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陳青就那麼靜靜的看著,對慘狀毫無反應,甚至都沒再在看黑衣人一眼,一股黑煙從乾枯的馬屍中冒起,逐漸形成了陰鬼,陳青甚至大步走到近前,細細觀察了一番。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這是**裸的無視和挑撥,黑衣人徹底的陷入暴怒之中,用低吼的聲音向陰鬼下達了命令。

「給我用最慢的方法殺死他,我要聽到他靈魂被撕扯時的哀嚎,我要看著他一點點被吸干。」

吼聲回蕩在峽谷內,可那陰鬼對陳青竟然有些懼怕,當陳青主動靠近,竟然後退了一步,在黑衣人震驚的眼神中,陳青伸出了手,直接一拳打向了陰鬼的胸口。

這陰鬼全身都是由人臉型的黑霧組成,胸口很輕易的就被洞穿,在黑衣人期待的眼神中,恐怖的哀嚎聲響徹峽谷。

「怎麼可能!」

哀嚎聲中摻雜著尖叫,那哀嚎的不是陳青,竟然是那陰鬼,只見那被陳青胳膊洞穿的陰鬼,正一點點被拉扯進陳青的胳膊里,陰鬼拚命的掙扎,可毫無用處。

尖叫的當然是黑衣人,他眼看著辛苦煉製出來的陰鬼痛苦的模樣,心如刀割,揮掌就向陳青打來,鬼臉從手心冒出發出怪叫,張嘴就要向陳青的後腦勺。

陳青回手一掌,手掌拍在了鬼臉的額頭之上,接著手掌上猛的冒出更加陰冷邪惡的藍色魂芒,形成一個惡鬼的頭顱,這惡鬼一臉的貪婪,張大嘴就把鬼臉吞了進去,意猶未盡的舔了下舌頭消失不見。

黑衣人傻眼了,整個人都呆立在那裡,只看到陰鬼縮小了一半,無力在掙扎后,陳青緩緩的扭過了頭,一張臉邪氣凌然,雙眼中冒著藍色的幽火,冰冷不帶一絲感情的話語從口中發出。

「別說你這煉製了幾年的陰鬼,就算是煉製了千年,在滅魂訣下,只能淪為我的補品。你這陰鬼術是從哪裡學的?」

「一個……一個山洞裡!」

黑衣人已經癱倒在了地上,陰鬼和那鬼臉,都是用自己的魂力加上受害者的靈魂凝練而成,這下都被陳青吞了,他等於一下修為盡失,看著魔焰滔天的陳青,不加思索的就回答出聲。接著爬起來就要跑,卻被陳青一腳踹倒在地用腳踩住。

「那個山洞?」

「南邊三十裡外有個常年迷霧的深谷,谷里有個石屋,石屋靠山的牆壁有機關,就是那裡面的山洞。前輩饒命啊,我不知道您是魔修,若是知道,我絕不敢接這單生意,該死的暗盟,可害死老子了!」

「你沒在魔道的地盤混過吧?見過會饒人一命的魔修嗎?」

陰森的話語傳來,陳青空出的左手直接扣在黑衣人的頭顱上,手掌上的惡鬼頭顱再次出現,直接鑽進了黑衣人的識海中,黑衣人兩腿一蹬氣絕身亡。同一時間,陰鬼發出最後一聲凄厲的慘叫,徹底的被陳青吸入體內。

「呼,千年後這陰鬼術可是被譽為天下第一魔功,還好滅魂訣能夠剋制,若不然這次必死無疑!」

感嘆過後還是翻看屍體上的物品,從對方儲物袋一堆物品中,拿出枚銀質的令牌,令牌上只寫這一個暗字沒有其他。

「這人因該是暗盟的殺手,領了任務前來伏擊,那胡執事看來只是暗中配合,陰鬼一出可沒習慣留活口,看樣子應該是木家或者是修屠請的人。出價大師丹的話,修屠的可能性最大,木家很難搞到那種突破大魂師關口時所需的丹藥。」

心思轉動完畢,扛起屍體就向前奔去,黑夜中根本就不知道趙如煙等人跑向了哪裡,料想那幫人也不會以為自己能活命,肯定會一直逃往凌天宗。出了峽谷后,找了個坑,用些碎石和泥土就把屍體埋了,免得被人猜出是自己殺的。看著自己身上散發的邪惡氣息,向著黑衣人所說的深谷方向就狂奔而去。

這次的邪氣外漏,都是因為吞掉了陰鬼,這陰鬼可是魂力和不知道多少靈魂的結合物,吞掉了它,等於吞了一個魂師的多半修為和一批靈魂,那鬼臉和黑衣人的靈魂跟陰鬼一比根本就算不上什麼。就算陳青的血肉和經脈都經過了正派魂力的淬鍊,可仍是壓制不住。

外來的魂力在識海中翻騰,時而掀起巨浪,陳青根本就來不及將其從新凝鍊,必須找個安全的地方才可以。山林中多野獸甚至是魂獸,也經常有採藥人出現,現如今更有其他城市趕來的隊伍不知道從那裡經過,實在太不安全。

天亮之前,充滿迷霧的山谷終於出現,陳青欣喜的跑了進去,這山谷一路向下延伸,越是深入霧氣越濃,倒是個藏身的好地方。

一個毛茸茸的物體躺在一根石筍旁邊,讓陳青一驚,快步走了過去。

這是具狼屍,跟曾經殺死的幽冥狼差不多,全身的皮毛黑的發亮,不過四蹄是白色,只是一品的魂獸而已。是被人一劍斃命,仔細查看傷口,傷口並不整齊,出劍之人不是修為太高,就是很慌亂。

取出隨身匕首捅進屍體的後腦,撬開頭蓋骨,一顆血淋淋的獸核被挖了出來,隨手從衣服下擺撕了塊布擦乾淨鮮血,把肉球般的獸核就扔進了嘴裡,幾口咬碎吞下。別人看不上的東西,只要對自己有一絲幫助,陳青都不想放過。

遇到新鮮屍體,意味著前邊有人,可識海中的外來魂力翻騰的越來越厲害,弄得他頭暈腦脹,不想再耽擱時間,看看地上只有一個人的足跡,不時還有滴趟的血跡出現,快步追蹤而去。

一個破敗的石屋出現在前方,屋前被弄出一塊平整的地面已經滿是雜草,雜草有被人踩踏的痕迹,看痕迹人是進了石屋,陳青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你是他們派來殺我的嗎?」

幽幽的話語從石屋內傳出,顯得有些凄涼和疲憊,還有些無力,看樣子傷的不輕,陳青嘴角扯出個弧度,大步走了進去。

石屋沒門,屋內的擺設很簡單,一張石床一個石桌,滿是灰塵的石床上躺著個年輕男子,他身穿凌天宗內門服飾,胸口有些塌陷,喘氣聲跟拉風箱差不多,有氣無力的看了眼陳青就沒再關注。 「凌天宗的?貴姓?」

「石驚天,要殺就殺,那裡那麼多的廢話。」

對方的答話讓陳青的眼睛一下亮了,對方滿是泥土的臉讓他沒看出來,這竟然是青雲宗的棄徒,日後名震天下的驚天鬼聖。就是他修習了陰鬼術,建立了威震天下的陰鬼宗。相比之下,剛殺死的黑衣人,只是個雜魚。

撓撓頭,看看連接山體的石塊牆壁,有點明白了什麼,自己不來的話,這石驚天早晚也會發現山洞。

沒再理石驚天,而是走到石壁之前,用拳頭狠狠一打在中間一塊顏色不同的石塊上,石塊應聲凹陷,接著齒輪轉動的聲音響起,周邊的石塊全都縮了進去,一個幽深的洞口出現。

聽到聲響,石驚天張著大嘴看著眼前的一幕發生,接著就看到陳青來到近前開了口,「能動嗎?用不用我扶你一把?」

「不用。」

掙扎這要起身,可胳膊可是被陳青架到了肩膀上,攙扶著他向山洞走去,一點都不戒備。

「不怕我殺了你嗎?」

石驚天費力的比劃了下手中的劍,陳青一笑,按動岩壁突出了一塊小石頭,那山洞再次關閉,這時才開了口。

「你是石驚天,註定要做大事的人,而且就你現在這樣,我隨手就能捏死你。」

說話間已經走出通道,眼前是一個山腹中的巨大溶洞,足可容納上千人,這溶洞中別有洞天,大片的地面被平整,地上不是岩石而是泥土,生長著一些藥草。頂部有數個蜂巢似的小洞用來通風,陽光照射進來,又被懸挂的數面銅鏡反射到藥草之上,設計的很是巧妙。

只可惜大部分藥草都被採摘一空,估計是那個黑衣人乾的,這可都是年份極高的高品級藥草,讓陳青都有些心疼。

抬頭環顧岩壁,在東面的岩壁上,被人寫下了一篇功法,字跡剛勁有力又透著陰森的意味,正是陰鬼術。這雖是一部頂級的魔功,已經修鍊了滅魂訣的陳青對它一點興趣都沒,輕輕將石驚天放到地上,又拿出瓶療傷丹丟給他。

「安心養傷,別打擾我練功。」

一進入這裡,那石驚天就一直在發獃,兩眼死死的盯著岩壁上的魔功,直到熟記於胸,這才收回目光看看手裡的療傷丹又看看陳青。

「這裡是你的地方?你的膽量可真大,一個魔修竟敢在凌天宗的勢力範圍內活動,就不怕遭到圍剿嗎?我可也是凌天宗的人,你還是殺了我吧,我生無可戀!」

陳青搖搖頭,「為了一個喜歡上別人的女人,你就成這樣了?是男人就搶回來,把那欺辱你的男人踩在腳下。那陰鬼術你就練吧,那可是天下第一魔功,你在建立個強大的宗門,到時候沒有任何人敢小視你。記住了,這是個只有強者才有話語權的世界,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爭去搶。話已至此,你自己想想吧。」

看到石驚天開始沉思,陳青走到角落盤腿坐下,開始凝鍊識海中的外來魂力。

石驚天的名字經過了上一世千年的考驗,人品絕無問題,還曾對陳青有恩,幫他一把,也算了個心事,陰鬼再厲害也是自己的補品,並不怕他反咬一口。

「此恩必報。」

石驚天沒有把這四個字說出來,而是默默從心裡發出,接著吞服療傷丹就開始恢復傷勢,山洞中再次陷入到寧靜中。

一直到將所有外來魂力凝鍊完畢,只是衝擊到了魂士六層,剩餘的魂力全部淬鍊了身體,魂士仍是打基礎的階段,基礎打得越牢,對自己以後好處越大,陳青深知其中精髓。現在的他,論身體素質,同一境界的人,沒幾個能比得上。

睜開眼看到石驚天還在修鍊,站起身先是把剩餘藥草摘光,又來到石驚天近前,默默的放下了一個儲物袋,袋裡有些丹藥和財物,轉身就向著洞外走去。

洞門關閉的聲音響起,石驚天睜開了眼,看了看地上的儲物袋,他向著洞口跪拜而下,重重的磕了一個頭,接著拿出一瓶魂力丹吞服了一顆後繼續修鍊。

從始至終陳青雖沒留下名字,可樣貌已經深深地印入腦海,那衣服款式他認識,衣袖上的陳字代表著山外陳家,知道這些就足夠了。

陳青一路好心情的向著凌天宗方向前進,自感還了一個人情的他,只覺得一身的輕鬆,剛剛離開山谷沒太久,好心情就變成了壞心情。

一對男女正在樹下打情罵俏,這原本不關陳青的事情,可壞就壞在那女子已經衣衫半解,露出大片的肌膚,男子也急不可耐的正在脫褲子,陳青這一突然冒出來,算是壞了兩人的好事,而且看到了不該看的事情。

「師弟,趕緊殺了他,被人知道就壞了。」

身子被陳青看到,女子毫不在意,在意的是其他事情,那男子繫上腰帶,毫不猶豫的提劍就沖了過來。

「抱歉,下輩子記住,千萬不要看不該看的事情。」

男子似是在為自己殺人找個借口,說完之後這才將劍刺來,劍尖閃動著魂芒,出手不留情,要一劍奪命。

「我也抱歉,下輩子記住,偷情找個隱蔽些的場所。」

只看了一眼就惹來殺身之禍,讓陳青氣憤之極,一矮身形,奪命七崩第一擊狂暴的使出,擺腿踹在劍背之上,刺來的長劍一下就被盪開。

對方根本沒想到陳青的反擊如此凌厲,借著長劍被擋開之力,身子一轉,劍上魂芒大盛,斜劈向陳青的脖頸,可惜晚了!

「嘭。」

奪命七崩第二擊,直接就踹在他整個人弓著身子就飛了出去,在地上打了十來個滾兒,掙扎著想要站起。

「噗……」

一口鮮血夾雜著內臟碎塊就噴了出來,血霧還未散去,陳青已經大步走到近前,一手扣住了他的頭蓋骨,滅魂之力湧出手心,男子渾身哆嗦了幾下,身子一軟倒在地上,讓陳青的識海又大了一絲,靈魂更加穩固。

那女人就那麼衣衫敞開的看著,還在等俊俏的師弟解決完陳青后,繼續完成之前要做的事情,沒想到勝負分的如此快,死的不是那陳青而是自己的情郎。

嬌媚的容顏大變,起身就要逃走,可粉色的褲子卻早就褪到了膝蓋,一邁步就摔倒在地來了個狗啃泥,陳青拿著男子的長劍跑到近前,正好看到更不該看的地方!

充滿誘惑的場面對他根本無用,抬腿就重重的踩下,中途又改成了踢,還把魂技裂地腳收回,女子的身體直接就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樹上又掉落地面,嘴裡一口血就噴了出來。

「別殺我,你想怎麼樣都可以。」

女子擺出個魅惑的姿勢想要逃得一命,陳青仍是不為所動,這女子原本還挺漂亮,可一個狗啃泥再加噴了血,現在難看的要命。

「凌天宗的?」

「是啊,這次奉命帶蛟龍城修家成員前往凌天宗參加收徒大典,隊伍就在不遠處休息。你不能殺我,我丈夫可是修屠。」

「噗!」

聽到女子的話語,陳青一下就笑噴了,沒想到這修屠成了綠帽王八,自己老婆跟一個外門弟子搞在了一起。

「乾脆放了她,讓她繼續去給修屠帶綠帽子?」

這只是能逗自己一笑的胡思亂想而已,知道了想知道的東西,陳青手中長劍猛的就投擲了過去,長劍刺中心口貫穿而過,女子死於非命。

把兩人儲物袋中的值錢物品拿走,陳青沒有遠離,而是製造了一個已經逃離的假象,找個隱蔽地點藏了起來,既然碰到修家人,決不能錯過這個好機會。

過了很長時間,遠處傳來喊話聲,有人開始尋找消失的兩人,接著喊話聲越來越多,不少人加入到尋找的行列,一些人影在山林中跑動,終於有人看到了兩具死屍。

「快來人啊,出事啦!」

驚恐的嘶吼從這人口中發出,其餘人聞訊而來,躲在一個土坑中的陳青,從草木縫隙望去,眼中露出憤恨之色。

近二十人匯聚而來,穿的都是統一的服飾,當一個一臉狂躁的身影出現,陳青的臉立刻有些冰冷,緊咬牙關低下了頭,修屠竟然也出現了。到了魂師以上境界,對於敵意的目光很是敏感,陳青只得暫時不看他。

看著眼前的兩具屍體,尤其是自己老婆半裸的屍體,修屠沒有大吼大叫,而是從背上解下一把刀,在人們驚恐的目光中,把屍體砍了個稀爛,接著又走到男子屍體旁,又是一陣亂剁。

尋找到兇手逃跑的腳印,修屠發了瘋似的沿著足跡追去,一些修家人也怒罵著跟上,可還是有人留下來處理屍體將其掩埋。

見只留下四個魂徒,陳青嘴角露出冷笑,伏在坑中的身子立刻躥了出去。

「有敵人……」

四人正在挖坑,有兩個傢伙正好面對陳青,看他衝來立刻大叫出聲,叫聲傳的極遠。

「不好,上當了!」

不算很遠處的修屠等著正在疑惑痕迹怎麼沒了,喊聲讓他們趕緊沖了回來,卻只看到地上多了四具一臉驚恐的屍體,身上的儲物袋也全都被搶走了!

「誰讓他們留在這的?」

修屠終於忍不住爆吼出口,其餘的修家人一臉的傷感,有人帶著哭腔的應聲回答。

「怎麼說也是凌天宗的人,暴屍荒野,我怕被別人看到不好,就讓他們留下把屍體埋了,沒想到會成這樣啊!」

「你是豬啊,這林子里有的是野獸,用不了半天就會把屍體吃乾淨,四個族人就這麼死了,你付得起責任嗎?」

在大吼大叫也是無用,趙家人一臉憤恨的要去搜尋敵人蹤跡,卻被修屠阻止,帶著剩餘人找回坐騎,騎馬就向著凌天宗方向繼續趕路。 修屠竟然沒給自己逐個擊破的機會,陳青冷哼一聲就追了上去,追著追著,天就黑了。就在山路上,看到了一堆篝火,篝火旁圍著十餘人,正是自己的目標。

「木柴不夠了,我再去撿一些。」

一個男子從火堆旁站起,轉身向著樹林的陰影而去,趴在荒草叢生中的陳青咧嘴一笑,就要繞過去擊殺,可爬行了幾下他停下了身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