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電腦還知道害羞?我暈!不過蠻好看,是不是和真人裸體一模一樣,還沒有看過呢。葉少楓仍是瞪大着眼,**地說:“你是我女朋友!怕什麼?看看咋地?”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不許看,不然我以後不理你了……”李楠生氣的拉起被子裹住自已。

不讓看算了,反正是假的,誰稀罕看似的!葉少楓嘟囔着,不屑地臉轉向一邊。李楠看他轉過身去,忙穿起了衣服,她的衣服本就簡單易穿,再加上她的身手真是快如閃電,只是眨眼工夫,她已穿戴整齊。

“好啦!你可以轉過來啦!”

看到她穿着整齊,葉少楓不由感嘆到:“現代化就是現代化!果然是神速!”

“什麼現代化?”李楠不解地問到。

不能讓這個現代化,把爺們當成土包子。“就不告訴你!”葉少楓故作神祕地回了一句。

李楠把葉少楓拉坐在牀邊,輕撫她剛纔踢得部位。“剛纔腳有點重,踢疼了吧!”

剛纔的確有點疼,可經她這一揉,葉少楓不感到疼了,還有點想入非非了。“有點疼,你給我多揉一會。”葉少楓躺在她的懷裏,閉上眼享受起來。

“壞蛋,你裝的吧……”看到葉少楓很享受的樣子,李楠嬌嗔到。

“真的疼,是你按的舒服。”這個高科技也太強大了吧,和真人完全沒有區別啊?才幾十年時間,科技進步太神速了,莫非未來人是不是都不娶妻,都買個電腦機器人回家。

不過那方面怎麼解決?下面不是削筆刀吧?

“少楓哥哥,在想什麼呢?”

李楠這一問葉少楓猛然醒悟,晨勃未全部散去,他剛纔一胡思亂想,下面又有點變化,他忙側過身,以防她看到。“沒想什麼,躺在你腿上很舒服……”

“那你就多躺會。”

“好,我不起來行不?”

“咯咯…..好啊。”

不過說歸說,葉少楓要上班的,躺了一會他纔不起身,去外面買早餐。 葉少楓將早餐放在桌上:“阿蓮!吃早餐了!阿蓮…….”

葉少楓連叫了幾聲,他四處找了找,沒有看到阿蓮的身影。“咦?這妮子去哪啦?”一回頭之極,他看到電腦桌上的電腦,一拍額頭嘆到:“嗨!原來變成普通電腦模式了!怪不得找不着她了呢!呵!它只是臺電腦,吃得那門子早餐?”

“轉換爲人形……”葉少楓對着電腦叫到。他拿起電腦晃了晃,又大聲的命令到,可無論他怎麼叫,電腦仍是一臺電腦,沒有任何反應。“做夢也能當真!腦子真有點進水了!”可是昨晚明明會疼的,不像是做夢啊?葉少楓不解地搖搖頭。

想到自已還給電腦買了早餐,葉少楓不由地啞然失笑。“得!該去上班啦!”他晃了晃還有點發昏的頭,向門外走去。

李楠剛在樓下小商店買了點東西,回來在門口聽到葉少楓在找自已,就藏在樓道角落裏。葉少楓出門上班去了,她才從角落裏走出。望着樓下的葉少楓離去身影,小聲地嬌笑着。 “嘻…….找不到我,他會怎麼樣?”

幾天過去了還是沒拿到一張單,就快開學了,唉…….希望昨晚的通宵沒白熬,中午葉少楓拖着像灌了鉛的雙腿,走到一家路邊攤,叫了份擀麪皮狼吞虎嚥起來。葉少楓在一家廣告公司業務部,在如今這個太多潛規測的社會,一個男人,的確難在一羣美女業務中生存,幾筆將要簽單的廣告,都讓別人潛規測跑了。

“慢點吃!我不跟你搶!”一名男子在對面笑着說。

“你是……”葉少楓看着對方面孔很熟,可一時卻想不起來。“張鵬師兄!”。他就是當年高中時的學生會主席,後以全縣第一名考入一所名牌大學。他雖高葉少楓兩級,但葉少楓也是學生會的,而且二人的個性比較投緣關係不錯,一年前葉少楓來本市後,他們也聚過一次,只是當時他和現在完全不同。

“呵呵,你小子還記得哥哥我啊!”張鵬輕擂了葉少楓一拳笑了起來。

“當然記得,只是剛纔……”張鵬雖身着名牌西裝,但是卻滿臉鬍鬚,頭髮有點亂,衣服也有點髒。一改往日的陽光帥氣,看上去蒼老了10多歲,儼然成了一名猥瑣的大叔。張鵬畢業後在一家大企業做高管,收入不菲,完全和現在形象格格不入。

“也難怪!哥哥我現在成這個樣子了。”張鵬有點無耐的聳了聳肩。

“鵬哥!不管發生什麼,別往心裏去,兄弟還是兄弟……”葉少楓笑着拉張鵬坐下,看張鵬的模樣,應當有什麼事,但是他沒有說,葉少楓也不便多問。“老闆!再來一碗!”

“也沒什麼,就是太忙了。”張鵬也沒有客氣,擀麪皮端上來,他也狼吞虎嚥起來,好像是很餓。師兄看上去很落魄,也許遇到了難處,葉少楓沒有問,拿出了他不多的生活費分多半給張鵬,既然是兄弟,他不能不不管。張鵬現在的確是有了難處,他也沒有推讓。只是感激的看着葉少楓,說了句哥哥無論何時不會忘記老弟。

二人聊了一會,張鵬說還得忙, 葉少楓也要去華洋公司談廣告,就各奔東西。回到住處,張鵬若有所思地拿出手機發了個彩信。

葉少楓到了華洋公司,雙方洽談過,華洋方要求他們略改創意。然而今天的馬經理,他卻變得很冷淡,葉少楓的打開廣告創意,他看也不看一眼,只顧盯着手機。“馬總!可別忘了管應我了哦!”翻看着早上的短信馬經理的腦海裏又浮現出,郭小美那誘人的身材……“馬總!你好!”嬌滴滴的傳來,一名美女站在了門口,馬經理頓時一臉笑容起身,快步上前握住郭小美的手,一雙眼從頭盯到腳。

大爺的,又潛規測嗎?葉少楓咬咬牙,正打算退出門去。 桌上的電話響起,馬經理才如夢中驚醒,忙收起一臉淫笑。“馬經理!來一下董事長辦公室。”電話裏傳來董祕的聲音。

“恩!好的!”

億萬寵婚:帝少的影后甜妻 “對了,光輝傳媒的業務員在你那吧,他也一起過來。”

郭小美一改笑魘如花,惡狠狠瞪了馬經理一眼摔門而去。

廣告這事一向我做主的,董事長從不過問,今天這是怎麼啦!“走吧!董事長叫你也過去!”馬經理極不情原的說了一句,帶葉少楓去董事長辦公室所在的頂樓。

見了董事長,葉少楓揹包中取出電腦,打開新的廣告創意,王董事長看呆了半天,最後驚呼起來。這條新的廣告創意是葉少楓,用大鵬軟件找出的經典創意,然後根據華洋公司的情況,熬了一個通宵做的修改。經過公司劉總的首肯,他才帶着新創意來了華洋公司,只是剛馬經理根本不給他機會展示。這可是未來的成功廣告案例,自然把這個老土驚呆了。

覈對了一下合同,就在上面簽了字。“馬經理留一下。”葉少楓退出董事長,揮舞着雙手,強忍着笑聲。終於簽下一單合同,還是百萬的大單,自已的堅持沒有白費。

辦公室裏王董事長冷冷地坐在老闆椅上,馬經理滿心忐忑地看着董事長。“你太讓我失望了,好好看看吧。”王董事長把手機放在老闆桌上,手機裏是一張馬經理與一年輕的女子想擁的照片。

“這個……”

馬經理想解釋,王董事長揮手打斷了他。“馬濤啊!看到這張照片,我本沒有多想,我無權過問你的私生活,可我剛纔在公司前臺碰到她帶着合同來找你,她是天成廣告的,我調查了一下那家公司的資質,唉……”王董事長嘆了口氣。“與光輝傳媒資質,廣告創意完全沒有可比性,對方業務員鍥而不捨地找你多次,你卻一直在推脫。”

“其實我也是打算和光輝傳媒簽訂合同的……”

自已創辦華洋公司,老馬是立下汗馬功勞的,多年的老兄弟了,只因爲這一張照片,也太過武斷。以後老馬再叫簽字,看仔細點。“希望你說的是真的。”王董事長揮手讓馬經理退下。

馬濤退出董事長辦公室,嘴裏好像嘟囔着什麼。 光輝傳媒的老總劉江平看着與華洋公司簽定的廣告協議,臉上露出了笑容,這次真沒做錯。

7月公司招聘一批業務員,此事由人力資源部和業務經理負責,只是招業務員,又不是招聘高級職業經理人,作爲老總的他本不會過問。那天卻無意路過招聘點,一名大學生的話卻吸引了他。

“你們公司之所以不招暑期工,那是因爲暑期只有兩個月時間,剛熟悉業務,市場沒跑呢,就要開學辭職了,白拿兩個月底薪,這種虧本生意沒有公司願意幹。但是我會快速熟悉業務,不要底薪只拿提成……”

……..這是什麼社會,招聘的公司越來越少,滿大街都是找工作的,不要底薪都來了,這還要不要人活啊,來應聘的不少人在搖頭。

“好!”劉江平不由鼓起掌。

“劉總!”看到劉江平兩位部門經理,忙站起身讓坐。

劉江平坐進招聘席位,看了看那小夥子。“你真的不要底薪?”

“恩!不過……”

“直說吧!”

“每個月借我點生活費……”

不等他說完業務部經理便打斷。“你這還不是要底薪?”

Www¸ тt kan¸ ¢ O

“不!我是借,如果我兩個月拿不到訂單,我會想辦法還你們公司,若有提成了底薪在其中扣除。”若兩個月葉少楓沒有業績,這點生活費也算我劉江平資助學子了,這麼說只是給葉少楓壓力,讓他轉化爲動力。

劉江平略一思慮說,拿起一張入職表和筆。“小夥子填資料吧!如果兩個月沒有業績,你要如數歸還生活費。若有業績的我雙倍付你底薪。”

小夥子走上前,接過紙筆在入職表上填下葉少楓。其實葉少楓的心裏也沒底,廣告行業他了解點,這個行業提成不錯,他太需要錢了,他的學費還有他的家,他只有放手一博。不然他一個在校學生,只能去當服務員之類的,一個月領1000多元工資,對他來根本是杯水車薪。

“劉總!葉少楓來了!”門外傳來祕書的聲音,劉江平才收起了思緒。劉江平看到葉少楓笑了笑,示意他坐下。“小夥子不錯!我沒有看錯人!”

葉少楓忙向劉江平鞠了個躬。“還多靠劉總提攜,給了我這個機會…….”

“我已經給財務簽過字,你的業務提成加上底薪一共55000元,24小時內會轉入你的工資卡。”

“這麼多……我說過不要底薪的……”葉少楓雖根據廣告算出提成,可他沒有想到劉總會給他雙倍底薪,另外他的家境不好,幾天前還在爲學費發愁,馬上卻有55000元了,他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我也說過你若有業績,我會給你雙倍底薪,你難道讓我說話不算話?”劉江平笑着拍了拍葉少楓的肩。

“這個……那多謝劉總,我快開學了……”錢嘛,誰會嫌多,嘿嘿。

“恩,你交接下工作,就去辦離職吧。”

“劉總,我會再回來的……”

劉江平點了點頭。“光輝傳媒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去吧。”葉少楓又給劉江平鞠了個躬,退出了老總辦公室。

看着葉少楓的背影,劉江平心裏暗想,這小子性格堅毅有股衝勁,絕非池中物,必將一飛沖天,也許不會再回來了。

收到公司的銀行轉帳,葉少楓打給媽媽2萬,留下了大部分。一個暑假賺了幾萬,別說媽媽不信,他自已至今也有點不太相信,這些錢放在手邊,也許他會看準機會,賺更多的錢。

“楓……咱家……雖然窮…….你可不敢幹…….偷搶…….違法的事……”葉少楓的母親在銀行,看到摺子上的錢,忙慌張給葉少楓打電話。

葉少楓輕笑着:“媽!你放心吧,這錢全是兒子辛苦賺來的。你放心花,你多注意身體別太累,兒子長大了……”不過這筆錢若沒那軟件,找到的成功案例,他估計跑斷腳也不行。但話又說回來,沒有他葉少楓,針對華洋公司的完美更改,也拿不這份廣告。

“好孩子…….媽知道…….”媽媽在電話裏哽咽起來。

“媽……”聽到媽媽的淚聲,葉少楓眼角也有點溼潤。

“媽沒事!媽開心,你又打工又上學的別太累,媽還有事先掛了啊。”葉少楓的母親掛了電話,失聲大哭起來,此刻的哭對她心中苦的一種釋放。她的心理太多的壓力,每天辛苦的賣菜,而他爸的身體不好,成天悶在家,心情不好動不動爲一點小事和她鬧,心中的苦無外訴說,她一直苦苦支撐着。好在大兒子長大了,可以和自已一起支撐,想到這裏她欣慰的笑了。

家裏的錢夠花,少楓一個人在外,也許更需要錢,他可能沒留什麼錢,全給我打回來了,想了這裏她又去櫃檯,將兒子轉過來的錢,又轉回到兒子的卡上。

在一家頗上檔次的餐廳,葉少楓叫來服務員,在菜單上胡亂點了幾個菜。他也從沒來過這種高檔地方,那些菜名都沒有見過,那會點什麼菜,只選了幾樣名字順眼的菜。

“少楓哥哥,你確定在這嗎?應當很貴的。”服務員退下去,李楠小聲的問。這種檔次的餐廳,對於李楠來說完全不入流,可她一直住在少楓的租住房,看那裏的環境她知道,少楓的家境不好。

“錢是看和誰一起花了,呵呵,你開心就好,咱就在這。”他給和尚打了電話,和尚回老家去了,張鵬師兄又在忙,他心情開心,想來想去就帶這個電腦機器人出來。他隨口一說,卻讓李楠心裏像灌了蜜。對於這個高科技,不是像很多科幻片裏喝油,充電,而是吃飯,他着實想不通,他也懶得多想。每件科學成果,沒有成功之前,在衆人的眼裏都是不可能不可思議的,就算是研發的人,也是成功後才真正想通。

李楠柔情地看着葉少楓,拉着他的手。“你真好。”

“不對你好對誰好呢?”葉少楓心裏不是這麼想的,可這張嘴光挑好聽說了。

聽了他的話,李楠幸福的點點頭。

李楠的相貌,身材,以及言談舉止,都優美的無法用語言表達。旁邊不時投來,許多羨慕和嫉妒的目光,讓葉少楓無比受用。不過她只是個電腦機器人,不過好在他那位,也是美女一名,出得廳堂出得廚房。

二人在衆人羨慕和嫉妒的目光中,度過了一個快樂的晚餐。

回到住處,葉少楓遞給李楠一個精美的紙袋。

“什麼?”李楠興奮的問。

“打開看看!”葉少楓故作神祕的說。

“好漂亮,謝謝少楓哥哥。”拿出來是一條淺藍色帶白花的連衣裙,李楠開心地在葉少楓的臉上吻了一口。

葉少楓如觸電一般,剛纔吃飯時喝了點酒,現在面對這迷人的尤物,真有點那個啥了…….該死!我怎麼會這麼想,葉少楓暗罵了一句定了定神。我葉少楓可是心有所屬,而且她只不過是電腦機器人,爲什會心中有那種感覺。

“我試試。”說着她在葉少楓面前褪下短袖短裙,露出白暫的肌膚,完美的S形美體穿了一襲粉色的內衣。

要命,誘惑!**裸的誘惑,鼻血差點噴出來。“你換衣服也不迴避……”

“你又不是沒有看過,那天還鬧着要看,少裝蒜……”李楠嬌羞地笑着,顯得更加可愛迷人。

葉少楓在店員的推薦下,鬼使神差的拿雙淺黑色長絲襪。李楠還沒穿連衣裙,穿上絲襪一腳踩在牀上,手輕着絲襪。“小楓哥哥!這條絲襪漂亮嗎?”

不是吧?這怎麼像AV裏的誘惑鏡頭?今天可沒有喝多, 不能亂想,看看可以不能再有別的出格舉動。“我想靜靜!”

“靜靜是誰?”李楠有點不高興的問。

葉少楓鬱悶的揮揮手,去了水房洗了洗臉,感覺還是渾身發燙,便用盆水從頭澆下。 清晨,李楠神神叨叨出門了,葉少楓10點醒來沒有找到她,也沒有多想。

葉少楓打了幾個電話,又洗又摸的捯飭了個把小時,換了套滿意的衣服,去了火車站。

暑假對於大部分學生來說,兩個月時間沒有多少學習任務,可以放鬆心情,盡情的和哥們,姐們相約玩耍。特別是將要步入社會的大學生,大學是他們最後無憂無慮純真的時光,署期則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光。同齡人中進入大學的畢竟是一少部分人,無論就讀的是名牌大學或是三流大學,也是天之驕子,他們回到家鄉,也會讓羨慕的目光包圍。

對於葉少楓來說,卻完全不同。

媽媽在菜市賣菜, 爲了省下每一塊錢,中午捨不得吃頓飯,總是啃口饅頭喝點水。這一切葉少楓看在眼裏,痛在心裏。他已經長大了,他要和媽媽一起撐起這個家,寒假暑假他都留在了城裏打工,賺點學費生活費,不過現在一切慢慢好起來,自已可以賺錢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