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雨墨平緩了餓一下自己的語氣,繼續對阮天說:「好了,既然你願意加入我們玄冥派,那就隨你的便吧,不過你要答應我,你以後絕對不可以加入其它門派,你聽見了嗎,」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阮天有些糊塗,心想這個雨墨也太霸道了,他們玄冥派得不到的人,也不許別人得到,雨墨的性格還真是和他們玄冥派很相似,

阮天也沒有多想,只是敷衍的點了點頭「放心吧,之不喜歡我加入其它的門派,我肯定不會這麼做,行了吧,」

聽到阮天的保證,雨墨這才把剛才陰沉的臉色收斂了幾分,其實阮天哪裡知道,雨墨這麼做,也是在為了阮天好,因為玄冥派折幾年的實力發展的非常迅速,用不了多久,玄冥派就會開始稱霸整個連城大陸,

如果阮天加入別的門派,肯定會被玄冥派誅殺,考慮到阮天的安全,雨墨自然不希望阮天和門派之間的爭鬥有什麼關係,這時候小鳳仙走了過來,站在阮天身邊,對雨墨問道:「雨墨姐姐,你要回去了嗎,」

雨墨抬眼看到小鳳仙和阮天站在一起,真有一種夫妻相,雨墨把目光轉到別處,心中一陣苦澀,雨墨自認為,生是玄冥派的人,死是玄冥派的鬼,她不可能為了一個男人放棄自己的信仰,雖然心裡充滿了不敢和不舍,但是在她看來,什麼也沒有玄冥派一統天下的事業重要,

「小鳳仙,你以後要好好的照顧阮天,雖然他是強者,可是他也需要有人在身邊幫助他,你明白我什麼意思,」雨墨低著頭,沒有再看阮天一眼,轉過身去走開了,

阮天很想留住她,但是雨墨的脾氣阮天是很了解的,這樣的女人,可不是一兩句話就能留下來的,面對著雨墨離去的背影,阮天租后還是朝著雨墨的深厚喊了一句:「我以後會去找你的,」

雨墨還是沒有回過頭來,不過她卻聽到了阮天的話,她的兩眼,已經濕潤了,

那一天,閔天浩好雨墨離開了昆寧院,他們回去了玄冥派,而陸征也回到了天元派老家,段少聰和霍巧巧,阮天和小鳳仙,他們四個人也是要即將告別,

「段大哥,你要去哪裡呀,」阮天問道,

段少聰在阮天的肩膀輕輕的拍了拍,笑道:「好兄弟,我要走了,我要回到遊離山,因為我還有事情要做,你的老家也在遊離山腳下,你就不想回去看看么,」

阮天笑了笑,回答:「達卡斯城已經被玄冥派給吞併了,家裡也沒有人喜歡我,現在我回去了,也不過是一個匆匆的過客,回不回家對於我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我還是想到處的走一走,好好的遊覽天下風光,家,對於我來說,已經不存在了,」

段少聰點了點頭,微微一笑:「好吧,那就隨你,要是在外面玩夠了,就來遊離山找我,我們在合格不醉不歸,」

「放心吧段大哥,以後我一定會去找你的,」這時候,阮天看了看霍巧巧,笑著問道:「巧巧,你不回家,還留在這裡幹什麼,」

霍巧巧是連城大陸第二門派切千鶴派的大小姐,這次來到昆寧院修鍊,也是她從家裡偷偷的跑出來的,自從遇見了段少聰,霍巧巧就已經決定一輩子都要在他的身邊,「關你什麼事,我愛去哪去哪,我已經想好了,我要跟著段大哥,」

阮天嬉笑的說道:「呦,看來,我以後要改口了,不能再叫你巧巧了,應該叫你嫂子了,」

聽到這話,霍巧巧立刻變得滿臉騷紅,羞澀的把頭低了下去,輕聲的道:「你……胡說什麼呀,」霍巧巧害羞的走開, 看到阮天和霍巧巧還是喜歡打打鬧鬧.段少聰無奈的搖了搖頭.對阮天說道:「好了阮天.事假也不早了.我們該上路了.你們多保重.」

說完.段少聰和霍巧巧一起騎上馬背.告別了阮天和小鳳仙.朝著西方的大路而去.望著他們的背影.阮天心理忽然感到一陣空虛.大家都走了.好像這個世界缺少了很多東西似得.到處都是空曠曠的.

不過好在阮天的身邊還有一個小鳳仙.不管怎麼說.小鳳仙才是阮天這輩子最重要的人.小鳳仙就是當初的柳冰藍.只不過她已經重生.失去了原來的記憶.阮天現在想的是.要想辦法讓小鳳仙恢復記憶.

送別了段少聰之後.阮天回到昆寧院里.看著空空的仁襄樓里.心理感到一陣悲涼.大家都走了.只剩下他和小鳳仙.心理總是有些難過.不過沒過一會.他看見好多從來沒見過的生面孔.這些人都是昆寧院新招收的學員.也被分配到了仁襄樓里.

看到他們一個個新生.都是來自各大門派和各城最優秀的學子.阮天心理不禁一陣感慨.老學員離開了.新學員就來了.昆寧院數百年.不知道培養了多少強悍的斗者.但是阮天.卻是昆寧院幾百年來獨一無二的頂尖學員.后無來者不敢說.但是絕對前無古人.

正在阮天和小鳳仙在仁襄樓閑逛的時候.忽然有一個護衛找到阮天.對他說道:「阮天.宗主再找你.要你去西門院見他.」

「找我嗎.是有什麼事嗎.」阮天問道.

護衛搖了搖頭.回答:「這個不大清楚.」

阮天打發了護衛之後.就和小鳳仙一起去了西門院.來到西門冷傲的宅院里.進到客廳.就看見西門冷傲站在一幅畫面前觀賞著.不過她的眉宇之間確實略帶這一種煩躁.不像是欣賞一幅作品.反而像是在擔心著什麼.

「宗主.你找我.」阮天一進來就問.

西門冷傲回過神來看見阮天和小鳳仙.於是對他們說道:「你們來了.我有事要很忙說.」說著.西門冷傲就讓阮天和小鳳仙走過來一起觀看掛在牆面上的一幅畫.

只看到.那幅畫上面畫著好像遠古時.到處都是一片還沒有開荒的大地.地面上有很多屍體和苦難的人.在天空之上.有一個光環照耀.那就是傳說的大地皇者.而在半空中.有四件寶物.其中一個.就是阮天身上的乾坤印.「這是什麼.」阮天好奇的問道.

「這是一幅古畫.上面畫的是上古時代大地皇者拯救天下百姓的場景.」西門冷傲緩緩回答.

「那個不就是乾坤印嗎.怎麼會華仔這上面.」

「乾坤印本來就是大地皇者的聖器.大地皇者就是用乾坤印還有另外三件神器煉製丹藥.拯救了被瘟疫苦海的人們.」

阮天點了點頭.笑了笑.「原來是這樣.看來乾坤印還真是一件了不起的寶貝呢.」

「可是.為什麼流傳下來的神器只有乾坤印呢.其他的三件神器到哪去了.」小鳳仙問道.

「四大神器除了乾坤印在外面昆寧院.另外的三件神器.我只知道有一個神器屠魔劍.現在還在玄冥派的手裡.另外兩件神器.一個是弒天靈珠.和一個日月神冠.還是下落不明.」

「那真是可惜了.四大寶物丟了兩個.真是人間的損失.」阮天毫不關心的說道.

但是西門冷傲卻是一臉嚴肅的對阮天說「阮天.你的手裡有乾坤印.你要利用乾坤印去尋找另外三件神器.江浙三件神器集合到一起.就可以讓大地皇者再一次現世.大地皇者出現之後.連城大陸就會得到太平和安寧.」

阮天不明白.於是奇怪的問道:「可是現在的連城大陸不是很太平嗎.用不著去找什麼大地皇者來擺平吧.」

誰知道.西門冷傲在阮天的腦門上狠狠的敲了一下.眼裡的責備道:「胡說.連城大陸並不太平.到處都是征戰殺伐.到處都是戰場.天天都在死人.弱者被強者欺壓.他們生不如死.飽受欺凌.這些在外面昆寧城裡是看不見的.但是到了外面.到處都是這種場景.」

西門冷傲說的沒錯.昆寧城是連城大陸最太平的地方.這裡從來沒有外敵入侵.所以經過長時間的發展.自然就顯得繁榮和平.但是在外面.到處都在打仗.天天都在死人.普通人每天都過著提心弔膽的日子.

特別是連城大陸上的四大勢力正在不斷的擴張自己的領地.他們從守護自己的土地.開始轉向侵略.很多小的門派.已經被打的門派吞併.連城大陸上的門派越來越少.可是死人越來越多.災難越來遠大.

不得不說.現在的連城大陸.已經到了臨近大崩潰的邊緣.

隨著一聲感嘆.西門冷傲無奈的看著而嘆.對他說道:「阮天.你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尋找另外的三件神器.集合四大神器.將大地皇者召喚出來.平定天下的戰亂.讓四方和平.才是你最應該做的事情.」

「啥.讓我去拯救世界.這種事情也太老禿老土了吧.還是不要.我只想自己一個人逍遙自在的生活.身邊有美女家人相伴.比什麼都強.」

「阮天.你既然是乾坤印的擁有者.你就有責任擔負起乾坤印的使命.這是上天註定的事情.你可不要辜負了我對你的一片期望.」西門冷傲顯然似有些生氣了.阮天很少見到西門冷傲這麼認真的對待一間事情.

「這……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斗者而已.雖然我獲得了昆寧院的終極榜.但是畢竟我不是天下第一.在連城大陸里.有很多比我更加強悍的斗者.要是想讓我尋找另外三件神器.一定會有很多的風險.因為一定有不知哦一個人早尋找另三件神器.」

阮天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他的手裡有乾坤印.最後冬至了很多意外的發生.先是昆寧院的二長老對阮天百般刁難.后來又是天蠶姬對他的要挾.就連雨墨都要因為乾坤印對阮天下手.這些事情早就讓阮天意識到.乾坤印是一個天下人都在爭奪的寶物.

阮天的身上有一個乾坤印就以機構狗煩惱的了.現在還要讓他再去尋找其他的神器.那阮天以後的日子可就有的麻煩了.

西門冷傲看出來阮天的心思.於是他看著小鳳仙.希望小鳳仙可以說服阮天.畢竟尋找神器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而西門冷傲也沒有權利要求阮天一定要這麼做.

小鳳仙也是很機靈.她知道西門冷傲的意思.而小鳳仙又是省心善良.最容易對無故百姓感到同情.於是小鳳仙對阮天說道:「阮天哥哥.我看.你還是去尋找另外的三大神器吧.畢竟這是一件功德的事情.能讓太耐百姓避免戰亂.你就是英雄.倒時候.一定會有人以你為榮.」

阮天想了想.心道:「真是的.我阮天被人看不起的時候.從來沒有人拿我當回事.尋找我成了一個強者.就有很多麻煩事.是召喚大地皇者.那隻不過是一個傳說而已.真是弄不明白.西門冷傲和小鳳仙為什麼這麼迷信.」

阮天並不覺得找到了四大神器就可以召喚大地皇者.因為那是一個遠古神話的傳說.可是竟然還有人相信這是真的.但是在西門冷傲的要求下.和小鳳仙的認可.阮天幾乎沒有什麼理由拒絕.

不過很快.阮天覺得自己去尋找另外的三大神器.也不是一件容的事情.但是可以接著這個名義.他可以向西門冷傲索要一些經費.這樣一來.阮天可以一邊尋找神器.一邊可以遊玩.這不是更好.

想到這裡.阮天這才笑了笑.回答說道:「那好吧.我可以去尋找另外的三件神器.但是我總不能空著手去找吧.總該給我撥一些經費.尋找薩那神奇要是沒有錢的話.我怎麼趕路呢.

西門冷傲笑了笑.這才說道」這不是問題.我早就已經給你準備好了.說著.西門冷傲輕輕的一拍手.就立刻有兩個僕人走了進來.他們手裡一個拖著酒盤.一個手裡拿著一張金卡.

西門冷傲拿起金卡遞給阮天.說道:「這張金卡里有一千萬的金貝.足夠你用上三年兩載的了.」

聽到有錢.還是這麼多.阮天立刻就是眼前一亮.急忙的回答說道:「可以.你就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我保證能找回另外的三大神器.」阮天心理卻是暗自高興.「太好了.畢業就有一千萬金貝.這麼多錢.足夠一個人花十輩子都用不完了.」

心裡正得意的阮天.還沒想好怎麼去尋找另外三大神器.就已經開始盤算怎麼花錢.如何過好日子.雖然西門冷傲對阮天還是有些了解.但是他覺得阮天還是可以信任的.最起碼有小鳳仙在他身邊督促.阮天不會出爾反爾的.

西門冷傲看著小鳳仙.笑了笑.對她說道:「小姑祖.這次還要麻煩你也跟著阮天一起去.因為阮天他一個人尋找神器.我總是會擔心他的安全.有了你在他身邊.我會比較放心.不管怎麼說.多一個人在身邊就會有個照應.在可能壓力.也就是有你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不過阮天卻想了想.對西門冷傲問道:「可是另外的三大神器一點線索沒有.我打哪裡去找那.連城大陸這麼大.我這麼盲目的尋找.不是大海撈針嗎.」

「這一點你不用擔心.因為在你手裡的乾坤印.和另外三件神器本來就是一體的.所以你找要能夠參悟乾坤印其中的奧秘.就會找到其他神器的線索.四大神器本來就是有相互通靈的作用.」西門冷傲解釋道.

聽到西門冷傲的回答.阮天心想.這乾坤印還真是不一般.竟然還可以徐索道另外三大神器的下落.那可真是有趣.「那麼我找到另外三大神器制后.我要怎麼辦呢.要拿回來交給你嗎.」

西門冷傲淡淡一笑「等你找到了另外三大神器制后.你就要把它們帶回到乾坤塔.因為只有這樣.大地皇者才會出現.要知道.你我的祖先都是乾坤印的傳人.我們把四大神器幾盒之後.就可以在乾坤塔上面召喚大地皇者.」

「好吧.就按你說的辦.不過能不能找是一回事.能用多長時間也是一回事.到時候我一時半會找不到三大神器.你別說我是談吐你那一千萬金貝.」阮天淡淡的說道.

聽到阮天這麼一說.西門冷傲哈哈一笑.回答道:「不會不會.如果您能找到另外三大神器的話.我就再給你五千萬金貝作為酬謝.畢竟集合四大神器可是一間功德無量的事.那是拯救滄桑的功德.這些錢都是你應得的.」

一聽說還有五千萬金貝的獎勵.阮天的眼睛好像都快變綠了.心理痒痒的不得了.於是他高興的回答:「放心吧.這件事除了我以外.再也找不到合適的人了.不就是找回三大神器嗎.包在我身上.」

次日.阮天和小鳳仙一大早就已經出發了.他們帶上了存有一千萬的金貝的金卡上路了.這金卡在連城大陸上是通用的.在任何一家前窗都可以兌現.

阮天好小鳳仙騎著快馬.一路往北.除了昆寧城.又走了三百里路程.就看到了眼前有一座名叫金屋的城市.一聽說是金屋城.阮天還以為這座城一定很富有.這裡的人一定個個都是拋金撒銀的富豪.不然怎麼敢叫金屋.

「小鳳仙.我們不如進城找一家客棧歇歇腳吧.反正天色已經不早了.我們總不能在外面過夜.」阮天對小鳳仙問道.

小鳳仙點了點頭.應道:「好吧.卡那裡這個金屋城聽上去好像很不錯的樣子.正好我們也去瞧一瞧.」

阮天嘿嘿一笑.說道:「原來小鳳仙也是個獵奇心很強的姑娘.那好吧.我們正好看看它到底是怎麼個金屋.」

說著.阮天就和小鳳仙騎著馬進了這座城裡.本來以為這座城是一座金碧輝煌.富裕繁榮的城市.可是等到他們一進來才發現.這座城市的名字和實際景象完全不符.

金屋城裡到處都是一片狼藉.破敗不堪.街道上滿地都是垃圾.惡臭熏天.這裡的乞丐比逛街的人還要多上好幾倍.街道兩側的房屋樓閣.都是殘垣斷壁.沒有一棟完整的建築.幾乎每個人都是瘦的像個皮包骨似得.

看到這一番景象.倒是零阮天好小鳳仙大吃一驚.「這……這就是金屋城.」沒有想到.這個金屋城和昆寧城相差不到幾百里地.貧富差異就這麼大.簡直就是一個天堂.一個地獄.看來西門冷傲說的沒錯.連城大陸除了昆寧城.很少有城市是繁榮的.

金屋城.是連城大陸南方的一座小城.這裡人口不多.耕地稀少.非常的貧窮甚至幾乎沒有什麼商戶.一般只要是有幾家小店鋪.對這裡的人來說.就已經算得上是大型商場了.這麼破敗荒涼的地方.名字起的倒是很響亮.

阮天尋找著錢莊.想要用金卡取些錢來.但是當阮天在一家錢莊提錢的時候.錢莊老闆卻對阮天說「對不起.我們錢莊已經十年沒有存款了.現在所剩下的.只有五個銅貝.」

「奶奶個熊.就五個銅貝.還不夠吃一碗面的呢.」阮天驚訝的說道.他沒有想到.這裡就連錢莊都沒錢了.可想而知這個城池窮成什麼樣子了.

「您還是到了別的城以後.在去兌換金貝吧.這裡幾乎沒有人用錢討生活的.」錢莊老闆說道.

「什麼玩意.不用錢.那用什麼交易.」阮天好奇的問.

「你有所不知.這個金屋城.已經十年沒有城主了.這裡幾乎沒有人管理.沒有規矩.誰要是強者.誰就可以隨便的搶奪別人的東西.欺男霸女.殺人放火是常有的事.只要你打不死.那就是大爺.所以根本就用不著錢幣在市場流通.只要武力過人.就能吃飽飯.」

「我去.這還是一座城嗎.不就是一個乞丐窩嗎.」阮天不可思議的看著錢莊老闆.「那我就不明白了.這裡么窮.為什麼會叫金屋城呢.這不是欺世盜名嗎.」

錢莊老闆笑了笑.回答說:「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金屋城有一個傳說.在這座城裡.有一個金庫.這個金庫有數不盡的金銀財寶.但是這個金庫卻從來都沒有人找到.這裡的人為了找到這筆財寶.幾乎把整座城都掏空了.每一個房屋都給挖地三尺好幾遍.都沒有找到.」

阮天這才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這麼回事.我說這裡的人為什麼都不願意離開.原來是為了這筆寶藏啊.」

走出錢莊.阮天來到小鳳仙身邊.小鳳仙看到阮天空著手從錢莊里出來.奇怪的問道:「阮天哥哥.你沒有取錢嗎.」

明鹿鼎記 阮天苦笑著搖了搖頭.回答:「這個錢莊已經十年沒見到錢了.比乞丐還窮.」

「那我們該怎麼辦.」小鳳仙看著阮天.等待著阮天拿主意.

阮天一隻手盯著下巴.想了想.然後對小鳳仙說道:「我們在這裡先找個地方住一晚上.明天再離開.不過我們晚上卻只能吃自己帶的乾糧了.」

小鳳仙微微一笑.說道:「只要能和阮天哥哥在一起.吃什麼我都願意.」

於是阮天和小鳳仙找到一個沒有人居住的房屋.把自己的馬匹栓到一個小院子里.他們收拾了一下屋子.等到了晚上.就各自休息了.等到了第二天早上.阮天從房間里起來.走到院子里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

但是阮天總覺得院子里好像少了些什麼東西似的.仔細一瞧.阮天大驚失色.他們的馬不見了.「奶奶的.誰那麼大膽子.連我們的馬都敢偷.」

聽到阮天在外面叫嚷.小鳳仙便從屋子裡走了出來.看到阮天氣急敗壞的樣子.於是問道:「阮天哥哥.怎麼了.」

「馬.我們的馬被人偷了.真是可惡.」阮天一臉怒色的看著拴馬的柱子.嘴裡嘀咕著說道:「要是讓我抓到偷馬賊.一定把他大卸八塊.」

小鳳仙對阮天溫文而笑.和聲的說道:「阮天哥哥.不要在生氣了.等我們出了城.在買兩匹馬就是了.」

聽到小鳳仙的話.阮天搖了搖頭.感嘆的說:「還是小鳳仙的度量大.要不然.我一定非要把這個偷馬賊抓起來.好好的教訓一下.」

阮天和小鳳仙走在大街上的時候.忽然看見有人正在扛著一大塊肉從對面走過.仔細瞧去.阮天發現.那個人扛著的就是馬肉.阮天見過這裡窮的要命.別說是馬肉.就連一頭豬都看不見.哪裡來的馬肉.

阮天料定這個人就是偷馬賊.於是走上前去.一把扯住這個人的衣領.怒道:「好你個偷馬賊.是不是你投了我的馬.」

誰知道.那個人竟然是個啞巴.嘴裡哇哇的亂叫.也不知道在說什麼.阮天惱凶成怒.恨不得把這個啞巴當馬騎.阮天舉起拳頭.沒想要打他.只是想嚇唬嚇唬他就算了.但是忽然有一個人出現在阮天的身後.

「住手.不要打他.你們的馬是我偷的.」

阮天回過頭來.瞧見一個中年漢子站在自己的不遠處.只見他手裡提著一把生了銹的馬刀島上還有新鮮的血跡.阮天鬆開了啞巴.對著這個中年漢子問道:「喂.你就是偷馬賊.」

那個漢子倒也誠實.朗聲回答道:「沒錯.你們的馬就是我偷的.也是我殺的.有什麼事沖我來.別難為這個啞巴.」

阮天冷冷一笑.走到這個中年漢子面前.用自己的靈識窺探了他的魂力.結果發現.這個人的魂力不過才是一個玄子等次的斗者.都輸才不過九個.這樣的實力.健在在阮天面前就是不堪一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