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郎有情,妾有意,合作自然是「推干就濕」……水到渠成。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之後一行人去了辦公室詳談。

前幾年啊特斯被德國的Solarorld公司擺了一道,然後歐盟認定啊特斯為低價傾銷,對他們增加45%的平均關稅制裁。

後來始作俑者Solarorld公司申請破產了,美國全資子公司繼續從中作梗。

紀光華數次想從納斯達克退市回國內A股,不過最後還是放棄了。

「其實歐美市場對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形同雞肋。我們正在大力發展第三國家,譬如南美,西非以及中北亞等地區。」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幹脆退市?難道是資金的問題。」韓義問出了心裡的疑惑。

「不是資金問題。」

紀光華笑了笑說:「我不退市,主要是心裡不服氣。套用一句流行語,我不想把光伏世界讓給我討厭的人!」

韓義為他鼓掌,「說的好……」 回到金陵已是萬家燈火,窗外的樹影在飛速倒退著。

想起下午紀光華說過的話,韓義嘴角忍不住翹了起來。

要說理工男容易感性,這話一點不假。

紀光華好歹也是五十來歲的人,又是身價五六億美金的大老闆,結果被他幾句鼓舞的話,竟然說的淚目了,也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不過有句話叫「相識滿天下,知音有幾人」。

找一個脾氣相投、身份差不多、還要有共同興趣愛好的人,真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回想了片刻,韓義拿起身旁的手機看了眼,7:23;

家裡也沒人,這個點也不想回父母家,順手翻開通訊錄,想找個人一塊喝茶去。

打電話給俞靜瑤,她去燕京了;

打給盧震海,正在蘇城出差;

打給易秀川……算了,人家老婆孩子熱炕頭;

阮紅妝……大晚上老闆跟秘書喝茶,典型的有事秘書干,沒事……

還是竇豆吧~

……

剛回到學校的竇豆,晚上被幾個同學硬拉著去了珠江路後街的酒吧一條街,還沒進門就接到了韓義電話。

「啊……您說什麼……我跟同學在酒吧街這邊呢……老闆您也來啊……好啊……」

把地址報過去后,竇豆朝等在門口的幾個同學說:「你們先進去吧,我……我等個朋友。」

幾個同學一下子圍了過來,嘿嘿笑道:「豆豆同學,老實交代,到底什麼人?」

「就是~神秘兮兮的,還朋友,你什麼朋友我們不認識啊?」

「快說!要不然就別我們不客氣了……」

三四個女生虎視眈眈的看著竇豆。

梳著個獨馬尾的竇豆,顧左右而言他:「哎呀,你們不認識啊,快進去吧!」

幾個女生互相看了眼,其中一個戴著圓框眼鏡的女生朝另外幾個女生眨眨眼,「好吧,那我們先進去吧!」

說著幾個女生相攜進了酒吧。

竇豆轉身朝酒吧街路口走去。

站在路口等了不到10分鐘,一輛黑色奧迪A8L從主幹道那邊快速靠近,很快停到了竇豆跟前。

後車門打開,韓義從車裡走了下來。

竇豆驚喜道:「老闆你還真來啊!」

「呵呵,回家睡不著,就出來轉轉嘍。」說著韓義朝人影幢幢、霓虹閃爍的酒吧街上走去,「我有一年多沒來過酒吧了。」

竇豆跟在他身旁,嘻嘻笑道:「老闆您這身份到酒吧,不大合適吧!」

韓義哈哈大笑,「修仙還講究歷練紅塵呢,我怎麼就不能來?」

還沒等竇豆繼續說,迎面背光走來幾個女生,等快到近前時幾個女生「嗤嗤」笑了起來。

竇豆驚呼道:「好啊,你們居然套路我。」

「嘻嘻,誰讓你不說實話來著。」

「對啊!等帥哥就直說嘛,我們又沒說不讓帶家屬。」

「快快快,介紹一下,這是不是你家那位?」

幾個女生七嘴八舌的說著。

竇豆有些不好意思,「別瞎說。他……他是我老闆。」

韓義笑呵呵道:「你們好,我叫韓義。」

「噢,你叫韓義啊……什麼,你是韓義?」

幾個女生剛打算繼續調侃,一聽說他叫韓義,頓時驚呼了起來,隨後仔細一看他的臉。

「我的媽呀,真……真是韓義~」

「看到活的了~」

韓義:「-_-||……」

路過的行人聽到「韓義」二字,也是下意識扭頭看過來。

好在燈光暗淡,認出他的不多,不過還是有人低頭竊竊私語了起來。

本打算來小酌兩口的韓義,無奈之下道:「那……你們玩吧,我先走了。」

竇豆這個氣啊,拿眼狠狠瞪了眼幾個室友。

幾個女生也是理虧,吐吐舌頭,「竇豆,我們先走了。」說完立馬撒丫子走人,隨後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從她們中間傳出。

竇豆跟著韓義原路返回,「要不……到前面清吧坐坐?」

韓義確實不想這麼早回去,於是便點點頭,「好啊~」

…………

清吧就在酒吧街入口處的一棟歐式洋房裡。

裡面人不算太多,空氣中流淌著悠揚的薩克斯風,加上暖色調的裝飾燈光,氛圍相當好。

考慮到竇豆是女生,而且還是學生,所以便也沒要洋酒,點了兩杯義大利精釀。

酒上來后,兩人邊喝邊聊。

嗯,基本都是韓義問,竇豆說。

「畢業后打算回老家還是留在這裡啊?」

豆豆是湘省妹子。

竇豆搖搖頭,「不知道。我媽想讓我回去,可是我捨不得離開,這裡有太多美好的記憶了~」

說完竇豆抿了口酒液,乳白色酒沫沾在嘴唇淡淡的絨毛上,帶著一絲絲小誘惑。

韓義視力好的可以當望遠鏡,但是在這麼近距離下,竟然沒發現她臉上有什麼瑕疵。

小小的臉蛋,挺翹的瑤鼻,豐潤小巧的嘴唇,皮膚好的過分,像水蜜桃一樣,掐一把能出水。

如果非要找一樣出來,也就是身高了,大概在一米五五左右。

「那你家兄弟姐妹幾個啊?」韓義隨口問到。

竇豆說:「一個哥哥,還有個弟弟。哥哥在老家上班,弟弟在我們那讀專科院校。」

頓了一下,竇豆笑道:「對了,說一件特搞笑的事情你聽聽。」

「嗯,你說~」

「這次我五一趕回去,正好我哥相親。先是在茶座里見的面,雙方都挺滿意的。然後我哥就上門送給對方親屬看看嘛,我哥不好意思,非拉著我一塊去……嘻嘻……」

說到這裡竇豆自己先忍不住樂了起來,「老闆你應該知道,到女方家是要先吃茶的,坐的農村長條凳,我跟我哥一人坐一邊,然後我哥……」

竇豆又笑了起來,「哎呀……我都不好意思說~」

韓義就樂呵呵的端起酒抿了口。

「我哥他……他用力過猛,屁股上的褲縫炸裂了,裡面……裡面穿的是海綿寶寶內褲……」

說完竇豆趴在桌上笑了起來。

韓義也是哈哈大笑。

竇豆笑了一會繼續說,「當時女方的七大姑八大姨,就倚在門口看我們吃茶,然後我哥他……他噗嗤一聲炸了……」

「啊哈哈哈……」竇豆笑的上氣不接下氣。

韓義也是樂的不行。

世上還有比這更尷尬的事情嘛,裸奔也不過如此了。

「後來怎麼樣了?」

「還好,兩個人目前正在相處當中。」

韓義樂呵呵道:「總算是個喜劇。」

「嗯~」

…………

在酒吧里坐了一個多小時,10點多點兩人起身離開。

現在正是夜生活剛開始的時候,酒吧街上比之前看到的人更多,喧囂沸騰,近乎摩肩接踵。

兩人邊走邊聊,前面車來了,韓義笑說:「要不要送你回去?」

「呃……不用了,我去找我同學她們。」說著竇豆揮揮手,「老闆你慢走。」

韓義點點頭,「嗯,時間不早了,你也早點回去!」

正打算轉身走人呢,七八米外的圓形花壇邊,一個男的突然跪倒在地,雙手緊抱著身旁女生的腳脖子,撕心裂肺的哭著。

「嗚嗚嗚……芊……別離開我……」

被抓住腳脖子的女生非常不耐,「你幹什麼……放開我……快放開啊……」

「芊,我求求你了……你別離開我好不好……嗚嗚嗚……等我賺到錢了,一定給你買名牌包包,買豪車……」

眼看周圍人越聚越多,女的一臉不耐煩道:「我跟你在一起一年了,你連套像樣的衣服都沒送過我……」說著女生使勁掙扎。

男生苦苦哀求,「芊,我以後一定加倍對你好……求你別跟他走……」

圍觀的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頓時議論紛紛。

「哇……這個女人好過分啊~」

「是啊,一看就是拜金女。小哥哥對她那麼好,她居然忍心這樣傷害人家……」

竇豆也氣憤道:「這個女人可真夠絕情的。」

沒等到回答,她就抬頭看去,正好看到韓義嘴角掛著的笑容。

竇豆無語道:「老闆,您居然還笑得出來……」

「戲演的這麼好,為什麼不笑?」

惡魔的小寵妻 「納尼?」竇豆一臉驚悚,「什……什麼?演戲?他……他們在演戲?」

「啊,對啊!」

竇豆朝前湊了兩步,看到了男生臉上晶瑩的淚珠,心裡怎麼也不相信韓義的話。

「不相信啊?」韓義呵呵笑道:「這樣,你喊一嗓子警察來了,看看會怎麼樣?」

哈利波特之宿命的軌跡 看著男生痛徹心扉的哀求聲,竇豆到底還是沒忍住,「警察過來了~」

聽到竇豆的話,前一秒還半跪在地上的男生,下一秒立刻站了起來,摟著女生的脖子,在眾人還沒回過神來之前,若無其事的走出了人群。

竇豆:「……」 回過神來的圍觀群眾,一下子炸裂了。

很多人剛剛都非常同情那個男子,誰知道居然是演戲,讓他們有一種智商被侮辱的感覺。

包括竇豆也是久久無語,「他們……這是什麼意思啊?」

韓義朝兩個匆匆離去的男女、以及跟在身後的女生看了眼,「應該是故意製造話題吧!至於有何用意,總歸脫離不了一個利字。」

竇豆醒悟過來了,「噢~老闆你的意思是……他們這是錄像後上傳到網上,賺取點擊量啊?」

「差不多吧~」

竇豆這個氣啊,「現在怎麼什麼人都有啊,為了賺錢真是不擇手段!」

姜酒里 「呵呵,鳥大了什麼林子沒有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