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金光入體,魔浪覆滅。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啊~~~

「我回來了!」

······

「呵呵……真是諷刺啊!」那是一個半人半魔的人,他被封在了一間鐵房內,但如今他的身體卻泛著道道神光。

······

蒼茫的大地上,一道身穿紫衣的中年一步一步的向著一個方向走著。

······

這是一個小漁村,一個小女孩看著遙遠的天邊露出了一絲燦爛的微笑。

「逍遙哥哥,我來幫你了。」

······

······

翁!

翁!

翁……

一道道金燦燦的光亮從人群中傳出,或是從遙遠的天際而來。

獨孤小月、婠婠、靈珊、富英傑、白凌飛、王成、章波、凌宵、倉維、張峰、南郭老人、馬雲飛、王軒、烏行雲、玲兒、仁兄、老農、黃金戰神。

十八道金光從六界的各處趕來,編織成一張天羅地網。

「是你們……你們竟然還沒有隕落。」 「是你們,你們竟然還沒有隕落。」陣圖內,大魔祖第一次發出驚恐的聲音,十八道身影就好像十八個耀眼的太陽刺得叫人睜不開眼。

「十八聖者……!」

「是遠古十八聖者。」一些在秘史中了解的人大叫道。

「沒想到十八聖者沒有沉寂在輪迴之中。」

遠古十八聖者,那是天地間最強的戰者,擁有不盡的生命,只為了抹殺大魔祖才遭受重創。

「又要為我們犧牲……」一些人發出不甘的怒吼。

「你們已經不是當初的十八聖者了。」大魔祖低沉的說道,任誰都能聽它出聲音中的不甘。

「但是如今只是你自己。」馬雲飛冷冷的回道。

恢復了聖者的記憶,眾人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是卻無怨無悔。

吼~~~

轟!

大魔祖真的恐懼了,無限的放大自己的魔身想要掙脫出去。

噗噗噗······

鎮圖之上的八道身影快要承受不住這巨大的壓力。

「活祭!」獨孤逍遙冷冷的說道,從一開始表情就沒有變過,如今他只有一個目的,為了重新封印大魔祖,他可以犧牲一切。

十八聖者也是面無表情,因為他們知道有些犧牲是避免不了的。

噗噗噗······

八道身影瞬間化為一片血霧融入震圖之中。

西域!

那浮在虛空中的大雷音寺突然發出一陣通天神光,比之十八聖者有過之而無不及。

大殿內,只見真一坐在一團蓮花台上主持,周身綻放一道道慧光,他的道與理早已超越了先輩;婆羅聖女觀妙音站在他身邊,四周一個個佛光寶面的眾僧低聲吟唱。

「開啟地獄之門!」

咔!

一道無底的深淵在大雷音寺之下裂開,空洞的黑暗好像連接著另一片空間。

「空間大挪移!」

另一邊,獨孤逍遙一聲大喝,連帶著大魔祖與十八聖者一同轉移到了大雷音寺上空。

「不要……!」大魔祖發出恐懼的叫聲,他知道那深淵通往各處。

「封!」雙手艱難的凝結一個玄奧的印訣,獨孤逍遙一掌便將大魔祖推進深淵之中,連帶封印大魔祖的神鬼八鎮圖。

轟……

無邊的魔氣翻騰,好像要將這片天地撐破,那八陣圖上都出現了一道道碎痕;大魔祖恐怖的實力一顯無疑,竟然一點一點的掙脫束縛衝要衝出深淵。

「還不夠!」獨孤逍遙喃喃道。

「到我們了!」一個身披黃金戰甲聖者說道。

「戰!」

只見身穿黃金戰甲的身影化為一個「戰」字,瞬間投入了深淵之中。

「不……!」大魔祖驚吼著。

「哈哈……這一世能與六道做兄弟也算賺到了。」富英傑最後看了一眼此時的獨孤逍遙,毫不猶豫的投入深淵之中。

「吃貨,等等我們倆!」白凌飛與王成大叫道。

「嘻嘻……我竟然是聖者。」琯琯嬉笑。

「逍遙哥哥……」玲兒輕輕的叫道。

「蕭白……」靈珊深深的看著那道身影,眼神中帶著一絲情愫。「你欠我的靈牌還沒有還,我要你欠我一輩子。」

倉維、章波、張峰、馬雲飛、烏行雲、王軒、凌霄、南郭老人······每個人都看著獨孤逍遙的身影,帶著不同的感情;有不甘、有不解、有不舍、有不奈······

但這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記住,我的名字叫……」東方學院的仁兄大叫道。

「廢什麼話,趕緊進去。」仁兄身旁的一個聖者一腳把他踹下了深淵。

「『曄辰』…………我恨你!」

嗷~~~

一個個聖者投身黑淵,只為了將大魔祖流放。

「小弟弟,不要讓阿姐進去啊!」隔著一域,獨孤小玉帶著哭腔喊道,看著叫人憐愛。

但是沒有人說話,只是默默的看著,這一刻將會永遠烙印在眾生心間。

「逍遙……」獨孤小月看了一眼那道朦朧的身影,想要用手去觸碰他,可是感覺距離是那麼的遙遠。

「嗷……」

十八位聖者全都投身於黑暗之中,十八道封印猶如永恆的歸宿;但是這還遠遠不夠,想要永久的封印大魔祖還需要更強大的力量。

「六道輪迴盤!」

用盡最後的力量,獨孤逍遙以己身凝練了一個巨大的輪盤。

「我需要眾生的力量!」獨孤逍遙的聲音傳遍了整個西域。

「我們在先前的戰鬥中沒有起到作用,現在是該輪到我們的時候了。」西域的每一位原住民大聲吼道,這是所有人的心愿。

只見西域所有的普通人,與那些實力較低,沒有參與戰鬥的人紛紛衝進了輪迴磨盤。

「我等甘願奉獻己身,鎮壓大魔。」

輪迴磨盤游遍西域的每一個角落,凡是生靈全都化為輪迴磨盤中的一份力量,而西域也變成了一片死寂。

「鎮壓!」

獨孤逍遙大喝,將頭頂的輪迴磨盤投向深淵。

轟……

砰砰砰!

噗!

渾身爆烈,獨孤逍遙成了一個血人,那滿頭的黑髮也變成了一片慘白,而那銀色的雙眸也漸漸退去。

獨孤逍遙對著深淵慢慢的躬下身,這是對犧牲者的敬重。

「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大雷音寺里傳出真一的佛聲。

「逍遙施主,這是我的弟子如來,今後請你多多照顧。」一個小童突然出現在獨孤逍遙身邊,兩眼不舍的看著大雷音寺。

「你們也都離開吧!留我一個人就夠了!」真一對著底下的一群弟子說道。

「師傅,請讓我也留下!」眾弟子中,一個身體泛著金光,手握錫杖的人說道。

看著那雙執著的眼神,真一軟化了下來。

「地藏你留下來,其餘人離開!」真一緩緩地說道。

「師傅,我們也要留下!」

沒有理會眾人,真一大手一揮,只見殿內所有人竟然全都消失,只留下真一與地藏兩人。

「啊彌陀佛!」

轟!

懸浮於半空的大雷音寺綻放出一陣耀眼的金光,而後轟然落下,將那無底的深淵掩蓋在其下。

寵婚纏綿:妻色難擋 「放逐空間!」重英傑橫空而來,將全部的力量劈向大雷音寺。

轟!

空間一陣扭曲,眼前的景物霎時消失,被流放到那未知的虛空。

一切都平靜了下來,就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只是那死寂的空間正訴說著它的悲涼。

「結束了!」獨孤逍遙仰望天空,那疲憊的身體隨時都有可能倒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