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郝仁暫不點穴,而是打起了心理戰:「你是約薩姆的什麼人?」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伊坤一驚,不由自主地回答道:「約薩姆是我的師兄。」

然後,伊坤主動問道:「你見過約薩姆嗎?他現在哪裡?死了沒有?」

郝仁一聲冷笑:「想死,哪那麼容易!他膽敢捉我的靈獸,被我送進了靈獸的山洞,每天都要服侍靈獸。靈獸稍不滿意,就要蹂躪他一陣子。這樣的日子,他起碼受夠十年才能死!」

關於靈獸的事,約薩姆曾經和伊坤說過的,並且邀請伊坤和他一起到華夏國來抓捕靈獸。伊坤當時差點動心了,怎奈家中有事,一時抽不開身。但是,他承諾要為約薩姆保密。約薩姆最後自己隻身上路了。如今伊坤聽說約薩姆被眼前這人抓去服侍靈獸,由不得他不信。

郝仁又笑道:「我問你的問題你可不以回答,但是你需要先吃點苦,過幾天,我送你去見約薩姆!」

伊坤嚇得臉都白了:「我說,你問什麼我答什麼!」

「聽話的才是好孩子嘛!」郝仁往沙發上一坐,「把你雇傭桑迪的事全給我說出來!」

伊坤沉吟了一下,終於下定決心,說道:「我是印子國鍊氣瑜伽門下的弟子,一向在印子國內修鍊,少出國門。這次,我國的賽依姆公司聘請我來華夏為他們做一件事,把他們的競爭對手搞垮。他們的競爭對手就是天健製藥。我先後三次在深夜裡潛入天健公司,先把他們的實驗成果毀掉,再把他們的財務部放了一把火,最後還把他們的董事長給嚇成中風。不僅如此,我還雇傭桑迪,勾引葉天健的女兒。」

郝仁問道:「你一般都是與賽依姆公司的誰聯繫?」

伊坤說道,:「我直接與賽依姆公司的總經理卡里聯繫,一切聽他的指令。」

郝仁說道:「賽依姆公司在哪裡,你帶我去一趟,我要見見卡里!」

「賽依姆公司也在龍城,只是不在這裡,它在城外的開發區。」伊坤說到這裡,猶豫了一下,「卡里的公司人很多,你確定要去?」

郝仁邪邪地笑道:「人再多,如果都是你這樣的蠢材,能把我怎麼樣?」

伊坤說道:「我在你的眼裡是蠢材,但是在卡里的眼裡,我可是能人。他的公司還沒有人比我厲害呢!」

郝仁冷笑道:「那不就行了,他們連你都不能怎麼樣,我還怕什麼?」

伊坤悶悶地說道:「你們華夏人不是喜歡說『人多力量大』嗎?」

郝仁依然冷笑:「一盤散沙的人再多,有個屁用!」

伊坤立即抗議:「不允許你侮辱我的國家!」印子國現在的人口確實很多。

郝仁大怒:「我就侮辱了,你還想造反啊!要不要再給你一個指頭!」

伊坤嚇得頭一低,再也不敢說話了。

臨出門之前,郝仁又回過頭來說道:「如果桑迪私自報信怎麼辦,我先讓他睡一覺!」說著,他一指點在桑迪的「昏睡」穴上,這一指,絕對能讓他睡到明天這個時候。

伊坤見郝仁只是動了動手指,就讓桑迪昏了過去,剛才又用手指讓自己痛苦成分,簡直就懷疑這人的手指是不是能點石成金。在他心裡,甚至把郝仁當成了神。 郝仁把他的現代越野車扔在天宇大廈門前,讓伊坤帶著他前往賽依姆公司去見卡里。

保時捷在龍城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巨型牌樓下降低速度,並緩緩駛入路邊的賽依姆公司。保安認得這輛車,立即給它放行。然後,保時捷繞過公司的大花壇,在辦公樓前停下。

賽依姆公司並不大,僅有一個辦公樓,幾個車間。郝仁在車裡就把公司看了個通透。

郝仁和伊坤從保時捷里出來,然後兩人進大廳,乘電梯,直到第六層的總經理辦公樓層。這裡是老總專用的樓層,其他人沒有預約和召喚根本進不來。

這時,一個秘書模樣的美女攔住了他們,用英語呵斥道:「伊坤,你從哪裡帶來的人?你忘了我是怎麼告誡你的,除了你本人之外,別的任何人也不要往這裡帶!」

那女人口氣很沖,讓伊坤很尷尬。

郝仁一眼就看出,這女人是個練家子,估計是相當於先天鍊氣境小成的武者。一般來說,身為都市美女白領,能有這樣的修為絕對是鳳毛麟角了,就郝仁所認識的,也就是宣萱和花田夏子達到這個層次(夏子之前身為中忍時就相當於先天鍊氣境,被郝仁開了穹窿之後,估計要不了多久她就會升入上忍的,上忍就相當於築基境高手了)。就連「暢飲組織」的美女司令阿酒和美女殺手吳雙,她們都還沒邁過先天這道門檻。

但是伊坤也不弱,他是鍊氣瑜伽門的白榜高手,作為白榜高手,他的修為境界和先天鍊氣境的武者相若,但是他的力量、閱歷和實戰經驗又不是這種都市白領可比的。所以伊坤完全沒有必要理會她。估計他可能是認為,女秘書都是老總的枕邊人,自己受人家雇傭,又不能不給她的面子。

郝仁笑了,也用英語說道:「不是他要帶我來,是我逼著他帶我來的!」

那女人向郝仁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沒看出郝仁有什麼特別之處。她根本不相信這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能夠驅使鍊氣瑜伽門的白榜高手。

「伊坤,趕他走!」那女人向伊坤下了命令。

伊坤笑道:「瑪莉亞,我趕不動他,要不你試試!」

伊坤話音剛落,那個叫瑪莉亞的美女就突然朝著郝仁的臉上就是一拳。郝仁的臉一偏,瑪莉亞一拳打了個空,下面突然踢出一腳,穿著高跟鞋的腳直取郝仁的小腹。郝仁又是輕輕一飄就避開了。此時,他仍然不還手,他倒要看看這女人到底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瑪莉亞接連兩招走空,立即變了攻擊方式。只見她雙手小指和無名指對穿,中指、食指和拇指各自相對,口中念念有詞。然後,她的手中突然形成一個氣爆,向著郝仁的胸前轟去。

這種氣爆無色透明,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也聽不出來,直到在身邊爆炸才會感覺到。但是到了那個時候,被攻擊的人已經受傷了。

瑪莉亞的這種伎倆根本瞞不了郝仁。郝仁的感覺何等的敏銳,他心中一動,卻仍然不動聲色,只是伸手一拍,「砰」的一聲,氣爆就被他拍散了,本人毫髮無傷。

瑪莉亞一驚,手勢再變,仍然念念有詞,然後又是一個氣爆形成,向郝仁的頭部轟去。

郝仁這回化解得更是舉重若輕。只見他右臂微舉,屈指一彈,還是「砰」的一聲,那個氣爆又被他彈散了。

瑪莉亞臉色一變,這人的修為遠在自己之上,就是自己的師父來了也只有吃虧的份兒。想到這裡,她直接就向電梯口跑去。

「哪裡走!」郝仁身子一飄,就攔在了瑪莉亞的身前,輕輕一指,就讓她躺下了。

郝仁這一指,點在了瑪莉亞肋下的「期門」穴,雖然她此時渾身酥軟,卻不影響說話,正適合自己審問。「說,你是高橋十三郎的什麼人?」

瑪莉亞更驚:「什麼高橋十三郎,我不認識!」

「哼,你不認識?當我不識貨嗎?」郝仁說著,突然手指結印,「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東瀛忍者門的『九字箴言』,我可是已經見識過了!」他的英語基礎不太好,用英語說出上面的話,著實費勁。

瑪莉亞仍然裝傻:「什麼『九字箴言』,我不懂!」說到這裡,她臉色都變了,他沒想到郝仁如此內行。

郝仁冷笑一聲:「一個月前,東瀛忍者高橋十三郎和我比武,九種印法,我全部領教過了。他被我廢了修為,估計已經回東瀛去了。東瀛就他一個人練成『九字箴言』,你別不承認是他的傳人!」

農曆四月初七那天晚上,高橋十三郎玩了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他殺了約薩姆拿到了裝有貔貅鮮血的小瓶后,卻被郝仁用計困住。當時,高橋十三郎就使出了「九字箴言」,手中接連結了九個印法,九種印法就是九個殺人的招數。

不過,當時的高橋沒有用印法形成氣爆。因為在那場戰鬥中,他主守,郝仁主攻,如果他形成氣爆,那氣爆就會在他身邊爆炸,能不能炸傷敵人不敢說,自己肯定要受傷。

有沒有氣爆不重要,重要的是結印的手法和心法是何等的神似。瑪莉亞一共使出兩個印法,一個是「大金剛輪印」,一個是「寶瓶印」,郝仁一眼就看出,這種手法就是出自高橋十三郎的「九字箴言」!

「什麼,你說你傷了我的師父?我不信!」瑪莉亞終於承認,她就是高橋十三郎的徒弟了。

郝仁笑道:「你不信,可以給你師父打個電話問問啊!」

瑪莉亞哭了。她不用打電話也知道,眼前這人的修為比她師父還要高。因為他們師徒對練的時候,她彈出的氣爆高橋十三郎也不敢用手掌硬接,一般都是用巧勁推開,甚至是直接躲得遠遠的。如果師父與這人打起來,師父肯定吃虧。

「跟我說實話吧,你應該是一個東瀛人,怎麼進了印子國的公司,有什麼陰謀?」郝仁冷冰冰地說道。對於美女,他一般都是憐香惜玉的,但是眼前這個女人的底細還沒有摸清,萬一憐香惜玉,很有可能會吃虧的。

「我叫小泉瑪莉亞,」瑪莉亞說道。

郝仁在心裡說道:「你怎麼不姓小澤呢!」

瑪莉亞又說:「我受雇於五井株式會社。」

「五井株式會社?」郝仁不由得一愣。 很直接。

但卻是真正切入正題。

的確,利益兩字才是古族最關鍵也是最重視的。事實就是,今日林風若非在『盤古梯』中表現打動了眾古神,眼下所謂的同盟談判不過只是一場秀,要讓倔強高傲的古族改變想法……

太難!

尤其是神殿之主『古正』的反對,不看僧面看佛面,眾古神及神殿之主在古族地位雖然相等,然基本上都會賣神殿之主一個面子。畢竟其掌管大權,就好似一個八爪魚般牽連各個古域,八面玲瓏。

所以,基本上對外的事務都是神殿處理,這已經是古族慣例。

除非真正面臨重要抉擇方才會召集眾古神商議投票,但向來脫俗於外的古神大體上還是會遵循神殿之主意見,畢竟很多時候古神並不希望捲入世俗之事,再者他們許久都和外界脫離了很久。

而此刻.nsb.om,古正說出此話便已證明了他『地位』所在。

嘩!~四目相對,林風心中霎時明白許多,眼神漸顯出一抹精光。

要說服眼前這神殿之主,並不容易。但,卻必須要試。

「簡單。」林風凝神,正色道,「四個字——」

「共同進退。」

落地有聲,鏗鏘自如。

林風的話音宛如一把利刃劈斬而下,沒有半點猶豫,果斷決然。

聽到這個答案眾古神不禁一楞,反倒是古正的雙瞳閃過幾分複雜之色,面色肅然。答案很簡單,但卻返璞歸真,好似一個劍法大師劍法大成,化繁為簡。直指大道。

同盟?

這兩個字代表什麼,意味著什麼?

正如林風所言,那便是共同進退,成為一個真正整體,一條心,要贏一起贏。要輸就一起輸!但真要做到『共同進退』四個字談何容易,不談其它,單單妖族單一的一個大族群都做不到,更不用說分散的兩個種族。

為什麼?

很簡單,私心作祟。

誰沒有私心?古族有私心,人類有私心,巫族更有私心,甚至分散到每個種族,各個強者有私心。將領有私心,乃至每個實力最低微的武者都有私心。只要是人,誰沒有私心?

只不過有些人的私心比較小,考慮到自己。有些人的私心比較大,考慮到整個族群,沒有私心的那不是人,是聖人,早已無欲無求。超然於物外。

「哈哈哈哈!~」古正倏地開懷大笑,笑容中帶著幾分滄桑。乃至一些痛恨和怒意,「什麼狗屁共同進退!當初巫皇帝江信誓旦旦,許下承諾,結果如何?將我古族視之為草芥,能用則竭力用之,無用時殘忍拋棄!」

「說的沒錯!」靖隱古神亦是動怒。「此次巫妖大戰,巫族更是變本加厲,將我古族視為棋子,連南方域都被妖族完全毀滅。我古族遭遇大危機,向其求援卻連半句迴音都沒有。同盟?」

「同盟個屁!」靖隱古神額頭青筋暴露,怒氣完全爆發。

「說的好!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蔄鷂古神目光冷冽,尖聲大喝。

……

霎時間,一片怒喝之聲。

眾古神一直壓抑的情緒完全爆發,紛紛痛斥巫族不是。

反倒是林風淡然目睹著這一幕並未打斷,眼神爍爍的望著眾古神,看著他們的情緒波動,看著他們真情流露,心中漣漪陣陣,身受悸動。看著古族此刻模樣,就如看著未來人類遭遇。

巫族所為,確實很過份。

自己參與了第三次巫妖大戰,自是看的通透,古族並非傻子,被巫族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心中又豈會舒服?但其實他們這般的情緒爆發對自己來說不僅不是壞事,反是好事。

證明了他們對巫族,早已失望透頂,忍無可忍。

也證明了古族本身並非背信棄義之輩,他們的驕傲和骨氣使得他們對承諾異常重視。

相當之好!

神殿之主古正未呵斥也未阻止眾古神情緒爆發,只是平靜的站在那裡,用一雙深邃的眸子望著林風,彷彿在問林風:看見了么,你所謂的『理由』根本就是個屁,我們古族再也不會相信什麼誓言,什麼同盟!

「且問,我們人類和巫族相同么?」林風終是開口,風淡雲清,卻好似一陣清風拂面,讓的眾古神冷靜下來。

林風目光掃過眾人,淡然道:「再問,我人類有否背棄古族的先例,又或者……背棄任何同盟的先例?」

淡然的聲音,如一把重鎚敲擊在眾古神心中,古正的眼瞳精光閃動。

林風所言,正中靶心。

人類和巫族自不能一概而論,因為在斗靈世界的歷史里人類永遠都是卑微如螻蟻般的存在,在巫妖大戰更是炮灰,確實人類從未背棄過任何同盟,甚至應該說……人類根本沒實力背棄同盟。

人類,太弱小。

除了種族數量之外,人類幾乎沒什麼優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