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除此之外,陳天龍最後那一番狂話,讓本來對陳天龍有了少許改觀的喜紅顏,對陳天龍再次厭煩起來。

2022 年 1 月 18 日By 0 Comments

這樣一個嘩眾取寵、大言不慚的小子,真不知道是來幫她的,還是來害她的。

陳天龍在她心中的紈絝形象也更濃了。

「對不起。」

李晴低了低頭,然後瞪了陳天龍一眼。

雖然陳天龍暴揍單少雄的時候,她看著也很過癮,但後面的事情,她也覺得陳天龍太離譜了。

董事會的事兒,你插什麼嘴?

這下好了,給了張若芳和單少雄等人可趁之機。

雖然就算沒有陳天龍,股東大會正式逼宮彈劾,也肯定已經不遠了,但起碼還有一段時間進行緩衝。

現在因為陳天龍,這個緩衝時間,直接縮短至三天。

除非三天之內,喜鵲能醒過來,讓那些公司股東有些忌憚,畢竟喜鵲是有名的神醫,上流圈子非常廣,而且還是威震全球的龍魂十三太保之一。

如果喜鵲醒來,公司股東們絕對不敢過於放肆。

但如果喜鵲三天之內不能醒來,喜紅顏就非找一個百億體量級合作商不可了。

也就是說,陳天龍暴揍單少雄后創造的一點喘息之機,忽然就蕩然無存了。

「董事長,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李晴焦急地問道。

「先回家。」

喜紅顏沉聲道:「先看看喜鵲有沒有醒,問問家族那幾個長老,喜鵲的病情怎麼樣了。」

雖然心頭有所期待,但喜紅顏卻知道,希望非常渺茫。

所有支持她的家族長老,全都離奇暴斃,剩下的幾個人要麼對他們姐弟倆敬而遠之,要麼甚至已經與敵對勢力有染。

他們會竭盡所能去救治喜鵲嗎?

喜紅顏忽然有些後悔。

小時候喜鵲繼承了爺爺的醫術,自己繼承了父親的經商之道,如果自己能夠同時身兼商道和醫術,現在還需要擺脫那幾個老頑固嗎?

實在不行,就只能將喜鵲送往大醫院了,但喜鵲現在的情況很危險,離開喜家,去任何醫院都可能被人暗殺。

畢竟醫院的人太多也太雜,不像喜家內部擁有一些多年來培養出來的高手班底。

想到這些,喜紅顏便有些心煩意亂。

「喂。」

只是喜紅顏離開電梯后,卻發現陳天龍還跟著,不由有些惱火,道:「你到底想怎麼樣?兩萬塊錢你嫌少是嗎?」

說著,喜紅顏沖著李晴道:「去財務部給他支十萬讓他滾蛋!」

如果不是陳天龍打了單少雄,讓她心頭舒暢了短短几分鐘,別說十萬,一毛錢都沒有。

只是聽到這話,陳天龍依舊搖了搖頭,道:「我說了,我不要錢,我是來幫你的。」

「幫我?」

喜紅顏怒上眉梢,道:「幫我?你拿什麼幫我,又能幫到我什麼?」

「百億體量級合作商的事情,我會幫你解決。」

陳天龍認真地道。

「你?」

喜紅顏輕蔑地瞥了陳天龍一眼,道:「喜鵲早些年在帝都認識的那些狐朋狗友,我都知道,哪一個是上得了檯面的貨色?再說了,現在喜家的敵人,遠比你想象中強大得多,哪一個百億體量級集團,會為了你一個小小的面子,冒著被覆滅的危險,和喜氏葯業聯手?」

「三天後你就知道了。」陳天龍道。

「好了,你就別浪費我時間了!你幫不了我,誰都幫不了我!」

喜紅顏不耐煩地將陳天龍推開,然後快步向車上走去,李晴則快步走上前幫喜紅顏開車門。

只是車門打開的時候,陳天龍忽然敏銳地察覺到車中傳來一聲異響。

作為西南邊境戰火之中走出來的戰神,陳天龍一瞬間便確定了那聲音的源頭是什麼!

是炸彈!

他瞳孔瞬間縮起,快步衝上前去,雙臂摟住喜紅顏和李晴的腰肢,猛地向後翻去!

「啊!」

「你幹什麼!」

喜紅顏嚇了一跳,只覺陳天龍是要非禮她,怪叫一聲,正要給陳天龍一巴掌。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巨聲,驟然自公司門前響起!

「轟隆」一聲!

下一刻,喜紅顏那輛保時捷卡宴,炸成了一朵充滿了硝煙味道的小型蘑菇雲!

……肯特在接到相關的命令后,沒有絲毫遲疑,跟著來通知他的人,一起前往會所最頂層。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即便是如今這樣的末日時代,會所里的電梯還能運轉。

庇護所有點是正常的,習慣了光明的人類,再回到黑暗裡是很困難的。尤其是奧多這種人,手下有人有槍有錢有勢的,自然而然會讓自己居住的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229.初見奧多 十五公主舍不捨得去死這個問題穆長風不關心,他現在嘴關心的則是,弄出這樁醜聞的幕後黑手到底是誰?

穆長風就頭痛的揉著太陽穴,問長樂長公主,「母親,您可有想過究竟誰才是幕後黑手?」

長樂長公主皺眉深思,嫩如青蔥的手指不緊不慢的在榻上敲著,良久才道:「要說,一般得利最大的,往往便會是幕後黑手。」便如同早先平陽郡主借九公主的手,在她府上設計了穆長堯一般。

最後得利的是平陽郡主,能夠如願嫁的如意郎君的是平陽郡主,平陽郡主也果真就是幕後黑手。

不過,這種情況,顯見不太適用於今天這種情況。

十五公主這個侄女,長樂長公主雖不喜,卻因她是從小在太後身邊長大的,她也時常去宮中走動探望母后,對這侄女的性子還算了解。

這侄女不是個大奸大惡的,雖有些小聰明,卻也不太上得了檯面,比之宮中其餘后妃和公主,她的智謀膽量和手段簡直笨拙的讓人不忍直視。

也興許是從小養在太後身邊,讓她的身份比之宮中諸位公主,包括九公主在內,還隱隱的高貴一些,十五公主難免有些驕矜,然而,卻又因為她的一切榮耀,背後都沒有一個厚實的支撐,難免也有些戰戰兢兢,不夠大氣。

這侄女每日都倉皇不定的活像個擔心被人丟棄的小可憐,她自己想辦法穩定自己的地位都來不及。又怎會使出手段來和秦承業成就好事?

雖說因為五月時,太後有意為她看好的良婿——武安侯府的世子爺曲陵南,半道上被敏君縣主截胡。在九月末時和敏君縣主成了親,十五公主未免受了打擊,也更憂心自己的親事了,然而,她手中沒有多少錢財,更無人力,怎麼可能算計人算計到她府上?

這根本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

長樂長公主能想到的事情。穆長風也想到了,因而,也便又頭痛的說。「不太可能是十五公主,除非她太會偽裝,這些年連我們的眼都蒙了。」

長樂長公主便點頭,「不是她。」又說。「也不會是秦承業。」

不管秦承業真正的本事有多少。他的實際才幹又能不能對得起他的封號、實權和封地,終歸,他現在是皇帝的寵臣,也算是得道升天了。

正受著盛寵的時候,且陛下有心為他尋一貴女為妻,秦承業心裡但凡有點計較,都不會選皇帝的女兒,而是選一個家根底深、背景厚實的國公府或是侯府嫡女。這是能幫助他迅速站穩腳跟,鞏固地位的最好辦法。

秦承業為人雖荒唐。卻不是個笨的,這麼簡單的考量他還是有的。

所以,哪怕是為了他自己好,他也不會選一個沒家底沒本事,今後更不可能在仕途上幫襯他,且還不算特別美貌的十五公主。

若是以正妃之位聘的十五公主下降,這買賣太不划算了。

長樂長公主將自己的分析說了出來,穆長堯便點點頭,說道:「母親所言正是。」

然而,既然不是秦承業,也不是從表面上看獲利最大的十五公主,那還能有誰從這樁污糟事兒中獲利?

再換句話說,莫不是背後黑手此番作為,根本不是為了算計秦承業或是十五公主,而是為了算計長樂長公主府失去聖心?或是為了別的其他事情?

穆長風想的頭痛,然而,到底想不出個所以然,便也又苦惱的將著眼點又放在十五公主和秦承業身上。

便又說,「然秦承業說他是喝了下了葯的酒水,才稀里糊塗和十五公主成了好事的,孩兒有所懷疑,便讓太醫給他診了脈,結果卻出人意料,不管是十五公主和秦承業,兩人體內竟沒有絲毫藥物殘餘。」

長樂長公主不說話了,眉頭緊緊皺著,呼吸都放輕了,穆長風見況也就說,「再說一事,便是,母親,孩兒總覺得祖母今天的動靜未免鬧得太大了些。」

長樂長公主的視線看過來,穆長風也就又若有所思的道:「難道母親不覺得,僅僅是因為一個養在膝下的孫女做出了無恥之事,就氣的自己中風在床,祖母的反應不是太大了么?」

……

長樂長公主府內,眾人一夜未眠。

同樣的夜色下,今天的秦王府致遠齋中,卻到處都是一片歡笑聲。

用過晚膳,打發走鬧騰的小勺子和過來蹭飯的魏釋錦,池玲瓏被秦承嗣抱著去溫泉沐浴過後,才又被那人抱回了內室,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

十一月的天,外邊冰天雪地,滴水成冰,致遠齋內室因為全天候都燒著火龍,卻溫暖的如同暖春一樣,即便只是穿著寢衣呆在其中,也絲毫不覺得冷。

「靠過來些,喝些溫水。」秦承嗣端著茶盞遞到池玲瓏唇邊,喂她喝水,池玲瓏聞言側首過來,伸手便要接過茶盞,秦承嗣卻道:「我拿著,你慢慢喝。」

池玲瓏好笑「哦」了一聲,也不和他爭執,就著他的手就喝了半盞溫水,剩餘的卻不喝了。

她本是不渴的,不過是因為方才在溫泉中沐浴時,秦承嗣興之所至飲了一杯百年純釀,那醇厚的酒味兒誘惑著她,將她肚裡的饞蟲也引了出來,池玲瓏口乾舌燥也想嘗嘗,就借口口渴開口了,卻被秦承嗣拒絕。

她無理取鬧的一會兒,秦承嗣還是不依,池玲瓏便道是自己口渴了,結果,秦承嗣直接就把她抱她出浴室了,現在又喂她喝水……這男人真不通情理。

心裡這麼念叨著,嘴上卻溫順的說著,「不喝了,你把茶盞放回去,快回來睡。」

秦承嗣抬頭將杯中剩餘的溫水一飲而盡,隨手將茶盞放在床頭小几上,就上了床,將池玲瓏放在床內。

兩人只合該了一條單被睡一起,也不覺得冷,池玲瓏窩在秦承嗣懷裡,任他一下下輕柔的撫摸著肚皮上隆起的兩個小包,不由好笑的說,「這是老二、老三的腳丫子,他們都是飯後動,小四懶得很,只有飯前餓了才會動一動。」

池玲瓏現在已經摸索出來腹中三個小傢伙的活動規律了,那便是每日三餐后,都必定有兩個小腳丫頑皮的在她肚皮上踹踹,而每到她該進食時,她肚裡也好像有個小東西耐不住餓了一樣,也會伸出比那兩隻腳丫更小的小腳丫踹踹她。

因為出現在飯前的腳丫,比另兩隻都稍微小些,池玲瓏便給他排成了「小四」,自己沒事兒的時候,常會叫著他們的排序顧自樂,逗自己開懷。

秦承嗣聞此言訝異的一挑眉,繼而卻也忍不住彎唇露出笑意。

池玲瓏便又拉著他的胳膊問他:「你這幾天不是和表哥忙著給我肚中的三個小傢伙取名字么?想好了么?」

秦承嗣接連一個多月沒有去朝堂,都在府中陪她待產,期間閑著無事,便被池玲瓏交代了取名字的任務。

池玲瓏自己是個取名無能的,因而也不願意拿出來獻醜,更不想她取得名字多年之後被兒女嫌棄,所以直接甩手出去,讓秦承嗣找表哥忙活去了。

秦承嗣想到這幾天也確實都鑽在清華苑書房中,和孫無極、墨乙幾人翻著各朝古籍,要給她腹中孩兒去名字,卻至今未果。

就開口道:「尚未,且不急。」

池玲瓏就說,「我是不急,就把肚子里這三個小東西急。你和表哥可快著點取吧,可被等我這胎都生了,你們還遲遲想不出名字。」似乎是想到了屆時只能用她取的乳名稱呼三個小傢伙,池玲瓏就不懷好意的嘻嘻笑出聲。

秦承嗣雖不知她在什麼,看她高興地眉眼彎彎,他也俯身下來吻她的紅唇,英俊的面孔上滿是炫目的笑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