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隨後便是抱怨的聲音:“可憐的夢姿啊!當初就叫你不要找泣無淚那個混蛋吧!你就是不聽話,要是是你早點嫁給我們威武的龍族兒郎,我早就抱外孫了啊!現在你落得個屍骨無存,你叫我怎麼活啊!”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龍皇陛下,你就節哀吧!”

“風龍族長,你立刻給我再去找頭巨龍來給我揍一頓,再給我找十個八個母龍來,我要整出個小龍寶寶來。”

龍皇搞笑的話再次響起,泣無淚忍不住快要笑出聲來了,除了夢姿之外,四女憋得臉色通紅。

泣無淚終於明白第十二龍島上爲什麼見不到其他的巨龍了,原來是被龍皇沒事揍跑的。

夢姿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自己的父王怎麼會這樣,自己明明活的好好的。

虯髯老頭走出了宮殿,看見幾人,愣了一下,看到夢姿的時候,虯髯老頭心裏想到:“夢姿公主不是死了嗎?”

“陛下!”

虯髯老頭突然雙腳跳起來,扭着屁股,轉身就往龍皇殿裏跑,結果轉身的時候,虯髯老頭撞在了殿門上,鼻血直流。

“陛下,見亡靈了,我居然看到夢姿公主了,救命啊!”

泣無淚和五女腦袋上佈滿了黑線,看着虯髯老頭誇張的表情,愣在當場,腦袋轉不過彎來了。

龍皇殿裏瞬間安靜下來,泣無淚帶着五女走進了龍皇殿,龍皇殿裏空無一人。

“噔噔~。”只見一張金木打造的大圓桌顫抖着。

泣無淚走到大圓桌旁,彎腰低頭,掀起桌布,只見龍皇和虯髯老頭抱在一起,身體瑟瑟發抖!

“你們怎麼了?”泣無淚問道。

兩個老頭輕輕的擡起頭,看到微笑着的泣無淚,兩個老頭猛地站起了。

“啊~!”

“亡靈啊!”

“嘭!”

大圓桌被頂翻在地,兩老頭衝上了龍皇寶座,縮在寶座上,龍皇顫抖的道:“滾!你來找我幹甚啊?”

夢姿奇怪的走上來,龍皇一聲暴喝:“站住。”

夢姿停下了蓮步,不解的問:“父王,您怎麼了?我是夢姿啊!”

“我知道…知道你是夢姿!你可…別嚇我啊!你生前就知道父王怕亡靈,你來找我幹什麼啊?”

泣無淚瞬間明白了,原來龍皇以爲自己等人死了,變成了亡靈,沒想到強大的龍皇居然怕亡靈。

泣無淚邪邪的笑着,突然飄到龍皇身邊:“我死得好慘啊!你來陪我好不好!你還罵我…嗚。”

龍皇和虯髯老頭瞬間嚇得臉色慘白,虯髯老頭顫抖着身體,“駙馬爺啊!龍皇他沒有罵你啊!我保證。”

龍皇連連點頭,“就是啊!女婿,你就安心的去吧!我知道你喜歡美女,我馬上就去殺幾百,不錯了,是幾千母龍來陪你吧!”

“夫君,別鬧了!”夢姿扯了一下泣無淚的衣袖,泣無淚身後的幾女再也忍不住了,笑得前俯後仰。

龍皇突然明白了,“你這個混蛋!”一聲暴喝穿透雲霄,覆蓋了整個龍島。 “泣小子,我好歹也是你岳父吧!你這個沒良心的,居然嚇我。”龍皇指着泣無淚的鼻子,腦袋都快冒煙了。

龍皇和風系巨龍族長年幼的時候,被亡靈嚇了一次,結果兩條老龍心裏就留下了陰影。

泣無淚“嘿嘿”的笑着:“我說岳父大人,您實力這麼強大,居然怕亡靈!”

龍皇整理了一下衣服,突然看到和自己坐在龍皇寶座上的風龍族長,龍皇擡起腳,對着虯髯老者屁股就是一大腳,“你丫的向篡位啊?居然跑到我的位置上來了。”

“…。”

虯髯老者無語了,明明是龍皇自己拉着自己的手跑到寶座上,沒想到居然還反咬一口。

虯髯老者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啊!誰讓他是龍皇呢?

“瞪什麼瞪?再瞪就把你妹妹送來給我!”龍皇王八氣勢一放,盯着虯髯老者叱喝道。

“陛下啊!幾百年前我妹妹就嫁給你了,我哪裏還有妹妹啊!”虯髯老者抱怨道。

夢姿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父王,女兒是來和你告別的,我要和夫君去神界了。”

“嗯,去吧…。什麼?去…去神界?”龍皇等着眼睛看着夢姿。

夢姿點點頭:“父王,您要保重身體,女兒日後會回來看您的!”

龍皇突然正經起來,坐直了身子,盯着夢姿,憋出了一句讓人暴汗的話,“明年給我送個龍寶寶回來。”

衆人絕倒,真是服了龍皇了,泣無淚抹了一把汗,看着龍皇的得瑟的鳥樣子,恨不得衝上去揍龍皇這老貨。

“父王!”夢姿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恨不得馬上找個地洞鑽進去。

龍皇跑下王座,取出了兩千枚黑晶幣丟給夢姿,“夢姿!這時上界的錢,你拿去買點好吃的,把自己養的胖胖的,到時候好生寶寶,這些錢可是我留了好久的,當年和黑龍那賤貨搶了一個從上界下來的神,就得到這麼多錢,你要記住好好照顧自己,你就不必擔心父王了,父王很快就來找你了,你安心的先去吧,…。”

長篇大論,姑媽姨媽話,龍皇足足說了一個時辰,還在喋喋不休,泣無淚實在是忍不住了,拉着夢姿,帶着幾女飛離了龍島。

“陛下!公主他們走了!”虯髯老者提醒到。

“別鬧!我有話說!”龍皇怒視着虯髯老者。

“什麼,你說夢姿走了!”龍皇看着空曠的大殿,急忙甩着老爺步,跑出了大殿,運足了力氣大喊。

“女婿,我這裏有神藥,快回來拿,是我當年用過的,你要給我生個龍寶寶帶回來。”

遠在十里之外的泣無淚聽到龍皇的話,差點氣血混亂,跌落長空。

…。

魔武學院外,泣無淚看着宏偉的城牆,嘆了口氣,想起當年的點點滴滴,陷入了追憶。

進入了魔武城,來到魔武學院大門口,泣無淚被門衛攔了下來,“幹什麼的?”

泣無淚笑了笑,“我找司馬院長。”

門衛囂張的道:“滾蛋,院長沒時間見你,真是奇了怪了,爲什麼那麼多人找院長。”

“哇!那個男的好帥啊!”大門內一些花癡盯着泣無淚的臉差點流出了口水。

“唉!那麼多漂亮的女人,這人是誰啊?”一些男學員盯着泣無淚身後的幾女,嘆息着,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個白衣男子。

“導師!居然是導師回來了!”藍色衣服的美女看到泣無淚的瞬間,欣喜的喊道:“導師。”【易麗,見第二十二章 亡靈導師。】

泣無淚看着擠過人羣跑過來的藍色長裙的成熟女孩,想起女孩是誰,她就是當年泣無淚在魔武學院當導師的時候遇到的女孩,那個可愛的易麗。

“易麗,你長得這麼漂亮了啊!”泣無淚邪邪的笑着。

一些男學員議論紛紛,“這人是誰啊?易麗可是我門學院的天才亡靈法師啊,很多人想和易麗搭訕都被她扁,可她對那個男的居然這麼熱情!”

“你沒聽到易麗叫‘導師’嗎?易麗的導師有幾個啊?”

“啊!難道是…?”

“除了他還有誰?”

“哇!他是我崇拜的對象啊!”

“你看。肯定是那個不長眼的門衛攔住了我們的偶像,媽的!兄弟們,幹他去。”

氣勢洶洶的學員們衝上去,瞬間就將門衛幹倒,按在地上,打得門衛生活不能自理。

易麗看着泣無淚,燦爛的笑着:“導師,您終於回來了,易麗沒給您丟臉,我已經是亡靈大魔導了,我們亡靈魔法班也成了魔武學院的精英班。”

“呵呵,我這個導師還真是不負責啊!”泣無淚嘆了口氣,走進了魔武學院的大門。

告別了易麗,泣無淚來到了院長室,“轟!”一身爆響,院長室的門被炸爛了。

司馬長卿的憤怒的聲音從裏面傳來:“赫連無忌,你混蛋,居然偷看老子換內褲,你這個變態!”

司馬長卿和赫連無忌又在吵架了,司馬千詩邁步上前,站在門口。

室內兩個老頭扭到一起,互相扯着對方的鬍子,“哥,赫連大哥,你們不要鬧了!一直鬧,不累嗎?”

“額,”兩老傢伙擡起頭,看着司馬千詩,立刻放開了手,乾笑到,“千詩啊!你回來了啊!”

“導師,你門繼續,嘿嘿!我回來和你們道別,我們馬上就走!”泣無淚笑呵呵的站在司馬千詩的身邊。

“小子,上界中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總之萬事小心!”赫連無忌認真的看着泣無淚。

“你知道我要去上界?”

泣無淚望着赫連無忌,眼裏滿是疑惑。

“呵呵!無淚啊!元素大陸這中小地方怎麼會讓你止步,你早晚都要離開的!只要你好好照顧千詩就行了,大哥沒什麼好說的!”司馬長卿嘆了口氣,笑呵呵的說着,其實司馬長卿和赫連無忌早就猜到了泣無淚要離開。

“泣小子,去上界的話,你直接去雲嶺之巔,那裏有跨界傳送陣。”赫連無忌開口說道。

“雲嶺之巔?”

泣無淚想起了在光明牢獄遇到的神衛牧濤雲天,當時牧濤雲天還叫自己去做客。

“你小子居然知道雲嶺之巔?你還真不簡單啊?”赫連無忌驚訝的看着泣無淚。

“嘿嘿!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神衛而已!”

司馬長卿等着牛眼,不可置信的道:“你連神衛都知道啊?”

…。

“大哥,千詩就走了,您保重!”司馬千詩開口道。

“去吧,去吧!我很忙的,我就不送你們了。”司馬長卿揮了揮手。

“泣小子,你也是,總之安全就好,在上界強者如雲,不可鋒芒畢露。”赫連無忌慈祥的看着泣無淚。

“導師,你就放心吧!打得過就打,打不過,我看定跑!”泣無淚邪邪的道。

…。

剛剛離開了院長辦公室,一陣破響傳出,兩個老頭又開始了戰鬥。

天魔帝都,泣無淚帶着五女出現在了泰異梓的府中,一夜之間,天魔帝都的矮人族,地精族,獸人泰異梓消失在了天魔帝國。

泣無淚交待天魔大帝軒轅盜天,只要日後有達到了半神級別的人,就讓他們通過祈禱進入魔僵聖界。

泣無淚離開了天魔帝國,向着元素大陸極西的地方飛去,從此元素大陸上留下了泣無淚的傳說,天魔帝國也在泣無淚的威嚴之下,蒸蒸日上。

雲嶺之巔,乃是一座高聳入雲大山,站在山頂上向下看,白雲只漂浮在半山腰。

並且雲嶺之巔這座山很奇怪,整座山沒有一點點泥土,四面都是懸崖陡壁,就算是法神,都很難飛上雲嶺之巔。

雲嶺之巔有一座遠古時期就存在的魔法傳送陣,誰也不知道這傳送陣是誰建造的。

這座傳送陣只是單項傳送陣,也就是說只能從元素大陸傳送到各大神界,而各大神界卻不能用這個傳送陣來到元素大陸。

神衛在雲嶺之巔守護着傳送陣,曾經送走了元素大陸上成千上萬的半神。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