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長老滿臉猙獰,若是其他任何一件兵器,白送給你都沒問題,可這特么是靈器啊!最關鍵的是,於情於理,長老找不到半點拒絕的理由,難道真要把靈器給吳安?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長老看向天樞谷的方向,眼中有一抹歉意,宗主,屬下辜負了你老的信任啊!

隨即,長老回過頭,擠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哈哈,諸位弟子,本長老是在開玩笑呢,沒錯,吳安選中的匕首,正是靈器!」

說完這話,長老生怕別人搶了他的靈器似的,也不顧匕首沾滿了黃白之物,一把揣進懷裡磨蹭著。

眾弟子先是覺得有些噁心,隨即又按捺不住狂喜,有人出聲問道:「那長老,吳安師弟本次考核得幾分?」

從上百件兵器之中選出靈器,就跟選擇題似的,答案明確,只要選對,就沒有扣分的理由,雖然長老極不情願,但在眾目睽睽之下不好出爾反爾,只好吼道:「滿分!」

一群小兔崽子,這下滿意了吧!

弟子們當然滿意,總算有人及格了,而且還是得了滿分,打壓了藏經閣的囂張氣焰,為諸多內門弟子狠狠出了口惡氣,紛紛歡呼著吳安的名字。

至於這泡糞鑒靈之事,也必將載入史冊。

吳安有些嘆息,好好的一件靈器沒了,這長老怎麼這麼沉不住氣呢?不過這次考核第一會有雙倍獎勵,那就是兩粒上品血丹了,算是一個安慰。

這時,三劍客一臉欽佩的來到吳安面前:「吳師弟大才,君子之約,我們輸得心服口服!」

「從今往後,雲師姐就交給你了!」

三劍客把君子之約交到吳安手中,痴迷的看了雲霓裳最後一眼,揮淚而去。

雲霓裳因為聽聞了自己的名字,便好奇的看向那張君子之約,發現上面寫了三劍客和吳安以考核成績決定誰來追求雲霓裳,當場變得面紅耳赤。

吳安一臉駭然,連忙收起君子之約,解釋道:「雲師姐,不是你想的那樣!」

雲霓裳沒有聽吳安解釋,白了一眼,轉身離去。

吳安急得抓耳撓腮,好端端把師姐得罪了,這都什麼事啊。

吳安以為得罪了雲霓裳,其實不然,離開的雲霓裳嘴角掛著一抹笑意,原來,師弟拚命考第一,是為了我啊。

但隨即,雲霓裳神色又變得落寞和決絕,我們是不可能的,吳安小師弟千萬別怪師姐狠心。

吳安想要追上去解釋,但被同門師兄圍住,有人詢問他泡糞鑒靈的竅門,也有人說要請他喝酒,一時之間,吳安儼然成了七星谷的風雲人物。

吳安也很享受被眾星拱月的感覺,可發現蹭蹭上漲的好感值,覺得這個苗頭不對啊,和同門師兄姐妹關係和睦,以後可怎麼撈取惡意值?

於是吳安面色一寒:「不好意思了各位,我要回去學習了。」

吳安一點面子不給,撥開眾人,高冷離去,這樣一來,果然引發一波惡意。

「哼,不就文化考核第一么,但還不是血境一階的渣渣,拽什麼拽!」

「沒錯,這種人給他點顏色就開起了染坊,以後不要理他!」

吳安吸收著惡意,心滿意足,這才是正確的相處方式嘛。

吳安回家,想找雲霓裳解釋一下君子之約的事情,但云霓裳好似故意躲他,不見芳蹤。

作孽啊,吳安苦惱不已。

話說考核結束后,藏經閣長老就跑到了天樞谷……

宗主見藏經閣長老欲言又止的模樣,笑道:「老李,考核結果出來了吧?雖然弟子們都沒及格,但你也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這都是為了宗門和大家好啊!」

藏經閣長老嘆息一聲,苦道:「宗主,按計劃,九成九的弟子都應該不及格,但有一個人,及格了。」

「及格了?」宗主微微訝異,畢竟那些考題的設定也有他的參與,難度之高超乎想象,沒想到還有弟子這般厲害能及格?

他思忖片刻,說道,「倒是個人才,這樣吧,剛過及格線也不能按照第一名來對待,想必那弟子也識趣,隨便給兩粒中品血丹,打發了就是。」

藏經閣長老見宗主誤會,心道紙是包不住火的,只好交了底:「宗主,那弟子是滿分。」

宗主臉上的讚許,化為猙獰,繼而咆哮道:「李小花,你特么是不是故意跟老子作對?」 藏經閣長老連忙解釋:「吳安的答卷很完美,根本挑不出刺,並非我閱卷放水。而且為了堅定執行宗主的全軍覆沒政策,故意將吳安的答卷糊了墨水,作廢答案。」

「後來單獨給吳安加試一題,讓他從一百件兵器中找到唯一的靈器,那小子不知怎麼回事,把我的玫瑰之刃泡了點糞,真給辨別出來了。」

宗主看著藏經閣長老苦哈哈的樣子,知道其已經盡了力,並非與自己作對,而且吳安能從百件兵器中準確辨識出靈器,更是讓宗主心驚,畢竟在同等條件下連他都無法做到的。

「為何我從未聽說過內門弟子中有吳安這麼一號人?」宗主詢問。

長老回道:「我先前也疑惑這吳安是從哪兒冒出的,特意查了一下,他剛晉陞玄士沒多久,血境一階,目前處於候補內門的狀態,未在七谷之一任職。」

說到這兒,長老眼中有些灼熱:「宗主,說起來,藏經閣工作繁重,人手緊缺,這吳安我就要走了昂。」

不早點開口,恐怕其他谷就要搶人了。

宗主瞪了長老一眼,斥道:「搞砸了文化考核還敢跟我要人?」

長老滿眼哀怨,宗主這麼說擺明是他要搶人啊,無恥,不過宗主說吳安的考核獎勵由他負責,長老便賣了個面子,識趣退下了。

萌妻入懷:老公深深吻 吳安這邊,因為金幣商店明日就要刷新,攢的金幣也差不多了,便花費800金幣將中品玄技《七星劍法》買下。

灌頂之後,吳安在院子里演練起來,等到熟練得差不多,猛然一劍斬出,漫天劍光化為星辰銀河,這是七星劍法的最高境界劍舞星辰!

眨眼便將七星劍法大成,但吳安不太開心,既是挂念著雲霓裳的事,也是自己的佩劍太過劣質,無法發揮出七星劍法的全部威力。

就在這個時候,有天樞谷的弟子過來傳話:「吳安,宗主召見。」

宗主那樣的大人物召見自己做什麼?吳安轉瞬明白過來,想必是因為文化考核第一,宗主要親自嘉獎自己。

吳安就跟著來人去了天樞谷的宗主大殿。

宗主鶴髮童顏,仙風道骨,而且態度很慈祥,讓人不自覺會產生尊敬之感。

「弟子吳安,見過宗主。」吳安恭恭敬敬行了個禮。

「免禮。」宗主打量了吳安一陣,讚許道,「倒是一塊璞玉。」

換句話來講就是稱讚吳安前途無量了,這是莫大的殊榮,吳安道了聲謝。

不做豪門情人:剩女不打折 寒暄了兩句,宗主說道:「小吳,這次你文化考核第一,想要什麼獎勵啊?」

吳安怔了怔,按照事先公布的,考核第一有兩粒上品血丹啊,宗主這麼問是什麼意思?

吳安靦腆說道:「難道能要十粒上品血丹?」

宗主的嘴角明顯抽了抽,逼崽子倒是想得美,咳嗽一聲,裝作沒聽見,悠悠說道:「聽說你現在是候補內門的身份,雖然天樞穀人滿為患,但看你天資聰穎,不如就破格獎勵你成為天樞谷的一員如何?」

宗主露出一抹老狐狸的微笑,本就想將吳安收入囊中,不過這麼一來,就省了上品血丹,還能讓吳安感恩戴德,真是一箭雙鵰。

倘若是剛開始的時候,天樞谷為吳安敞開大門,他必然欣喜加入,但現在嘛,吳安習慣了內門生活,幫同門師兄姐妹做做好事,送送祝福什麼的,得到的好處不一定比任職差。

最關鍵的是,這老狐狸真以為吳安是三歲小孩啊,想把兩粒上品血丹賴掉,門都沒有。

於是吳安純潔說道:「既然天樞穀人滿為患,那弟子還是不讓宗主為難了,兩粒上品血丹足以。」

宗主的老臉再次抽了抽,擺擺手道:「哎呀,一點都不為難,不就一句話的事么?」隨即,宗主又循循善誘道,「你想想,成為天樞谷的弟子,在整個七星谷還不橫著走?福利翻倍,細水長流,兩粒上品血丹的獎勵也就一時之快,哪有在天樞谷任職的好處多?」

吳安打斷了他:「弟子不才,就貪圖這一時之快。」

「吸收上官謀的惡意,金幣+3。」

上官謀就是宗主的名字了,看來被吳安的回答氣得不輕。

宗主還想說什麼,吳安狐疑說道:「是不是宗門實在拿不出兩粒上品血丹?宗主但說無妨,弟子自願放棄就是。」

前有藏經閣長老百般刁難,現有宗主推三阻四,吳安自然得到了這個結論,眼中滿是鄙夷,好窮的宗門。

被吳安識破,宗主說不出的尷尬,雖然他很想借坡下驢這般賴過去,但若這件事傳出七星谷,連個文化考核的獎勵都給不起,必然貽笑大方,今後也別想在江湖上立足。

「吸收上官謀的惡意,金幣+44。」

看來這戳到了老謀子的痛處,但他依舊維持著慈愛的笑容,打死不承認:「小吳多慮了,別說兩粒上品血丹,兩百粒也不過九牛一毛!」

吳安皮笑肉不笑,那你倒是給我啊?

但老謀子又說道:「話說回來,以你的境界,消化兩粒上品血丹太過浪費,這樣吧,我先給你一粒,剩下一粒放在我這兒,等今後你血境七八階遇到瓶頸再來拿。」

得,老謀子是想賴一半了,吳安臉色一黑,正想著如何反駁,但這老謀子估計也怕別人背後說三道四,補充道:「我看你的佩劍有些破損,本宗主額外獎勵你,去兵冢取件喜歡的兵器吧。」

兵冢里最高不過血境中品的兵器,絕非一粒上品血丹可言,吳安準備憤懣拒絕,可忽然想到了什麼,按捺不住欣喜:「真的可以去兵冢取一件兵器?哪件都行?」

宗主心道吳安終究只是個新晉弟子,還以為兵冢里都是什麼神兵利器呢,也太好糊弄了,笑道:「我這就給你簽一道命令,隨便挑,隨便選,千萬別客氣。」

當場就拿到了宗主的令信,吳安激動不已,兵冢裡面的確大多都是地攤貨,但有一把靈劍啊!

「宗主,那弟子就告辭了。」吳安有些迫不及待,行了一禮。

宗主慈笑,擺擺手:「去吧。」

吳安說道:「宗主,那我真的去了哦?」

宗主疑惑:「去啊,還等什麼,沒人攔你。」

吳安白眼一翻:「宗主,我的意思是,那粒上品血丹啥時候給我?」

怎一點眼力見都沒有。

「吸收上官謀的惡意,金幣+99。」

不過老謀子畢竟答應了給吳安一粒上品血丹,只好一臉肉痛地摸出個小瓷瓶,丟了過去,那表情就像把老婆送給了別人一樣難受。

「多謝宗主!」吳安一溜煙消失不見。

宗主滿眼怨念,咬牙切齒:「臭小子,但願你沒有求到我的時候!」 因為宗主被吳安搞得很難受,所以他準備把吳安的入職卡住,其他谷也別想挖人,就想讓吳安來求自己。

殊不知,他這一等就是一輩子,不是說宗主有多堅持,而是吳安壓根沒有入職的打算,當個候補內門,多自在啊。

話說吳安拿到了宗主的令信,火急火燎的跑到了瑤光谷,呈請瑤光長老后,就被人帶到了兵冢挑選兵器。

吳安因為上次偷偷來過,這次倒是輕車熟路,直接找到靈劍所在區域,但他打量片刻,臉上的喜色逐漸消散。

這裡竟然插著好多機關槍?哦,應該叫做鐵拐子,是根據吳安的草圖打造的,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靈劍去哪兒了?

若你愛我如初 吳安旁敲側擊詢問了一番戍守弟子,但兵冢每天都有大量兵器出入,根本不記得,吳安正嘆息與靈劍無緣時,忽然瞥見,戍守小屋那用來支窗戶的叉桿(撐窗戶的棍子)不正是自己想要尋找的靈劍?

吳安按捺住自己的欣喜,以免被人發現端倪,不動聲色道:「師兄,那支窗戶的寶劍可是您的?」

因為吳安是奉了宗主之令過來,這戍守弟子不敢刁難:「那倒不是,只是剛好缺根叉桿,看這寶劍順眼,便撿來支撐窗戶,師弟若是看上,儘管拿去。」

說這話的時候,戍守弟子眼中也有一抹嘲弄,他已然知道吳安來兵冢是為拿文化考核的獎勵,竟然為了一件血境兵器放棄了一粒上品血丹,太過愚蠢。

吳安聽說是無主之物,便將寶劍取下,如獲至寶,那戍守弟子眼中的鄙夷之色更甚,換做是我就拿件鐵拐子,這破劍有什麼好的?

但戍守弟子懶得說什麼,只是吩咐道:「師弟若是選好,這邊登記一下即可。」

吳安說道:「多謝師兄。」

……

回去的路上,吳安捧著靈劍,像個神經病一般嘰嘰咕咕的說話,那些偶然碰上吳安的弟子無不鄙視,文化考核第一又能怎樣,還不是個傻缺,對一把破劍聊得那麼開心。

但吳安依舊我行我素:「小劍劍,折騰了這麼一圈,你還不是落我手上?」

「吸收小劍劍的惡意,金幣+2。」

吳安笑罵道:「你怎這般不知好歹,我可是將你從支窗戶的叉桿中解救出來的,跟著我,有朝一日必將叱吒風雲,成為傳世名劍!」

「吸收小劍劍的惡意,金幣+5。」

得,這意思是跟吳安混還不如當叉桿。

吳安並未放在心上,回到自己的小院,當場以靈劍施展了一番七星劍法,這是吳安掌握的最大殺招,他本以為有靈劍輔佐,威力翻倍,但不曾想,這靈劍使用起來極不順手,還差點把自己切了一劍,必然是靈劍在抗拒了。

書中記載,靈器有靈,得用耐心和真誠打動它,才能為我所用,吳安深以為然,於是他用鐵鏈把靈劍捆在了柱子上,還上了好幾把鎖:「小劍劍,我這麼做不是在逼你認我為主,而是讓你感受一下我對你那緊緊纏繞的愛。」

「吸收小劍劍的惡意,金幣+99。」

吳安捆了靈劍,便不再搭理,打開小瓷瓶,裡面是上品血丹,雖然被宗主剋扣了一粒,但吳安答應過雲霓裳,獎勵分她一半以報恩情。

於是吳安用小刀將上品血丹一分為二,吞下其中一半,另一半裝回小瓷瓶,雖然藥效會減半,但也相當於十幾粒中品血丹。

龐大的藥力在吳安體內遊走,他就像個氣球一般脹了起來,連忙運轉玄功,將藥力煉化,增長修為。

兩個時辰后,吳安順利進入血境二階,身上的血氣隱隱凝成實質,但藥力還未結束,於是吳安又鞏固了一下境界,到得藥效全部消散,才呼出一口濁氣收功。

到了血境二階,力量增長了五十斤左右,但吳安有種力大無窮之感,當場練了幾遍八臂金剛,拳拳生風,過了許久,才徹底駕馭了血境二階的力量,收放自如。

吳安感受著自己的強大,又將目光看向小瓷瓶,這上品血丹果然不凡,只服了半粒就有如此功效,若把另外半粒吃下,會不會突破血境三階呢?

吳安最終忍住了這個打算,先不說剛剛才突破二階,衝擊三階底蘊不足,就說剩下的半粒是留給雲霓裳報恩的,吳安是個有原則的美男子,所以他只是舔了一下。

天色漸晚,吳安躺到了床上,明天金幣商店就會刷新,不知又會有什麼好東西出現,美美睡去。

第二天天亮,吳安醒來,先是留意了一下隔壁,倘若雲師姐在的話,應該在練劍了,但依舊沒有動靜,吳安有些不習慣,但他很快便恢復心情,將遊戲窗口喚出,打開金幣商店,查看更新的商品。

依舊沒有增益修行的丹藥出售,不過有本秘籍倒是讓吳安呼吸急促了起來,額,不是小黃書,而是一個叫做《養靈訣》的玄技。

這養靈訣不是什麼戰鬥類的技巧,只是一種溫養靈器的法門,若是養得好,甚至還能讓靈器突破晉陞。現在的靈劍好似特別排斥吳安,倘若掌握了這個方法,肯定能俘獲小劍劍的芳心。

最關鍵的是,這個養靈訣的級別乃血境極品,頭一次出現這種層次的物品,吳安自然不會錯過。

當然,級別越高,售價越貴,這養靈訣賣3000金幣呢,吳安得忙活好一陣子了。

「小劍劍,本主人要出去工作賺錢,你要是在家裡待得乏了,可以去外面逛逛。」

被捆在柱子上動彈不得的靈劍發出一聲劍吟,怨念滔天。

……

七星谷情人坡,說起來並非官方認可的地名,主要是那些談戀愛的弟子經常聚集在此,久而久之便有了情人坡的名字,說得豪放點,叫野戰林。

七星谷並不禁止弟子結成夫妻,但這個年代禮法森嚴,有什麼悄悄話,親密的舉動都是不允許的,若被師長發現,必會嚴懲,所以不少情侶只能來情人坡慰藉相思之苦。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