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難道是跟我一樣的目確?”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王澤點了點頭,很有可能會是這種情況,但是不得不說,如果有人競爭的話,看來此行不會順利了。想到這裏,他慢慢的向前飄移而去,想到看看情況,再做定奪。

正如曉機所說,在鳥巢內部,有兩個人對持而立,這裏的氣氛充滿了一股緊張的感覺。

其中一名黑袍男子,身軀修長矯健,黑光如瀑,眸子冷冽,刀子一般銳利,

他望向着對面的女了,陰冷道:“紅彬,你到底想如何,機不可失,如果那頭兇禽回來了,我們兩個都要死。”

“哼,英飛,這赤紅晶,我不可能讓你們天冥宗得到。”

女了發出一聲天賴般的嗓音,動聽無比。她身着紅衣,身段窈窕,修長而玲瓏,面如溫玉,非常美麗,三千青絲,被一條紫色的帶子束起,輕風吹來有着一股出塵之姿。

“哼,你莫要以我會怕你,若不是此時是緊要關頭,我就算將你殺了,你天玄宗也不可能能拿我怎樣。”

叫英飛的男子臉色浮現了一抹戾色,赤紅晶這種瑰寶就在眼前,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時機,對方一再阻攔,讓他惱怒不已。

“如果你有那個本事的話,那就放馬過來。”

紅彬面如寒霜,體內勁元翻騰,隨時準備大戰。

“好好好,我今天倒要見識一下,你這天玄宗核心弟子排名第三到底有何本事。”

英飛臉色陰沉,身形如同一頭猛虎一般,向前閃掠而去,氣勢驚人。

“你同樣在天冥宗十大核心弟子這之中排名第三,我正好想領教一下。”

紅彬冷笑一聲,針鋒相對。

“天冥宗、天玄宗!”

一旁隱藏在鳥巢的枯木之間的王澤,聽得兩人的對話,不由的神色一怔。沒想到眼前的兩人竟然是來自這兩個大勢力,而且更驚人的是,竟然同是核心弟子之中排名前三的猛人。

天玄宗他很少接觸感,所以並不清楚。但天冥宗這個十大核心弟子,含金量有多高他可是有所瞭解,當初在大草原鐵血這十大核心弟之中的人物,雖說排名不高,但卻也是非常厲害了,沒想到這一次竟然碰到排名前三的人物。

錄然,既然天冥宗都如此,那麼一直和他們實力不相上下的天玄宗自然不落下風。

“轟!”

果然,兩人剛一出手,就表現出了強大的戰力,勁氣澎湃,神光耀眼,刺眼的音爆聲不絕,讓得鳥巢那宛若精鐵的枯木都是被轟爆數根。

這些原本只是尋常的枯木,但長久在那頭六階兇禽的渲染下,也是沾染了其一點神性,變得堅固了起來,如同精鐵一般,牢不可破。

然而在兩人手中卻是並沒有太多的做用,一掌拍出精鐵爆碎,氣勢很是駭人。

“轟隆隆!”

勁氣不絕,如海浪鳴動,兩人渾身發光,實力驚人,全部都是被打出了真火,一道道兇猛的勁風匹煉,宛若絕世利劍一般,斬動八方,沒有什麼可以阻擋。

“鏗!”

神色斬在枯木之上,火星四濺,鏗鏘震耳,最終於仍舊是不敵,這此狂爆的勁氣,被轟的炸裂而開。

“這兩個宗門排名前三的核心弟子果然強大。”

王澤驚異,心中悸動,這還只是排名第三而已,就已如此不凡,那麼相傳天冥宗的小冥王,和天玄宗的楚雲那該有多麼恐怖?

這兩人可都是傳奇人物,很少出現在衆人眼前,神祕無比。

“紅彬,你若是再執迷不悟,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英飛臉色陰寒,戾聲道。

“留情?天冥宗和天玄宗之間還需要留情嗎,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

紅彬冷笑,一點也不懼,她對自已有着很強的自信,對方和她實力相當,不可能將她擊敗。

“即將如此,那麼你就死吧!”

英飛戾喝一聲,眼中兇芒兇爍,而後渾身發光,赤黑如墨,他黑色亂舞,宛若一頭魔神,一掌拍去,黑色的勁氣暴涌,想要將之擊殺。

“王階中級戰技,天冥裂山手!”

雖說對方相貌美麗,讓他有些邪念,但此時根本就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別說是她,就是一個仙女來了,膽敢阻攔他取得赤紅晶石,也照殺不誤。

於赤紅晶想比,所有人女子都是浮雲,沒有一點可比性。

“赤火滔天!”

紅彬嬌喝,不落下風,圍身如同被神火繚繞,紅光大盛,纖手之中更是赤紅如血,如同血玉雕刻而成,晶瑩秀亮。但溫度卻高得嚇人,周圍的柔軟的金絲草在這一刻,全部燃燒了起來,就連遠處的王澤,都是感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紅彬一掌拍出,氣勢駭人,火光滔天,兇猛而去。她纖手之上如同血玉的手掌,都是在滴落着赤紅的岩漿,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響,宛若精鐵的枯紅,也是被熾烤成的通紅,在冒着火星。

“轟隆隆!”

兩者撞在一起,神光噴薄,霞光千條,兇猛的勁氣當場便是爆炸而開,一股股實質性的勁氣如同漣漪一般,向四周擴散而開,沿途摧毀所有人一切,堅硬無比的枯木在這一擊,也是大面積炸裂,而後爆碎而開,沒有什麼可以阻攔。

最終,兩人後退,全部都是大口咳血,拼了個兩敗俱傷。

“看來今天你想到得到赤紅晶,是無望了啊。”

紅彬臉色紅暈,體內血氣翻涌的厲害,明顯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那可不一定。”

對面,英飛同樣也是好不到哪去,一身黑袍破爛不堪,披頭散髮,臉色蒼白。不過雖說他傷勢如此之重,但臉上卻沒有一絲頹廢,反而嘴角掛起一抹陰冷的笑意:“你查看你體內是否有一團黑氣?”

此話一落,紅彬頓時心中一跳,體內血氣翻涌,紅潤的小口一張,吐出了一口鮮血,不過這口鮮血並非鮮紅色,而是呈漆黑色。

“你對我做了什麼?”

紅彬捂着飽滿的胸口,痛苦不堪,這一刻就連她一張潔白如玉的俏臉,添上了一道道黑絲。

英飛嘴角浮現一抹奸計得逞的笑意:“這是我們天冥宗特製的毒氣,名爲“化腸散”,可以融入勁氣之中讓人防不勝防,你就慢慢享受吧。”

“卑鄙!”

紅彬美眸之中盡是憤色,體內糟糕的一踏糊塗,一團黑氣蔓延而開,沿途摧毀經脈用血肉,她控制着體內的所有人勁氣,才堪堪的將之抵擋而住,但情況仍舊不容樂觀。

“無毒不丈夫。這赤紅晶石便是我的了。”

鴻青浮現一抹陰冷的笑意,而後向鳥巢內部,閃掠而去。

“你…”

紅彬咬牙,但卻無可奈何,此時她體內的情況非常糟糕,跟本無力去追,萬一胡亂動用的話,很有可能會壓制不住那團黑霧,倒時候那就糟糕了。 在鳥巢的內部,一個赤紅如血的鳥蛋靜靜的聳立在那裏,雖說這顆鳥蛋並沒有孵化出來,但離近了仍舊能夠感覺到其旺盛的生氣,如海一般在澎湃,驚人無比。

鳥蛋體積很大,足有兩米左右,且被一團玄奧的紋絡覆蓋,燦燦生輝,閃爍冷冽的光澤,看起來非常的神極。

周圍不但有着大量的黃絲草,更有一些兇獸的骸骨在周圍,而且仔細觀看的話可以發現,在鳥蛋之上也有着一珠珠血印在慢慢的被鳥蛋吸收而進。

很明顯這隻鳥蛋即將沒有出世,但依舊龐大的血氣來滋養。

“赤紅晶!”

一邊王澤神色一怔。

在龐大的鳥蛋旁邊,有一個赤紅如血的晶塊,溫度奇高。

這是赤鷹羽產生鳥蛋的伴生物品,也是留給鳥眉破殼而出之時的第一批養料,可以加快的修行。

距離赤紅晶越來越近,英飛心中就越激動,這可是真是價值不可估量的東西,就是神動境以上的強者,也會爭破頭顱而搶奪。

等他突到神動境,將神識之力開啓之後,那麼憑藉這赤紅晶,神識之力絕對會快速的強大,到那個時候,他在天冥宗弟子的排名,就要在前進一步了,甚至就是最強大的小冥王,他也有信心與之一爭。

光想一想,他就心中滾燙無比。

“唳!”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憤怒的鷹鳴傳來,遠處的天空之上,正在於犀牛大戰的赤羽鷹,終於是發現了這裏的異常,而後一雙如血河般的眸子頓時盯住了英飛。

瞬那間,英飛全身汗毛乍立,通體冰冷,周圍的空間都是被一瞬間被禁錮住了,嚇得他亡魂皆冒,臉色唰一下子就白了下來。

雖然那頭赤羽鷹並未發出攻擊,但卻非常恐怖,被它氣息籠罩,英飛感覺如同面臨滔天巨浪一般,生不起絲毫反抗的念頭。

“莽!”

雖然赤羽鷹想要快速趕來,但那種巨大的犀牛,卻是不依不饒,攻擊更加**了起來,一時間巨浪翻滾,勁氣如海洶涌,如同打了雞血,兇猛無匹。

在周圍數百里以內,它和赤羽鷹是最爲強大的兩頭六階蠻獸,一山不容兩虎,自然是死對頭,此且見到對方後代,欲被人所謀,他當然樂意看到,想到阻止。

“唳!”

在犀牛憤力的阻止下,赤羽鷹眸子之中兇芒大盛,噴怒無比,陷入了瘋狂之中,想要儘快擺脫對方的糾纏,而那些膽敢動他後代的偷獵賊,碎屍萬斷。

一時間大戰更兇猛了起來,大地嗡鳴,山峯被削斷,大河被炸幹,一聲聲怒雷般的爆炸聲不絕。

兩頭六階蠻獸真正的大戰起了,那慘烈的景象跟本無法想像,這是一場大災難,一座巍峨的高山都被推倒了,轟隆隆作響,煙塵沖天,嚇人無比。

但可惜,無論那赤羽鷹的攻擊有多麼凌厲無兇猛,那頭龐大的犀牛,總能將之全完的抵擋而下。

原本他們兩個實力就相差無多,而此刻又在對方的主戰場,它一時間想空出手來,也是難以做道。

“呼!”

隨着赤羽毛鷹再次陷入大戰,無力再關注自已,那種被鎖定的感覺總算是消散而去,英飛頓時長出了一口氣,抹了把臉上的冷汗,剛剛那一刻,把他嚇得此刻腿都在制不住的顫抖。

而後,看到赤紅晶,臉上頓時又浮現一抹熾熱,向前急速衝掠而去。

然而,就在此時,一刻狂風掠過,速度快若閃電,驚人無比,幾乎是一個瞬間,便將他超越,而後將赤紅晶收了起來。

“大膽!”

發現有人將赤紅晶搶走,英飛神色一愣,而後頓時怒了,眉頭一擰,兇火大盛,渾向勁氣翻騰,狠狠的向對方拍去。

眼看就要到手赤紅晶,竟然被人搶走,讓他怒火中燒。

“轟!”

王澤冷笑一聲,對於對方的攻擊,絲毫不懼,一拳轟出,金光澎湃,黃金戰氣,如同大河一般奔騰而出,滔滔不絕,於對方撞擊在了一起。

這種東西他自然不可能會眼睜睜的看着對方將之拿走,只不過剛剛天空之上的赤羽鷹,讓他非常忌憚,所以並未輕舉妄動。

“轟!”

兩者相撞,發出一聲巨大在的炸響,兇猛的勁氣如四周擴散而去,最終兩人各自倒退。

英飛有些詫異,對方如此年輕,竟然能夠讓自已擊退,但卻並沒有想太多,現在赤紅晶纔是最重要的。而後獰聲道:“臭小子,乘乘的將赤紅鷹交出來,不然不管你來自什麼勢力,天冥宗都不會放過你。”

他說的倒是實情,除確皇定和天玄冥以處,他們天冥宗從來不怕任何勢力,這是他們和自信。

“天冥宗很了不起嗎?”

王澤冷笑,原本他對天冥宗有着不小的瓜葛,對他們的印象非常之差。

“好好好,這還是我平生第一次聽到,有人敢輕視天冥宗!”

英飛眼眸兇戾,怒髮衝冠,天冥宗一提起來,誰不膽寒?一直以來他以身爲天冥宗弟子而感到榮耀,然而,眼前不知道從那裏出來的小子,竟然敢藐視他的宗門,這簡直就是在打擊他的信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