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布這個聚靈陣的人也跟你一樣是一個修真者?”洛小天無比驚愕地問道。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這不好說,有些精通玄黃之術的普通人也能佈置得出來,不過這樣的人應該會很少吧!”小雨說道。

“我就說呢,剛剛纔發現魔氣這裏就突然多出了個聚靈陣,我想這個瓊玉樓肯定有問題,今晚我們就一起去一趟瓊玉樓,肯定會有收穫!”小雨諾有所思地接着說道。

洛小天知道那瓊玉樓是個風月之地,可小雨執意要去看看,他也沒辦法,也只能見機行事了。。。。。。。

旺運齋很冷清,一天下來除了幾個問問價格的過路人,根本就沒什麼生意,!小雨胖丫他們已經結成了死黨!最奇怪的就是門前的小武,他站在門外不怎麼進來,而且話也不多,不過洛小天能看的出來這個小武絕對是個練家子!

這個小武看起來對洛小天是非常客氣,只是有時候會在暗中悄悄地觀察他。於是小天便暗下決心,他就要在這幾天內將這旺運齋的謎團一一解開。。。。。。。。

“胖丫,小武,我們下班後一起去瓊玉樓吧,小雨已經和我約好了,你們也一起吧!”紅燕滿臉激動地說道。

“你要想去你就自己去,別把小雨和胖丫帶上,那裏是什麼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那個瓊漿玉液酒老貴了,喝了會上癮!”小武說。

洛小天想了想隨即對着小武說道:“小武,既然她們都決定去了,那我們就一起去吧,就去看看也沒事的,我們不一定會喝那個酒的!”

小武見洛小天開口了也沒辦法,只好勉強同意!隨即他對着小天說道:“洛總,李總在的時候可是說過的,不能喝那個酒的,你們去可以但是最好別碰那個酒!”

洛小天點了點頭,心裏想道今晚去這瓊玉樓肯定會有收穫。

天剛剛插黑,他們已經到了瓊玉樓邊上,這裏地方很大很時尚,可是卻又給人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洛小天看了看小雨發現小雨竟然淡得出奇。

“小雨,你知道嗎?這瓊玉樓的老闆可是人稱才貌雙絕的黃海集團公子黃斌!人家都說那黃家公子一點都不像那些二世主,不但人長得風流倜儻,而且還斯文有禮呢!哎呀,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見到他丫!”紅燕說着說着兩個小臉就變得通紅的。

“你別做夢了,見到又能怎麼樣,人家黃斌能看上你啊!”胖丫見紅燕有些發春便極其不屑地說道。

洛小天看了看這一共有九層的瓊玉樓,他發現這天剛剛黑整個瓊玉樓就已經是金碧輝煌燈火通明,門外更是停滿了高檔私家車,看起來似乎已經是人滿爲患!

大門前站着的兩個穿着旗袍,而且還濃妝豔抹的漂亮女人,看着洛小天他們幾個走了過來,便笑盈盈地接了他們進了大廳。

這個大廳看起來像個辦事處,大廳中間還有一個橫幅,而且還是黃海礦業招工的橫幅,小天心下奇怪,這招工怎麼都招到這裏來了!

“洛總,這個黃海礦業也是黃斌的產業,不過黃海礦業在彭市!”胖丫好像看出了小天的疑惑便隨即解釋着說道。不過就算是這樣,在這裏拉個橫幅洛小天確實不怎麼好看。

七樓就是因爲瓊漿玉液酒而出名的玉液貴族會所,小天他們坐了電梯直上七樓,他看了看小雨,發現小雨似乎很疑惑,但是大家都沒有說話。

“歡飲光臨玉液會所!”兩個看似大學生的美女迎賓員,一看見了小天他們幾個臉上就堆滿了微笑。

小天帶着她們幾個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隨即便環顧四周,他發現這裏的人都很斯文,彼此交談都很小聲,看得出來都是有學識的知識分子,看他們的衣着打扮都很高貴,應該也是些有顯赫身份和地位的人。

此刻,洛小天覺得這個玉液會所一點都不像鐵嘴叔說的那種風月之地。。。

這個時候對面走來了一個略有風騷的女人,她挺着胸器對着小天他們幾個說道:“幾位好面生啊!不知道你們是哪家的公子和小姐呢?”

“我們是旺運齋的,我們沒叫你,你走開!”小武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能給我們一點瓊漿玉液的資料嗎?”紅燕不等人家答話就急不可待地說了起來。

“我們瓊漿玉液酒可是韓凝霜博士花了20年時間研究出來的產品,它對各種美女病,老人病,甚至癌症,肝硬化都有顯著的療效哦,還上過電視呢,這個是我們的資料您看看!如果成爲了我們的客戶,我們會每兩個月爲您進行一次全方位的免費體檢!第一次來的客人我們會免費送一份小劑量的瓊漿玉液酒!。。。我在對面,有事喊我哦!”說完就扭着屁股走了

“你看那是林局長,那是揚帆集團的趙董還有佳琪木業的陳經理也在,還有那個,她是彭市的大記者張家慧!”胖丫激動地喊了起來。

小天隨即感到這裏的確是一個上流社會各界人士集齊的貴族會所,但這個時候最激動的就是紅燕了。

“小雨,你看,去斑斑只要7天!”紅燕激動地說。

“你看看價格吧!380塊一天,你一個工薪階層能喝幾天?”小武看着紅燕很是不爽。

“關你屁事!”紅燕跟小武的戰火就這麼一觸即發了。。。。

不一會,一個美女服務生就將酒送過來了,還帶了一個本子,說要登記身份證,目的爲了跟蹤調查產品的效果,結果誰也沒有理他,只不過一旦長期服用是需要簽約的,那就需要身份證件了。

此刻,紅燕抓起杯子就想喝,小天連忙按住她的手說道:“等等!’

洛小天看了看小雨,他發現小雨正端起杯子,並且一口氣就喝完,隨即大家就都喝了,只有小武沒喝。小天喝完後感覺味道不錯,並且覺得全身清涼。

就在這時候洛小天聽見,坐在前排的一位年輕女孩對着一個很富態的老者說起話來:“趙董,聽說您喝這個瓊漿玉液酒已經有兩年了吧?您的肝硬化是不是全好了?我想代表我們彭市電視臺邀請您做個專訪可以嗎?當然您可以自己安排時間!”

“侄女,別趙董趙董地叫我,我和你爸那是鐵哥們,做個專訪,隨時都可以啊,呵呵,你和小斌的事,什麼時候請我喝喜酒啊?趙叔叔可等得急死了!”那老者微笑着說道。

“趙叔叔,您別逗我了,不是你想的那樣!是我爸讓我用空幫小斌哥做點事的!我馬上就走了!”

洛小天覺得那年輕女子很樸實,感覺有點像鄰家女孩,模樣也很清秀,而且看起來斯文有禮還略有羞澀。

“好了,我不逗你了,我約了你小斌哥,談點事,他馬上要來了!”趙董笑着說道。

“趙叔叔,我還有點事,那個專訪我明天給您祕書打電話!”年輕女孩站起來就走,走的有點急,一不小心碰掉了小天的杯子,小天反手一接,並看了看她。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個女孩說的很是誠懇。

“你就是彭市大記者,張家慧?”胖丫像個萬事通,什麼都知道。

“恩!我是張家慧,你是?”家惠說道。

“我是你的粉絲丫!經常在電視裏看見你,你真了不起,一個女孩子竟然能揪出那麼多的黑心企業!”胖丫好像有點從心底裏崇拜她,雖然心裏認爲張家惠這麼做有點傻,但還是很欣賞張家慧的勇氣的。

“謝謝你!那沒什麼!那是我的本分工作!”張佳慧說的很真誠。

此刻,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張家惠的話所感動,因爲他們能聽出來張家慧說的話是沒有任何虛僞和雜質的,小天和小雨也同時向着她拋去了尊敬的目光。

張家慧因爲走得急先是撞翻了小天的杯子,接着又跟一位男士撞了個滿懷。

“小慧,你沒事吧?怎麼這麼着急?”那男士關切地問。

“小斌哥,我有事,先走了!”張家慧說完就急忙跑了出去。

“小軍,你去送一下!”男子讓叫小軍的送一下之後就進了會所。

剛進門時那個男子就看見了葉小雨,他用眼神在小雨的身上逗留了片刻後就立刻走了進去。

洛小天看的出來,那個男子就是人稱才貌雙全的黃斌。

洛小天發現他果然是人中龍鳳,不但是長得儀表非凡氣質儒雅,那舉止之間的書生氣也絕對可以迷死不少少女,而他那張大國字臉上更是劍眉星目,還滿臉推着成熟,那被刮鬍刀颳得發青的下巴上更是凝實着雄性的魅力。

洛小天自愧不如,而後便隨心看了看紅燕,他發現紅燕在見到黃斌來了後,竟然連頭都不敢擡起來。。。

“黃少,你來晚了!"趙董客氣地跑上前去跟黃斌握了握手。

“黃少啊!我們公司的高級人才有不少都是你黃海礦業挖走的吧!”此刻那個經理也站了起來,三人就同時走進了包廂。

小雨看着黃斌走了進去便撐着下巴說了句:“真帥!”

此刻洛小天他們同時驚訝地看向了小雨,只見小雨攤了攤手說道:“我有說錯嗎?"隨即又看了看小天然後溫柔地對着小天說道:“可是沒你帥呀!”

衆人又笑了起來。。。 「看來二夫人是醒了」

「嗯?」,雲梓墨的聲音很小,再加上帶著面具,讓她的聲音變得模糊,竺女只聽到雲梓墨剛剛說了話,卻沒聽清她說了什麼。

「她怎麼說的?」,雲梓墨問。

「她說無論如何都要找到您,無論花多少錢都可以,我告訴她您沒在閣中,讓她改日再來」

「明日她會再來」,雲影這麼急迫的想要醫治好她母親的臉,絕對等不到過幾天,看來二夫人的狀況比她預料的還要嚴重。

「明日她來了,讓她在這裡等著,告訴她,我會見她」

「是」,竺女眼中留存著疑惑。

第二日一大早,雲影果然來了,當竺女見到雲影的時候,不覺得大吃一驚,竟被烏雲煉藥師給說中了。竺女突然覺得,自己看人心准,但這個神秘的烏雲煉藥師看人更准,不僅看人心准,還能揣測出人心。

竺女走過去,對雲影禮貌性的一點頭。

不待竺女開口,雲影先著急的說:「怎麼樣?烏雲煉藥師現在在嗎?」

竺女看雲影這樣子,比昨天還要急上萬分,不由得對雲影來的目的感興趣起來,「不知五小姐兩次前來,究竟是為何?」

雲影頓覺了一下,微微低下的頭表示她在猶豫要不要把事情告訴竺女,「我是想向烏雲煉藥師求粒丹藥」

「哦?丹藥?」,雲影的樣子告訴竺女,並非這麼簡單,「若是想求丹藥的話,那去拍賣行即可,霧市拍賣行每日都會有丹藥拍賣」

「那裡沒有我想要的丹藥?」

「哦?這就奇了怪了,那五小姐想要什麼丹藥?」

「我……」,雲影發覺自己失態,差點將二夫人的事情說出來,急急轉移了話題,「這個,我見到烏雲煉藥師后自會說明,但請現在讓我見一見烏雲煉藥師」

竺女見雲影想要隱瞞的樣子,越加生疑,但烏雲先前吩咐她讓雲影在這裡等候,若不是這樣的話,她絕對能詐出雲影的話。

「現在怕是不行,烏雲煉藥師現在不在霧市,不過烏雲煉藥師說了,讓五小姐在這裡等候,她自會來見你」

雲影心中縱使有再多為難,也只好耐下性子,在霧市乖乖等候。

此時在皇族學院內的雲梓墨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現在顯然不是她醒來的時候。

神殿內的五位長老沒有睡懶覺的習慣,都早早的醒來了,他們和以往一樣各自閉目養神,修身養性,樣子像是忽略在還在神殿內呼呼大睡的雲梓墨,其實心中都在責罵她現在還不醒來,不是修鍊者應做的行為。

修身養性是修鍊極高武力的基礎,若想心無雜念,修鍊好高深的武魂,就必須將整個身心放空,不能被雜物沾染。

五位長老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修身養性的修鍊方法,猛然間多出了一個完全格格不入的雲梓墨住進來,每人心中都感覺不便。

朽木、淼一、焱烈、圤拓四人對雲梓墨抱有極大意見,但考慮到雲梓墨是鈴桓的弟子,他們不方便明說,只是每日清晨修鍊的時候,四人紛紛用怪異的眼光看著他。 一抹彎月懸掛夜空,“湘雅”客棧一上品廂房內,楚霄平躺在牀上,全身從上到下纏滿了繃帶,如果不是他拼命掙扎,估計眼睛嘴巴都給蒙上,他別過頭,看向蕭靈兒,蕭靈兒尷尬的微笑着,畢竟她不是正規的郎中。

蕭靈兒雙手擡起,全身向後彎曲,一個懶腰之後,她感覺全身舒暢了許多,接着,她開始解脫衣裳,突然一絲不對勁閃過她的腦海,她猛地回過頭,此時楚霄正目不轉睛靜靜地注視着他,

“不許看。”蕭靈兒停下解衣的動作道。

“又不是沒見過。”楚霄冷不丁道。

“……,性質不一樣。”蕭靈兒有點語塞道。

“都是被看光,你覺得我會認爲不一樣麼?”楚霄問道。

蕭靈兒突然感覺這一幕似曾相識,

“一樣你也別偷看。”蕭靈兒頓了半響後道。

“這是光明正大。”楚霄淡然道。

“光明正大也別看。”蕭靈兒感覺一絲無力。

“趕緊脫吧,我看着呢,不會有其他人看的。”楚霄回道。

蕭靈兒幽怨的瞪了楚霄一眼,轉過身解脫着衣服,她現在急切的需求沐浴一下,把身體與身心好好的放鬆一下。待到衣服解脫殆盡之後,蕭靈兒怯生生的回頭看了一眼,楚霄正閉目養神着,她心中不禁泛起一絲小小的失落感,同時心中鬆了口氣,緊接着快速的鑽入鋪了一層蘭花瓣水的浴桶中。

落水的動靜傳來,楚霄緊閉的雙目睜開,好奇地看向浴桶。蕭靈兒從浴桶中探出頭來,對此兒投來目光的楚霄甚是費解,該看的時候不看,看不到的時候,你偏要看,心中小九九圈的到處都是。在她走神之際,楚霄突然從牀上蹦下,衝到浴桶旁,翻身躍了進去,水花頓時飛濺。

蕭靈兒回過神來,此刻楚霄已經近在咫尺了,正欲說話有所行爲,楚霄遁入水中,入水的同時將蕭靈兒也順帶着壓入水中,禁接着一道火焰竄入,整個房間瞬間被點燃,然後火勢猛烈的膨脹,最後在房間內劇烈爆炸,整個房間成爲了廢墟。

蕭靈兒從水中探出頭來,她發現她在洗露天浴,整個房間已經消失不見,被一片焦黑的廢墟代替,房間、廢墟,她突然想起她的衣裳,眼神開始掃視着周圍。

“把她穿上。”楚霄把她脫去的衣裳交代給蕭靈兒,然後縱身越出浴桶。

蕭靈兒訝異的看向楚霄,此刻他身上已經穿上了長袍,長袍上滴着水。蕭靈兒把衣裳穿上,溼漉漉的衣裳緊貼着她的肌膚,令他的眉頭微顰着。

“身材不錯。”楚霄四周觀望之後,出聲道。

“下流。”蕭靈兒下意識地把頭低下,溼身的效果盡覽無餘,鄙視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