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雙兒緊緊咬住口中的毛巾,用盡渾身最後的力氣,終於將胎兒的頭擠出了產道。

2021 年 12 月 6 日By 0 Comments

接下來的生產就順利多了,很快,清脆的哭聲透過薄薄的窗戶紙傳遍了整個小院。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江家媳婦,竟然真的成功接生出了孩子?

屋內的穩婆更是直接摔碎了手中的茶杯,黑黢黢的老臉霎時蒼白如紙!

門外的江二嬸也愣了足足有十秒之久,其實她是抱著死馬當成活馬醫的態度來試試的,沒想到,竟然讓她撞上了大運!

人群中,那瘦削修長的身影也微微一滯,骨節分明的五指緊緊地攥成了拳頭。

「恭喜,母子平安。」

楚沁給嬰兒剪去臍帶包紮好,放在了襁褓里,裹得嚴嚴實實的,抱了出來。

江二嬸這才回過神來,喜出望外,看著歷經磨難才生出來的小奶娃娃,眼睛都不捨得移開了。

正巧她兒子江鐵柱今天本來打算去鎮上給雙兒買點補品,半路上江二嬸派人來追他給他送信,說他媳婦生了,可把他給樂壞了,吭哧吭哧地往家趕。

剛一進門,就聽到了嬰兒響亮的啼哭聲,激動得熱淚盈眶,撥開人群沖了過來,啞著嗓子喊道,「雙兒生了?生了個啥?快讓我看看!」

江二嬸好笑地白了他一眼,「高興傻了?沒聽見人家說嘛,母子平安,你說生了個啥!」

「啊……娘,我這不是太高興了么……」

江鐵柱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忽然又想到了什麼似的,面色嚴肅起來,「對了,我得去看看雙兒,她肯定累壞了!」

「雙兒,你怎麼樣了?」

他不顧忌諱,闖進了房間,卻一眼看到了呆若木雞的穩婆,不禁愣了一下,「哎?李嬸?你怎麼在這兒?」

還不等穩婆回答,他便自顧自道,「剛才肯定是你給雙兒接生的吧?真是謝謝你啊,要不是你,雙兒這次可就危險了……」 南宮譽回到家中時,蘇小小並不在客廳。

「太太呢?」

「太太剛剛回房去了。」

「嗯。」

南宮譽起步要走時,兩個下人看他一眼,彼此曖昧一笑地走了,這讓南宮譽幾分不解地挑了挑眉。

南宮譽打開主卧的門,一眼看到蘇小小背對着他盤腿地坐在床上。

「蘇小小?」南宮譽試探性地一叫。

「哼!」床上的蘇小小癟著嘴不屑地輕輕一哼,表明自己正生氣的狀態。

南宮譽鬆了一口氣。他一直害怕她會因為昨天發生的一切,心情很糟糕呢。

南宮譽順勢調侃:「死女人,翅膀硬了是吧?」

蘇小小從床上爬起來,一下子跳到南宮譽身上,盤住他的腰部,南宮譽下意識地接住她,穩穩地托着她的屁股。

兩人近在咫尺。

蘇小小嘟著嘴質問:「說,我和程婷婷誰可愛?」

南宮譽迷宮般的眼睛至始至終寵溺地盯着蘇小小,「呵,蘇小小,本少爺真的很想把你裝進口袋裏,每天帶着。」

蘇小小一愣,下一秒,一副怒氣十足的樣子鼓著腮幫子,反駁的語氣:「哼,那你要買一個很大、很大的口袋才能把我裝進去!」

「呵,把你吃掉就好了。」說着,南宮譽的魔爪又來了。

「你,你別又想亂來?」蘇小小連忙從南宮譽身上跳下來。

南宮譽眼睛一眯,又把蘇小小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完事後,蘇小小撲在南宮譽懷中,心微微收緊,問:「南宮大大,這些天我是不是都不能出門了?」

「傻瓜,你什麼時候想出門都可以。」南宮譽告知:「南宮家的人從來不需要畏懼任何人,因為南宮家會讓那些不知死活的人都畏而遠之。」

「可是我不想讓你擔心我。」

南宮譽告知:「事情查清楚了,只是個意外,與你無關。」

不可能,那匕首明明只是沖着她來的。

蘇小小几分質疑:「是嗎?」

「嗯,已經調查過了。」

蘇小小不想要南宮譽擔心,所以沒有多說,只道:「太好了,那我明天還想繼續去買材料。」

「嗯,不過為了確保你的安全,以後都讓江寒陪着你,好不好?」

「嗯嗯。」雖然江寒不怎麼說話,可是那日的江寒因她受傷,讓蘇小小早已經下定決心要跟江寒好好相處,給他更多的溫暖和關懷。

翌日,蘇小小和江寒在購物的時候卻意外遇到同在逛街的金聖宇和林雨諾。

是蘇小小一個眼尖,先看到金聖宇。

蘇小小熱情呼喊:「聖宇。」

不遠處聞聲的金聖宇調過頭來,看到果真是蘇小小時,瞬間笑容燦爛,招手回應。

金聖宇身邊的林雨諾一同望過來時,整個人卻震驚了,僵在原地,甚是忘記呼吸。

此刻,蘇小小和江寒已經走到兩人跟前。

「江寒哥。」金聖宇禮貌道,隨即問蘇小小:「嫂子來逛街嗎?」

「嗯嗯。」蘇小小看向一旁的林雨諾,問:「這就是諾諾吧?諾諾長得好標誌、好可愛啊。」

見一旁的林雨諾沒反應,金聖宇不解回頭,卻發現林雨諾目不轉睛地盯着蘇小小,呼吸突然變得越來越急促。

「諾諾?」金聖宇不明所以,微微擔心的表情。

蘇小小收起笑容皺眉,擔憂起來。

林雨諾咬了咬唇,緊抓着金聖宇的胳膊,把頭埋在他懷中,難受地解釋說:「我突然覺得好不舒服……」

「那我們回去。」金聖宇安慰,然後快速告知蘇小小:「嫂子,江寒哥,那我們先走了。」

「好,你們趕緊回去吧。」蘇小小連忙道。

看着遠走的金聖宇和林雨諾,蘇小小莫名地覺得怪怪的。

一旁的江寒也滿腦子問號。

江寒從遠處收回視線,再看近看一眼蘇小小。

三個月前車禍之後的林雨諾失憶,性格、習慣全變了,據說原本擁有的那些技能也都全沒了。

兩個月前在山崖下醒來的蘇小小也失憶了,卻無論是性格、習慣,甚至是失憶前的林雨諾擁有的技能她也都有。

江寒始終相信,一個人即便失憶,也不可能完完全全變成另一個人似的,特別是與生俱有來的氣質和後天長期養成的素養是怎麼都無法丟失的。

林雨諾是多血質的活潑型女生,家教優良,舉止大方。

但是失憶后的林雨諾,在通過金聖宇介紹——江寒是她最喜歡的哥哥之後,今天她對待江寒的態度卻還是視如空氣。

反是蘇小小,總能時時刻刻顧及到身邊的人的心情,還莫名地讓江寒覺得很親切。

江寒不受控制地橫生出一個荒誕的想法,就只有一個可能——眼前的人……

「江寒、江寒。」蘇小小的一隻手在江寒面前晃來晃去。

江寒回過神來,不可思議的目光注視蘇小小。

「你怎麼了?是不是跟諾諾一樣覺得突然不舒服?我們……」

江寒覺得他一定要馬上證實心中的疑惑!

「陪我去一個地方。」

「啊?」蘇小小下意識地疑惑了下,卻立馬改口道:「好啊,我們去哪?」

「江城。」

「江城?可是現在去今天會不會趕不回來……」

江寒根本不等蘇小小說完,拉着她就疾速地往商場大門的方向走,直接將她塞進了車內。

蘇小小隱隱的不安,但是見江寒都不理會她,坐到副駕駛的位置時,她只能喃喃道:「好吧,我們去吧。」

江寒發動引擎時,只對蘇小小說了一句話:「暫時別再跟我說話。」

之後,車子就如火箭般飛了出去,一路馳騁。

江寒還在蘇小小毫無意識下甩掉了兩輛跟着他們的車子,一輛是金石派來的、不放過任何一個殺掉蘇小小的機會;另一輛是江淑穎派來的,只為了保全兒子而愛屋及烏。

下午兩點多時,車子停靠在江城公園的門口。

「我們來這裏做什麼?」蘇小小一臉迷茫的問。

江寒只說:「跟我來。」

蘇小小跟着江寒前去,在還未到達江城公園著名的那片花海、但是可以看到時,蘇小小一眼望去這百花齊放的迷人景色,瞬間歡呼雀躍,趕超過江寒就奔了過去。

「哇,好美啊!好漂亮!」蘇小小激動得不行。

江寒則停在了原地,遠遠地看着陽光下的蘇小小在百花叢中旋轉,腦海中也同時回放起和林雨諾回到江城時,林雨諾看到花海時同樣興奮不已的跳躍畫面。

沒一會兒,見江寒都不動,蘇小小又跑了回來,她拉着江寒的手,微笑道:「江寒,真是太美了,你一起過來看看嘛。」

江寒反手抓住蘇小小的手腕,道:「你到那邊的儲物櫃去拿一下東西,我在這等你。」

「好。」蘇小小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隨即朝着儲物櫃那邊走去。

看着漸漸遠去的蘇小小,江寒的心開始緊繃起來。

關於那個真相到底是如何的,等一下就知道了。 但慕時想了想,萬一小徒弟沒有自己安慰,干出傻事怎麼辦?

萬一他跳窗了怎麼辦?

萬一他想上吊自殺怎麼辦?

萬一他追上去去,找那群黑衣人理論怎麼辦?

雖然不是承認他和小徒弟如今的實力在整個大陸上幾乎可以說是可以橫著走的,但是雙拳難敵四手啊。萬一在陰溝裏翻船了怎麼辦?

慕時越想越覺得后怕,不行不行,不能讓自己家小徒弟走上這條道路,她趕緊從儲納戒里拿出自己買的《哄妻一百大法》,雙腿盤坐在床上,目不轉睛的找著裏面的方法,好讓自己去哄哄自家小徒弟。

這這這……是什麼?

強吻?睡覺?床頭打架床尾和?

慕時的臉越來越黑,這是什麼?店家不是說這是最暢銷的書嗎?嘛呢,這是啥?!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