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都說酒後誤事,昨晚上就是一個真實的例子。

2022 年 3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嗯。」蘇小荷低低應,感受到沁涼的藥膏塗抹在傷處,那每一下都是輕輕的,柔柔的,如同羽毛拂過,在心尖尖上劃過一片微癢。

心底里越來越深的負罪感了。

她真的不疼的。

但是哪怕是看不到齊墨川,都能感覺到他的內疚。

蘇小荷自責了。

雖然現在達到了目的,可是齊墨川的內疚讓她也內疚了。

忽而,手一掀,就掀開了被子,蘇小荷伸手一拉,就拉著齊墨川倒在了她的身上。

黑葡萄般的眼睛對上了齊墨川深若幽潭般的眸,那種四目相對的感覺,又把心跳的聲音拉高了一個檔次。

蘇小荷望著齊墨川眼裡的自己,突然間的就摟住了他。

勾火。

就是在勾火。

結果就是要床頭吵床尾和。

於是,厲天昊說的『呆會見』,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以後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齊墨川克制,只怕還要更久。

從房間里出來,蘇小荷身子軟的厲害。

好在,有齊墨川的身體可以依靠。

她真是服了,這男人時時刻刻都是那種精力充沛的樣子。

而她,早就成了一隻蝦。

「看看電視,一會就吃早餐。」要不是怕不良教育,齊墨川就直接抱著蘇小荷下樓了。

但是現在別墅里多了厲天昊,不管說什麼做什麼,都要顧忌一下有孩子在的感受。

蘇小荷舒服的靠在沙發上,看著走向廚房的那抹高大挺拔的背影,有點懵,「你弄早餐?」

齊墨川頭都沒回的道:「要不你做?」

蘇小荷立刻閉上眼睛,假裝睡著了。

她不想動,一動也不想動。

好吧,不管齊墨川煮成什麼樣子她都認了,只要能果腹就好。

厲天昊一直坐在地板上玩玩具,其實齊墨川扶著蘇小荷下樓的時候,小傢伙就發現了,只不過之前撞破了兩個大人間的好事,他有點擔心蘇小荷抹不開,便沒開口。

此時聽到齊墨川反問了一句蘇小荷,便起身衝到了蘇小荷的身邊,小手一摸蘇小荷的額頭,有點燙,「爹地,不能讓媽咪煮了,媽咪好象有點發燒了呢,臉特別紅。」

蘇小荷想死。

裝死。

很想喊一嗓厲天昊你給我滾出去。

可看著兒子非常非常關心她的小模樣,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了。

她沒發燒呀。

進了廚房的齊墨川臉不紅心不跳的道:「天有點熱,這很正常,你剛剛跑步運動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聽到運動這個詞語,蘇小荷自行拿過沙發上的靠墊蓋住了自己的臉,她發誓,一定要給齊墨川放幾天大假,讓他好好的休息一下,絕對不運動。

半個小時后,早餐好了。

齊墨川系著圍裙端出了早餐,蘇小荷也休息的好多了,正要起身,厲天昊就摁住了她,自告奮勇的道:「媽咪,我來擺碗筷,你只管等著吃就好了。」

於是,餐桌前,一大一小兩個男人擺起了早餐,那畫面,還是夠溫馨夠美好,看得蘇小荷已經醉了。

厲天昊,兒子姓厲了。

想到是齊墨晨的孩子,這也算是認祖歸宗了。

她看著父子兩個,一時間,又看得呆了。

就連齊墨川走過來都沒發現。

就如同在陽台上發生的那一幕一模一樣,明明緊盯著的,結果,人都走動了她都沒發現。

「可以吃了,你還要看多久?」

「哦哦哦,好的,我這就去吃。」蘇小荷的手落在了齊墨川的大掌中,他輕輕一拉,就拉著她站起,一起走向了餐桌。

厲天昊已經坐定,星星眼的望著蘇小荷和齊墨川,「爹地媽咪,我要開動了,我餓了。」

蘇小荷囧,要不是她勾著齊墨川耽誤了一個多小時,兒子此刻也不至於餓了。

這會子,早就吃飽了出去玩了。

白米粥和小菜,還有包子,包子一看就是外面買回來后熱的,但是,不管是她,還是蘇天昊,都吃得津津有味。

齊先生第一次下廚,本來能吃就已經很不錯了,沒想到粥和小菜都還不錯,當然,包子更好吃。

也許是因為昨晚上加上不久前運動超量,蘇小荷連吃了三個大包子,還有兩碗粥,這才放下了筷子,「昊昊,今天想去哪玩?」

不用上學不用拍戲,孩子好不容易有自由的時間了,蘇小荷決定今明兩天就好好的陪著厲天昊。

「吃完早餐就去換衣服,一會出發。」不想,昊昊還沒回答蘇小荷,齊先生開口了。

「爹地,你要帶我去哪玩?」厲天昊直接忽視蘇小荷的問題了,直接問齊墨川,小臉上一臉的興奮。

顯然,更欺待齊墨川帶他出去玩,才不稀罕蘇小荷帶他玩呢。

蘇小荷就覺得自己遭受到了一千萬次的爆擊,這孩子喜新厭舊了,她這個親媽咪在齊墨川面前已經毫無地位可言了。

「一會到了你就知道了。」齊墨川低低笑,伸手摸了摸厲天昊的頭。

這一下,現在連蘇小荷也開始好奇了,也想知道齊墨川要帶他們母子兩個去哪裡玩。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此時才打了照面的兩人同時愣住了。

「你是…」

「丁十七?」

兩人同時出聲,不過、段方山認出了對方,但是叫不出名字,對方卻一口喊出他在訓練崖上的代號。

「我是乙三」

「抱歉、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段方山歉然的說道

「無妨、只是代號而已,再說、咱們被人出賣那天,你走的匆忙,也沒來得及問我和甲五的名字」

「甲五..」段方山黯然說道「他死了」

「他死了?我和他分手時,他不是說回家和家人團聚嗎?怎麼會…..」

於是、段方山將在謝李城遇到巡按衛追捕甲五以及最後甲五的死說了一遍。

乙三聽后聽后低頭沉默片刻后,抬頭澀聲道

「這麼說、現在柳家莊的人只剩下你我兩人了」

段方山點點頭。兩人又是一陣沉默,最終還是段方山打破了沉默,問道

「你沒有回家嗎?怎麼在此地存身,又和柳七爺混在了一起?」

「那日你走後、我和甲五分手各自回鄉尋找自己的家人,和甲五相比我的運氣不錯,家人都還好,有你臨別時贈給我的那些財物,我家的家境也好了起來,兩個哥哥相繼找到營生還成了親,原本我想就在家中度過最後的十幾年,可是、時間一久、我發現自己和家人很難相處下去,疏遠的感覺非但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弱,反而更加嚴重,就這樣過了不到一年,我實在待不下去了,就離開家出外闖蕩,不過、外面對於我這個人階中級的小武者來說有些危險,所以、我流浪到此後,和此人還算說的上來,就化名易山留在這了」

「丁十七..」易山接著說道

「我的本命叫段方山」

「哦、段兄」

「我十八」

吉祥翻了個白眼、心中暗道「你不是不在意自己的年紀嗎?」

「呵呵、那好吧、段老弟、方才交手、我看你實力不俗,不知你現在是…」

「地階初級」

「你竟然到了地階!真沒想到!咱們那些弟子中,你的修鍊天賦並不出眾,沒想到卻是走的最遠的人」易山隨後又面帶疑惑的問道「剛才你傷我的那一下,我覺得…」易山沒好意思明說,他覺得段方山展現的實力不太像地階武者。

「那一下我沒用全力」

「為什麼?難道那時你就認出了我?」

「沒有、我當時只是覺得你的攻擊方式很熟悉,所以沒下重手」

「原來如此」易山苦笑了下繼續說道「對了、你來找他所為何事?如果不是生死大仇…我希望你能留他一條性命,此人雖好酒色但心地不壞」

「我想知道本宗的位置」

「本宗的位置…難道…難道你要為柳家莊報仇?」

「柳家莊做的壞事數不勝數,我怎會替他們報仇」段方山搖頭道。

「那你是要為庄中的護衛和弟子報仇?」

「我們的仇人是柳家莊的莊主、三位管家和齊教頭等人,現在他們已死,報仇一說無從談起」

「可是他們都是死在本宗的人手裡」

「就算沒有本宗,我們也會相繼在執行任務中死去,何況、你不要忘了秘葯之害」

「那你是….楊先生?」

「嗯」段方山點點頭「武者以刀劍殺人、最終死於刀劍,這沒什麼可埋怨的,但是楊先生身為武者時從未傷害過任何人,丹田受損后連普通人都不如,這樣一個人、本宗都不放過…他們必須付出代價」

「那好吧、我喚醒七爺后你問他就是,此人膽小、稍加恐嚇就會告訴你」

說完、易山將柳七爺扶坐起來,用桌上的涼茶將他潑醒。

七爺睜眼看到易山像是看到救星一樣,喊道

「易師傅、你可來了,快、快把這傢伙拿下」說著七爺指著段方山。

「七爺別急、聽我說、」易山苦笑道「方才我已經和這位…朋友交過手,我不是對手,不過、他說並非想要你的性命,只是問些事,望七爺配合」

「你也不是他的對手?那就完了,他..他想知道什麼?」

「柳家本宗在哪?」段方山介面問道

「你問這個幹什麼」七爺有點摸不著頭腦,易山連忙接過話頭「七爺、這也不是什麼隱秘的事,你就說吧」他擔心段方山翻臉動手,自己這些同伴是什麼行事風格他很清楚,要是柳統領在這裡,七爺現在恐怕只剩半條命了。

「可我是本宗核心子弟,怎能隨便泄露本宗的位置」七爺還有點家族弟子的覺悟。

「核心?你核個屁啊!」易山聞言心中大罵「跟隨你一年了,你什麼德行我不知道?什麼樣的家族會讓你這種人當核心子弟培養?」

不過、惱火歸惱火、易山不好表現出來,正要再勸,一截槍尖抵在七爺的小腹上。

「你要是不說、我就打斷你身上所有的骨頭和沒有骨頭的地方」段方山語氣陰森的說道,同時、在七爺身上巡視的目光最終停在他兩腿/之間。

七爺順著段方山的目光低頭看去,瞬間出了一身冷汗。

「七爺我的一生都在為此物打拚,而此物也將帶給我一生的快樂,怎能打折?再說、其他地方傷了就傷了,這裡要是受了傷…不好恢復啊!」

七爺心中掂量半天、還是決定滿足對方的要求。

帶著一幫手下、站在及遠處的白六,終於看到那個煞星走出七爺的宅子,離鎮而去。於是向手下使了個眼色,同時拔出身上的匕首,沖向七爺的宅子,剛進大門就高聲喊道

「哪裡來的賊人?休傷柳七爺,七爺、七爺…七爺你沒事吧?我一聽說有賊人闖進這裡就帶著兄弟們來救你了,你怎麼樣?沒受傷吧?唉!你的褲子怎麼濕了?」

高坡之上、山風急促、颳得段方山的衣服獵獵作響。

高坡之下是一片平地,其上、以品字形排列著三個庭院群,這裡就是柳家本宗。

據柳七爺所說、大長老一脈住在北面的院落群中,族中弟子大都居住在靠中心的位置,外圍是雇傭的武者和邊緣子弟。

二長老在西、三長老在東。

。 第二百零三章試考

二百名高三學生,也被提前安排試考!

只是當他們拿到數學卷的時候,一下子都愣住了,忍不住擦了擦眼睛,第一道選擇題就感覺不怎麼會的樣子?

有的內心沒那麼堅強的女孩子,彷彿意識到什麼似的,嚎嚎大哭起來,那叫一個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之前有傳聞秦元清參加數學卷高考命題,但是因爲沒有得到確認,有些人也是將信將疑,可是現在拿到卷子,毫無疑問地打破了他們那一絲絲僥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