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雖然他出手極快,但是,我剛纔卻看到他的腳下有一絲靈力,那一絲靈力很模糊,不過應該不會錯。”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靈力,達到凝氣期就能掌控的力量,直到凝丹巔峯都是使用的靈力,紫府修士則開始凝聚出元力,當然,紫府初期開始還不能完全掌控元力,只有達到紫府中期才能真正掌控元力,比如現在的壯碩漢子,還是隻會靈力的使用。

瘦小男子的話讓大家都陷入沉思,雖然僅憑着這一點還不能斷定那人不是紫府境界的修士,但是靈力的出現卻證明那人頂多是紫府初期的境界,可是實力卻超脫了他們對平常紫府的認知。

那人,太強大了。

沒多久,衆人都不再揣測,很快離開了此處,朝着參賽者聚集的地方回去。

現在還未到互相殘殺的地步,所以許多參賽者都願意紮根在一起,這樣一來,在應對土著強者的攻擊要輕鬆許多,或者說,參賽者達到一定數量之後,普通土著軍隊都不敢隨意冒犯的。

…..

林楓不知道,自己隨意出手相救的一個人,在他離開後竟然立地突破到紫府境界。

不過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會怎麼大驚小怪,在這怒血空間中,生存壓力還是很大的,在這樣的環境中,很多人都有機會掙扎在死亡的邊緣,這樣,就能壓榨出自身的潛力,突破、晉升都極爲正常。

君不見在歷史中就有一位在此界感悟殺道的天才修士嗎? 接下來的日子林楓就專心趕路,希望早日達到東南方與沙步相匯。

一路走來,碰到怒血空間土著的隊伍越來越多,甚至有一次林楓還碰到一個土著軍隊大本營,在這裏面,強者極多,他只是遠遠的觀望了一眼,便立馬退開,因爲在那裏面僅僅火鴉級別的就有至少百位,若是一同出擊,那場面定然震撼無比。

其實最讓林楓忌憚的是在這軍營中還有一位長相醜陋的土著,渾身的煞氣蔓延體外十丈之遠,戰將級別的土著進入煞氣的範圍就都會忍不住俯首跪下,這,就是強者的威壓。

遠遁之後,林楓再度趕路。

對於玄青大陸而言,怒血空間並不大,但是林楓趕達到目的地卻花了三個月的時間。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這期間林楓發現了七座怒血石的礦脈,林楓可沒有浪費一絲能量,將七座礦脈的能量全部吸收完全,但是,結果卻出乎了林楓之前的預料,之前本以爲元丹再吸收三十萬的能量就能成功三變,可是這次卻是在吸收完最後一座礦脈之後才成功三變。

加上之前已經吸收的三座礦脈,這可是近五十萬上品靈石的數量啊。

一邊‘嫌棄’自己元丹胃口大的同時,林楓又無比驚喜,因爲元丹在三變之後,他的創造之力似乎又提升了一個層次,雖然創造出來的‘生物’依然是‘一灘水’,但是林楓能感覺出它生命力比之前的強大很多。

第一次創造‘生物’的時候,不過是最弱小的細胞,存活時間連十息時間都不能達到,但是,這一次突破之後創造出來的生物卻能存活一分的時間,雖然依然只有二十息,但是可以看出其生命力至少翻倍了。

另外就是這次元丹發生蛻變,‘身材’再次變化,不過這次卻不是再度變大,相反,蛻變之後的元丹居然變小,體積再次回答成人頭顱那麼大小,但是林楓卻不慌亂,因爲,他感覺得到元丹的密度再度增加,質量提高了很多,最重要的是自己靈力的強度愈加剛勁,媲美元力!

林楓可是感受過元力的攻擊,對元力的強度有一層薄弱的認識,雖然認識不深,但是林楓心中對此卻有一些猜測,紫府境界之下的修士若是遭受到元力攻擊,若非有極強的生命力,能存活的可能不足三層。

這並非元力附帶什麼屬性,而是它本身就是這麼‘強悍’。

自己的境界不過凝丹三變而已,但是靈力的質量已經達到普通元力的強度,現在在這怒血空間中,無論是誰,林楓都敢言一戰。

在這三個月的時間,林楓遇見的土著隊伍很多,當然,再多都被林楓一樣擊殺,這其中更是兩位戰王級別的土著,兩位戰王爲林楓貢獻了近四千的氣血值,現在林楓的氣血值已經達到六千,在所有參賽者中都是名列前茅。

大道上,林楓就這麼隨意的走着,給人一種自然乾脆,輕靈無比的感覺。

這裏已經是東南方位了…

隆隆隆~

漫步,一陣清風吹來,林楓耳朵微微一動,身後傳來悶小的震動快速傳遞到他的腦海中,心中核算了一下:在五十里之外有上千人的隊伍在朝着這裏跑來,隊伍中煞氣極爲濃郁,看來是土著軍隊了。

“這就是道意,在這怒血空間中,若是憑藉自身實力恐怕最多能感應到十里地之外發生的事,但是隨着清風的吹拂我卻能知道更遠處發生的事情,恍如就在眼前一般。”

道意,感悟得愈加深刻,使用起來也就更加順手。

雖然知道身後有土著的大部隊,但是林楓並未着急,依然悠閒得走着。

就在這時,在林楓面前又出現一隊人馬,有十人,在他們的領口處都有着一個黑白相間的圖案,很明顯,這一羣人是日月神教的弟子,這一羣日月神教的弟子均是騎着紅蹄獸,看來過得還算滋潤,畢竟是大勢力的。

這一隊日月神教的弟子當然也看到了林楓,其中一個面色清秀的青年修士嘴裏叼着一根狗尾草對着林楓提醒道:“嘿,朋友,一個人行走在大道上可是極危險的。”

“謝謝。”林楓微笑迴應,這人竟是紫府境界的修士。

衆人擦肩而過。

突然,林楓轉頭對着這日月神教的弟子說到:“對了,遠處有一隊怒血空間的軍隊朝着這邊趕過來,你們若是要出去辦事,最好等等,免得相遇。”

可是對方並不領情,快步朝着遠處奔去,只是有一道聲音遠遠的傳來:“謝了,區區土著,不足爲懼。”

語氣有些輕佻、無畏。

林楓輕輕搖頭,也不管這麼多,相信他們會很快回來的。

隨即繼續朝着前方走,既然在這裏看到日月神教的弟子,想必這這附近就是日月神教的大本營的範圍了,不知道沙步有沒有趕過來呢。

片刻,林楓身後傳來了獸隊奔跑的聲音。

聲音並不駁雜,看來是日月神教的弟子趕回來了。

呼~

紅蹄獸的速度很快,剛纔聲音纔剛在耳邊傳響,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來到林楓的身後。

剛纔給林楓提醒的那個聲音繼續響起:“朋友,你可不厚道啊,這麼多土著你也不說一聲。”

林楓聽得出來,這說話的語氣並不是很衝,很明顯還有一絲尷尬的味道。

“嘿嘿,我說出來之後你們可是已經走遠了,騎着這寶駒,我可追趕不上。”林楓也同樣輕鬆的迴應。

這時候這隊日月神教的領隊弟子對着林楓微微拱手說道:“我乃日月神教陳宇,這位兄臺我看着面熟,不知….”

林楓很乾脆,同樣拱手迴應道:“林楓!”

對於參賽者,林楓知道得也不是很多,但是這個陳宇的名字他卻是聽說過,乃是這次日月神教參賽弟子的二號人物,與張天失同出一脈,實力疑似達到紫府後期。

陳宇聽到林楓的回答,思維微微一轉,面帶微笑着說道:“我就說這麼眼熟,原來是林楓兄弟,剛纔不曾認出,失敬失敬。”

之前在怒血殿的時候林楓也出現過,但是現在一襲灰袍幾乎將頭部掩蓋,所以在此前陳宇並未認出林楓,這時候知道是林楓,陳宇面上的笑容更加和善。

日月神教雖然貴爲超級修仙勢力,但是從來不與外界勢力爭奪,就比如這選仙大會,日月神教從不與其他勢力合作或者主動結仇,他們更向往獨立、超脫於外。

其中教意中就有一點特意說明:日月神教所有弟子感悟天地,不得對外征戰、不得牽扯因果、不得濫殺無辜,做事可隨心,只要不違背自己的心,那麼你在修仙的道路上定會走得更遠。

日月神教篩選內門弟子除了看資質的優差之外,還有一個就是看緣分。

內部的管理看似散漫,但是各個弟子卻都極爲優秀,因此日月神教在漫長的歲月中一直都位列超級修仙勢力之一。

陳宇身後的人知道此人是林楓,有幾人面露詫異,更多人則是面露微笑的看着林楓,因爲,領隊弟子張天失告知過衆人,此次比賽結束只要林楓還活着,那他就是日月神教的新進弟子,雖然他們都感應到林楓只是凝丹境界,但是都沒有看不起林楓。

“我們還是先不要在這裏耽擱了,那土著大軍馬上就追上來了,足有一千多人的隊伍,我們恐怕抵擋不住啊。”之前最先與林楓交流的那個日月神教的弟子說到,他也是紫府境界,不過是來怒血空間不久之後菜突破的,之所以他這麼活躍,那是因爲他的年齡最小,三十歲齡。

一旁的陳宇也點頭贊同說道:“嗯,是的,趕緊回去將消息告知張師兄。”

林楓也正是要來找他們的,所以也一起上路了。

途中林楓瞭解到沙步並不在日月神教的駐地裏,林楓心中不由產生一絲擔心,自己耽擱幾個月的時間才趕過來,那沙步是爲何呢?



一處山谷,四面環山,只有一個十丈寬的通道展露在外,在山谷之外怪石嶙峋,但是內部卻是鳥語花香,在這怒血空間中能找到這麼一處地段,可謂是極難遇見。

這個山谷中正是日月神教所有弟子的駐紮之地。

一位身穿黑白相間道袍的俊朗男子對着其他修士說到:“各位師弟師妹,剛纔陳宇師弟發出傳信,在百里之外有土著大軍出現,至少千名土著戰士,實力暫時不清楚,諸位做好準備,若是有機會就吃了。”

這俊朗男子正是日月神教的領隊弟子張天失,他們來怒血空間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收集氣血,千人隊伍對於尋常修仙門派而言或許難以應付,但是對日月神教的隊伍來說卻不一定就那麼應對,若是稍微隊伍的實力稍微弱小一絲,他們甚至有機會將其全數擊殺。

張天失言出,所有日月神教的弟子都瞬間產生一陣肅殺之氣,這是他們來到怒血空間積累出來的,來到怒血空間兩個月左右的時間日月神教的弟子便聚集在一起,因爲各個都是精英弟子,並未在途中被擊殺,所以到現在都還是整百之數。

在所有人匯聚之後,張天失便下達任務所有人每天必須擊殺一位戰將級別的土著,目的就是提升弟子的實戰能力,到現在,他們的任務是每人每天都必須擊殺三個戰將的土著,通過近半年的磨鍊,張天失的目的已經達到。

現在,在場的日月神教的弟子都是實戰的好手,所以在聽說有大型土著隊伍要來的時候,他們並不是恐慌,而是隱隱有些興奮。 林楓隨着陳宇十人來到山谷中,張天失和其他日月神教的弟子都表示歡迎,僅僅這麼一接觸,林楓便感應到這一百人中至少有三成都是達到紫府境界,其餘都是凝丹巔峯的存在,就差一絲進步就能突破至紫府境界。

張天失的氣息也有極大的變化,這超級勢力確實不一樣啊。

不過籌備在即,所以衆人也沒有多說便紛紛掠出谷外,等候土著大軍的到來。

轟隆隆~

怒血空間土著的本來身體力量本來就極強,現在上千名一起出行,隔着老遠就能聽到那轟隆隆的聲音,日月神教的弟子都隱隱有些興奮,這半年時間他們的成長極大,以前在玄青大陸可沒有感受過這麼濃郁的肅殺之氣,現在習慣了廝殺,所以對眼前要發生的事還是很期待。

呼~

清風吹過,時間慢慢過去,足足半炷香的時間,那土著大軍還沒有過來,甚至一直都沒了動靜。

這讓興致勃勃的日月神教弟子有些摸不着頭腦,半炷香之前就隱隱有聲音從遠處傳來,雖然透過神識沒有感應到土著大軍的具體位置,但是差不多可以確定在十里地之外,這麼短的距離難道發生什麼意外了?

衆弟子疑惑看向遠方。

不過滿場有三個人不着急,滿臉輕鬆淡定,其一是疑似達到紫府後期的陳宇,其二則是張天失,在場境界最高的存在,最後一個就是林楓。

瞄了一眼陳宇,張天失並未多說,但是看着林楓也是如此,開口問道:“林兄,我觀你並不着急,難道你知道他們至此未趕來的原因?”

其實作爲領隊弟子,最看重的是各個弟子的安全和自身所獲,現在帶上一個凝丹初期修爲的修士多多少少有些影響整體實力,但是看到林楓滿臉淡然,張天失有些奇怪。

聽張天失的詢問,衆弟子也是饒有興致的看着林楓,對於這個預定的新進弟子他們都有些好奇。

林楓輕輕一笑回答到:“我不過凝丹初期修爲,在場各位師兄師姐都不着急,我着急也無甚大用,反正大樹底下好乘涼,我到時候聽你們指揮就好。”

呃,看來自己這個保護傘做定了。

張天失有些失笑,不過在他心中並不畏懼其他領隊弟子,即便是秦天和紫月仙子他都不畏懼,作爲天才修士,可不會因爲他人的名氣就退縮的。

隨即也不再多問,對着一旁的陳宇輕輕點了點頭。

看着張天失對自己點頭,陳宇站出來開口對衆人說到:“這一隻土著隊伍停歇在九里之外的空地,暫時不知道他們此舉所謂何意,我打算前去查探一番,可有弟子願意隨我一同前往?”

此言一出,很多弟子都紛紛出列與陳宇一同前往。

最後加上陳宇共有五名弟子前去,畢竟只是查探,人太多反而不妥。

林楓眉頭微皺,他的神識一直都很強大,這是得到萬化老人讚歎的,不僅僅強大,而且還很奇特,張天失他們最多能感應到十里地之外的動靜,但是林楓卻能‘看見’十里地之外發生的事情。

那一隊土著此時並非沒有動作,在他們駐紮的空地上有一處極大的帳篷,憑着神識的探查林楓也能隱隱感受到裏面漫延出來的血煞之氣,這血煞之氣濃郁無比,方圓百丈都無任何土著戰士敢靠近,即便是戰王也同樣如此。

看了看天際,陳宇幾人的身影已經消失,林楓隱隱感覺有一絲不對勁,在日月神教的弟子看來他們及早發現了土著大軍,土著大軍並不知道他們的存在,但是林楓現在看來,這一對大軍恐怕是有所企圖,或許已經知道日月神教的聚集之地。

心中有猜測,但是林楓沒有說出來,而是靜靜等候陳宇他們歸來。

呼呼呼~

十里地的距離,陳宇他們幾個呼吸就到達,但是還未靠近土著軍隊大營就被十個土著圍攻,這十名土著的戰鬥力極強,陳宇五人對戰十人也只是堪堪擋住,根本沒有機會將其擊殺。

對戰數息時間之後,又是四名戰王土著加入戰鬥,陳宇幾人的壓力劇增,最後戰果是兩名日月神教的弟子身受重傷,畢竟怒血空間土著的攻擊手段極爲乾脆,就是將自己的優勢最大化來傷害對手。

陳宇幾人敗退,這十四位戰王也沒有追擊,而是繼續回到土著軍隊大營慢慢等候。

歸來之後陳宇將情況對張天失說了一遍。

吩咐弟子爲兩位重傷弟子療傷之後,張天失面色顯露出疑惑:“看情況他們已經知道我們的存在了,但是爲何這麼就都沒有上前攻擊我們呢?還有那軍營中的帳篷是什麼樣的存在?即便是陳宇遠遠的感應一番都覺得氣息強大無比。”

“張師兄,我們或許被包圍了。”

張天失正在思索,突然一個聲音出現,正是林楓。

包圍?張天失眼中光亮急速收縮,身形一閃便消失在原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