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靜秋冷笑一聲,旋即將目光移向映像光幕,不再理會這個討厭的武戰。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

秦楓的修為達到納海期二十二力,而他向來低調。

也不知為何,這一屆並沒如其他參賽者那般選擇蟄伏,而是從一開始就主動出擊。

經過五天廝殺,他的積分已經達到五千多,領先於第二名整整兩千。

第六天。

四大軍團的將軍看著積分榜,心中暗暗著急,心想著,自己隊伍里的精英也應該出動了,畢竟時間僅剩下一天。

「今天是第六天,低級參賽者早已被強者抹殺,終於到了最為精彩的階段。」

「是啊,上一屆,秦楓就是在第六天開始發威,先後斬殺第二名和第三名,以一分之差惜敗荊甲軍的強者。」

「那一屆,此人不過十七力納海期,取得第二名實在太震撼,如今再次參賽,始終排在第一名,看來這屆的榜首非他莫屬了!」

「這可不好說,其他四軍的高手還沒行動,不到最後一天結束,很難猜出榜首是誰。」

一些有經驗的觀戰武者,紛紛私下議論起來。

不過總而言之。

他們更看好秦楓,畢竟這傢伙曾在上屆有驚艷表現。

靜秋和王副將等人有些焦急,他們黑甲軍參加了好幾屆混戰,知道最為激烈和殘酷的便是最後兩天,可是唯一參賽者古木,這個時候是活著,還是被人已經滅掉了?

混戰到了最關鍵的兩天。

饒是非常自信的武戰也不免有些緊張起來,畢竟此刻積分榜上,排名第一千位的也有幾百積分,如果出現一個殺神,瘋狂殺戮,很可能會在短時間將積分提升至幾千,從而威脅秦楓的位置。

這種事情並不是沒有發生過。

比如上一屆,始終蟄伏的秦楓在最後兩天只有幾十分,突然瘋狂發威,斬殺很多高積分的參賽者,在最後階段差點獲得第一名。

黑馬突然出現,逆襲比賽,在混戰中屢見不鮮,正是如此,很讓觀戰武者期待,因為他們喜歡這種難以預料的刺激!

外界校場上的氣氛變得嚴肅起來,觀戰武者也不再竊竊私語,紛紛凝視著映像畫面和積分榜,隨時等待一切皆有可能的變化。

咻——

就在此時,一處映像光幕中上出現一名武者,此人一身黑甲,看上去有著幾分英武。

「一九八六!」

「我靠,這小子還沒死?」

古木出現在畫面內的叢林中,瞬間讓諸多觀戰者目瞪口呆。

他們恐怕不會想到,在第一天驚艷全場的編號,在消失五天後,又一次出現在眾人視野中。

然而。

就在他們吃驚的時候,古木似乎發現了神紋陣的存在,然後走過來,把小嫩臉貼過來,托著下巴,仿若思考什麼。

「……」

原本緊張的氣氛,被屏幕上這張臉全給打破了,包括黑甲軍在內的所有人,紛紛升起一頭黑線。

這傢伙不去搶積分,出現在神紋映像陣旁,把臉貼上來搞什麼鬼?難道是讓人仔細看看這張小臉是如何俊俏,如何的完美?

就在眾人無語之際,古大少透過光幕的折射,看清自己面貌,然後伸出手瀟洒的撥了撥黑髮,擺出一個極具風騷的姿勢。靜。外界,幾百萬武者看到光幕上那傢伙在自戀的整理髮型,一個個石化當場。 已經晚了。

道路上,因為這一起追尾事故,造成了交通堵塞。

有人報了警,有人下車查看,也有人,趁亂逃了。

…………

司徒雲舒離開之後,慕靖南一直心不在焉的。

做什麼事,都無法集中注意力。

腦海里,想到都是司徒雲舒,她的質問,猶如一道枷鎖一般,銬住了他。

手機鈴聲響起,突兀得令人心顫。

他心中湧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拿起手機,剛接起,那端便傳來了焦急的聲音。

「二少,少夫人她……出車禍了!」

渾身血液直衝頭頂,慕靖南猛地站起來,高大的身軀,搖搖欲墜,眼前一黑,差點倒下去。

一手扶著辦公桌,手背上青筋暴起,堪堪穩住身子。

車禍……

雲舒……車禍了。

金家官邸。

啪!

書房裡,傳來了一聲清晰的耳光聲。

金寧欣臉被打偏,一手緊緊捂住臉蛋,她不敢置信的轉過頭來,「爺爺,你打我?」

豪門養女 金將軍恨鐵不成鋼的怒道:「誰讓你這麼做的?」

眸底劃過一抹慌亂,金寧欣還是很沉得住氣的,沒有直接招,而是裝傻,「爺爺你在說什麼?」

「欣欣,你平日里再怎麼任性嬌蠻,爺爺也都由著你。可是這件事,你實在過分了!」

金將軍顫抖著手,指著她,「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人命關天!

她怎麼敢!

金寧欣低下腦袋,突然吃吃的笑了起來,「爺爺,我也沒有辦法啊……你也看到了,司徒雲舒都找上門來了,我害怕啊。我怕她把我的江南搶走,江南是我的命。要是被她搶走了,我會活不下去的。所以……」

她眸底閃爍著瘋狂的火光,「所以,我不能讓她得逞。我只能先下手為強了!」

除掉她,就是最好的辦法。

也只有除掉司徒雲舒,她才能一勞永逸。

「胡鬧,簡直是胡鬧!」金將軍不敢相信,這些話竟然出自自己的寶貝孫女口中。

金將軍舉起手,欲再打下去,金寧欣突然把臉轉了過來,惡狠狠的道,「你打!你繼續打!爺爺,是你說的,只要是我想要的,你都會給我。我想要江南,只想要江南而已……你不能幫我辦到,那我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夠了,你給我閉嘴!」

金將軍氣得踉蹌著後退,身子抵著辦公桌,艱難的喘息,「你……從今天開始,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許踏出官邸半步!從今天開始,你最好給我老老實實,安安分分的呆在官邸里,哪也別去!」

禁足?

竟然禁足她?

金寧欣不服氣,「我偏不!我偏要出去,我要看看她到底死了沒!」

情有毒鍾 「啪!」

金將軍衝上去,揚手狠狠就是一耳光。

他雙目猩紅,盯著她,「以後這樣的話,不許再說一個字。否則,我打斷你的腿!」

「你不是我爺爺,我討厭你!」捂著臉,金寧欣傷心的跑了出去。

金將軍氣得不輕,昔日精神矍鑠的眼眸,此刻滿是灰暗。

沒有一絲生機。

「造孽……造孽啊!」 萬萬沒想到,她竟敢做出這樣的事。

傷害司徒雲舒,若是慕靖南追究起來,她的下場……

思及此,金將軍踉蹌了兩下,扶著辦公桌,強撐著站穩身子。

這一次,恐怕難以保全她了。

不行,這是他的寶貝孫女,無論如何,他一定不能讓慕靖南傷害她。

因為一個男人而做出喪失理智的事,她不能再因為一個男人而丟掉大好的青春年華甚至是性命。

…………

金寧欣回了卧室,越想越覺得生氣,她只不過是為自己的幸福在努力而已。

既然誰也不肯幫她,那麼她自己來解決。

事情發生到現在,也不知道司徒雲舒怎麼樣了。

她倒是真的希望司徒雲舒真的會因此而死掉……

得手的機會,千載難逢。

這一次若是不能徹底把她解決掉,以後……恐怕就更沒機會了。

換了一身衣服,聽到傭人在門外敲門。

「小姐,我給您拿冰袋來了,您敷一下臉吧。」傭人小心翼翼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敷臉……

一手撫上臉頰。

剛才的劇痛,似乎還在。

她冷笑,眸底劃過一抹冷意,爺爺打一棒子就想給一顆甜棗來哄她,沒這麼簡單。

從小到大,別說耳光了,就連一句重話都捨不得對她說的爺爺,今天竟然打了她兩耳光。

她憤怒,生氣,更多的是傷心。

無法相像昔日那個疼愛自己的爺爺,在遇上司徒雲舒的事之後,性情大變,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

再也不是她認識的那個慈祥和藹的爺爺了。

拉開卧室門,她狠狠瞪了一眼拿著冰袋,站在卧室門口的傭人。

「讓開!」語氣惡劣。

傭人瑟瑟發抖,根本不敢讓開身子,她時刻記著金將軍的話。

不能讓她離開。

她現在是被禁足的狀態,哪都不能去,最好獃在卧室里。

傭人搖搖頭,「小姐,我不能讓。」

「不能?」金寧欣表情略顯兇狠,「你是自己讓開,還是等我打你之後,你再乖乖讓開?」

傭人腦袋低垂,快哭了,「小姐,您別為難我,我真的不能讓你出來。」

「那就別怪我了。」

金寧欣揚起手,又快又狠的一耳光,狠狠甩在她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

傭人臉蛋立即高高腫起。

這一耳光,金寧欣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那力道,可想而知有多重。

傭人捂住臉,嘴角已經有血絲溢了出來。

看向她的目光,充滿了恐懼,她踉蹌著往後退,金寧欣唇角微掀,「這下老實了吧?」

這一巴掌,把傭人打乖了。

沒有了傭人的阻攔,金寧欣堂而皇之的離開。

樓下,警衛看到她,迅速上前,擋在她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小姐,您不能出去。」

「都給我讓開!」

「抱歉,您真的不能出去。」

金寧欣真是恨透了這句虛偽敷衍的道歉,不能出去,她還就非要出去不可。

「那好,我倒要看看,今天誰敢攔我!」

她掏出一把槍,對準了擋在她面前的警衛腦袋,指著他,「滾開。」 「這裡怎會有神紋陣呢,看樣子不像是傳送。」

古木站在光幕閃爍的陣前,一邊梳理著髮型,一邊暗暗自語。

顯然他並不知道,此刻的一舉一動早就被傳到外界,讓在場所有人都目睹了這種無恥的自戀行為。

當然,古大少這種厚臉皮的人,如果知道神紋陣是一個類似於地球的攝像機,肯定會再擺出幾個造型,讓大家好好欣賞一下。

俗話說的好。

頭可斷,髮型不可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