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錦袋很好拆開,當拆開錦袋之後,白顏就從袋內拿出了一張紙條。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這紙條已經泛黃,顯然已有了年代,在這紙上的字跡稍顯模糊,卻還能勉強看個大概。

「吾女白顏:

當你看到此信的時候,娘親估計已經不在此世,或許你和瀟兒會埋怨母親,但母親……從不後悔這個選擇,否則,又怎會有瀟兒的出生?」

看到這裡,白顏蹙眉,藍月只提到白瀟,難不成……她真的不是藍月的女兒?

白顏不覺再次看了下去。

「娘知道,娘早已經沒有多少日子,從我進入白家開始,於家老夫人就給我下了毒,可笑的是,等我察覺了中毒的事情,但是當時你父親根本不信我,她只願意相信於蓉母女。」

死胎?

白顏的手指一顫,她突然反應過來,也許這紙上的便是她一直以來尋找的真相!

「接下來,娘親說的事情,興許你無法接受,可我必須告訴你。事實上,你並非是娘的親生女兒,當年一人有恩與娘,可惜一面之後就再也相見,等娘再次見到她的時候,她渾身鮮血,抱著一個嬰兒站在我的面前。

那個嬰兒,便是你!她祈求我替她照顧女兒,我便答應了,本想以養女的名義讓你出現,誰知當夜我就生產,且誕下一個死嬰,故此便將死嬰瞞了下去,以你代替我的親生女兒。

此事你爹是不知的,我怕他會待你不好,便瞞了下來。

顏兒,若是你以後……離開了白家,千萬別改姓,因為你娘親便姓白,這個是你母族之姓。」

白顏一震,看來藍月早就猜到,她早晚有一天會離開白家。

她更是明白,等她一死,白振祥必然不會待她與瀟兒好。

「我的顏兒,雖然你並非娘親的親生女兒,但娘親依然很愛你,依然捨不得離開你和瀟兒……可你們太小了,太多的事情,都不能讓你們知道,如今娘只求一件事,娘親虧欠你外公外婆還有舅舅太多了,若是有機會,但願吾女能給二老一個安慰……」 白顏默默的看著手上的遺言,她的心……竟然有一種無法言說的難受。

原來,這就是真相……

其實藍月並不傻,她只是深陷情網,無法自拔,明知前方是坑,依舊毫無顧慮的跳了下去。

只是不知道,她生命將至的那一刻,可有後悔……

「顏兒,你娘寫了什麼?」太后看著白顏陰晴不定的臉色,斂眉問道。

白顏回過神來,複雜的看了眼手中的信:「我娘她說……」

「表姐!」

忽然,一道急匆匆的聲音從她宮外傳來。

白顏抬頭望去之際,就見到藍韻兒臉色慘白的跑了進來,她見到白顏的那一刻,猶如看到了主心骨,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韻兒,發生什麼事了?」白顏大驚失色,快速上前扶住藍韻兒的身體,問道。

「表姐,我娘親她……」

「舅母?舅母她怎麼了?」

白顏的容顏一沉。

「我娘親前兩天和二哥回了一趟我外公家,結果……」藍韻兒抹了把淚水,「結果她被人打了,現在還昏迷不醒,父親和大哥正從歷練之地趕回的陸上,爺爺與奶奶已經整理兵馬要去給娘親報仇,表姐,我好怕……」

「你不用擔心,舅母會沒事的,我現在就和你走一趟。」

在白顏印象中的董若蘭向來溫柔賢惠,從不動怒,亦不與人爭鋒,怎會被人打暈?

她想了想,將手中的紙條交給了太后。

「太后,麻煩你將這遺言交給瀟兒,並且告訴他……無論發生何事,他都是我的弟弟,藍家也永遠是我的親人,這一點,永不變。」

她不是藍月的親生女兒又如何?

只要她將白瀟與藍家當成親人,就足矣。

說完,白顏轉身,拉住哭的不能自已的藍小韻,緩步向著門外走去。

……

皇宮後院。

帝小雲正與白小晨在等待著白顏,誰知轉頭的瞬間,瞥見了跟著白顏走來的藍小韻。

當望見藍小韻滿是淚水的可憐模樣之後,帝小雲愣了愣,頓時怒了。

二嫁冷血總裁 「小韻兒,告訴我,是誰欺負你了?我這就去揍她!」

藍小韻的眼眶更紅了:「謝謝你。」

「你是嫂子的表妹,那也就是我的表妹,何況我們還一起打過人,一起闖過禍,你要是被欺負,別說是我,楚衣衣都會氣的跳起來。」帝小雲滿臉惱火。

連她的人都敢欺負,找死!

藍小韻看著帝小雲氣惱的模樣,心頭一暖。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我沒事,是我娘……被人打暈了。」

「什麼?居然敢打舅母!嫂子,我們這就去給小韻報仇。」

白顏望向藍小韻,微微點頭:「那我們現在就出發。」

「娘親,晨兒也要去。」

白小晨抓住了白顏的手,他抬起萌萌的大眼睛,噘著小嘴道:「欺負表姨的都是大壞蛋,晨兒要去找那些壞蛋給表姨報仇。」

「好。」

白顏掃向了趴在地上的璃龍:「剛好璃龍能夠日行萬里,僅需一個多時辰,我們就可以趕到你的外祖家。」

「等等,」帝小雲突然想到什麼,制止了白顏,「找人麻煩這種事情,不能少了楚衣衣。」 白顏揚眉:「你們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嫂子,」帝小雲撇了撇嘴,「我和楚衣衣好歹也是一起喝過酒,打過人,嫖-過……呃,不對……」

帝小雲的話還沒出口,就突然被她止住了。

若是被嫂子知道,她和楚衣衣太過於無聊,結果女扮男裝跑去鳳樓勾搭那些姑娘,嫂子一定會將她趕出去。

「總而言之,我和楚衣衣,還有小韻兒為天崩地裂三人組,少一個都不行。」

或許是知道有白顏的出馬,娘親不會再有什麼問題,所以,藍小韻被帝小雲的話給逗笑了。

「那你快去找楚衣衣,順便小韻回去告訴外公一聲,姨母的事情我來解決,他年紀大了,就好好在家養老。」

「好,我現在就去。」

藍小韻很聽白顏的話,因此,當白顏這話落下之後,她就匆匆的向宮門外而去。

好在藍家與古宅都距離皇宮不是很遠,片刻後幾人就回來了,

「既然人到齊了,我們就出發。」

白顏立刻抱起白小晨,迅疾的跳上了璃龍的背。

當藍小韻三人也坐在璃龍身上之後,頓時,璃龍的身體化為一道閃電,以光速般沖了出去……

……

萬象大陸共有四國。

這四國分別為白顏所處的流火國,董若蘭娘家所在的赤霞國,以夜測星象為名的祈月國,與……四國內唯一的女帝之國鳳棲國。

董家,作為赤霞國內的一流世家之一,在赤霞國的地位等同於藍家在流火國中的位置。

此時,董家後院。

一片陰雲籠罩。

廂房內,董老夫人坐在床頭,不停的唉聲嘆氣,她目光含淚的望向床上臉色蒼白的美婦,悄悄的抹了一下眼淚。

「丹藥服過了,吳林大師也來親自敲過,為何若蘭還沒有醒來?」

一隻蒼老的手落在董老夫人的肩上,董家老爺子董天凌的目光含著一抹無奈:「若蘭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你還敢說!」老夫人回頭瞪了眼董天凌,「我的女兒被人禍害到如此地步,難道你不打算為她報仇?」

董天凌的臉色一僵,像是被噎住了似得,本欲解釋兩句,就在這時,門外一名小廝匆匆跑了進來。

「啟稟家主,夫人,大少爺和少夫人來了。」

本來老夫人的臉色還好,一聽這話,蒼老的容顏立刻冷了下來。

「他們還趕來?讓他們給我滾出去,我不想見到他們!」

話音剛落,一道讓老夫人氣的胸口發疼的聲音傳了進來。

「娘,你何必那麼生氣?大姑姐不也是沒什麼事?」

從門外走來的是一對錦衣華服的夫婦。

那其中的女子一臉尖酸刻薄的面向,神情大有不將所有人放在眼中的倨傲。

她身旁的男人則唯唯諾諾的跟在一邊,連眼睛都不敢看一眼滿眼冒火的老夫人。

「沒事?」老夫人砰的一聲拍掌站起,「我女兒如今昏迷未醒,你居然說她沒事?」

傅寶芸嘴角一抽:「我也只是不小心敲了她一下,誰知道她這麼沒用的倒下了,就連丹藥都沒讓她醒過來,我看吶,八成是裝的。」 老夫人被這一句話氣的胸口疼,她撫著胸膛,氣喘不定,似隨時都能倒下。

董天凌急忙扶住了老夫人,凌厲的眸子如劍,掃向了站在傅寶芸身旁的男人。

「若勤,你們真的想要將你們的母親活活氣死不成?若蘭已經被你們禍害成這樣了,難道要整個董家都不能安穩?」

老爺子怒了,幾日來隱忍的怒火,在此刻怦然爆發。

董若勤是他的兒子,若蘭也同樣是他的女兒!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怎會不疼?

可這兩姐弟兒時的關係明明如此好,為何傅寶芸這個女人入門之後,就變了?

「寶芸……」董若勤掙扎了一下,就轉頭望向身旁的女人,「要不……我們還是先回去?」

「董若勤,你給我閉嘴!」傅寶芸狠狠的瞪了眼董若勤,「別忘了,我是你們董家的兒媳婦,董若蘭一個嫁出去的外人罷了,你要為了一個外人來對付我?我不就是打了她一下而已,她怎就這般嬌氣?」

董若勤不敢說話了,低著頭一語不發。

傅寶芸嫁給他,本來就是下嫁了,她一個堂堂皇室公主,追求者無數,當年卻硬是選擇了他這個愣頭小子。

如若他不縱容她,豈不是讓她成為天下笑話?

是的,就是一個下嫁,不僅僅是讓董若勤忍了多年,就連董家老夫婦也處處讓著她。

如若不是這次董若蘭回娘家,傅寶芸想要讓藍小韻嫁給那個不成器的三皇子,導致董若蘭發怒,被傅寶芸打暈,老夫人也不可能會如此生氣。

三皇子那就是一個**婦女,無惡不作的惡棍!

讓藍小韻嫁給他,那不是將她往火坑推?

別說董若蘭不同意,董家二老也絕不會同意。

「走,快給我走!」老夫人見到兒子這般聽從傅寶芸的話,臉色更加難看,她微微喘著氣,「不想逼死我這個老太婆,統統給我滾!」

她這是做了什麼孽,當年為何要答應這門親事?不然,也不會拖累女兒。

「寶芸……」

望著老母親那顫抖憤怒的模樣,董若勤抿了抿嘴唇:「娘年紀大了,別再氣……」

「董若勤,你說什麼?」傅寶芸雙手叉腰,那模樣何來的公主的矜持,倒如市井潑婦,「你娘重要還是我重要?我本是公主之軀,嫁給你已經是你們董家的榮耀,何況我還為你生兒育女,如今你是不是要幫著她們?」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董若勤面紅耳赤,諾諾的說道。

「那你是什麼意思?當年,我讓董若蘭嫁給我皇兄,如此一來,董家的權勢會更高!可你們做了什麼?居然把他嫁給了一個世家公子。」

世家身份也算不錯,藍家更是為一流世家。

可世家再強,又如何能與皇室相比。

「這……這是因為後宮嬪妃太多,娘捨不得若蘭吃那個苦,再加上藍家家風甚嚴,從不允許宅院有妾……」

若非如此,老母親怎會捨得將女兒嫁到如此遠的地方?回來一趟都不容易。 「妾怎麼了?哪個男人沒有妾?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她董若蘭怎就不能和其他女人共侍一夫?」

見到一向聽話的董若勤今日幾番為那賤人說話,傅寶芸氣的臉色通紅,狠狠的瞪了眼生死未卜的董若蘭。

董若勤一呆:「可……可我娶你這麼多年,也未納妾。」

「好啊,董若勤你居然敢把我和董若蘭相比?」傅寶芸氣的用手指指向了董若勤的鼻子,「我是公主之軀,何等尊貴?我已經下嫁給你了,你還敢納妾?董若蘭不一樣,她若成為貴妃,那是高攀了,我皇兄嬪妾眾多也理所當然。」

貴妃,多好的機會啊。

她和皇兄本來關係就不算太親厚,若是讓董若蘭成為貴妃,還怕皇兄不幫她?

偏偏這群該死的攪屎棍,寧可讓董若蘭遠嫁,也不讓她當皇兄的妃子?

「這次藍小韻能成為我三皇侄的妾侍,也是我求來的機會,我三皇侄再混賬又如何?好歹也是皇族之人,還是皇后所生,藍小韻能夠成為他的妾,你們應該三叩九拜,如今還敢拒絕?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

董若勤被罵的一句話都不敢還,誰若傅寶芸能嫁給他,是他高攀了?

「夫人!」

忽然,董天凌驚叫了一聲,立馬扶住了老夫人暈倒過去的身體,一雙眼睛也變得通紅。

「看來你們今天,真的要逼死我和你老母親!若是如此,好,來人!拿劍來!我今天就在這裡自殘,看看天下人會怎麼議論你們這對不孝子媳!」

傅寶芸被嚇呆了,再也罵不出一個字來,愕然的睜大眼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