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霎時間,隨着手槍的聲音響起,一陣硝煙的味道直衝李恪的鼻孔。

2022 年 3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等到李恪朝着瑞德的位置看去的時候,發現瑞德竟然還在原地站着,雖然自身的腳步已經停下,但是似乎並沒有任何的傷痕。 電視畫面里,褚臨沉和秦舒帶著巍巍,接受賓客們的祝福,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模樣,看著十分溫馨和諧。

嚓!

一隻高跟鞋發泄似地砸在電視屏幕上,伴隨輕微的碎裂聲,那溫馨的畫面頓時四分五裂。

王藝琳胸口劇烈起伏,快速地吸著氣,一雙充滿怨恨的雙眼死死盯著眼前的電視,毫不顧忌會所經理的反應。

褚臨沉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揭穿她冒充秦舒的事情。從今以後,全世界的人都要看她笑話!

「王藝琳!別忘了你現在是什麼身份,你居然敢在這兒發脾氣?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經理回過神來,怒斥道。

王藝琳恍若未聞,只是用舉動回應了經理的話——

她脫下另一隻高跟鞋,用力朝電視機砸去。

哐!

這下,電視屏幕徹底漆黑。

記住網址et

她報復性地發出了張狂的笑聲,肆無忌憚。

會所經理見狀,反而慢慢冷靜下來。

看著王藝琳,哼笑道:「看來你是想砸東西發泄不滿是吧?行,這裡的所有東西,你儘管砸,不管砸多少,我都會把賬給你記好!別忘了,你是來這裡還債的,大不了,我每天再多給你安排兩個客人!」

聽到這話,王藝琳身體猛然一顫,驚愕地朝經理看去,唇角的笑容漸漸消失,卻也說不出話來。

見她總算老實了,經理不屑地哼了聲,說道:「前兩天你偷偷用會所的電話跟你爸聯繫了吧?我們這邊技術部已經查到了,你別想抵賴。」

「……」

王藝琳悶聲不語,只是低著頭,盯著自己光裸的腳尖,心裡有些發慌。

經理洞悉地看著她,說道:「你做過的事,褚少已經讓衛助理在調查了。我們這個地方,我想你也待不長久了。」

王藝琳猛地抬起頭來,不明所以地看著對方,語氣有些緊張,「經理,你這話的意思是……」

會所經理正要說話,辦公室的門被人敲響。

「經理,陳律師到了。」

「請他進來。」經理說道。

陳律師進來之後,徑直走到王藝琳面前,宛如撲克牌一般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冷漠嚴肅,直奔主題說道:「王藝琳,我受褚少委託,代理余染殺人案。現在已經掌握證據,查明你是害死肖勇的元兇,你……」

不等陳律師說完,王藝琳臉上早已血色全無。

……

罕無人煙的郊外,一座地下實驗室,四處擺放著冰冷的科學儀器,靠牆位置放置著高近三米的巨型玻璃容器,裡面是各種猛獸的標本,有飛禽和走獸,也有海里游的。

還有一個獨立的兩米高的圓柱玻璃體,裡面赫然是一具人體!只是那身體早已被改造的面目全非,絲毫不像普通人類,透著難以描述的詭異。

唯一相同的是,它們都被淺綠色的未知液體浸泡著,看起來十分危險和神秘,並且栩栩如生,彷彿下一秒就要睜開雙目,衝出牢籠。

在實驗室正中央的操作台上,坐著一個體型嬌小的女人。

幾根粗細不一的金屬管,從她蓋著的薄毯下方垂下,一直連接到旁邊的幾台儀器上,似乎有什麼特別的作用。

「有感覺嗎?」旁邊一道像是從喉嚨里發出的低沉嗓音響起。 扔完東西,葉一寧覺得輕鬆多了。

她回到自己的屋子裏,開了一瓶紅酒,喝了之後,才上床睡覺。

隔天,還沒等睡醒,先聽到床頭柜上的手機響個沒完沒了。她伸手過去,連看也沒看,就直接將電話給接了起來,口中含混的餵了一聲。

另一邊,很快傳來了閨蜜趙子瑜的聲音:「哎,幹嘛呢?今天不是約好一起去pub玩兒么,怎麼一直沒見到你人?」

葉一寧:「……」

半晌,她才像是回過神似的。

是啊,都把這事兒給忘了。

急匆匆掛斷電話,葉一寧從床上爬起來,來不及穿拖鞋,便衝進了洗手間里洗漱。

昨晚上有些沒睡好,眼圈有些黑。奈何時間緊迫,根本沒空用熱毛巾去敷,葉一寧索性給自己化了個濃濃的煙熏妝,然後再從去衣帽間,搭配了件豹紋皮裙。

對着鏡子左照右照,覺著滿意,然後才拎着包包出門。

匆忙下樓,正快步朝着自己的停車場那邊走,就聽到身後一個熟悉的聲音:「葉小姐,你住這裏啊?」

葉一寧回過頭,看着身後個子高高的娃娃臉,幾秒鐘之後,才想起來:這原來就是她那天的相親對象,名叫唐什麼的的,有些記不清楚了。

唐越拖着行李箱,朝這邊快走了兩步:「真巧啊,沒想到在這裏能碰到你——你住這兒嗎?」

「對啊」,葉一寧看了看他手裏的行李箱,問道:「你是住這裏嗎?」

唐越嗯了聲:「不過我是租住在這裏,最近校區搬遷,所以我暫時在這裏,為了上學方便點。」

葉一寧自然是不關心他為什麼住這裏的,有些敷衍的嗯了聲,然後道:「那你去吧,我也要走了。」

說着,拎着踩着小高跟揚長而去。

工作日,大堵車。

葉一寧開車趕到酒吧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

她看了看時間,輕輕吸氣,隨即把車子停好,進了酒吧。

趙子瑜坐在兩人常坐的位置上,正在等她。看到她進門,便立即朝她招手,隨後抱怨:「怎麼搞的,怎麼現在才來?我都等了你一個多小時了。」

「堵車,抱歉哈」,葉一寧在她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伸手叫過服務生,給自己點了一杯威士忌,然後打量了一眼周圍,說:「這是你新發現的酒吧啊,看起來也沒什麼特別的啊。是因為白天,所以人才這麼少嗎?」

趙子瑜笑:「我怎麼可能是這種品位?實話告訴你,今天來這個酒吧,不是為了喝酒,而是為了見人!」

「見人?」

葉一寧微微瞠目:「見什麼人?」

趙子瑜有些慵懶的靠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一個水晶杯,顧左右而言他的道:「你想不想賺錢啊?」

葉一寧:「……」

還有這好事兒?

賺錢這東西對她而言,倒也不算特別難。

這一年多以來,她一直都在投資股票和實業。因為有內部消息,所以多數時候都是很賺的。當然,賠的時候也不是沒有,但是總體下來,還是賺得多。

趙子瑜是她的初中同學,當年嫁給了一個法國男人。在巴黎生活了兩三年,去年才離了婚,帶着一大筆贍養費回到了帝都。

離婚後的趙子瑜有錢有閑又有顏,但是沒了感情,所以她每天除了花天酒地,就是琢磨著怎麼搞錢。

葉一寧現在倒是能跟她玩兒到一起去了,所以趙子瑜一有了什麼賺錢的路子,就會特意來告訴她。

畢竟是好姐妹,有錢一起賺!

「好啊」,葉一寧很快拍板,然後問:「是什麼好項目啊?」

聽到她這麼問,趙子瑜頓時打開了話匣子:「一個很厲害的項目呢,紐約寧氏集團知道吧?他們要在帝都選址建廠的事兒你聽說了嗎?我前兩天見到他們那邊的負責人,所以就約了今天談一下入股的事情。我上網查過了,確實有這麼一回事兒,而且,前來和我談入股的,可是根正苗紅的寧家三公子哦!」

葉一寧低頭,緩緩喝着自己的威士忌。

這事兒她不是沒聽說過,但是她知道,寧家看好的那塊地皮,一直沒拿下來。因為,她哥哥葉崢嶸不希望寧家的生意擴展到帝都來。

按理說,就算是當真已經拿到了地皮,也不至於這麼快的。

不過,某些人做事情,一向是反覆無常。

錢葉一寧不是不想賺,但是卻不想去賺寧家的錢。

她坐在椅子上,有些心事重重,琢磨著如何開溜。思來想去,她把手中的酒杯給放下,然後沖她微笑了下,說:「你等我一下,我去一趟洗手間!」

說完,她轉身朝外面走去,找了個僻靜地方,給嫂子沈茜打了個電話:「二十分鐘后,給我打個電話。」

沈茜有些懵:「怎麼了?」

「沒什麼,你照辦就好了!」

說完,葉一寧掛斷了電話。

之後,她再回到前面的時候,就看到自己之前的位置上,已經坐上了一個男人,正在和趙子瑜相談甚歡!

葉一寧沒想到對方這麼快就來了,一時間愣在那裏,有些不知所措。

反而是趙子瑜,看到她之後,立即朝她擺手:「哎,一寧,這兒呢。」

說話時,那位坐在她對面的男人也隨之回過頭來看着葉一寧,微微笑着。

葉一寧看着那個男人,然後朝着他走過去,趙子瑜順勢幫他們做了介紹:「你好,寧先生,這位是我姐妹葉一寧;一寧,這位就是紐約寧家的三少爺,寧修文。」

寧修文……

葉一寧不由得在心底冷笑了聲:她又不是沒見過寧修文,就算是整了容,也不至於變化那麼大,顯然是冒充的。

趙子瑜大概是太忙着賺錢了,所以遇上了片子。

藉著寧家要來帝都建廠的事情,出來招搖撞騙。

騙子自己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被戳穿,甚至還朝着葉一寧伸出了手:「你好,葉小姐,我叫寧修文。初來乍到,還請多多關照!」

既然是騙子,葉一寧壓根兒就懶得理他,自己在椅子上坐下來,有些懶散的睨了他一眼,道:「你就是寧修文啊,你家裏有幾口人啊?」

「一寧!」

趙子瑜有些懊惱的將手放到她的肩膀上:「你怎麼這樣?」

說完,趕緊朝着那個騙子道:「寧先生,我姐妹就是這個脾氣,您別和她計較。您快坐,喝點什麼?」

。 還是慕夏先打破了安靜。

「所以我說,這三道例題,沒有一題是靠歐陽墨自己的腦子想出來的。」慕夏說著,看向賽琳娜校長,等著她做出處罰。

英倫大學的學生里,的確也有答辯的時候,被發現論文作弊的。

但像歐陽墨這種,論文里所有例子都來自於其他人的卻是絕無僅有。

這已經不是歐陽墨自己答辯的事了,這事一旦傳出去,會嚴重損壞英倫大學的名譽!

賽琳娜副校長眼底迸射出熊熊的怒意。

「歐陽墨!sa

說的是真的嗎?!」

「我、我……」歐陽墨徹底說不出話來,嗓子像是被一團火堵住了,怎麼都發泄不出來,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慕夏冷掃了歐陽墨一眼,平靜又冰冷地說:「如果幾位老師懷疑我說的話的真實性,完全可以去查證。據我所知,昨天歐陽墨特地回了華國一趟,沒有別的,只是回了他自己辦公室取了一個東西。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東西應該就是我的題目。」

賽琳娜校長當即叫了一個巡場老師。

「去歐陽墨的寢室,找出sa

同學的卷子。對了,她在華國的名字,叫慕夏。」

「好的,副校長。」

巡場老師很快就辦。

沒一時,巡場老師帶了一張卷子回來。

經過對比,歐陽墨的第三道例題,跟卷子里慕夏的解題完全一致。

剽竊,確認無疑。

賽琳娜校長氣得直接把卷子摔在了歐陽墨的臉上。

歐陽墨嚇了一跳:「賽琳娜校長……」

「別叫我校長!」賽琳娜副校長嫌惡地說:「我沒你這樣剽竊自己學生作品的學生!我們學校也容不下你這種人!」

歐陽墨大腦瞬間當機。

賽琳娜校長直接做了決定。

「給予歐陽墨開除處罰,並且全球社交網路上統一公示。」

「是!」一個校務老師立刻去辦了。

歐陽墨這才回過神,一把抱住了賽琳娜的腿。

「賽琳娜校長!這都是有原因的,我可以解釋……我也是一時著急,所以做出了這麼荒唐的事,一開始我根本沒想過用別人的解題。賽琳娜校長,求求您饒了我這一次!我可以不要畢業證書,但是求你不要開除我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