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那道閃光迅速的匯聚成一條龍形真元,隨後就夾扎著無比威勢朝著諸葛青雲猛衝過來。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吼!」

諸葛青雲在這一刻感受到死亡的威脅,一股涼意自他脊椎處升起,隨即他猛然一躍,硬生生的將那條驚龍避開了。

驚龍一路衝過去,最終撞在了諸葛青雲身後的一棟房子上,整棟房子在那條驚龍的衝撞之下,瞬間坍塌……

「轟隆隆!」

房屋坍塌滾起滿地煙塵。

諸葛青雲的臉色很難看,他帶來的那一隊實力不錯的士卒臉色同樣也很難看。

而滿臉包裹著紗布的諸葛曄看不出啥臉色,不過從他僅僅露出的雙眼中也能分辨出,他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

「驚龍?朱家的人!」諸葛青雲惡狠狠的盯著朱千凝。

朱千凝臉色平靜,甚至帶著一絲嘲弄的神色,但她並沒有說話,依舊站在羅征的一側,只要站在他的身後,朱千凝就由衷的感覺到一種踏實的安全感。

士族子弟一般很少結怨,因為彼此明白互相家族的實力,自己作為士族子弟碰到其他的士族,一般都會小心翼翼。

可是那朱家的女人,竟然如此不講道理,他諸葛青雲還沒打算動手,那女人竟然就敢放出「驚龍」對付自己,這根本就是想要他的性命!

諸葛青雲已經憤怒至極,「我不管你是朱家的誰,你今天都死定了,不,先讓你侍候我軍中兄弟一頓了再殺了你!葛倫,葛家,給我上,我懷疑有妖族潛伏在此,凡是抵抗者殺無赦!」

聽到諸葛青雲的話,羅征的神色很平靜,但在他的瞳孔深處,終於浮現出一股股深深的殺機。

羅征對諸葛青雲,以及他帶來的這一票人只是有些忌諱,但遠遠談不上怕的地步。

畢竟對方有一個軍人的身份,而此處又處在白帝城中。

如果可以選擇的情況下,羅征不願意與對方動手,例如方才祝天來利用青雲宗來壓制諸葛青雲,讓他有些忌諱。

可是諸葛青雲的話已經說到這種地步,今天就算是沒有迴轉的餘地了!

凡是了解羅征的人,都很清楚,他越是平靜的時候,隱藏在內心中的憤怒就越深。

只見羅征輕輕的邁出一步,步態十分平穩,彷彿閑庭若步一般。

就在他的右腳剛剛接觸到地面的瞬間,腦海深處那一百多枚龍鱗的力量陡然爆發!

右腳腳尖輕輕點地,將羅征的腳尖反扣,就有一股恐怖到極致的力量點在地面上。

「啪!」

以羅征的腳尖為圓心,堅硬的地面不斷的開始龜裂,這些龜裂迅速的擴散,整個房間的地面瞬間被裂紋所覆蓋,那些裂紋甚至傳遞到這房子的牆壁,牆梁,甚至房頂上。

藉助著這股巨大的推力,羅征便如同一把離弦之箭,朝著諸葛青雲飆射過去!

諸葛青雲身邊的兩個護衛,是反應最快的人,看到羅征瞬間的爆發力如此之強,速度如此之快,兩人都微微色變。

不過畢竟只是半步先天,就算實力再強,也是有限,兩人的眼光交匯之後,便如同兩扇門一樣,擋在了羅征的前面。

面度羅征的洶洶,兩人絲毫都不敢怠慢,將全身的真元運轉起來,利用真元凝結成兩塊土黃色的盾牌。

這兩位士卒久經沙場,所修鍊的功法沒有任何花哨,他們利用真元凝鍊出來的土黃色盾牌貌不起眼,但卻能夠抵抗住妖將的進攻。

「擋住這小子,應該綽綽有餘了吧?這小子以這麼高速度撞上來,光是反震力就夠他喝一壺了!」兩名士卒心中一般無二的這麼想著。

「給我滾開!」

衝到跟前的羅征,揮出雙拳朝著兩名士卒凝結出來的土黃色盾牌砸上去。

羅征的雙拳深深的陷入厚厚的土黃色真元盾中,這兩塊真元盾厚度足足有三寸,因為是真元所化,他們特意將之的硬度降低,這樣可以有效的化解大部分力量。

這真元盾的確有效!

即便是羅征將腦海中所有的龍鱗力量都借用過來,竟然沒有將盾牌打碎。

不過……

在發現自己的力量無法打碎真元盾的瞬間,羅征的雙拳之中,逸散出兩絲天魔真氣。

當天魔真氣湧入那真元盾中,便如同沸油之中倒入冷水,天魔真氣以極快的速度將兩塊真元盾吞噬,轉化!

兩名士卒的臉色勃然大變,心知不妙的情況下,連忙撒手,天知道那紫黑色的真氣不會不會將他們的肉體給吞噬了。

常年在戰場上戰鬥的本能,救了他們兩人,倘若他們不撒手的話,天魔真氣會迅速的將他們的肉身都直接吞噬掉。

但是失去了真元盾保護了兩人,就要直接面對羅征的拳頭!

「砰、砰!」

羅征的雙拳砸在了兩人的胸口,那兩人便如同兩張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出去。

出拳的時候,羅征留了手,畢竟這兩人只是受命於諸葛青雲,本身並非太大的過錯,不至於取他們的性命。

兩人被羅征打飛之後,諸葛青雲與羅征之前,再無阻隔。

諸葛青雲此刻的臉色極為精彩!

他雖說也是武者,而且是先天六重境界,可是他一身境界靠著丹藥培煉出來,本身的實力並不算強悍,他的厲害之處在於謀略和兵法!

但是他很清楚自己身邊這兩位護衛的實力,這兩人聯合起來,曾對抗過四名妖將!

可就是這兩人,竟然沒有擋住羅征一次衝擊!

雖然諸葛曄告知羅征情況的時候,一再提及,絕對不能將羅征當一個半步先天看待。

於是諸葛青雲才會帶著他的兩名護衛趕過來。

但是羅征的實力依舊出乎諸葛青雲的意料之外……

此刻諸葛青雲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後退!

諸葛青雲後退的極快,而且在後退的同時,從他的身體之中爆射出一片片細小的柳葉鏢!

一品女神捕 羅征絲毫沒有將那些柳葉鏢放在眼中,任由這些柳葉鏢射在他身上,頂著這些柳葉鏢徑自抓向諸葛青雲。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不過,此刻得知蕭寒並非小醫仙男友,她自然立即對蕭寒露出一抹嫌棄之色,害得她剛才浪費表情,白表演了半天。

見到面前瞬間臉色大變的女子,蕭寒嘴角忍不住狠狠抽了抽,女人,果然是擅長變臉啊,可怕,此刻,蕭寒也是隱隱猜到了這女子與小醫仙認識,而且似乎有矛盾,故而方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小醫仙,她是什麼人?」蕭寒好奇問道。

「妖宗妖女,洛雨妃,之前與我有些過節。」小醫仙說道。

聞言,蕭寒目光閃爍,妖宗妖女?這外號還真是沒叫錯,夠妖。

「妖女,剛才演技不錯,怎麼不接著演了?」小醫仙目光看向洛雨妃,嘴角微掀了掀,輕笑道。

「我對這些臭男人沒興趣,小醫仙,要不要咱們像剛才那樣演一演?我對你可是很感興趣哦。」洛雨妃美眸微眯,俏臉上滿是嫵媚之色。

看著洛雨妃的模樣,蕭寒身子不覺打了個冷顫,這妖女,有些可怕的啊。

「蕭寒,我們走。」小醫仙淡漠地看了眼洛雨妃,隨即便轉身離去,看著那渾身散發著嫵媚的妖女,蕭寒也是不敢多待。

「小子,站住!」然而,蕭寒等人剛欲離去,一道冰冷的男子聲音便在場中響起了。

蕭寒等人腳步一頓,目光隨即順著聲音看了過去,只見洛雨妃身後的人群中,一道身著血袍的青年走了出來,青年面龐蒼白,陰沉的臉顯得格外陰翳,給人一種很陰寒的感覺。

「蕭帥小心,此人乃是化血門天驕,人稱血公子,名為血流痕。」這時,黃文昊對著蕭寒傳音提醒道。

「化血門?」蕭寒目光微眯,這自然也是一方霸主級別的勢力,只是,此人這時候走出來讓他站住?

這,是何意?

「走可以,右手留下。」血流痕目光盯著蕭寒,淡漠道,剛才,蕭寒的右手,碰過洛雨妃。

他的話,很簡單,很直接。

留下右手,便可以走。

聞言,蕭寒眉頭一皺,不過看到血流痕身後那一臉幸災樂禍的洛雨妃后,他似乎明白了什麼,美女,總歸是有很多人追求的。

這血流痕,便是洛雨妃的一位追求者,蕭寒的手碰了洛雨妃,所以,血流痕要他的右手。

但是,血流痕要蕭寒留下右手,蕭寒就要給他?

「我們走!」蕭寒淡淡掃了一眼這血流痕,隨即便直接轉身離去,懶得理會,一句話,便要他砍手?

天才庶女:王爺,我不嫁 「再走一步,頭留下!」

這時,血流痕的聲音又響起了,聲音無疑冷了幾分,場中,似乎有一股冷風颳起。

聞言,一旁不少圍觀的眾人瞳孔一縮,也是驚了驚,聽這語氣,這事怕是不會善了,血流公子之名,他們自然聽說過,手段極狠。

此刻,眾人的目光也是全都看向了蕭寒,血流痕說,再走一步,頭留下,他還敢走嗎?

然而,蕭寒似是沒有聽到血流痕的話一般,他腳步邁起了,而且,不止一步。

咻!

然而下一刻,血流痕的身體,動了,他化為一道血影快若閃電般地朝著蕭寒暴射而去,殺氣逼人。

見到這一言不合就動手的血流痕,眾人也是一驚,不愧是血公子。

感覺到後面襲來的殺意,小醫仙就欲出手,不過這時,蕭寒已經反身一拳,直接轟了出去,在其右拳之上,有著赤紅的火焰纏繞著。

嘭!

霎時間,二人兇猛地對碰在了一起,拳掌對轟,一股可怕的勁氣風暴當即席捲開來,讓得一旁的人群皆是震退了。

二人一觸即分,不過,血流痕的身體直接被震了回去,蕭寒的身體則是穩穩站在原地。

血流痕一臉陰沉,目光陰冷地盯著蕭寒,他袖中的右手掌不覺在暗暗顫抖著,在蕭寒那拳上,他感受到了極為可怕的火焰力量,讓他有些始料未及。

見到蕭寒一拳逼退血流痕,場中眾人也是一驚,洛雨妃美眸微眯,俏臉上不覺浮現一抹興趣之色,似乎很喜歡看這種打鬥的場面。

「就這實力,也敢讓人留手留頭,送你兩字,白痴!」蕭寒淡淡掃了血流痕一眼,淡漠道。

看著蕭寒,小醫仙心中也是有些驚訝,沒想到斗宗實力的蕭寒,竟能將斗尊級別的血流痕逼退,看來即便在這天驕匯聚的神州大地,他依舊那般優秀。

「你找死!」

聽得蕭寒的話,血流痕面色陰冷無比,霎時間一股強大的斗尊氣息從他體內毫無保留的爆發出來,他血袍飛揚,氣勢洶洶,已是二星斗尊巔峰層次,眼中殺意涌動。

見到血流痕的模樣,蕭寒的面色也是冷了下來,他的身體表面,隱隱有著金色的光澤泛起。

一時間,場中,氣氛有些劍拔弩張。

「斷劍城聖地,豈容爾等小輩放肆,若再敢動手,都滾出去!」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二人準備打起來之時,一道蒼老的冷喝聲陡然在斷劍城上空響起了,聲音中有著可怕的威壓瀰漫出來。

「今日算你小子好運!」血流痕目光忌憚地在天際掃了一眼,隨即冷冷盯著蕭寒說道,而後他便徑直拂袖而去了。

「無趣。」洛雨妃伸了個懶腰,曼妙的曲線盡顯,掃了蕭寒一眼后,便也轉身離去了。

「走吧。」蕭寒朝著天際看了眼后,隨即也是不再多留,出了剛才這檔子事,幾人也是沒了繼續逛街的心情了,徑直返回了客棧。

————

夜幕降臨,氣溫持續降低,斷劍城上空,又開始有著雪花飄落,風雪呼嘯,城中的夜晚,顯得格外的寂靜。

很快,子時到了。

在這漆黑的夜裡,在這漫天風雪之中,神州大地迎來了冬至。

此刻,斷劍城中,很多人都還在被窩中熟睡,或者還沉侵在修鍊中。

不過,在子時到來的這一刻,也就是冬至到來的這一刻,斷劍城中,無數年輕一輩都不約而同地睜開了眼,眼中皆透著濃濃的驚訝之色。

因為,在這風雪交加的寂靜夜晚中,有著詭異的聲音,悄然響徹了整座斷劍城。

那是,斷劍在悲鳴。

準確地說,那更像是斷劍在風雪中吟唱的一首悲歌。

風雪夜,寂寥城,斷劍起悲歌! 兩人這樣一追一退,便出了營房,到了外面的街道。

面對羅征的追擊,諸葛青雲把一切能夠用得上的手段都用了。

眼見柳葉鏢射在羅征身上絲毫不管用,他又掏出一張褐色紙符。

「丁甲兵!」

諸葛青雲將那紙符一拋,那紙符瞬間燃燒,至他身前出現一個身穿藤甲的兵丁,那兵丁一出現就揮刀朝羅征砍過去。

「給我碎!」

羅征又是一拳,將那幻化出來的丁甲兵打成了虛無,隨後就揮著拳頭追上諸葛青雲。

諸葛青雲見狀,一咬牙又將自己胸口的一枚吊墜捏碎。

這枚吊墜乃是諸葛家的一件傳家寶,因為他成為帝軍的謀士后,家族才賜予他的,據說能在關鍵時刻救他一命。

當那吊墜被諸葛青雲捏碎后,一道淡藍色的圓形光幕,就出現在了諸葛青雲的四周。

龍飛鳳仵 「碎!」

羅征一拳頭砸在那光幕上。

那光幕只是晃動了幾下,又恢復了原狀。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