色的血跡也是難免的濺在了她身上。女人愛乾淨,這是天性使然,雖以趁半夜無從之時,她走出帳篷想在這裏清洗一番…. 察覺到武嵐將目光彙集在了自已身上,王澤頓時心中一跳,但表面卻不動神色,聳了聳肩道:“昨晚修煉的太晚了..”

然而,柳靈下面的話,頓時更加讓他毛骨悚然了起來:“哼哼,我可看到某人昨晚偷偷的溜了出去。”

此話一出,這裏的氣氛頓時凝固了下來。武嵐心中一動,頓時將目光鎖定在了王澤身上,一股莫名的氣機在這裏籠罩。

王澤心中暗罵,心臟都是在瘋狂跳動,但表面浮現一抹笑意,咧嘴道:“哈,到外面修煉去了,原來你這麼在意我的行蹤..”

“呸,誰在意你的行蹤..”

柳靈撇了撇嘴,她不過是隨口問問,自然不知道昨晚的事情。

見狀,王澤心中暗自鬆了口氣,剛剛的確被這虎妞言行給嚇了一跳。

不過就在這時,武嵐卻是莫名的掃了他一眼,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柳眉微蹙,隨即又收回了目光…

在準備一番之後,衆人開始趕路了起來。

“武嵐姐姐,你說的那個小型礦脈,到底到哪裏,還有多久能到?”

路上,柳靈抹了把俏臉上的汗水,問道。

此話一出衆人也是立刻附耳傾聽,一提起那個小型玄陽石,就讓他們心中發燙。

“那裏是屬於大草原深處的邊緣地區,如果一路順利的話,大概要走一個月左右的路程。”

武嵐捋開散開額前的青絲道。

聞言,衆人點頭,倒也沒有因爲時間久遠而有什麼想法。大草原遼闊無比,他們出來歷練,也是動輒需要數月若是半年之久,這點時間他們自然不會再意。

再說一路之上還有武嵐和柳靈,兩個相貌美麗的女子同行,也是爲這枯燥的趕路而增添了不少風景。

就這樣,她們一行人,在這茫茫無垠的大草原之上,開始了長遠的路程..

大草原之中,危險重重,他們這一行人雖然極爲掩飾自已的遺蹟,但也難免會有出現一些麻煩,當遇到一些蠻獸能避他們就儘量避開,實在不行,就出手將之斬殺,倒是爲這般趕路,增添了一些生趣

尤其是隊伍之中的兩名風姿各異的女子,也是讓得他們心中,生起一抹留戀的情緒。這兩名女子,都是集美貌與實力於一身,在原城無數男子想要於之一聚都不能,而此刻能於她們這般一同趕路,倒是讓隊伍中大多數男子心中暗興奮不已。

其中王澤最是難奈,可謂過着度日如年的生活,前幾天他發現武嵐總有意或是無意的撇他一眼,這讓他心中有些發毛,簡直有種坐針毯般的感覺,渾身不自在。

好在,讓經過了數天與柳靈兩人,每天吃他親自燒烤的野味之後,對方終於將那一份戒心也是徹底收了起來,讓他長吐了一口氣..

當然在趕路的過程中,王澤也是時刻沒有把修煉落下,在那顆三階蠻獸內丹的幫助下,他的實力,也是每天漸漸的都在提升。

不得不說,這三階蠻獸內丹蘊含的能量的確夠強大,過了半個月之後,王澤終於將之煉化完畢。

不但讓得他實力提升到了出塵境三重天的地步,而且還猶有過之。如果說,每一重天也有初期、中期、和後期之分的話,他現在差不過是站在了三重天的中期的地步。

只不過,每一重天之內境界劃分並不明顯,所以一般人不會這般提起。

夜,明月當空,草原之上,安靜無比,在一某一處地域之中,一個身材單薄的少年,獨自一人,在茫茫無際的大草原之中,手持一柄巨大的方天畫戟,揮動得虎虎生風,風雷陣陣,頗有一番不俗的威勢。

王澤每天晚上都會如此,在別人熟睡之際,一人去出帳篷找一處地方,煉着戟法。

有道是,一天的棍,一個月的刀,一輩子的槍,說的就是槍類武器的難煉,而方天畫戟,更是槍類武器中的異數,自古以來,便很少有人難夠將之熟練駕馭,但凡能夠如臂使揮的人,無一不是名動一方的強者。

而經過了半個月的鍛鍊,王澤終於是初步的摸到了一些竅門..

“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