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我現在到底在怨恨什麼?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是屠神團!對,就是它!

一看到他們那副相親溫馨的嘴臉,我就火大;每每目睹他們為了同伴捨生忘死,我就嫉妒;一想起他們眼中的自信堅毅,我就后怕。他們全都該死,憑什麼我們都死光了,他們卻還活著?為什麼要讓我們當他們的墊腳石?

不,我不會讓你們如願的。與其讓這種噁心的圓滿結局發生,我寧願去死!

一想到這些,阿曼尼決定展開報復。她不再糾結與東方晨的得失,也不去想什麼任務,只想純粹的戰鬥,故意的殺戮。

隨著她這個念頭瘋狂在心中滋生,真紅鴛突然改變了攻擊軌跡,朝昏迷中的波克隆斯卡婭飛去。

沒錯,阿曼尼已經拋棄了作為帝國戰士的尊嚴,打算去做流浪者眼中最不齒的事:攻擊失去意識,毫無抵抗能力的目標。

須知,監守者中最為殘暴嗜血的潘神骸魔、暴躁蠻橫的沙丘、陰險狡詐的卡茲拉、殺戮如麻的圖克拉斯,都從來沒有干過這種事。

當初圖克拉斯擔任叛徒的處決者,在發現艾露斯芬瑟陷入深度沉睡后都放棄動手的打算,而是先想辦法用換影、奪靈等手段讓艾露斯芬瑟恢復意識,要殺要刮然後再說。

在流浪者的圈子裡,除非發生特殊情況,通常在戰鬥中失去意識便意味著心靈力場處在不受控狀態,會被視為退出戰鬥,有權得到道義上的保護。所以故意攻擊沒有意識、完全退出戰鬥的敵人,會被當作一種沒有底線的行為,違反流浪者們心照不宣的道義標準。

不過凡規則必有例外。宇宙中唯一能正大光明無視這一約定俗成規則的,是決鬥,以及由決鬥衍生出的各類競技性項目。比如星空競技場,因為星空競技場是沒有規則的,更沒有所謂的「道義」約束。

當然,還有一種更加流氓情況,便是某些流浪者本身就毫無底線可言,視一切規則道義如糞土,要是攤上這樣的傢伙,只能說運氣不好。

此時此刻,由於阿曼尼性情大變,屠神團就倒霉地攤上了這樣一位對手。眼看真紅鴛一閃之間到達波克隆斯卡婭上方,就要將她斬成兩段之際,東方晨的星盾及時補位防禦,替將軍擋下必殺一擊。

只可惜星盾只能防住真紅鴛的斬擊之力,卻無法完全防禦那柄妖劍附帶的元素攻擊效果。

霎時間,炎氣從星盾周圍漏下,席捲波克隆斯卡婭的身體,她的毛髮一下子捲曲起來,裸露在外的皮膚泛起大量水泡。還沒等灼傷擴散更深,將軍體表突然冒出大量水汽,嗶剝吱嘎作響。

等水霧散去,心懸起來的東方晨再次看去,愕然發現波克隆斯卡婭體表竟然覆蓋了一層冰晶。在冰火兩重的摧殘下,將軍的皮肉紛紛龜裂綻開,怎一個慘字了得?

東方晨見此情形咬牙切齒:「該死!我說傷口怎麼遲遲不見好轉,原來那柄小號真紅鴛同時兼具火焰與寒冰屬性。冰火相交,威能更甚!

阿曼尼這傢伙,居然把冰與火成功地融為一體使用,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

糟了,這種攻擊太詭異,那柄真紅鴛只要在目標身上造成創傷,便絕難在短時間內癒合,甚至連壓制都不太可能,會如蛆附骨般地折磨削弱我們的身體和意志。

怎麼辦?

沒別的辦法,看來,只能求助一個人了!」 網游之奶個錘子 戰鬥進行到如今這等慘烈程度,屠神團和監守者破堅小隊雙方可以說底牌盡出,誰都沒有有所保留。

目前參與戰鬥的,除了蒙卡若、天樞、阿緹婭,以及他們的對手阿克萊爾尚在相互斯磨之外,每個人都動用了禁術級別的技能,拼殺空前慘烈。

破堅小隊墮落者一族三人全部戰死。屠神團七殺本尊失去戰鬥能力,只剩九鼎和分身還在戰場上堅持著;淺草勝男、奧維利亞、波克隆斯克亞、艾露斯芬瑟均已遭受重創或失去行動能力。可以這樣說,屠神團輔助成員全軍覆沒,而且還饒上了七殺和艾露斯芬瑟這兩個主要戰力。

東方晨雖然沒有動用禁術:宇宙縮影,但他的多種大威力技能,完全可以媲美普通禁術。而阿曼尼作為破堅小隊的壓軸存在,在亮出真紅鴛雌劍的那一刻,實際上已經啟動了她的禁術:冰火二重奏。否則也不可能出現冰火兩種攻擊效果同時存在於一次攻擊的現象。

而阿曼尼的禁術:冰火二重奏,雖然不似別的禁術那樣氣勢駭人,但這招的厲害之處就在於殺敵於無形,斃敵於虛弱。被擊中之人猶如中了慢性劇毒,除非自身冰火雙抗性逆天無比,達到免疫的程度,否則根本無解,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在冰火二重的侵蝕折磨下越來越弱,敵人越來越強。

可全宇宙都知道,冰與火是一對天生相剋相反的元素屬性,能同時領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雖然這種事聽上去是那樣的不可能,但宇宙意志賦予之下,還是有同時領悟的可能,只不過這需要極其逆天的悟性和時運。

可想而知,集冰火雙屬性於一身已然如此困難,但要說某個進化生命能同時擁有冰火雙抗,呵呵,不存在的。就連玩元素法則的行家裡手紀族,多少年來也從沒出現一位同時擁有兩種相剋相反元素抗性的存在。

所以說,阿曼尼的這招看似平淡無奇,攻擊力也不見得有多麼暴猛,可實際上是無解的。普羅修斯在發現她同時擁有冰火雙屬性的第一時間,就準確預言除阿曼尼在戰鬥末段肯定異常難纏,絕對有「搞大事情」的潛質。

事到如今,雙方的生力軍,就只剩沙暴領域內的那四位了。而阿克萊爾雖然實力不俗,奈何旋階稍低,是阿曼尼一心想要保下來的屬下,龍人戰士以一敵三已經極為不易,哪有多餘精力顧及其他?所以阿曼尼再困難也不可能把阿克萊爾置於危險之境,弄不好就得丟了性命。

目前的局面,是阿曼尼佔據上風,仗著旋階實力和恐怖靈器開始清算屠神團。先不說她有沒有能力全滅屠神團,單說屠神團每個在場的人只消讓真紅鴛蹭破點皮,那這仗也沒法打了。

東方晨通過這場戰鬥中的點點滴滴算是看透了,想要壓制住阿曼尼,從而可以尋覓機會戰勝她,就必須要想辦法廢掉那柄詭異強悍的器靈:真紅鴛。

之前七殺與阿曼尼的初次交鋒已經說明一切。再被切斷手臂,失去真紅鴛雄劍之後,七殺僅僅依靠分身殺神,就能與阿曼尼斗得旗鼓相當。當然,阿曼尼當時並沒有全力爆發,但至少沒有真紅鴛的她,對應起來輕鬆了許多,不似之前那般難受,好似一頭獠牙外露的怪獸,屠神團眾人只有亡命逃跑的份。

搞掉她的真紅鴛,就等於拔除了阿曼尼最鋒利的獠牙,與她對戰之人至少不用那麼心驚膽戰,時刻提防那個要命的靈器。

想到這裡,東方晨默默下達命令:「男爵,我們這裡遇到了大麻煩,需要你的幫助。蟲子、天樞、盡一切可能幫助男爵。

開始執行6號行動方案!」

……

命令發出后沒多久,就聽沙暴領域中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像是某種遠古巨獸的嘶鳴吼叫。沙暴領域霎時間被破開一角,呈現出一道喇叭口狀的缺口,光影與黃沙紛錯模糊間,兩道影子衝去缺口,只一閃便消失了。

又從那缺口處傳出阿克萊爾決絕的狂嘯:「想跑?只怕沒那麼容易吧?

我阿克萊爾就是拼上這條命,也決不能讓你們離開!

禁術:迷影沙海!」

轉瞬間,一股更加濃郁狂暴的沙塵從缺口深處泛起,眨眼間將沙暴領域喇叭狀的缺口復原,一切由重歸平靜,只剩嗚嗚嗚的風沙聲。

而然,令阿克萊爾和阿曼尼意想不到的是,沙暴領域破口僅僅存在的幾秒鐘功夫,屠神團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所謂6號行動方案,是指屠神團在對戰破堅小隊極為不利的局面下,實在無法可想、無計可施,讓阿緹婭視戰場情況召喚她的百魔禁衛出界助戰。

離婚後讀懂男人 本來,屠神團是不想走這一步的,因為幾年前阿拉斯加之戰留下的陰影依舊揮之不去,想想都讓東方晨等地球人後怕不已。況且阿緹婭被三界穢邪深淵的某位領主告誡千年之內都不得濫用魔能,更不易再動用魔化之術,因此她的百魔禁衛雖然可以無償召喚,但尊主沒有魔化,無法加強統御能力,百魔禁衛的實際戰鬥力要大打折扣,可視為一種封印狀態。

但事有湊巧,在命運魔力的運作下,阿緹婭在浮影殿已經待夠了千年時光,所以如今的她又可以服用魔能藥劑,肆無忌憚地動用她那廉價的魔化禁術了,當然,百魔禁衛的所有限制也會隨之取消。

東方晨在向阿緹婭講明目前的困境,以及阿曼尼種種優缺點后,男爵大人當機立斷,打算魔化后讓兩位專門針對阿曼尼的魔族出場:冰魔蓋奇拉、炎魔納里斯!

但這需要首先破開一直圍困三人的沙暴領域,於是蒙卡若當仁不讓動用了禁術:真·犼靈甲,再一次抬出了老祖宗幫忙。

犼之真靈降世非同小可,哪怕只有一絲,也足夠破開沙暴領域一角。眼看機不可失,早已準備好的阿緹婭立刻讓二魔衝出包圍圈,投身到對付阿曼尼和她那柄靈器的戰鬥中去了。

這二魔全都是一階九旋巔峰的實力,而且還都是元素生命,對應這種局面輕車熟路,在感受到天地間的元素分佈之後,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

首先,雙魔動用各自元素融合之能,軀體漸漸消散,化作時空中冰火雙元素的一份子,而後再在目的地重新聚合身體。用此法,二魔瞬間抵達真紅鴛附近。

隨後,蓋奇拉和納里斯主動接觸真紅鴛鋒芒,真切地感受了幾下劍鋒斬擊,然後相互對視片刻,點了點頭。

最後,雙魔再次身體爆開,化為冰火兩股能量,開始追隨著飛劍東遊西逛,跟狗尾巴似的拖在真紅鴛之後。在此過程中,二魔還時不時相互繞在一起纏綿一番,也不知道兩魔到底有什麼惡趣味,非得用這種方式飛行。

與此同時,阿曼尼對新出場的二魔大感震驚,驚叫道:「那是什麼玩意?

不……不會是元素生物吧?

可惡,屠神團哪來的這等本事?想必又是阿緹婭那賤人搞的鬼!

別小看我!真紅鴛,給我殺光他們!」 此時此刻,天空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阿曼尼的真紅鴛不論飛到哪裡,身後總是拖著兩條長長的「尾巴」,一藍一紅。而真紅鴛的攻擊目標不論是誰,總會被兩條「尾巴」干擾,次次落空。

這下阿曼尼怒了,在還沒有搞清楚對方底細的情況下,不顧一切大吼起來:「該死,誰也別想妨礙我!

秘法:攻掠如火!」

說完,阿曼尼化身一團赤紅烈火,沖向攪局的兩位魔族。

炎魔納里斯本體乃是一具岩漿化的類人形身體,此刻感受到阿曼尼的動作,狂笑著傳音:「蓋奇拉,那女人攻過來了,是你去還是我去?」

蓋奇拉對東方晨很有意見,心中還記恨尊主向領主告他的那一狀,要不是為了那個地球土著,哪來的這許多幺蛾子?

當下沉聲道:「那女人主修火焰,你去比較好一點。如果她動用寒冰之術,再由我出面也不遲。」

納里斯呵呵一笑:「還是一如既往的滑頭啊,一有事就往後縮。怪不得尊主說你消極應對,處處敷衍與她,嘿嘿,那一狀,告得不冤!」

蓋奇拉又羞又怒,爭辯道:「什麼敷衍?那叫謀定而後動。哪像你?就知道喊打喊殺。

我再來多感受幾次這柄靈器,應該是材質有古怪,但還不確定到底是什麼?靈器這面有我,你去對付那個女人。」

納里斯不可置否,瞬間恢複本體,雙臂環抱懸浮半空,等著阿曼尼殺到。

片刻后,阿曼尼停住身形,打量起攔在她面前的巨大元素生物。看那形態樣貌,感受著它散發出的氣息,分明就是一個異常強悍的火焰元素生命。看來,屠神團的戰術思路非常清晰,顯出這手,不用說也是專門針對自己的。

阿曼尼思前想後,終於冷冷開口:「請問你是哪位?還請不要插手我和屠神團的事情。」

納里斯體表岩漿流速明顯加快,發出震耳欲聾的大笑:「哦啊哈哈哈哈……

我是誰不重要,你和什麼屠神團之間的恩怨,對老子來說更是無聊透頂。聽說你火焰之法相當不錯,老子特來討教一番,如何?」

阿曼尼面對自己最擅長元素的化靈之物,居然隱隱有些害怕,當下放低姿態回道:「在下那點微末伎倆,怎敢在您面前獻醜?別再取笑我了。」

納里斯狂笑更甚:「啊哈哈哈哈……

怎麼?還沒較量,這就怯了?

阿曼尼,聽說你在自己老家號稱赤炎,想必火元素造詣不淺,別給老子說你還沒見過火靈。

別怕,老子跟那些火靈並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個頭稍顯大了些,你該不會被老子偉岸的身軀嚇住了吧?

古畫迷局 啊哈哈哈……」

阿曼尼聞聽此言漲紅了臉,咬牙切齒道:「火靈我當然見過,你別欺人太甚。在下念你化靈不易,因此好言相勸,別不知好歹,否則多年苦修一朝付之東流!」

納里斯仰天打了個哈哈,都不帶拿正眼瞧的,狂傲道:「那你還廢話什麼?老子就想知道你能把我怎麼樣?」

阿曼尼柳眉倒豎,冷喝一聲:「找死!

看招:熔岩奔騰!」

才出招完畢,阿曼尼霍然一驚,暗罵自己愚蠢:真是被那傢伙氣昏了頭,他是火靈,身體又顯露出岩漿特性,自己居然拿熔岩攻擊他,這不是智障么?

果不其然,接受阿曼尼熔岩秘術洗禮的納里斯非但一根毛都沒少,而且身體還隱隱壯大了一圈。

炎魔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又看向阿曼尼,不可思議道:「女人,你的火焰之法如何尚且不做評論,但就剛才來看,恐怕是腦子出了問題。老子很為你的智商擔憂啊!」

阿曼尼羞憤交加,渾身火焰氣息瞬間內斂,爆發出一陣陣刺骨寒意,尖叫道:「去死吧!

極核冰爆!」

納里斯暗笑一聲:「哦,終於出現了嗎?」

隨後也不見其如何做防,只是渾身騰起滔天烈焰,試圖用炙熱消弭寒冰。阿曼尼寒冰秘術形成了一顆潔白冰球,飛速旋轉著射向納里斯,一觸碰到炎魔的護體火焰,冰火相激立刻起了劇烈反應,猛烈爆發出大量霧氣,嗤嗤聲不絕於耳。

面對如此局面,納里斯心下駭然:這女人居然在寒冰造詣上也這般驚人,所發技能竟能壓我一頭?

且不論威力如何,單就剛才那一手火冰元素之間的瞬間轉換,絕對堪稱神技。這丫頭一開始還散出火焰氣息,發動了熔岩技能,可翻掌間完成冰火切換,而且寒冰技能威力同樣強得出奇,當真不可思議。

她究竟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呢?

納里斯遲疑片刻,那枚被削弱一半的冰球已經破開他的護體烈焰,直接撞在他的胸腹之間。就在這時,炎魔的胸部忽然自動擴開一個大洞,前後通透,輕輕巧巧讓那枚拳頭大小的冰球穿洞而過,而後它若無其事地低下頭看向阿曼尼。

阿曼尼見此情景怒氣更甚,明白對方的意思:有什麼招儘管來!

陡然間,她爆發出更加冷冽的寒氣,雙臂環在胸前,兩掌對扣,做出一個虛抱的手勢,然後嬌喝一聲:「那麼嘗嘗這招如何?

聯核冰爆!」

秘術發出,只見與剛才一模一樣的飛旋冰球不停從阿曼尼雙掌之間成型,而後發射,頻率駭人之極,簡直就像拿機關槍掃射一樣。

眨眼間,納里斯的身體就被集束射出的冰球給打了個稀巴爛,散作一團團岩漿熔火四濺開來。

阿曼尼見此情景不僅鬆了口氣,而後為自己正確的戰術改變興奮不已。就在這時,她背後響起炎魔獨特的嗓音:「喂喂,不過打爛了老子的分身而已,用不著這麼高興吧?

看我撕爛你的真身!」

阿曼尼這一驚非同小可,她很清楚炎魔的攻擊馬上就會到來,情急之下馬上轉換元素屬性,渾身氣息由寒冰變為烈焰。因為,她所有的防禦技能,全都由火元素法則領悟而來,冰元素對她的抗擊打能力沒有絲毫幫助。

可讓阿曼尼困惑的是,等待中的攻擊並未到來。她猛然轉身,卻發現面前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

此刻,阿曼尼知道自己上當了,但究竟中了敵人何種算計,她還是一頭霧水。

難不成?剛才那巨大火靈從頭到尾都在裝腔作勢?

生子當如孫仲謀 就在這時,她的紅蓮斗鎧肩頭位置,突然升騰起一簇火苗,那火苗幾番幻化之後竟然形成納里斯的面孔。

火焰跳動間,那張嘴一張一合,譏諷道:「怎麼不長記性?元素屬性轉換成火焰,對老子有用嗎?

呵呵,還是換回冰吧。」

阿曼尼雖然恨得牙根痒痒,但也毫無辦法,只好收了火焰神通,又一次切換回寒冰屬性。

大量水霧瀰漫,納里斯離開阿曼尼身體,懸浮在半空,表面雖然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但其實它的內心緊張萬分,悄然傳音道:「怎麼樣?有什麼發現么?」

不一會兒,納里斯腦海傳來蓋奇拉的聲音:「確認無誤。那柄靈器的材質中,應該添加了傳說中寶器:永歌水晶,而且是冰、火、空間相容的。」

納里斯心中駭然,急忙傳音道:「什麼?永歌水晶?

這等傳說之物,她一個小小一階流浪者怎麼搞到的?」

蓋奇拉回應道:「傻大個,你該不會是在深淵中待傻了吧?

大千宇宙,微微茫茫,有多少故事和秘密是咱們不知道的?人家就是有本事拿到永歌水晶,你能怎麼辦?

再者說,咱們的尊主大人,不照樣還在吃奶的時候就得到了三界么?」

納里斯連忙傳音:「噓,這等誹謗揣測之言,還是少說為妙,小心尊主又告你一狀!」

……

空間夾縫中,普羅修斯擦了擦口水,嘿嘿笑道:「哦嚯嚯,咦嘻嘻,居然是永歌水晶?

哼哼,有了這個,阿曼尼就可以詠唱冰與火之歌了。我就說嘛,那丫頭肯定會給我老人家帶來驚喜的,哈哈哈……

這都多少年了?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永歌水晶啊!沒想到在這裡讓我老人家遇到了,地球還真是塊福地呢。想當初窮盡千萬年也沒探到一丁點,各大商會和拍賣會又無貨可賣,唉,既不可遇亦不可求,我心裡苦啊!

看來,那兩個魔族元素精靈也發現這一點了,知道了問題所在,接下來破局就簡單多了。

呵呵,如若所料不差,破堅小隊,敗局已定!」 由於屠神團目前尚能戰鬥的幾人中,沒人擁有超強元素抗性或是元素免疫能力,因此誰都無法抵禦真紅鴛的屠戮,連團中防禦能力最強最全面的東方晨都不例外。

因此,就必須要請出能夠免疫某一種元素的存在了。恰巧,屠神團剛好有這個條件。

霜魂者蓋奇拉、焚燼者納里斯。

這二魔是三界穢邪深淵一階魔族中僅次于軍團長的最強者,更恐怖的是,它們是元素生命,一冰一火,乃是冰與火的精靈。毫無疑問,蓋奇拉能免疫所有冰寒能量,而納里斯,則能完全免疫火焰。

其實,蓋奇拉和納里斯作為元素生命,能免疫構成各自本體的元素當然無可厚非,但魔族這個族群最大的長處便是具有超強的元素抗性,這跟它們的生命特性與生存境遇有關。

比如殲滅者,雖然不是火元素生命,但同樣具有超強的火焰抗性,幾乎能達到免疫的程度;再比如無面者,就具備不俗的金屬抗性和黑暗抗性;守衛者就不用說了,幾乎所有元素的抗性都有一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