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醜陋男子雖然張狂,囂張,但他並不是一個莽撞的人,在蕭戰劍氣襲來的瞬間,他就想到了躲避,但是他完全低估了蕭戰劍道的恐怖。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第四境的劍意壓得醜陋男子的武道意志難以抬起頭來,於此同時心劍接踵而至,將他心靈中一切的抵抗轟得支離破碎。

接下來一幕,欲要躲避的醜陋男子整個人僵持在那裡。

這一瞬間非常的短暫,也許只是電光火石間,但醜陋男子在那一瞬間的確是失去了任何的抵抗。對於蕭戰來說,這一刻雖然短暫,但足以他做很多事情了。

心念一動,怒卷的金色劍氣頃刻間化為了一座攻擊劍陣,將醜陋男子完全吞噬。

「吼!」

醜陋男子畢竟是極致玄武,幾乎是一下剎那他就完全恢復了行動的自由,但是此時蕭戰的攻擊已經臨體,幾乎是瞬間就將他的身體擊穿!

「啊!」

一聲慘叫,醜陋男子那猙獰的面容變得愈發的猙獰起來,絲毫也不顧及被洞穿了的身體,他全身的修為怒爆,一陣遮天巨手能得向著蕭戰壓去!

男子這隻巨手恐怖異常,漆黑鱗片密布,死亡的黑氣繚繞,抓出的剎那就如那遮天巨掌,將真箇春殿中的男女統統納入了其中,此時他似乎已經毫無顧忌了,欲將整個大殿中所有人的統統擊斃!

蕭戰的臉上寫滿了不屑,一招霸王劍指點出,剎那間那抓來的遮天巨手被他一指給點穿了。

次從進入了龍界本源之後,蕭戰已經發現,他的「傲龍心訣」完全蛻變,爆發而出的劍氣就如那最極致的仙劍一般無堅不摧。

一指點出,劍氣璀璨,醜陋男子那恐怖的遮天巨手瞬間就被擊穿,鮮血噴洒,慘叫不絕。蕭戰一招得手,並未收手,此時對於醜陋男子的蠻不講理,他已是充滿了殺意,決定當場就將這個傢伙擊斃!

幾乎是剎那,蕭戰動用了劍典上的絕學,一道璀璨的劍光亮起,在一指點碎醜陋男子手掌的剎那,劍氣轟中了醜陋男子。

這是蕭戰全力的一劍,一劍出,璀璨的劍光將長個春殿照得通亮,所有人在那一瞬間都失明了,當他們再度睜開雙眼時,醜陋男子已經消失了,而春殿一角突然出現了一道恐怖大洞。

看著這一幕,春殿內所有男人都瞠目結舌之極,剛剛蕭戰那一劍實在是太快了,當他們回過神來之時,醜陋男子已經被轟成了渣,完全化為了虛無。

蕭戰冷哼了一聲,此時他的雙眸完全化為了一片金色,一片片龍鱗在聽到體表浮現,尤其是他屁股後邊那條金色的龍尾,在瘋狂的抖動,一道道規則之力瘋狂震動,將他真箇身體包裹住。

看到這一幕,春殿中很多人發出了驚呼,一個念頭齊齊劃過他們的腦海,那一瞬間只讓他們駭然失色。

「他是龍族!」

這怎麼可能,所有人都露出了震驚的神情來,雖然春殿中絕大多數男子都是龍人一族,但與真正的龍族可是相差甚遠。要知道在上古時期,龍人只不過是龍族的僕人而已,現在見到了真正的龍族怎麼能不讓他們震驚。 「啪啪啪……」

一陣熱烈的掌聲忽然響了起來,打破了春殿內的詭異安靜。

「天!太強大了!」

一個女子驚聲尖著,絲毫不顧忌周圍人投來異樣目光,飛快的衝到了蕭戰的跟前,睜著一雙火熱的雙眼,興奮的道:「果然不愧是擊敗了烏粟了人,一個手指頭就將那個醜八怪給幹掉了。哼哼哼!那個醜八怪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就他那麼德行,竟然還想做本小姐的入幕之賓。」

蕭戰眼中露出了差異的神情,這個一臉興奮的女人竟然是羅琳,這讓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這女人的爺爺在不久前不是掛掉了嘛,怎麼看她完全沒有一點悲傷的感覺?她天生就是如此沒心沒肺,或者是大長老根本就沒有殞命?

心中如是猜測著,蕭戰臉上不動聲色的道:「這位姑娘是?」

蕭戰的疑問剛剛問出,一陣爽朗的笑聲倏地響起,幾乎瞬間一身金袍的二公子在數名俊美男子的簇擁下踏入了春殿。

「這位可是我們神殿的第一美女,羅琳小姐,她被譽為神殿千年來最天才的美女,是神殿下一任大長老的第一順位繼承人。」

羅琳絲毫也不買二公子的賬,冷哼道:「什麼神殿大長老第一順位繼承人,本小姐可是神殿大長老唯一的繼承人。」

二公子眸光一閃,若無其事道:「如果是以前,本公子倒是相信羅琳小姐定是神殿大長老的唯一繼承人。但是如今的情況確實,大長老已經身損,羅琳小姐要想繼承神殿大長老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羅琳冷笑道:「神殿大長老可是本小姐內定的了,誰敢同本小姐爭,除非他不想要命了。」

二公子搖頭失笑,一臉的不以為然。

一旁的蕭戰同樣一臉詫異的道:「聽說前段時間神殿那生了異常驚天動地的變故,不但大主祭當場被人擊殺,就連大長老跟大統領進入空間后崩潰,都不知所蹤了,是否有這事?」

羅琳傲然道:「我爺爺怎麼會死,現在留在神殿中的本命神符都還安然無恙,用不了多久他老人家就會回來了。還有這些傢伙全都是在瞎忙活,連我爺爺都不會有事,那個大統領掌握了龍族無上祭器,就更不會有事了,想要爭奪大統領之位,他們還是等哪天大統領真正的掛了再說吧。」

聞言,二公子神情一震,失聲道:「羅琳小姐確信大長老仍然健在?」

羅琳冷哼道:「這事豈能有假,不信拉倒了。哼!別怪本小姐沒有勸你,還是死了繼承大統領這一事吧,要是等大統領回來,所有人都將吃不了兜著走。」

二公子臉色數變,顯然這個消息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讓他措手不及。

蕭戰的心中同樣的驚訝極了,空間通道爆炸的威力他可是清楚極了,想當初要不是有著戰神鎧加y皇戰甲的保護,他現在可能早就屍骨無存了,這個大長老當初在進入空間通道時可沒有見這傢伙身上有什麼特殊護體裝備。

不過對於羅琳的話,蕭戰沒有絲毫的懷疑,他獲取了昝林的所有記憶,自然知道那個本命神符是什麼,如果本命神符還在,那就預示著大長老的確還活著。對於這一點,蕭戰心中還是挺高興的,有了誓言的束縛,他對於神殿的存亡還是非常記掛在心的,有了這個大長老的存在,在面對大統領時,保全神殿將會更有把握。

想到這裡,蕭戰開始仔細打量著羅琳,這個人人還是如同上次所見一般,一身性感火辣的祭袍,那深深的乳溝清晰可見,在這樣的宴會上,顯得是那麼的曖昧勾魂。對於羅琳出席二公子的舉行的盛宴,蕭戰感到異常的好奇,現在的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個盛宴最終八層又會演變成上回一樣的群歡宴,這女人參加這樣的聚會,足可見其有多隨便了。

腦中雖然如此想,但蕭戰卻滿臉堆笑道:「羅琳小姐,難道你喜歡出席這樣的宴會嗎?」

羅琳輕哼道:「怎麼可能,本小姐可不是隨便的女人,這次只不過是看烏粟那傢伙來了,也就跟來了罷了。」

蕭戰眉頭一皺,詫異的道:「七公子來呢?」

羅琳點頭道:「可不是,聽說二公子邀請你參加,他二話不說就趕來了。哼!真是氣人,那傢伙對著一把冷冰冰的劍都比面對本小姐有興趣,這次更是因為一個大男人竟然敢舍本小姐於不顧,本小姐自然要來看一看到底是何許人也,竟將我羅琳所看上的男人的心都給勾走了。」

蕭戰聞言那個汗啊,苦笑道:「我說羅琳小姐,你這樣說話可是會讓人誤會的。」

羅琳咯咯笑道:「這有什麼,在我們孽龍族男人與男人間,經常都可以擦出愛的火花來。就像我們的二公子,他身邊的俊美男子都已不下百位了,可現在龍城仍有許多的男人想要博得二公子的垂青,做他的入幕之賓,以蕭公子的條件完全可以考慮一下的。」

蕭戰心中一陣惡寒,他清晰的感應到了身邊的二公子似乎將那意動的目光投向他,那一瞬間,他恨不得一巴掌將眼前這女人扇飛了出去。

讓一個男女通吃的男人惦記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蕭戰自然要徹底將對方的不良企圖打消,可還未等他說話,一道不滿的冷哼倏地響起,霎時間就見一身雪白的七公子突然出現在羅琳的身側。

絲毫也不掩飾自己的不滿,七公子冷哼道:「說話注意點,可別得罪了蕭公子。」

羅琳剛見到七公子臉上的笑容立綻,不過很快,她惱道:「你這傢伙怎麼總是這樣,難道就不能對本小姐溫柔一點。」

七公子直接將羅琳的惱怒給無視了,他看著蕭戰,笑道:「真是可惜啊,要不是有些小事耽擱了,就不會錯過公子大展神威,將那個申屠一劍斃命了。」

蕭戰搖頭道:「小事一樁,何足掛齒。」

看著的羅琳見七公子從剛剛現身,整副心神都在蕭戰的身上,又將自己給無視了,她不由氣惱不已。心中暗暗發下誓言,定要這混蛋拜倒裙下之後,羅琳看著蕭戰,一臉好奇的道:「蕭公子啊,你真的是龍族?」

說話間她的目光落在了蕭戰屁股後邊那條金色的龍尾上。

蕭戰嘆道:「這個倒是不假,就在不久前我的血脈之力覺醒了,竟然一瞬間就獲得了突破,因而就成了現在這副模樣了。」

羅琳瞪大了雙眼道:「在咱們整個孽龍族萬年以來的歷史上還未曾出現過一名龍人進化到龍族的事情來,蕭公子不知是如何覺醒血脈之力的?」

蕭戰搖頭嘆道:「這個具體的就不知道是何原因了,可能是我血脈中屬於龍族的血脈之力異常精純所致吧。」

羅琳不通道:「這怎麼可能,蕭公子一定將真正的原因掩藏了。」

對於羅琳的質疑,蕭戰不置可否,倒是她身邊的七公子冷著臉道:「你這丫頭,不知道說你多少回了,別人的**豈是隨意打聽的。」

羅琳撅著嘴,惱道:「要你管,你又不是我男人。」

說完,她一把挽住蕭戰的胳膊,嘻嘻笑道:「蕭公子啊,有沒有興趣讓本小姐做你的龍女了?」

感受著羅琳胸前那驚人的嬌軟與彈力,蕭戰看了一眼挑眉的七公子,不由哈哈笑道:「在下可不敢對小姐有什麼非分之想,不讓七公子可不會放過在下。」

羅琳不屑癟嘴道:「他只不過是你的手下敗將罷了,蕭公子何須怕他。」

這一幕只讓七公子臉色陰沉了下來,冷哼了一聲,他不再理會羅琳,而是扭頭沖著蕭戰道:「蕭兄,如果有興趣的話,就將這個女人擺平吧,經常被她纏著,實在是挺煩人的。」

搖了搖頭,看著暗自咬牙的羅琳,蕭戰笑道:「你們還真是對天生的冤家,蕭某可不想破壞你們之間的感情。」

說到這裡,他手臂輕輕一震,就擺脫了羅琳緊挽住的胳膊,將剛剛來到身旁的落月摟入懷中,親了她一口之後,哈哈笑道:「現在蕭某已有了落月,對於其他人可沒那興趣了。」

羅琳被蕭戰這麼強行掙脫,正氣惱著了,看到他竟然摟著落月,心中不由火氣上冒,感覺被羞辱了,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竟然讓他毫不猶豫的拒絕了自己。雖然她根本對蕭戰沒有一絲,但仍覺得怒氣難平。

羅琳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有了火氣,自然就會毫不猶豫的爆發出來,不過當她的目光落在了落月的身上時,瞬間一愣,失聲道:「你也蛻變成龍族呢?」

落月一臉幸福的依偎在蕭戰的懷中,對於一旁二公子那陰沉的臉色視而不見,她笑容甜蜜的道:「這一切都要拜蕭公子所賜,咯咯咯,想必羅琳小姐也清楚,咱們龍人族的女人如果能夠久承真正龍族男人的雨露,想要進化一點也不難。」

羅琳自然知道落月跟二公子的關係,她一雙眼睛掃過蕭戰、落月、還有二公子,咯咯笑道:「落月姐姐真有好福氣啊,竟然這麼快就將蕭公子弄上了手,只是不知道你們間的關係能夠維持多久了?」

落月淡然道:「落月已經是蕭公子的女人了,從今往後自然要追隨小公子,做他的龍女了。」

羅琳咯咯笑道:「可你不是二公子的女人嘛,難道二公子忍心將你送人?」

二公子臉上笑容微綻,搖頭道:「可能羅琳小姐還不知道,本公子已將落月贈與蕭公子了,她從今往後自然要追隨蕭公子左右了。」

羅琳一臉詫異地道:「喲!二公子難道轉性了,竟然捨得將自己的女人送人?」

看著二公子那陰沉的臉色,一旁的七公子冷哼道:「我二哥的事情與你何干,老實在一旁呆著。」

羅琳冷哼了一聲,眼珠子咕嚕一轉,她跳到落月身旁,將其強行從蕭戰的懷中拉出來了,嘻嘻笑道:「落月姐姐,你給小妹說說,到底是如何蛻變成龍女的,小妹也想取取經,說不定也能進化成龍女了。」

落月吃吃一笑,沖蕭戰點了點頭后,與其飛快的出了春殿。

見兩女消失,七公子打破沉靜道:「這次二哥邀請蕭公子來,怕是為了應對大公子吧,不過七弟在這奉勸二哥一回。父親有著龍族祭器的守護,一個小小的空間通道爆炸根本就奈何不了他的。」

二公子眸光一閃,哈哈笑道:「這個二哥自然也知道,以父親大人的能耐又豈會隕落。可是七弟也看到了,大哥強勢而來,二哥也不得不應對啊。」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道:「好了,咱們不談這些掃興的事情了,今天要蕭公子來就是想讓其見識一番一年一度的春月宮盛宴,享受到世間最為美妙的極樂之境。」

隨著二公子一陣大笑,一群輕紗裹身的艷女飄進了春殿。

……

春月宮一年一度的盛宴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龍城無數權貴統統被邀,只讓其瞬間就成了焦點。此時已是血日當空,時間進入到了中午,最為龍城核心的龍殿卻顯得異常的安靜,除了正常的守衛外似乎所有的人都消失了般。

這情形看上去有些不同尋常,但是卻沒有人敢闖龍殿,因為整座龍殿都在大陣的守護之中,只要有人觸動了禁制,立馬就會引來龍殿中的龍衛。

龍殿佔地範圍非常的大,其中的建築都異常高大,遠遠看去就像似一座巨大的城市。此時在距離龍殿數里之地的一座高塔頂端,一隻龍鷹俯視著整座巨大的龍殿,銳利如利劍般的鷹眼中閃爍著淡淡的銀光,一股人性化的情感孕育其中。

龍鷹是一種特殊的飛禽,它不同於一般的鷹類飛禽,在它的體內流淌著巨龍的血脈,因而它的體型巨大,雙爪看上去就似兩隻龍爪。龍鷹的實力超強,成年時都能達到玄武之境,是孽龍族強者最微小的一種坐騎。

這隻龍鷹雖然有一人成年人高,但卻只屬於幼年的龍鷹,此時它就似一座雕像,佇立不動,隨著時間流逝它都僅僅的盯著不遠處的龍殿,似乎在緊密關注著什麼。

忽然,一道振翅聲傳來,又一隻龍鷹出現在高塔上。

這隻剛剛出現的龍鷹不像先前的龍鷹那般嚴肅,雖然其面部表情完全無法看出來,但它那靈動的眼睛顯示出它此時非常的興奮。

先前佇立於高塔上的龍鷹沒有理會剛剛出現的龍鷹,它忽然一振翅,閃電般向著龍殿俯衝而去!

龍鷹的舉動,只讓後來的龍鷹一愣,不過很快,它也跟著俯衝而下。

龍鷹的速度快若閃電,幾乎一個眨眼間,就要撞上了龍殿外的守護大陣,可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一道青光閃現,兩隻龍鷹竟然先後直接穿透而過,閃電間消失在了龍殿內,根本就沒有觸動守護大陣,驚動任何的守衛。 龍殿的規模異常巨大,兩隻龍鷹閃電間沖入了其中,很快就在一座大殿中出現了。

站在巨大的宮殿中,當先進入其中的龍鷹鷹眸寒光閃爍,神識瞬間將整座大殿籠罩,很快它就將神識手繪,看著緊隨而至的龍鷹,它的眼中閃現出警告之色。

面對夥伴的警告,這隻龍鷹還無所覺,它竟然像似一個人般笑了起來,很快就聽它極其隨意的道:「我說兄弟啊,幹嘛那麼緊張,沒有了大統領的存在,這個龍殿還有咱們兄弟感到害怕的存在嘛?」

看著那張鷹臉上露出的滿不在乎的神情,先前的龍鷹也出聲道:「你小子給我小心些,這什麼大統領雖然消失了,但是誰能保證龍殿中還有沒有他那一個級數的高手。哼!要知道當初我在蛇族時,就遇到了一個不比那個蛇姬差多少的老女人,想來實力更勝一籌的孽龍族肯定也有這種存在。」

這兩隻龍鷹竟然是蕭戰跟他的分身蕭瑟,這是怎麼回事?

其實事情非常的簡單,蕭戰自從進入到了龍界本源中,接受了洗禮之後,他發現不但自己可以變身成巨龍,利用化形之竅還可以變身其它任何接觸到的生物。化形之竅的蛻變,讓蕭戰潛入龍殿將烏囚洗劫一空的舉動成功率更高了,就算被發現,他也不用害怕有人找到他們的本體所在。

聽到蕭戰的話,蕭瑟點了點頭道:「找你這麼一說,咱們還真要小心點了,對了,接下來你有什麼安排?」

蕭戰理所當然道:「咱們這次進入龍殿最為主要的就是洗劫龍殿,將他們孽龍族所有人的搜藏搬空,至於其它的還是不要打草驚蛇了。」

哪知聽到蕭戰的提議,分身蕭瑟猛搖頭道:「這怎麼夠,如此大好機會,咱們應該更加徹底些才行。哼!你是不知道,這個混蛋當初有多囂張,將本少爺一陣追殺,從未有這麼狼狽過,如果不將這口氣討回來,本少爺誓不罷休!」

蕭戰沒好氣道:「那你想怎麼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