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院落中,充滿了歡聲笑語。 陰風過後,一個身穿白色袍子的老婆子突然出現在了楊恆視線里。這個老婆子一頭白髮,滿臉的鄒紋褶子,鼻孔朝天,一口黃牙參差不齊,看上去很是噁心,但卻是靈人境界後期並濟境的修為。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楊恆緩緩站起,拿出了齊天劍,一臉戒備的看著眼前這個奇怪的老婆子。

不過這個老婆子似乎沒有要對楊恆動手的意思,站在楊恆前面一直怪笑著,露出嘴裡的黃牙,臉上的皺紋也變得更深。樣貌雖然恐怖,但卻讓人感覺不到有絲毫的敵意。

楊恆看著老婆子臉上的笑容,覺得很是詭異,心裡生出一絲不安。

「年輕人,你為什麼要去那座小山?」片刻之後,老婆子臉上笑容不變,用沙啞的聲音對楊恆問道。

楊恆眼神一冷,心中立即猜到之前一直窺視他的應該就是眼前這個老婆子,他厲聲問道:「你之前為何要一直暗中跟著我,是不是有什麼企圖?」

老婆子聽了楊恆的話也不以為意,臉上的笑容更甚,也更加恐怖,說道:「你看你修鍊的好像是先天之氣,一時好奇就跟過來看看你想做什麼。」

楊恆頓時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修鍊的是先天之氣乃是他最大的秘密,也是最重要的秘密,如果將他的這個秘密泄漏出去的話,等待他的將會是無盡的追殺。

除了四極殿的紫風看出來他修鍊的是先天之氣之外,這個老婆子還是第一個,他臉色一冷,眼中殺機凜然,這個老婆子他絕對不能留,不然將會是一個絕大的禍害,他今天就算是動用自己的底牌也要將這個老婆子給殺掉。

面對楊恆的殺機,老婆子依舊不為所動,笑道:「我知道這座小山之上確實有你想要的東西,我可以告訴你一些關於這座小山的事情。」

「你知道我去山上是為了什麼東西?」楊恆問道,他打算先弄清楚這個老婆子跟著他到底有什麼目的。

老婆子嘿嘿一笑,回道:「我當然知道,你是想上去采精元果,而且我還知道你采精元果是為了救那個不能離開寒潭的女孩,然後帶那個女孩離開那個洞穴。我說的對不對?」

像紫風這樣厲害的高手可以看出楊恆修鍊的是先天之氣,這個還可以理解,但是楊恆去采精元果是為了救尹靈兒,這個只有他和尹靈兒知道,別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出來,所以楊恆覺得這個老婆子應該是跟尹靈兒有什麼關係,老婆子知道的這些事也是從尹靈兒嘴裡得知,他開口問道:「你是尹靈兒的什麼人?」

「我知道你說的尹靈兒是等著你去救的那個女孩,我根本不認識她。」老婆子回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楊恆一聲呵斥。

老婆子說她不認識尹靈兒,卻知道他和尹靈兒之間的事,他都懷疑這個老婆子是不是會讀心術,可以看穿他心中的想法,才能知道這麼多關於他的事。

老婆子不惱也不怒,還是笑著回道:「我是什麼人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是來幫你的就行了。」

「幫我?怎麼幫我?」楊恆反問,他可不相信會無緣無故的跑出一個人來說要幫他。

「我知道你想去那座小山上面,但是你對那座小山又了解多少,你以為你直接就可以到山上采一顆精元果然後走人?」老婆子回道。

楊恆一愣,老婆子說的這些問題他還真沒有想過,現在被提醒,也覺得自己有些唐突了,如果精元果是這麼好得到的,那他以前就不會連精元果都沒聽過。他聽這個老婆子的口氣似乎對這座小山還有精元果都很了解,所以問道:「那要怎麼樣才可以採到精元果?」

老婆子臉色突然變的有些凝重,回道:「精元果是天地間的靈物,它生長的地方也是危險重重,只有有大機緣的人才有可能得到它。」

「那座山上會有什麼危險?」楊恆問道,他全身的殺氣也慢慢的開始收斂,他覺得眼前的這個老婆子可能真的不是來找他的麻煩的。

看到楊恆的變化,老婆又笑了起來,回道:「像精元果這樣的東西,肯定會有厲害的凶獸守護,你的實力肯定是打不過那些凶獸的。而且上面的精元果很可能是有主之物。」

「有主之物?」楊恆驚訝問道,有凶獸守護靈果這個他也知道,但是老婆子說精元果是有主之物他理解不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想要採摘精元果也就沒什麼希望了。

「不錯,我聽說這座小山早就被一位大能所佔據,你只要山上的話你的實力就會被壓制,如果那個大能心情好的話可能會放你離開,要是心情不好,可能動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你捏死。」老婆子稍微停頓一下,接著說:「也有可能你運氣好,上山的時候這位大能不在山上,但是可能會在山上布置什麼很厲害的陣法或者是引機術,你這點實力上山的話,很可能就是九死一生。」

楊恆心中立即變的失望起來,如果這個老婆子說的是真的,那他基本沒什麼希望得到精元果了,那他要帶尹靈兒離開那個洞穴的想法也就要落空。想到這些,他心裡有些失落起來。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不會騙我的吧?」楊恆反問道。

老婆子搖了搖頭回道:「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嗎?騙你對我又有什麼好處?」

楊恆想想也對,這個老婆子除了對他的事情很了解之外,對他並沒有敵意,也沒有必要騙他。不過那座小山上面不管再危險,他也打算上去看看,只要有一絲機會,他都不想放棄,即使是動用他的底牌,他也要弄到一顆精元果,帶尹靈兒離開那個洞穴。

楊恆正想開口感謝這個老婆子告訴他這麼多關於這座小山的事,道靈突然在他腦海中冷聲喝道:「這是幻術!不要聽她胡說八道,他是要你放鬆戒備相信她,然後加害於你。」 當滾滾熱浪撲在小鐘射出的霞光之上時,雖被霞光擋在了光罩外,但霞光內的年辰竟然感到渾身如遭雷擊般,麻痹了數息之久,心頭一驚,想不到這隻靈獸,竟是一隻罕有的雷火鴉!

正在此時,年辰腦海中忽然又是一陣陣急切的波動傳來,年辰不由心頭一動!

齊雲將右手伸至身前的火牆裏,向回一撈,一朵仍舊吱吱跳動着的青色火焰被穩穩的控在齊雲手掌中間,只見他伸出左手,中指往火焰輕輕一彈,帶着灼熱氣息的火焰立即向年辰立身處飄去,在途中忽然炸了開來,變爲無數的細小火苗,向年辰的護體光罩處疾射而來。。。

年辰在上一場的比賽中已經見識了齊雲火球那似乎無物不燃的可怖威力,不敢託大,將手腕一翻,一打低階符籙向飛來的火焰迎去,在空中化爲無數的冰錐,將所有的小火苗攔截在半空裏,只見漫天的冰錐在空中竟然燃燒起來,伴着一陣陣細微的爆鳴,如綻放的煙花般形成了一片七彩火雨,漸漸消失在賽臺之上!

齊雲顯然沒有將取勝的希望寄託在這小小的火苗上,當絢爛的煙火過後,一杆火光閃電繚繞的短槍突兀的出現在其身前。

只見齊雲將手一指,翁鳴聲中,那杆短槍激如閃電般向年辰射去!

當離小鐘所放霞光一線之隔的時候,槍身上的電弧突然間狂閃數下,立時,前方的光罩竟然毫無徵兆的裂開一個小洞,整根槍體去勢毫無影響,直向小盾所化的第二道防護光芒襲來。

光罩中的年辰大驚失色,情急之下,未等短槍撞上小盾光芒,頭上的十一隻靈梭已經合而爲一,一隻如實體般的梭芒穿過灰幕,,迎向激射而來的槍體。

只聽得砰的一聲,電弧跳動間,梭芒嘩地分成十一隻靈梭,被短槍上的電弧一彈而散,向四周滑去!

來勢大緩的短槍,在撞上黑色小盾所發的灰芒時,終於被小盾擋在了灰幕之外,只聽得嗡嗡之聲大作,兩件法器就此僵持在了年辰跟前的空中!

年辰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體內的靈力狂涌至灰色光幕上,暴漲的灰幕立即將短槍逼退了數尺。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但年辰心底,取勝的信念已經滑到了谷底,自己幾已將所有的防禦手段使出,才堪堪擋住了對方看似隨意的一擊,如果齊雲再出一狠招的話,自己接不接得下來、已是未知之數!

而年辰不知道的是,對面的齊雲此時也是暗暗叫苦!

自己連最得意的頂階法器雷火金戈都已經用出,本打算以此雷霆手段將年辰擊敗,再留出儘可能多的法力對付他心裏認定的最強對手龐坤。

想不到卻被對方將自己的凌厲一擊接下,看來,留給龐坤的殺手簡只能用在這小子身上啦!

一陣飛快的法決過後,只聽呱的一聲,空中正盤旋不已的雷火鴉雙翅一振,凌空向灰色的光幕撲去,口中呼的噴出一道烈火,炙熱的火光中,一道道的電弧劇烈跳動不已,比之短槍上的細微電弧,竟然強盛了數倍!

齊雲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自信的淺笑,自己的雷火金戈,就是藉助雷火鴉體內的雷弧長期淬鍊,才擁有了莫大的神通,從那強大的穿透力上可見一斑!

而這雷火鴉本身所具的噬靈金雷,更是堪稱克盡天下五行的逆天神通,如今雷火鴉一出,顯然已勝券在握,遺憾的是在對上龐坤時,這記殺手鐗又少了一些隱蔽性,那時對方應該有所防備啦!

當雷火鴉飛出的時候,年辰已經有所警覺,意念一動間,金光閃耀的雷電獸電射而出!

只聽見噼裏啪啦的一陣閃電雷鳴間,金色的雷電獸竟然憑空浮在了空中,兩隻碩大的鼻孔開合之間,空中雷火鴉噴出的一道雷火突然改變方向,收成了細細的一束,向着雷電獸的鼻孔處飄來。

被雷電獸一揚兩隻大鼻孔,將所有的雷火一口吸進肚裏。

接着一鼓一吸之間,金色小獸的肚子越來越大!

只聽呼的一聲,一道碗口粗的金色電光從雷電獸嘴裏噴出,向着半空中的火鴉擊去…

將來不及轉向的雷火鴉擊得渾身焦臭麻木,到飛回去數丈遠,撲的一聲掉在擂臺邊沿,動彈不得!

那道凌厲的電光突然轉向,咻地向着空中正與年辰的小盾僵持不下的雷電金戈射去…

將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齊雲,嚇得趕緊將雷電金戈閃電般招回!

而那隻從地上艱難的掙扎起來的火鴉,看向雷電獸的眼神中充滿了深深的恐懼,一陣慌亂的撲騰,終於揮動兩隻尚在散發着焦臭味的翅膀,驚恐的飛入了齊雲的靈獸袋內!

一臉驚詫的年辰,也將雷電獸收進了混沌空間內!在他看來,這次交手,顯然已經是塵埃落定,勝負已分!所以連空中的小盾也收了回來。

一擡頭,目光與對面的齊雲對上時,只見一道彷如烈火般凌厲的目光射向自己,年辰大腦一陣陣的暈眩。

但此時,經過五丁劍決那自殘一般的鍛鍊,年辰自身的靈識已經異常的強大,承受力也已經是今非昔比!

體內法決運轉之下,年辰大腦恢復了清明,一展劍決,一道銳利的目光反向齊雲射去。

正在向年辰施展金睛火眼的齊雲,只感到一陣刺痛從大腦中傳來,雙眼突然像被針刺般難受,下意識的閉上時,兩行眼淚竟然順着鼻子流了下來.

自己竟然被自身的天賦神通反噬!

齊雲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一直以來,在練氣期甚至辟穀後期以下的修士,自己的極品火靈根的天賦神通——火眼金睛,都能將對方的靈魂傷到短暫的失神,而辟穀後期的修士,由於靈識太過強大的緣故,自己絕不敢對其施展金睛火眼,以免因爲靈識不及對方強大而受到反噬。

但今天一個區區的練氣八層修士,竟然也讓齊雲嚐到了自己天賦神通的滋味!難道對方的靈識,竟然強大到如斯地步?

擂臺邊上的裁判看見齊雲淚流滿面的樣子,以爲齊雲是因爲輸給了對手而傷心難過,趕緊宣佈了結果,接着手一招,兩名弟子匆匆上臺,將一臉震驚的齊雲帶了下去… 被道靈一聲大喝,楊恆猛然驚醒,將心中的雜念全部摒除,殺氣凜然的盯著眼前的老婆子。他終於知道之前為什麼會覺得老婆子的笑容有些詭異,就是那詭異的笑容讓他中了對方的幻術。

老婆子看到楊恆的變化,臉上的笑容漸漸退去,凝重的看著楊恆問道:「你明明已經上鉤了,怎麼一下就破了我的幻術?」

重生學霸女神 「你為何一直跟著我,到底有什麼目的?」楊恆厲聲喝道,他豈能告訴對方是道靈出言提醒才從幻術中猛然驚醒。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我發現你修鍊的是先天之氣,所以跟著你,打算找個機會對你下手,得到你修鍊的功法。」老婆子回道。

楊恆還以為老婆子在幻術中對自己說的都是假的,沒想到對方竟然真的看出了他修鍊的是先天之氣,而且還起了歹念,那他就更不能留下這個老婆子。隨即他運轉剛剛才學會的「御風訣」發出幾道白色透明的風刃,呼嘯而出,以排山倒海之勢砍向老婆子。

楊恆用先天之氣形成的風刃,威力自然要比佝僂老頭用後天之氣形成的風刃威力要大很多。但是他才剛剛學會這本戰技,也只能算是小成,能操控的風元素力量不如佝僂老頭,也不能像佝僂老頭那般放出無數到風刃。這使得他施展「御風訣」的威力打了不小的折扣。

老婆子看到楊恆發出風刃,嘴裡冷哼道:「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將那個老頭子的絕招給學會了,還真是小看了你。」說完,她手中出現一個長約一尺的銀色圓圈,然後她的手一掄,銀圈快速轉動起來,一道道白色的光圈從銀圈裡發出,朝著幾道風刃飛了過去。

看到老婆子也祭出一件靈級上品法寶,楊恆心中倒是有些吃驚,靈級上品法寶在陵郡基本是看不到的,他的齊天劍還是從四極殿中得到。而他來到這個靈谷之後,遇到的兩個對手使用的居然都是靈級上品法寶。

風刃砍在白色光圈上,發出一陣巨響,白色光圈消失,風刃繼續砍向了第二個光圈,然後又是一聲巨響,無數碎石從石洞頂上落下。

老婆子一連發出了十幾個白色的光圈,才堪堪將楊恆的幾道風刃給擋住,同時整個石洞已經搖搖欲墜,隨時有可能坍塌,兩人立即從山洞中飛了出來。

第一次使用「御風訣」,楊恆對它的威力還是很滿意,對上這個老婆子他已經是明顯的佔了上風。

從山洞出來,楊恆的身前再次凝聚了數道有如一把把鋒利小刀的風刃,破空而去,飛向了老婆子。

老婆子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眼中寒光閃現,手中的銀圈繼續高速旋轉,一個個白色的光圈一環套著一環飛了出去。

風刃還沒有劈到光圈上,楊恆已經祭出了齊天劍,一道白色的雷電在晴空中一閃,以迅雷之勢劈向了老婆子。

面對風刃和雷電的雙重攻擊,老婆子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慌亂,祭出一個殘缺的蒲扇型的法寶攔在頭頂上方。

「轟隆」,雷電在老婆子頭頂落下,劈到了那件殘破蒲扇上,迅速化作無數的細小雷電纏繞在蒲扇周圍。

殘破蒲扇頓時金光顯現,並且快速往下落去,就快要落到老婆子頭上的時候,蒲扇表面的細小雷電消散不見,金光也跟著消失。

老婆子把殘破蒲扇收了起來,繼續應付前面的風刃。經過剛剛的這一耽擱,前面的風刃已經擊碎了她數個光圈,眼看著就要來到她身前,她立即接著發出白色的光圈去對付那幾道風刃。

「修鍊先天之氣果然不簡單,這個攻擊當真是要厲害不少。」老婆子破了楊恆的風刃之後沉聲說道。

楊恆雖然佔了上風,但也知道他一時奈何不了對手,畢竟修為差距有點大,而他本身之前的傷還沒有復原,如果拖就了反而會去他不利,剛剛幾次試探性的攻擊已經隱隱觸動到了他的舊傷。他現在就算是想拼著自己受重傷來斬殺對手都不敢。

他在劈出那道雷電之後楊恆已經在凝聚五行符印,老婆子的話音剛落,他就啟動了驚雷大陣。

三級驚雷大陣用來對方一個靈人境後期的修士還有些不夠看,他現在就只能用陣法來消耗老婆子的實力。如果他現在能布置出四級大陣,那用陣法來斬殺老婆子還是有可能的。

陣法內雷電密集,同時朝著老婆子劈去。老婆子再次祭出了殘缺的蒲扇型法寶,直接往陣法雷源處飛去,用殘缺蒲扇就所有的雷電都給擋了下來。

楊恆看著件殘缺的法寶,心中甚是震驚,這法寶雖然殘缺不全,但最少也是神級以上的法寶,而且上面發出里的金光,讓他覺得跟聖骨上面發出的那道金光有些相似,他一時對這件法寶產生了興趣,打算將老婆子殺了之後拿過來好好瞧瞧。

殘缺的蒲扇雖然厲害,但是老婆子似乎不能全部發揮這件法寶的威力。每次被雷電劈中之後,蒲扇就會快速的往下落去,老婆子不得不將它再次頂上去,擋住所有的雷電。

楊恆感覺操控陣法越來越吃力的時候,陣法內的老婆子臉上也微現汗漬,大口喘氣,看起來是消耗不小。

陣法一撤,老婆子手中的銀圈再次高速轉動,發出一個個光圈。這些光圈卻是跟之前的有些不一樣,之前那些是一個一個散開,而這次的光圈發出之後,後面的迅速貼上前面的,所有的光圈都緊緊的貼到了一起,像是一個長長圓拱形通道,帶著驚天威勢,朝著楊恆飛了過去。

楊恆心中一驚,他覺得老婆子這一招絕對是她最強的一招,看到那一串光圈上所蘊含的驚天威力他心裡慢慢變的慎重,老婆子要拚命,他想不拼都不行了。他迅速的運轉九陽神功,凝聚出兩輪熾白的太陽,一前一後飛了出去。

一串白色的光圈在空中留下一道白色的影子,兩輪熾白的太陽刺眼明亮,一劃而過,兩者很快就撞到了一起。

驚天巨響之後一道強大氣浪將兩人同時震飛,同時捲起無數沙塵漫天飛舞。第一道氣浪還未散盡,第二道巨響又接踵而至,兩人再次被震飛,身體都如同柳絮一般,被吹的往後飄去。 又是一個大晴天,陽光依舊如往日般明媚,今日的林清雨,意外的晚起了。

完成早晨的修煉,林清雨打開房門,太陽已經爬上樹梢。他眯了眯雙眼,陽光有些刺眼。

朝霞披在身上,似乎整個人也變得有些懶洋洋的。

林清雨隨性在林府中逛着,一日之計在於晨,不少年輕的林家子弟在朝陽下修煉着。

“清雨哥”甜甜脆脆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林清雨轉頭看去,一個扎着羊角辮的俏麗女孩兒,帶着銀鈴般的笑聲,清純的笑容,蹦蹦跳跳的向林清雨而來。

“珊兒”林清雨嘴角微微上翹,小臉上掛起了溫和的微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