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雖然他看起來很有錢,實際上也是很有錢,但有錢人也不一定什麼都擁有的啊,這鬼物說得納魂珠他真沒有!

2022 年 2 月 24 日By 0 Comments

「大……大哥,我……我是真的沒有你說得那什麼納魂戒啊。」金潛瞄到那鬼物瞪大眼睛盯著他,皺起一張臉,有些氣弱的說道。

鬼物用懷疑的眼神盯著他,又圍著他轉了一圈,然後湊近聞了聞,他眯起眼,「你身上確實是有納魂珠的味道,把你身上的儲物袋拿出來。」

金潛臉色變了變,他警惕的看著鬼物,往後退了兩步,這隻鬼物還說不是惦記他的東西?!現在居然要他把儲物袋交出來?

鬼物皺眉:「快點把你儲物袋拿出來,你那什麼表情?我不要你的儲物袋,我就是找找納魂珠。」

金潛有些不太相信,但人在鬼旁邊,不得不低頭。

鬼物一副「再不交出來我就要動手了」的表情,他只能滿心委屈的拿出儲物袋。

剛一拿出,鬼物手一點,那儲物袋便到了他的手中。

鬼物低頭在儲物袋找尋了一陣,倏地,他眼睛一亮,手一動,一枚漆黑的珠子便出現在他手心中。

金潛一看,噫,他的儲物袋什麼時候有這枚珠子,這就是這鬼物所說的那什麼納魂珠嗎?他有些嫌棄的再看了幾眼,也沒什麼特別的啊,烏漆嘛黑的,瞧著就不值錢。

那隻鬼物將納魂珠握在手中,將儲物袋扔回給金潛,金潛慌忙的接住,心中鬆了一口氣,害,還以為這鬼物惦記他儲物袋中的法寶呢,他這趟出門是偷偷瞞著他爹,往儲物袋塞了不少法寶才敢出來的,要是丟了,他爹肯定得把他打個半死。

他有些不解的問道:「這就是你所說的納魂珠嗎?有什麼用處嗎?」

鬼物探究地盯著金潛,發現他居然是發自真心的疑惑,頓時就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了。

這是得多沒學識才不知道納魂珠是什麼啊,就算不知道,從名字上就可以解答出來了啊,他忍了忍,最終還是忍不住憋出一句話:「平時多看書。」

金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片刻后悟了,這是在說他沒文化呢!

啥意思?他還沒歧視這鬼長了一副腎虛樣呢,反而被這鬼嘲諷沒文化。

「納魂珠,顧名思義,就是容納像我這樣的魂體的,像我們這樣的魂體並不適合長期待在外面,這樣會消耗我們的魂力,而納魂珠就剛好能讓我們養魂力,除此之外,並無其他太大的作用。」鬼物雖然有些鄙視金潛沒文化,最後還是給他解惑道。

金潛聞言,手摸摸下巴,原來如此,果然就是不值錢的東西,那送給這鬼物倒也無所謂,雖然他也不知道這東西是拿來的,或許應該是他在偷拿法寶的時候,沒注意就順手放了進去的。

既然這鬼物也拿到想要的東西了,那他是不是就可以……溜了?

金潛呼出一口氣,在心中暗自給自打了個氣,朝著鬼物開口道:「那……鬼兄,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鬼物點點頭,示意可以離開了。

金潛按耐住激動的心情,強行壓住瘋狂上揚的嘴角,商業客套的對鬼物拱了拱手,道:「那我就先行告辭,有緣再見。」

鬼物瞅了他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再次點點頭。「師弟,我們是『同門』師兄弟。」陸盡歡看向他再次開口重複了一遍,這次還著重在同門二字加重了語氣。

邵默:「……」

他低聲「唔」了句,眸色的疑惑擴大,似不理解陸盡歡為什麼還要再強調一遍,他們確實是同門無疑啊。

陸盡歡心裡那個氣啊,你身為男主的機靈勁呢,身為同門師兄弟不是應該互幫互助的嗎?你怎麼能幫著別人斗師姐呢?

由於陸盡歡目光的譴責之意實在太強烈了,邵默一瞬間只覺如芒在背,坐如針氈,他的視線與陸盡歡的視線對上。

邵默:「……」

他好像有些明白師姐是什麼意思了。食人花之地距離葯境入口處的距離,並不算遠,因此,不過個把時辰,莫見山三人便已經來到了入口處。

「那裡怎麼這麼多人啊?」金潛用手指了指不遠處聚成一堆的修士。那顆黑色的珠子圍著陸盡歡轉了一圈又一圈,像是在確認著什麼。潛用手指了指不遠處聚成一堆的修士那顆黑色的。 「看樣子是個沒錢的窮鬼!乾脆點,下跪道歉吧!」

「就是就是!」同行的二個女子一起聲援她。

「幾位,幾位,好好說話哈!」經理攔著幾個叫囂的女子。

「滾開,窮鬼長得再漂亮又如何,沒錢就給我跪下!」殷余妗推開阻攔的經理,站到蘇簡面前高聲說,引來了不少人圍觀,竊竊私語。

任她們叫囂的蘇簡,冷眼看著這齣戲,到現在為止,裴莉珠寶的質素依然在線,不愧為國際公司。

暗翼和暗夜推著兩大車戰利品先下了停車場沒再上來,暗影一直不遠不近的跟著蘇簡,一見發生狀況立刻跑了過來,想要喝止她們的無理取鬧,卻被她止住了,眉頭輕蹙警惕的看著。

陸盛翰也看到蘇簡這邊發生了爭執,不知道是不是蘇簡,趕緊掛了電話,快步跑過來,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被圍攻的她,雲淡風輕的看戲。

他低哼了聲,冷厲的氣場讓圍觀的人群自動讓出可以讓他過的通道,幾步來到她身後,伸手攬上她的肩膀,垂眸看著她:「蘇蘇,怎麼回事?」

蘇簡落進熟悉的懷裡,抬頭對著他眨眨眼,往殷餘姚方向輕抬下頜。他冷睨了全場一眼,在殷餘姚臉上停頓了一下,目光掃過地上還沒撿起來的空盒子,氣溫驟降,他身上那股氣勢,霸氣,冷冽!

蘇簡按下要為她出頭的陸盛翰,才不疾不徐的對著經理說:「經理,麻煩把監控調出來吧!」她的聲音不大,但清脆溫和,讓人聽在耳中很舒服,有股安定人心的力量。

「對,對,對!我這就去把監控視頻調出來,看看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經理得到提醒,終於想起店裡有監控,趕緊吩咐店員安排。

「不用了,就當是我的錯,這事就這麼算了吧!」殷餘姚此刻站了出來,笑得優雅得體的說。

「這……也好…」經理也想息事寧人,他是雙方都不想得罪。然而,陸盛翰打斷了他:「調出來!」眼眸眯起一抹危險的弧度,冰冷的深眸居高臨下的定定打量著殷餘姚,看著她漸漸變得僵硬的表情。

「是,是!您稍等!」經理覺得場上的氣溫越來越低,但頭上的汗卻越冒越多,他的話一出,連聲應了,飛快的跑去了監控室。

「陸少,一個誤會而已,給我個面子,就此算了吧!」殷餘姚自持身份,服個軟,套一下交情,把此事揭過不提。

「我聽到有人要讓她下跪?嗯!你的面子很值錢?臉真夠大的!」想到近前來時聽到的那句話,臉色更沉了。

「……」殷餘姚臉色一僵,沒想到他也在,不然就不鬧這一出了,一定要阻止看監控視頻,否則難以收科,面子裡子都丟了。

陸盛翰那器宇不凡的氣勢,在場的人開始猜測議論。

「這是誰?好man哦!」

「又帥又man,天啦,我的小心臟!」

「陸少?剛才她叫他陸少,不會是那個傳說中的戰神陸少吧!」

。《平妖辦》第三百三十七章小金獅 林梓陌看到毒步娘子拿出紅色瓷瓶子的時候,心裏就有一股不好的預感,鼻尖只來得及聞到一股若有似無的香氣,腦袋一暈便失去知覺了。

林梓陌是在一個灰暗的房間里醒來的,房間里還隱約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氣。卻沒有看到元浩軒和白英他們。

林梓陌低頭看到自己的雙手竟然沒有被綁起來,連忙站起來向房間門口走去。

「元少夫人你剛才還跟我說要當人質呢。站起來是要去哪裏呢?」

一身紅色衣裙的毒步娘子,從暗處走過來,看着林梓陌似笑非笑的說道。

林梓陌往外走的腳步不由一頓,慢慢扭頭看向似笑非笑看着她的毒步娘子。

「我夫君他們人呢?」

林梓陌冷著臉看着毒步娘子問道。想到元浩軒肩膀上的傷口,心裏不由提了起來。

「哎喲!看不出來還有些小性子的嘛,越來越入我眼了。元浩軒自然呆在他該呆的地方啊!」毒步娘子看着林梓陌邪笑着說道。

「你殺了我們真的解恨嗎?何不平心靜氣的坐下來把事情都放到明面上說清楚。」

林梓陌早已隱約知道眼前的毒步娘子,因為被元浩軒拒絕了生恨,才結下的仇恨。

「直接殺了你們確實真不解恨,所以我要慢慢的折磨元浩軒和你。」

毒步娘子說到最後,一臉狠決的說道。

「那你想怎麼慢慢的折磨我?」

林梓陌一臉無畏的看着毒步娘子說道。

「別急,你就慢慢的感受吧。對了,別想着偷偷走出房間,你中了我的毒,只要走出這房間便會中毒身亡。」

毒步娘子一臉詭異的說完,然後輕哼著曲子走出房間,走到一半像是想起什麼,扭頭看着林梓陌好心的提醒著。

林梓陌聽了毒步娘子的話。眉頭微微的皺起。

客棧後院,元浩軒蘇醒過來時,發現鐵籠子裏少了林梓陌的身影,心裏不由一急,瞬間從地上起來站起來。

「大少爺!」

護衛接着也清醒過來,連忙從地上站起來看着元浩軒叫道。元浩軒周身氣息冰冷的看向房間門口不說話。

「大少爺,少奶奶不見了。」

白英皺着眉頭從地上醒來,沒有看見林梓陌的身影,連忙低着頭對着元浩軒說道。

元浩軒周身低氣壓的不說一句話,眼睛危險的眯起來,然後伸手到懷裏拿出一個藍色的信號器。這個藍色的信號器還是鷹幫剛成立時,父親送給他的新奇禮物,說是遇到生命緊急時刻時,扭動一下底部的開關,便能把信號發射出去。他在五年前受到攻擊,身受重傷時,都沒有想到要發出這個信號。

元浩軒輕輕的扭動手上的藍色信號器,小小的藍色信號器瞬間衝破茅草屋頂,在天空中炸開一道極光。

遠在永州城的鷹幫大堂里,供奉台前供放着的一個圓珠,突然爆裂起來,圓珠裏面一個小小的黑珠子發出閃亮的光芒,慢慢升上天空。

正在鷹幫里的鐵蛋,看到供奉台前突然爆裂的圓珠,臉色不由一變。 京城,國主府,御書房。

王韞再次敲門走進書房,她發現桌面上她之前端進來的青菜白粥,丈夫一點都沒有吃。

此時,年過七旬的秦恆,正坐在椅子上,閉著雙眼,不知道是閉目養神還是睡著了。

王韞拿起旁邊的大衣,想要給秦恆蓋上。

但是,秦恆卻陡然睜開眼睛,直接把王韞給嚇了一跳。

王韞嚇得拍著胸口道:「我還以為你睡著了呢,你原來醒著呀,我下午給你端進來的白粥你一點都沒吃,你這樣下去行嗎?」

秦恆徐徐的道:「我還好!」

王韞關切的道:「兒子出事了大家都很難過,你把自己關在書房裡一夜一天了,你到底在幹嘛?」

秦恆平靜的道:「我在等!」

王韞好奇的問:「等什麼?」

秦恆沒有回答!

王韞知道丈夫不回答就是不想說,所以她也沒有追問。

她只說道:「傍晚時候,閻老把陳寧控制起來了,把陳寧列為第一嫌疑人。我看閻老是找不到兇手,想拿陳寧背鍋。」

秦恆不置可否!

王韞又道:「陳寧派人聯繫上了我,讓我轉達一句話給您。」

秦恆不冷不熱:「他關係挺厲害,被閻老抓起來,他還能給你傳達消息。」

王韞聞言微微皺眉:「陳寧是你的得意門生,我相信他不是害死兒子的兇手。」

秦恆平靜的問:「他說什麼了?」

王韞道:「陳寧說,誰跟你建議新的北境統帥人選,誰就是害死兒子的兇手。」

秦恆聞言,眼睛陡然睜圓,平日泰山崩於眼前而不驚的他,罕見的出現驚訝之色。

半響!

他緩緩的開口:「這個陳寧,跟我想到了一塊去了。」

王韞怔住:「啥?」

秦恆沉著臉道:「無雙失蹤了,而且閻老都查不出任何線索,可見兇手們是有備而來,而且實力非常強大,才能夠做的滴水不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