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阿米婭看著面前的銀髮瓦伊凡人,深深皺起了眉頭,同時周圍的黑色逐漸消失。博士握住了阿米婭放下的手,似乎是在檢查戒指的情況。

2021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很高興您還能記得我,阿米婭小姐。」瓦倫丁沒有皮一下迫害阿米婭,反而很優雅地向她微微鞠躬,顯示出了一個黑幫老大該有的教養。

雖然自己的幫派都玩完了,但是好歹曾經也是個BOSS不是么?

「雖然這只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

老實說,阿米婭對這個叫瓦倫丁的瓦伊凡人沒有什麼好感,從梓蘭的描述來看是一個很隨性的人,而且那次拒絕讓他們的行動危險指數上升了好幾個檔次,雖然最後也沒出什麼事情……

「阿米婭,現在不是交流感情的時候,我們應該儘快趕到撤離點。」羅德島隊伍里一位拿著長鞭的幹員說話了。

恩,新人教官,杜賓。

以後說不定還要在她手底下訓練,得留下個好印象才行。

「我明白,杜賓教官。」阿米婭點點頭。「那麼,瓦倫丁先生,我建議您不要再往前走了,趁著天災還沒有徹底爆發,趕緊離開這座城市比較好。」

說完她就自顧自的招呼後面的人行進了,完全沒有給瓦倫丁說話的機會。

「等一下,你們羅德島還招人嗎?我想加入你們。」瓦倫丁叫住了阿米婭。

「當然可以,建議您趕緊離開這裡過幾天可以通過網路向羅德島提交入職申請,或者直接來到附近的羅德島基地投遞簡歷,我們會審理的。」

阿米婭的腳步沒有因為詢問而停下。

「被討厭了?」瓦倫丁有點頭疼。

還沒入職就惹得上司不待見可不好啊……以後肯定得給你小鞋穿。

雖然阿米婭不是那種人……

但是凱媽是啊!

凱媽就是個更年期提前的大齡老處女,把人家寶貝女兒給惹不高興了,有你好果子吃的。

瓦倫丁看著撤離的羅德島眾人,覺得還是說一聲比較好。

「喂,你們之中是不是有個重裝幹員叫ACE啊,他跟他的小隊在跟塔露拉戰鬥給你們拖延時間吧?」

羅德島眾人的腳步停下了。

阿米婭轉過身,面不改色的詢問:「你怎麼會知道ACE的名字?」

無數細小的黑色絲線再次憑空出現在了她的身邊,只過這次她身後的菱形變成暗紅色,周圍也多出來了一些墓碑的虛影。一股熟悉的壓迫感降臨在瓦倫丁的周圍,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那是……極為純粹的,無窮無盡的死亡,讓人看不到任何的光亮,無法違抗。

毫無生機。

邢一凰和拉斐爾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雖然她們的狀態並不好,但是相對於剛跟塔露拉打了一架的羅德島們,還是好上不少。

「阿米婭!」女孩身邊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人類開口了。他把手放在了阿米婭的肩頭,另一隻手緊緊握住她的右手。

阿米婭身邊的黑色絲線變少了,那股純粹的死亡帶來的壓迫感也降低了許多。

博士……

可惜光從聲音來聽不知道是男是女。

「ACE小隊確實是在跟塔露拉進行戰鬥,這是他給我們爭取的寶貴的逃命時間。我們現在應該儘快撤離而不是在這裡說些沒用的廢話。」

瓦倫丁能看出來阿米婭生氣了,她頭上的兔耳朵一抖一抖的,看得瓦倫丁想上手去擼一把。

「沒問題,小上司。」瓦倫丁對著阿米婭露出一個標準的微笑。

「邢一凰,拉斐爾,你們跟著羅德島撤離,我去救ACE。」

邢一凰和拉斐爾對視一眼,向前踏出一步。意思很明顯,我們要跟著你一起去。

阿米婭覺得自己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

「瓦倫丁先生,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整合運動的首領,塔露拉!移動的人形天災!我們現在只能撤離,沒有人能擋得下她的攻擊,沒有人!」

阿米婭生氣的看著面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瓦伊凡人,小臉被氣的通紅。

連耀騎士臨光都擋不下塔露拉的攻擊,你這個看起來沒有絲毫戰鬥經驗的二星幹員有什麼臉面說去救援ACE?

「吼!」

一聲龍嘯幾乎震碎了在場所有人的耳膜。

深藍色的巨龍從瓦倫丁的身後出現,在他的頭頂不斷盤旋著。頭部的雙角閃爍著巨大的電弧,純粹由電流組成的雙翼振起一陣陣的灰塵。

瓦倫丁站在飛龍的腳下,雙手交叉在胸前。

「這就是我的資本。」

———————————————————————

背後靈的出現讓阿米婭一行人相信了瓦倫丁擁有救下ACE的能力,瓦倫丁也費了一番口舌讓邢一凰和拉斐爾跟著羅德島的眾人撤離。

原本當瓦倫丁提出自己一個人去救ACE的時候,阿米婭說什麼也要帶人跟著他一起去,還有拉斐爾和邢一凰。

然後就被他用一句話打發了。

「你們去只會拖我的後腿。」

瓦倫丁可謂是意氣風發,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感覺天空都在為他鼓掌。

然後一枚從天而降的源石塊差點砸他腦袋上。

這片烏雲又開始下源石雨了。

在勸走了羅德島和邢一凰等人後,瓦倫丁就踏上了拯救ACE的道路。

但是當他再次站在塔露拉面前的時候,瓦倫丁感覺那股剛剛看到火焰巨龍的壓迫感又回來了。

ACE的盾牌和他的大鎚已經完全融化了,變成了一灘濃稠的金屬液體。他本人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已經被燒成灰燼,露出大片大片的小麥色肌膚以及豐滿的肌肉。

「為啥衣服和武器都被燒沒了肉體還那麼健康啊……」

瓦倫丁看著躺在地上昏迷的ACE默默吐槽。

雖然說是這麼說,不過ACE的皮膚也是有多處燒傷的地方,胳膊上的皮膚都被燒成了黑色。

「不知道我的治癒電流有沒有用啊……」

瓦倫丁召喚出了背後靈,一道粗大的電流擊打在ACE的身上。

不遠處,塔露拉和梅菲斯特看著瓦倫丁的表演,眼角微動。

靈魂攻擊只持續了一瞬間,在整合運動進程之後梅菲斯特就帶著浮士德離開了廣播信號塔,開始對這個城市發泄卑劣的慾望。

「他跟那個猛男有仇么……專門過來電他的屍體?」梅菲斯特看著那道粗大耀眼的電流默默吐槽。

但是很快他們就意識到了錯誤。瓦倫丁並不是來鞭屍的,而是來救人的。

ACE身上那些被燒傷的地方開始了快速癒合,新生的細胞以一種難以言喻打完速度分裂著,那些被燒焦的皮膚被新生的皮膚替代,ACE整個人在短短數秒鐘的時間內蛻了一層皮。

看著那巨大無比的雙翼飛龍,還有令人驚嘆的醫療法術,梅菲斯特終於是明白為什麼塔露拉這麼執著的想要瓦倫丁加入整合運動了。

能召喚出背後靈的戰鬥人員有很多,但是能召喚出背後靈的醫療人員有一個算一個全是寶貝。

醫療是一個團隊最不可或缺的職位。

瓦倫丁治好ACE之後把他拖到了一邊,還很貼心的給他找了一套從整合運動身上扒下來的衣服蓋在他身上。

安置好ACE之後,瓦倫丁又站在了塔露拉的面前。

「又見面了,塔露拉。」瓦倫丁想著不遠處的龍女招手。

「這次你是想通了想要加入我們么?」

塔露拉沒說話,梅菲斯特倒是先開口了。

「我在跟你老闆說話,你這個打工仔不要插嘴好嗎?」

瓦倫丁對著那個白毛小矮子豎起中指。

梅菲斯特不說話了,黑著臉看向別處。

嘿嘿嘿,我就是喜歡看你吃癟的樣子,有能耐你就來打我啊~

瓦倫丁看著梅菲斯特一臉賤樣。

「夠了。」

塔露拉說話了,她的嘴角吐出一絲硝煙。

「你的目的。」

「我的目的?」瓦倫丁反問了一句。他扭過頭看了眼躺在路邊的ACE,指了指正在昏迷中的他。

「我要帶他走。」

「可以。」塔露拉點點頭。「加入整合運動。」

這姐姐真的是跟她的火焰完全相反的高冷,連多說幾個字都不願意。

「加入整合運動?沒問題。」瓦倫丁點點頭,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說。」

瓦倫丁看著塔露拉冷冰冰的表情,身後的背後靈開始蓄力。

接下來他就要開始搞事了,希望背後靈能給力點別讓自己被塔露拉一招秒了。

只要能撐得住那條火焰巨龍的傷害就行。

梅菲斯特感覺不太妙。作為一個智囊,他感覺這個傢伙接下來不會說什麼好話。

「我要你。」

瓦倫丁只是吐出三個字,伸出手指向塔露拉。

「我?」

塔露拉有些不太明白。

「對。」瓦倫丁點點頭。「我現在馬上就要有一份工作,也有了自己的女朋友。雖然產業沒了但還是能活下去的,結果你這上來就讓我加入你們,連點好處都沒有,你覺得我會加入么?」

「就不如給我發個老婆吧,我想整合運動目前的幹部都沒有瓦伊凡人吧?弒君者是魯珀,W看起來傻乎乎的,霜星……是個兔子,恩。」

「你就挺不錯的,長得也很漂亮。」

「不如……」

瓦倫丁話還沒說完他就感覺到一股足以融化一切的熱浪撞擊到了他的身體上。與此同時無數的電流從瓦倫丁的身體里湧現,他的衣服被燒的乾乾淨淨,表層皮膚不斷死去又不斷重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