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靈藥龍翔倒是有不少,無論是療傷類還是增加體質都多不勝數,還有一些各種各種的天材地寶,這些東西加起來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所有的一切都算是置辦齊全了,這樣一來也算是有了一個宗門的樣子,龍翔還設立了不少規矩,以及入門的規格,當然這些規矩也都是爲以後做打算,現在處於發展階段自然不需要這些規矩來約束。 所有人心中雖然有不少輕蔑之意,但是當他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霸氣的妖龍殿時,都紛紛發出了發自內心的讚歎以及震驚,當然其中不乏一些準備吞掉妖龍殿的人物。

既然是來搞破壞基本上沒有一人給了龍翔好臉色看,到此的人大多數都抱着一副看戲的心態,在他們的眼中龍翔只不過是像小孩子過家家一般。

今日到達妖龍殿的人族武者其實還有不少,甚至比妖族都還要多上不少,這些人族武者當中既有混跡在南皇域的,也有是從其它地方聞風而來的。

有一些自持身份的妖族強者就算是收到了龍翔的邀請函也並未到此,頂多也就是派遣了族中的小輩前來參會,總的來說這些人就是魚龍混雜。

正所謂仇人見面分爲眼紅,妖族與人族在此見面,空氣當中充滿了濃濃的**味,但是他們也都知道今日到此的目的,若是他們不是身在妖龍殿的話,估計早就動上手了吧。

那些外來的人族武者可不懼怕這些妖族的小輩,就算是有點兒實力又怎麼樣?今日人族人多勢衆,妖族在這裏也翻不起什麼風浪。

儘管是處於敵對的關係,但是當他們面對龍翔的時候,立馬又站在了同一戰線上,對於這些小伎倆龍翔通常都是不屑一顧,不管怎麼說今日也是妖龍殿崛起之日,能不見紅最好。

偌大的妖龍主殿當中人山人海,五百平米的空曠之地被圍得水泄不通,龍翔居高臨下微笑的看着在座的各位,大聲宣佈了今天召開的內容。

“晚輩龍翔很榮幸能夠請到各位前輩來見證我妖龍殿的成立,建立妖龍殿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讓生活在南皇域的各位人族武者有個安身之地。”

“相信在座的各位應該非常支持我的做法吧,既然我身爲妖龍殿的殿主,自然就要爲妖龍殿在江湖上的地位奮鬥,所以今日除了將妖龍殿成立公諸於世之外,更要打開山門廣收奇人異世青年才俊,有意者都可以來我妖龍殿發展。”

“雖然是新生勢力,但是我相信有了各位的加入,一定能將妖龍殿發展成爲頂尖的勢力,不單單是在南皇域,就算是在整個幻靈鏡當中,我妖龍殿也是一等一的存在。”

龍翔正說到振奮人心的情節,停頓了片刻清了清嗓子,欲要繼續演講,可是這時下面有不少人都出言打斷了龍翔將要出口的言語。

“廢話說了一大堆,說到底你也只是一個小屁孩兒,有什麼資格坐上殿主之位?而且你又有什麼資格廣收門徒?你有那個實力嗎?”

面對這些人的出言打擊,以及各種白癡般的問題,龍翔真是哭笑不得,有什麼資格做殿主?這種問題都有人能問得出口,真他媽是極品,老子建立的宗門你說老子有沒有資格?

這些話在龍翔心中反覆的重複,他剛想說出口,這時站在他身後的華雲天卻是首先忍不住跳了出來,怒目而視那個說話的人族青年。

“放肆,你竟敢用這種語氣跟我們殿主講話,莫非是在找死嗎?”

還沒等那個人族的青年反駁,這時一位妖族的中年男子又站了出來,只見他淡淡的看着華雲天,“妖族的敗類,你竟敢跟着人族做事,而且居然還成爲了他的手下,你真是把我們妖族的臉都丟盡了。”

“今日我便要替妖族清理了你這個不知羞恥的廢物。”妖族男子怒喝一聲,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了龍座上面,與龍翔並排。

這位妖族男子有着地武二重大成的實力,而華雲天的境界卻是在初入二重的層次,表面看來差距並不算大,其實當中卻差了十萬八千里,對於武道的領悟也不再同一層次。

所以華雲天對上這個妖族男子可以說是死路一條,但是華雲天身爲龍翔的朋友,龍翔自然就不能坐視不管,那妖族男子剛探出手朝着華雲天抓去,華雲天倒也沒有閃躲。

這時龍翔猛然探出左手呈鷹爪鉗住了妖族男子的手腕兒,妖族男子大驚,一絲絲痛處從手腕上陣陣襲來,龍翔的左手猶如一把鋼鉗一把,讓那妖族男子不得動彈分毫。

“這位前輩,你理解錯了,華雲天並不是我的手下,他是我龍翔的兄弟,而且這是在我妖龍殿,你要治我兄弟的罪,首先也得問我答應與否。”

龍翔慢慢吐出了這句話,看似平淡其實這句話當中卻充滿了無盡的威嚴,妖族男子心想被這樣一個小輩輕而易舉的就制住了,面子上着實有些過不去。

他剛想發起反抗,這時龍翔卻鬆開了他的手,“前輩還是下去吧,今日你是客,所以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動手。”

這句話可謂是讓那妖族男子壓面掃地了,就算是龍翔今日不找他麻煩,恐怕以後也難以在南皇域混下去了,所以他想無論如何都不能這樣走下去。

但是他太看得起自己了,不過也正因如此才中了龍翔的圈套,所謂來者是客,龍翔自然是不好主動對他出手,他之所以這樣做無非就是像激怒妖族男子,讓他面子上過不去,從而對自己出手。

那麼這樣一來龍翔也就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了,我只不過是正當防衛罷了,你能奈我何呢?誰讓這個妖族的男子沒長腦子,死要面子活受罪。

剛見面就對華雲天出手,這也太不給龍翔這個妖龍殿主的面子了吧,下面的人此時都在竊竊私語,猜測着事態動向的發展,他們當然是希望看到精彩的一幕了。

他們並不知道妖族男子並非龍翔的對手,剛剛龍翔出手下方的人也都沒有發現,所以他們此時此刻還是比較看好妖族男子的,期待着他能夠把龍翔的腦袋打爆。

而那妖族男子更是不由分說的就朝着龍翔出手了,揮動着強而有力被神元包裹的拳頭朝龍翔的面門砸來,妖族就是以肉身著稱,誰人都不敢與妖族的強者近戰,這無疑是在自尋死路。

而龍翔此時的舉動就是如此,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要論肉身論近戰,誰都不敢與龍翔爭鋒,祖龍之軀的強悍可不是鬧着玩兒的。 妖族男子見龍翔居然以肉身來相拼,心中不由的冷笑了一番,“找死。”

看着妖族男子嘴角扯起來的詭異微笑,下方的人也都放肆的大笑了起來,似乎他們已經預見了龍翔被打爆腦袋的血腥一幕,可以說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不想置龍翔於死地。

先不說龍翔膽大包天在南皇域邊城建立自己的宗門,而且還揚言要把妖龍殿發展成整個幻靈鏡當中的第一勢力,那麼請問龍翔有什麼資格說這句話?難道他真的強悍如斯嗎?

再者這裏的每一個都是從各大勢力派遣到此,單單是這座舉世無雙的妖龍殿就已經吸引了絕大部分人的眼球,人性的貪念難以制止。

可是無論如何他們也想不到下一秒鐘發生的事已經震撼了他們的心靈,只見龍翔看着那朝着自己襲來的鋼拳不退反進,同樣凝聚渾厚的龍元於龍拳之上。

“砰。”

兩拳在空中相遇,龍翔的拳頭並沒有像衆人想象的那樣被砸個粉碎,反倒是那要族男子在龍翔這一拳之下踉蹌了好幾步,手臂傳來一陣疼痛感。

這還是龍翔手下留情的結果,如果那一拳龍翔用盡了全力,此時那妖族男子那還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裏,下方的人此刻都呆若木雞,彷彿看到了一副難以置信的畫面一般。

“怎麼可能?這小子真有這麼強嗎?地武二重大成的妖族男子也不是他的對手?看來這個年少的妖龍殿主並不像表面那樣簡單啊。”

而最震驚的莫過於妖族男子了,他對自己的拳頭非常的有信心,曾經他就依靠這一雙拳頭直接將人族的一位地武二重的武者揍變了形,可是如今面對一個人族的少年卻沒能在他手上討到好,這如何能不讓他驚駭。

龍翔卻是無所謂的笑了笑,“前輩,可不要這麼不識趣,難道就不能知難而退嗎?你應該也不想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被我打得連媽都不認識吧。”

龍翔給那個妖族男子悄悄傳音過去,只見他的神色變幻個不停,雖然心中隱藏着怒火想要爆發出來,但是他卻沒那個膽量,而且的確也不想在這麼多人的面前丟臉。

還算有些自知之明的他冷哼了一聲便乖乖的回到了人羣中,雖然妖族男子不是龍翔的對手,但是他們也沒有看不起他,因爲他們誰都沒有勝過龍翔的資本。

“今日是我妖龍殿成立的好日子,我可不希望在今日開了殺戒,所以不管今日你們心中打的是什麼算盤,都得給我老老實實的收回去,不然休怪我不客氣。”

龍翔冷聲說道,雖然面色平靜,但是話語當中卻充滿了氣勢,對此也沒有人敢出來反駁,除非是不想見到明天的太陽了,所以他們也就想着今天來混一頓大餐即可。

可是龍翔還是讓他們失望了,有些人本想來蹭飯,也想到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妖龍殿應該設宴款待他們纔對,可是龍翔卻在這時說道。

“沒事的話,你們都可以回去了。”

這十幾個字從龍翔的嘴裏鑽了出來,衆人面面相覷,有的人心中想到,“這是什麼意思?他媽的把我們叫來難道就是宣佈妖龍殿成立嗎?老子還打算嚐嚐滿漢全席的味道呢。”

下方沒有一個人有所動作,龍翔見了也不奇怪,“怎麼?難道各位都想留在我妖龍殿?還是想讓我管你們的飯?”

這句話終於引起了大部分人的不滿,在下面竊竊私語,一些膽子較大的人直接吼了出來,“他媽的,你個小屁孩兒,仗着自己有幾分實力,就敢這麼囂張?說到底這裏也是我們妖族的地盤。”

“你他媽一張破紙把我們叫來,聽你說了一大堆廢話之後,又耀武揚威了一番,現在又一句話就想打發我們?你面子還真大啊。”

龍翔冷笑道,“怎麼?聽你這意思是想動手了?”

“正有此意,你以爲你很厲害是嗎?可是你終究只是一個人而已,我們這麼多人一擁而上,難道你還有把握碾壓我們嗎?”

“那你試試。”

隨着龍翔話音的落下,剛纔那個開口說話的妖族突然雙膝彎曲竟然跪在了地上,只見他面色緊繃,咬着牙苦苦的支撐着,只是因爲他感覺到了一陣前所未有的威壓。

超神制卡師 當然這一切都是龍翔在暗中操縱,不見血腥但是卻可以震懾他的心神,就在衆人疑惑的同時,這時虛空突然劇顫,在不遠的天際竟然翱翔着十幾只雙頭鳥。

龍翔心中大驚,對着雙頭鳥倒也算是有些認知,這種雙頭鳥其名稱爲五彩仙鶴,其名的由來只是因爲這種獸鳥全身的羽毛五彩斑斕,看起來異常的美麗,而且此鳥的性格比較溫順。

所以不少的大家族中都會馴化這種獸鳥爲坐騎,只不過這種五彩仙鶴極其稀少,就算在幻靈鏡也很難見到,五彩仙鶴是天階七品的妖獸。

但是雖爲天階妖獸,但是他們並不能領悟化形真諦,所以導致它們並不能化爲人形,而且此鳥的智商不是非常高,不然也不可能被馴化。

平常在整個幻靈鏡都難以見到的五彩仙鶴,此時在妖龍殿的虛空上竟然聚集了十幾只,這怎麼能不讓人震撼,而且據他們所知,在整個南皇域當中應該很少有家族能有這麼大的手筆。

那麼這些五彩仙鶴又是從何而來呢?而且在五彩仙鶴的背上各站着一位武者,細看之下這些都是人族武者並非妖族,所以他們就更加確信這些人並非是來自南皇域。

雖然心中震驚,但是龍翔還是在第一時間迎了出去,畢竟能擁有如此之多的五彩仙鶴,此等家族絕對不是龍翔能夠招惹得起的,可是他依稀的記得自己沒有邀請過此等人物。

當龍翔看到領頭的人之後,龍翔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而且在他身後站着的四人也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至於其他人此時都停留在五彩仙鶴上面,並沒有跟着走進妖龍殿。

爲首這位男子是一位少年,他身後的四人是中年男子,一行人的着裝顯得雍容華貴,爲首的少年始終都帶着淡淡的笑意,當他看見龍翔的時候,臉上的笑意更盛,這使得龍翔也更加疑惑。 “難道他認識自己?”這是龍翔腦海中浮現出的第一個猜測,只不過像他這種人怎麼可能結實這等級別的人物呢。

雖然排場倒是不錯,可是眼前這五人的實力並不高深,後面的四位中年人都只有地靈八重的境界,而眼前這少年倒是有着天靈六重的實力。

只不過眼前這幾人的實力雖不怎樣,但是恭候在外面的那十人卻是有着地武鏡三重巔峯的實力,能有這等級別的強者做保鏢,這是何等威風啊。

妖龍主殿當中有一部分的人族武者見到這羣人的時候,臉上紛紛露出了震驚之色,只是因爲這些人身上的衣着暴露了他們的來歷。

面對此等人物龍翔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儘管他們的實力不如自己亦是如此,“不知各位從何處而來,光臨妖龍殿有何貴幹?”

龍翔謙卑的問道,只是爲首的少年表情一直緊繃,導致龍翔心中也忐忑不安,希望這些人不是來鬧事的纔好,可是剛纔那些妖族的人見到這個情況心中都冷笑不已。

他們倒是希望這些人是來找茬的,最好是把龍翔給滅了,這樣他們也能左坐收漁翁之利,只不過下一秒那些人都失望了,眼前這些人根本不是來搗亂的。

“妖龍殿果然不錯,雖然是剛建立起來的宗門,但是我已經預見到未來稱霸幻靈鏡的場景了。”爲首的少年興奮的說道,時不時還一臉羨慕的看着龍翔。

這句話可是讓龍翔愣住了,“各位······”

“怎麼?難道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少年驚疑的問道。

這時他身後的一位中年男子站了出來,“小友,不認得我家少主,那你可認得我否?”

看着這位中年男子,龍翔的記憶深處時而模糊的閃過一個場景,但是卻始終都不能記起來,那少年見龍翔居然把自己忘得一乾二淨,忍不住打趣道。

“好你個負心漢,當日分離距今不過短短數月,沒想到你這個沒良心的這麼快就把我們忘了,你說你怎麼對得起那顆地靈丹,哎。”

少年如此經典的話語使龍翔滿頭黑線,聽意思好像是自己把他拋棄了似的,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會讓別人懷疑到龍翔的性取向是否有問題,不過龍翔倒也不敢表現出不滿。

當他聽到少年說的最後一句話時,他才恍然大悟,腦海中突然涌現出當如在風揚家中發生的事,眼前這個少年正是當日從中城來的李雄。

當初他的身後跟着的也是這幾個中年男子,其中還有一位前輩和他切磋了一場,當然那個時候的他可沒有現在這麼強悍,所以一場戰鬥下來還是比較吃力。

當初這些前輩都稱少年爲少主,而且李雄當初還交給了龍翔一塊兒令牌,說是日後龍翔在中城遇到麻煩,亮出此令牌便可化險爲夷,雖然這段時間的確發生過不少事,但是龍翔也沒捨得使用那塊令牌。

可以說這塊令牌就相當於免死金牌,而且這個也只有一次的使用權限,龍翔記得當初的李雄好像只有地靈七重的境界而已,他沒想到短短數月的時間,李雄已經成長到了如此地步。

只是令龍翔疑惑的是,李雄既然有如此天資,那麼爲何才這等實力?按理說至少也應該是地武鏡的強者了吧,正想只有一個,情況可能和龍翔差不多,也是習武沒多久。

這樣的人擁有與龍翔相匹配的天資,這也着實不易,當然也讓龍翔更加敬佩了,想起幾位都是自己的老友,剛纔提着的一顆心也才如釋重負。

“哈哈,我想起來了,原來是李少主啊,真是不好意思,當日匆匆一別也有一年多未見了,當初的恩情我龍翔居然拋之腦後,真是該死啊。”

“龍兄這是什麼話,只是匆匆見過一面而已,一時記不起來也在情理之中,沒想到這段時間龍兄的變化真可謂是翻天覆地啊,當初龍兄也只是在地靈鏡吧,現在居然已經遠遠把我們甩在了後面。”

“而且現在更是建立了自己的勢力,這份潛力以及魄力讓我真是感到由衷的佩服,啥都不說了,今日咱倆兄弟重逢,一定要喝他個痛快,不醉不歸。”

“好,不醉不歸。”龍翔也興奮的吼了一句。

至於其他人此時都處於傻眼兒的狀態,期盼着這羣猛人能把龍翔滅了,就算他們沒有那個實力,家族當中也絕對有那個實力啊,可是沒想到的是龍翔居然認識他們,而且關係還不一般。

他們都不相信龍翔走了什麼狗屎運能夠結交這等人物,恐怕以後龍翔在這南皇域還真沒有幾個人感動他,原因無他就因爲龍翔有這個堅強的後盾。

龍翔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下起了逐客令,“沒事兒的趕緊滾蛋,不然我可就要趕你們出去了。”

那些人聽了龍翔的話哪兒敢說半個不字,連忙就屁顛兒屁顛兒的離開了妖龍殿,當然這些人當中也留下來了一部分,留下來的這些人都是在北皇域沒有身份地位的人族武者。

細細數來也有十多人,其中中年男子居多,少年只有三位,有一位還是女孩兒,這些人的實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差勁,中年男子倒是有天靈境八重的實力,兩位少年就只有初入天靈境的實力,少女跟兩位少年一樣。

龍翔知道這十幾個留下來的人當中,恐怕有一半都是因爲李雄他們,雖然龍翔並不清楚李雄他們的身份,但是這些中年男子已經從李雄身後那些人的服飾上面看出了一些端倪。

即使是這樣龍翔也沒有生氣,不管怎麼說既然他們能夠留下來,龍翔倒也不至於當一個光桿司令了,至於進入了妖龍殿之後在什麼樣的位置,這些小事兒只需要交給華雲天辦妥即可。

至於他當然是跟着李雄他們暫時離開了妖龍殿,龍翔也終於第一次踏在了五彩仙鶴寬闊的背上,雖然本身已經可以踏空而行,但是拿五彩仙鶴當坐騎這可是身份絕對的象徵啊。

李雄帶着龍翔直接來到了北皇域的中心,也許只有這裏的生活才能夠勉強配得上李雄吧,李雄招呼着龍翔來到了一處非常豪華的大酒樓,這裏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消費得起的。

就算是入場費都需要一千株地靈草,要知道這僅僅只是進來的資格而已,如果是要在這裏宴請一桌的話,費用更是高達上萬株地靈草,不過這些對於李雄來說都是小錢。 而進來的時候,龍翔也細心的發現裏面所有的消費者看到李雄這羣人的時候,紛紛都閃到了一旁,似乎很懼怕李雄這羣人一般,不過龍翔知道那些人也只是爲了李雄他們的身份感到害怕而已。

“李兄,你的身份很不一般啊,五彩仙鶴這種坐騎都能拿得出手,是不是該把你的底細老實交代了啊。”龍翔笑着說道。

“呵呵,龍兄太看得起我了,五彩仙鶴也不是珍稀坐騎,當哪兒都是不起眼的一類而已,而且我的身份很一般,就只是千城府的人而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