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陳浩直接道:“小丫頭,這黑貓有古怪,把它交給我。”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小女生下意識的抱緊了黑貓,瞪視陳浩:“不給,你走,不然我就叫人了。”

陳浩皺眉,看着小女生道:“你知不知道這黑貓不詳,而且你……”

小女生直接打斷了陳浩的話,大叫道:“快來人了,有壞人,救命啊。”

陳浩一頭黑線。

我靠,我特麼是在救你啊,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可是他不能走,否則這不正落實了小女生的話。

這時,小區內還有幾個人,聞言立馬跑了過來,把陳浩的退路堵死了。

“小夏,怎麼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婦走到了小女生的身邊,目光警惕的看着陳浩。

有人幫忙,小女生頓時就放下了心,看着陳浩道:“這個壞蛋,打我的小黑,還想抓走小黑。”

少婦:“……”

居然不是欺負小夏,而是欺負貓?這人有病吧!

不過不管是欺負哪一個,這都不是什麼好人能做出來的。

少婦看着陳浩道:“年輕人,你不解釋一下?”

陳浩淡然道:“我沒有欺負誰,我只是在救這個小女孩,你們既然認識,那麼你應該知道這小女孩臉上的紅色紋路的詭異了吧。”

咦!

這走勢有些出人意料啊,怎麼和小夏臉上的紅紋扯上關係了?

圍堵的幾個人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小女生也是愣住。

她臉上的紅紋,是自己無法忽視的痛,就因爲這個,她現在都休學了,只在家中自學,平日若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她連小區都不出去的,就怕看到那些刺人的目光。

陳浩繼續道:“別說我在這裏危言聳聽,這紅色紋路,這個小女孩的家人肯定帶她四處看過醫生了吧,肯定都說治不好,否則也不會留到現在了。”

說到這裏,陳浩停頓了一下,看着小女生道:“你這紅紋,應該就是在接觸黑貓之後,纔出現的,如果你說不是,那我道歉,並且立刻就走,以後絕對不會在出現在你眼前。”

“是接觸黑貓之後纔出現的,這位大兄弟,你說這紅紋和黑貓有關係嗎?我家小小臉上的這紅紋還能不能消除啊?”一個聲音接了話,然後一個剛剛跑過來,三十多歲的婦女急切的看着陳浩,一臉的期待。

看到婦女,在場的幾人都面色緩和一些,小夏的家人都來了,那就沒他們什麼事了。

不過眼前的情況,卻是有些意思,誰也沒走,好奇的觀看。

陳浩道:“紅紋不是什麼大問題,要消除應該不難,但是我有個要求,這黑貓我要帶走。”

婦女大喜,急忙道:“沒問題,這黑貓就是附近的野貓,也不是我們家的,只要你能幫我女兒消除這個紅紋,什麼要求我都可以答應。”

“媽,不能答應他,他肯定要對小黑做什麼壞事。”小女生卻是突然反對,怒視陳浩。

……

有書友說轉都市,哎,現在想想,好像都市內容寫得多,可惜已經簽約,還參加了靈異徵文活動,想轉也不成了,只希望努力碼字能得到靈異這邊書友的認可,多多支持,斷手感激不盡。

另外感謝未到中年已發福,無法理解的痛,千之木,小浪蹄子,書友161112110630589的打賞支持,感覺心裏暖暖的。 “小小,別胡說。”婦女急了,女兒纔是心頭肉,現在終於看到治好女兒臉上詭異紅紋的希望,怎麼可以放棄。

呵斥了女兒,婦女又看向陳浩,笑道:“那個,小孩子不懂事,您別見怪,這紅紋怎麼治,您能說一下嘛?”

小女生氣憤,怒視陳浩。

雖然也希望自己被治好,但是她絕對不會相信這是小黑傳染給自己的,小黑就是一隻貓,而且很愛乾淨很聽話,看起來健健康康的,怎麼可能傳染給自己這種古怪的病。

陳浩笑了笑,沒說話,而是走到了小女生這邊。

黑貓受驚,喵嗚了一聲,毛髮依然是炸起狀態,似乎還有進攻的意圖。

陳浩腳步一頓,想了想開口道:“小東西,既然有了妖氣,你肯定和一般的貓不一樣了,應該能夠理解人類的話,如果不想害這個喜歡你的小女孩,那麼你就老老實實的讓開,讓我給她治療。”

陳浩的話,聽得幾個好奇的人面色微變。

妖氣?這不是妖怪纔有的東西嗎?難道這小黑貓是貓妖?

怎麼可能,這小黑野貓,在這小區附近可是住了好幾年了,附近的人誰不知道,也沒見它害過人啊。

小女生也傻眼。

說小黑有妖氣,怎麼可能,它……

突然,小女孩感受到黑貓從懷中脫離,跳到了地下。

不過黑貓卻沒有跑,而是怔怔的看着小女孩,那眼神讓小女孩有種奇異的感覺。

這絕不是一隻貓應該擁有的眼神。

之後,黑貓突然喵嗚了一聲,聲音帶着悲鳴,讓圍觀的幾個人都感覺到了它的悲傷,心中升起憐惜之感。

而後,黑貓做了一個所有人錯愕的動作,它居然主動走到了陳浩的身邊,蹲坐下來,看着陳浩。

陳浩滿意的笑了。

看來這黑貓並不是一個壞貓妖呢,還有的救。

“很好,你也放心,我不是來除掉你的,只是你已經不適合和普通人住在一起了,以後就跟着我吧。”陳浩說完,就走到驚呆了的小女生身邊,仔細的觀看她的臉。

被一個男人這麼近距離的注視,小女生終於回過神來,緊張的看着陳浩,這一刻,小黑的異常反應,讓她也說不出話來。

“看起來感染的還不是很嚴重,小東西還知道輕重,嗯,我給你治療,很快的,別害怕。”陳浩輕柔開口。

小女生抿抿嘴,沒說話。

婦女也靠近過來,緊張的看着,不敢打擾。

陳浩從隨身的布袋中拿出了一塊玉佛,慢慢的按向小女生臉上的紅紋。

小女孩下意識的想要避開,但是和陳浩的眼神一接觸,她就頓住了。

從這個男人的眼中,她看到的是憐惜和真誠。

忍不住看了一眼蹲在那裏,表現的不像一隻貓的小黑,小女生終於閉上眼睛,不再抗拒。

陳浩嘴角微翹,然後把玉佛按在了小女孩的臉上。

小女孩頓覺一股清涼在臉上散開,然後她就感覺到臉上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抽走了一樣,很舒服,很輕鬆。

而在婦女和幾個圍觀衆的眼中,驚恐的看到一絲絲紅色的氣體從小夏的臉上散發,很快不見。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紅氣就沒有出現了。

陳浩拿起一看,玉佛的法光暗淡了許多,似乎消耗很大。

這塊不能自動恢復的低級法器,現在基本上廢了一大半,就算不遇到什麼事兒,估計兩三個月後就會變得稀鬆平常,再無效用。

這時,一聲驚呼響起,然後陳浩看去,就發現,小女孩臉上的紅色紋路消失不見,整個臉蛋,重新變得潔白無瑕,恢復了美少女應有的光澤風采。

媽咪來襲:總裁老公輕輕疼 “小小,小小,我的寶貝,你終於好了,嗚嗚嗚,你終於好了。”婦女激動的不能自己,抱住女孩,泣不成聲。

圍觀衆也全部驚呆,一臉不可置信,而後看向黑貓,卻一臉驚恐害怕,一個靠的近的,急忙躲遠了一些。

“怎麼會這樣?居然真的好了,不是說這是一種遺傳基因突變病,國內無法治好嗎?怎麼會是這麼迷信的東西造成的。”二十多歲的少婦喃喃自語,難以置信。

陳浩笑了笑,把玉佛放在了小女生的手中,笑道:“雖然治好了,不過爲了避免復發,你把這個帶上,如果哪天這個玉佛變得沒有光澤了,那就說明你完全康復了。”

“謝謝,謝謝大師,真是太謝謝你了,你要多少錢,我這就回去給你取。”婦女反應過來,急忙開口。

陳浩搖搖頭:“錢就算了,也沒費什麼事,好了,此地事了,我也該告辭了。”

說完,陳浩對黑貓一招手:“走吧。”

黑貓乖巧的站起來,最後看了一眼依然沉浸在震驚中的小女生,默默的跟在陳浩後面。

還沒走多遠,身後一道聲音突然傳來:“大哥哥,我真的是小黑害的嗎?”

陳浩腳步一頓,想了想,迴轉身道:“這黑貓應該不壞,之所以讓你變成這樣,或許不是它故意的,只是接觸的久了,自然而然的就影響了你。”

小女生淚流滿面,激動道:“我就知道小黑不會害我,大哥哥,你不會殺了小黑吧?”

陳浩笑道:“怎麼會?修行不易,這年頭能夠有所成就的,不管是人還是妖魔鬼怪,都太少了,我準備好好調教一下它,看看能不能培養起來,變成一個守護人類的好妖怪。”

說完,陳浩轉身,再也不停留的離開了小區。

看着一人一貓消失,幾個觀衆和一對母女都是默然無語,一臉黑線。

調教貓妖?守護人類?這還是我們認識的世界嗎!

出了小區後,在路過破敗大院的時候,黑貓停頓了一下,目光留戀的看着大院。

陳浩也沒催,說道:“這就是你的家吧,當初那大爺的兒子,就是被你用迷惑妖術嚇瘋得吧?嘖嘖,不得不說一句,幹得漂亮。”

黑貓不屑的瞥了一眼陳浩,扭着性感的貓步,繼續走。

陳浩啞然失笑。

看來強迫這貓跟隨,只是得了它的身體,想要這小傢伙以後聽話,還需要很長時間的培養啊。

不過不着急,慢慢來,總能把這貨培養成一個不錯的助手的。 回到租房的時候,已經是臨近傍晚。

忙碌了大半天,接觸了三處靈異之地,雖然沒有觸發任務,不過收穫卻不小。

達成了一個可能收穫大筆金錢的任務。領養了一隻小貓妖,還和一個水鬼預了約。

對於清溪山工地的問題不着急,陳浩說的是初步合作,這要看白茹尋找的佛像神像什麼的,給不給力,如果可行,接下來就很順利,不可行,那就要另想辦法了。

現在陳浩期待的是水鬼李夢。

這可能是三個靈異之地唯一一個可能觸發任務的鬼了。

比起金錢,陳浩更需要任務,更需要獎勵。

否則光憑一個開光神通,這實力略顯單薄啊。

進屋後,陳浩躺在了牀上,放鬆身體,享受這一天奔走後的舒適時光。

黑貓進入租房後,也在四處打量,可看完之後,貓眼中滿是失望和鄙視。而後它看着陳浩的眼神就不對了,就好像在說:就這居住生活水平,都還沒有我家大呢,居然還有臉要我跟你混?

現在看陳浩完全不搭理它,自顧自的享受,黑貓越發不爽。

作爲一隻意外開了靈智的貓妖,雖然靈智也只是相當於人族小孩子的水平,但是黑貓很聰明的潛伏隱藏自己。它知道自己這種和一般的貓不一樣的貓,如果真的表現太出衆,肯定引來災難,所以只在老主人死去之後,懲罰了他的不孝兒子,其他的就再也沒有任何異動。

只是黑貓沒想到,老主人之後,第二個真心對待自己的人族,居然被自己影響了。

對此,黑貓也很自責,曾經也想離開,只是後來發現第二個主人越來越孤僻,越來越沉默,感覺到不好的它,最終不忍心走掉,又回到了第二個主人的身邊,用各種乖巧和賣萌,讓第二個主人漸漸的開朗起來。

如果不是陳浩的突然出現,或許黑貓會堅定的陪同第二個主人走完一生。

可惜這一切都被陳浩打破了。

黑貓不怪陳浩,反而有些感激,特別是看到陳浩用神奇的手段治好了第二個主人,它知道分別的時候到了。

只是黑貓完全無法預料到。

這第三個主人,如此的垃圾,住這麼差的房子,一看就知道沒錢。

身爲一個貓妖,黑貓對於飲食要求也是有標準的,第二個主人對它也很大方,如今看來,難道自己要越活越回去了?這怎麼可以!

喵嗚!

一聲貓叫,黑貓跳上了牀,用爪子推動陳浩。

陳浩扭頭一看,咧嘴笑道:“差點忘了你,小東西,以後你就要和我相依爲命了,嗯,你放心,我吃啥你就吃啥,保證不會虧待你。”

黑貓翻白眼。

誰要吃你吃的東西,我要吃高級貓糧,纔不吃殘羹剩飯。

繼續推,黑貓用眼神表達自己的意圖。

陳浩又不是貓,當然不明白,只是猜測道:“難道是餓了?也對,那個小女孩好像說要給你弄吃的,嗯,貓吃什麼呢?貓糧嗎?這玩意應該不貴吧。”

“嗯,正好今天賺了一筆,走,哥帶你去超市購物,想吃什麼,哥都給你買。”陳浩意氣風發。

黑貓的眼中閃過一絲欣慰,這第三個主人,看起來還蠻上道的,可以勉強接受了。

看黑貓不再推自己,顯然沒猜錯,果然是餓了,不過區區一隻貓,能吃多少,一萬大洋還在微信裏躺着呢,看哥如何抓住你的胃,然後讓你乖乖給哥打工。

想到美處,陳浩嘿嘿一笑,起身抱起黑貓,麻溜的出了門。

掃描摩拜,把黑貓放在前面的車籃呢,陳浩飛奔向最近的大超市。

七八分鐘後,陳浩來到了富迪超市。

看着燈光明亮的超市入口,陳浩抱起一臉期待的黑貓道:“小東西,今天哥可是準備大出血啊,等着吧,跟哥混,肯定比流浪要好的多。”

大步走進超市,詢問了一下服務員,陳浩來到了一個貨架前。

這是一個貓糧專櫃,貨架上擺了各種貓糧,什麼維嘉,喵喵愛,妙樂多,陳浩還是第一次見到貓糧。

一看價格,有貴有便宜的,特別是貴的,看的陳浩都是一頭黑線。

媽蛋,這貓吃的比人吃的都貴,真是沒天理了。

有心想要挑選便宜的,結果陳浩發現,小東西居然看也不看這些貓糧,而是用古怪的眼神看他。

陳浩錯愕。

我去,難不成這小東西一個也沒看中?不會吧,你丫的口味是有多獨特?難不成還要我天天親自給你做魚吃嗎?臉大的你。

正打算不管黑貓,隨便選一個,電話響起。

掏出來一看,是周剛打來的,陳浩這纔想起來,周剛好像要自己去他家吃飯來着。

接通之後,果然周剛就問道:“浩子,怎麼還沒來?還沒有忙完嗎?”

耗子?浩子!

這是我的新名字嗎?

陳浩一臉無語。

似乎經過中午的一通電話,周剛表現的越發親近了,這稱呼都改變了。

“咳咳,那個周哥,我現在在超市,在給貓買貓糧。”陳浩回答。

“買貓糧?你去超市幹嘛,那都是毒貓的。”周剛詫異的問道。

陳浩:“……”

毒貓?什麼情況?超市的貓糧有問題嗎?不能吧,有問題還能上架?

陳浩一臉懵逼。

此刻再看黑貓的眼神,陳浩卻是突然有些明悟了。

這小東西認識這些貓糧,知道這些貓糧的問題,所以看到之後,纔會這個反應。

我靠,丟人丟大發了,這小東西該不會是以爲我想毒死它吧!

“咳咳,那個,我是第一次買貓糧,不太懂,周哥,這超市的貓糧有什麼問題嗎?”陳浩弱弱的問道。

周剛道:“什麼問題,我不好說,不過你嫂子有一個好姐妹就特別喜歡養貓,很有經驗,你現在過來,讓你嫂子給你講講。”

得,看來這超市的貓糧還是不要買了,免得小傢伙對咱的印象更差。

離開了超市,陳浩打了個的士,來到了周剛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