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韓歲宵抿嘴笑了一下,大大的手心整張覆蓋在她的發頂上。

2022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女孩惱怒地摸著頭,「不準摸!有說法講被摸頭長得不高啦!」

這都什麼沒根據的奇怪說法。韓歲宵收回手,磨了磨后槽牙,想著什麼時候給她推送幾條「多摸頭有助於長高」,「多被捏臉會變可愛」等消息。

除去這兩天接收的這些信息量極大的破事,顧言北發現沒什麼可跟韓歲宵說的,便選擇懶洋洋地接受柚子投喂,一時間,空氣安靜的有些可怕。

忽然間,她像是想起什麼,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眼睛瞪得老大,「下個星期要開學考!!」

——

一個永遠得不到答案的問題。

為什麼每一場開學考那天天上都會下起雨?

顧言北百思不得其解,這到底是自己的問題還是學校訂時間的問題。

走廊邊掛滿了濕漉漉的一排雨傘,來到考場座位上,顧言北鬱悶地看了眼陰沉的天空,擔心起自己的成績來。

這幾天受一堆破事的影響,很多時間都浪費在難過和焦慮上了。

上周通過一層安全加密發過去的林雪荼告訴她的那串數字,經過破解,大伯發來賀電,說有頭緒了。

這算是最近比較值得開心的事情吧。

還有韓歲宵那個傢伙,想起他顧言北就氣不打一處來,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居然只待了幾個小時就回去了!走之前還千叮嚀萬囑咐告訴她要好好學習,這哪裡男朋友會說的話,分明就像個瞎操心的老婆子!!

空氣中漂浮著雨水和桂花混合的清香,光影浮動,前排傳下來的卷子像海上的波浪一層一層上下浮動。

比開學考更凄慘的是開學考完還要上晚自習。顧言北感覺自己的靈魂飛出去一半,還有一半固執地留在身體里,接受世俗的捶打。

早上的那場雨帶走了絕大部分的暖空氣,這會清風送爽,連帶著她的心一起拔涼拔涼的,任憑沈梔怎麼叫都叫不回來。

顧言北上完第一節晚自習,遊盪的思緒這才回來,聽見講台上白老師說林雪荼轉學的事情。

這下年段第一和年段第二轉走兩個,用腳趾頭都能想到平均分要降到什麼地步了。

白老師心中欲哭無淚,本以為這些年的平均分都穩了,哪想到他們一個轉的比一個快!

連帶著的還有程狄的鬱悶情緒,雖然林雪荼不願意告訴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但他知道事情絕不是普通的轉學那麼簡單!

可對方不願意多說。既然是這樣,那異地戀他調整好心態應該也是能接受的。

只有顧言北猜到了她轉學的原因,在心裡默默嘆了口氣。

如果沒有那些不可選擇的身份,那她們是不是有機會成為朋友?

只可惜,沒有如果。林雪荼是個好女孩,她不該被控制著走一段不屬於自己的人生。

——

周日一大早,黃元曦叫來沈梔和顧言北兩個去書店淘練習,美名其曰,「需要兩個學霸的推薦。」

顧言北雙手交叉表示拒絕,「你清醒點,我的練習都是韓歲宵幫我挑的,還有,我不是學霸。」

黃元曦吐了吐舌,「那就當出門玩咯?我們都好久沒一起出去了。」

沈梔對這件事倒是沒什麼意見,幾個女孩子之間的相處,怎麼著應該都挺舒服的。

於是,掛斷語音通話后,顧言北套了件衣服下樓,到約定地點的時候,發現沈梔早已經在這等著,就差黃元曦這個老鴿子精沒來了。

「沈梔同學今天穿的好可愛啊。」顧言北笑了笑,拿手去刮沈梔的鼻尖,「以後都這麼穿。」

可能是因為今天非工作日的緣故,沈梔脫下校服,換了身米黃色的小裙子,頭髮上系著根貓爪發繩,看著青春俏皮,像極了那些年鄰家的靦腆妹妹。

「謝謝。」小姑娘害羞地絞著衣角,要不是這些年熟讀生物學,顧言北都要以為她頭頂會冒煙了。

黃元曦頂著一頭幹練清爽的狼尾姍姍來遲,「不好意思啊,剛剛稍微修了下頭髮。」

顧言北抬眼,看見她耳邊的幾捋碎發都快被風吹到嘴巴里了,忍不住抬手幫她把發繞到耳後,由於沒等太久,她這次難得好脾氣地沒有抱怨,「那,去書店吧。」

進門,還是熟悉的風鈴聲,充滿了小資情調的室內裝潢令顧言北不禁回憶起上一次和韓歲宵來這個書店的時候。

那時的他們,還能一起跨年,像許多對情侶那樣,許下長長久久的願望。

許多人都說,在這家書店的風鈴聲下許願,願望就能得到實現,她現在好希望這是真的,那麼她許下過的長長久久的願望就一定能實現。

黃元曦說是來買練習寫,結果一進店就繞到了放漫畫的架子邊,最終還是被顧言北拎著衣領可憐巴巴地扔到放練習的地方。

「不是說要來買練習嗎?快挑。」顧言北以一種蠻橫的姿態俯視著一排練習冊,還有蹲著的,挑練習冊的食言人。

「我不知道買哪本好。」

顧言北氣得哽塞,一時間嘴裡只能冒出來七個字,「沈梔同學,幫她挑。」

這時候,一個不安分的小腦袋湊了過來,緊接著是低沉的男聲,「欸?顧小姑娘,好巧啊!」

巧個屁。顧言北看清那張臉,嘴裡的髒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沉默了半分鐘,眼看氣氛以一種不可避免的形式即將變得詭異起來,她只得說,「沈子默,你……在這也有兼職?」

這句話問得相當敷衍,相當沒有水平,因為稍微有點眼力見的傢伙,都能看見他穿著書店人員的專屬工作服,手上抱著一個一看就重死人的大箱子。

世界真小。

小到顧言北現在有權利懷疑沈子默借著兼職的名義暗暗跟蹤她。不過他好像也沒有做這件的動機。

她在心中暗自為自己做好思想工作,卻得到了一個有些意外的答案,「不是啊,是我朋友在這裡工作啦,今天有點事幫他替個半而已。」

沈子默也是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顧言北。因為小姑娘雖然有時候看著很乖,但初中時給他留下的慘痛經歷還是讓他下意識覺得,顧言北,不像是天天逛書店買教輔類型的好學生。

以他的猜想,今天應該是被身邊這兩個朋友帶著來了。

因為還有工作,沈子默打了個招呼便匆匆離開了。

沈梔咽了咽口水,確認人走後才怯生生地說,「這個男生,有一點小帥誒。」

???顧言北挪動目光,仔細看了一下發現沈子默褪下那一副流里流氣的打扮之後,五官看著還是蠻端正的。

也難怪沈梔喜歡。

就是不是她喜歡的類型罷了。

思索再三,顧言北還是決定勸勸沈梔,語氣中帶著幾分老父親語重心長之感,「沈梔同學,勸你還是甚至考慮。」

「他家庭條件不太好,一天要干好幾分兼職的。」

沈梔聽后不僅沒知難而退,反倒是更加佩服了起來,「這麼大就學會自己靠自己了,好厲害!」

顧言北抽了抽嘴角,舔著后槽牙,「啊……」

「他,唉就是他這個人在的環境跟你不一樣,沈妹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顧言北深知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的道理,可此時事關好友的情路問題,她不知道怎麼講,但就是覺得沈梔那個軟軟糯糯的性格,不適合追沈子默。

沈梔臉紅,推拒道,「我也只是說他有點好看嘛,才沒有想追他呢。」

「不是就好。」顧言北揉著眉心,神態中有種老父親的疲憊感。貨物架旁,早已挑選好練習冊的黃元曦可憐巴巴地看著這兩個人,等著她們講完再飛速結賬。

——

進入十月份,A城度過了幾天短暫的溫和期,一陣強有力的冷空氣襲來,顧言北早早地套上厚衣服和帽子,就為了在這種冷天里叉著腰對狂風大喊,「爺不怕你!哈哈!」

然而,這種天氣里,厚衣服和帽子是不怕冷沒錯,但架不住熱啊。

最後,她依依不捨地摘下帽子,裹著厚大衣一臉樸實地出門採購食物。

街邊的大屏新聞接連播送著林氏集團董事長鋃鐺入獄的消息,顧言北一時還沒當回事,當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時間瞳孔伸縮地老大。

什麼玩意!!

林氏集團董事長!!

入獄了???

顧言北拿起手機,機械地播下了一串號碼,接通了那頭是大伯喜氣洋洋的聲音。

「小顧啊,多虧你提供的那串數字,我手底下的人連續查了好久終於順藤摸瓜查到了林氏集團董事長貪污受賄的證據!!我們顧家,大仇得報!!」

啊???還沒來得及從震驚中緩過來,大伯那頭又說,「本來這件好事想通知你的,可是當時八字還沒一撇,剛剛公布了審訊結果,剛想給你打電話來著!」

顧言北這頭糾結了好久,終是開口,「大伯,那林雪荼……」 寧祭豁然回頭,冷厲道:「為時尚早呢,你知道我輸定了?」

寧武撇了撇嘴,譏誚道:「不然呢?林凡能勝冷寒霜?」

「寧祭,你太讓我失望了。」便連寧天涯都這般開口,他看著寧祭,眼中有著濃濃的失望之色。

他失望的不是此次寧祭會錯失聖泉,而是失望他的衝動!

眼神冷冽下來,一切都怪這叫做林凡的小子吧?

讓他兒子失去一樁天緣,眼神虛眯起來。

「好!」

便在此時,有寧家王者大喝,只因冷寒霜竟然以指代劍勾動大道劍意,在虛空之中有冷冽長劍不時出現,襲殺林凡。

這冷冽長劍太逆天,無色無形,只有當他要爆發出至強一擊時才可以驚鴻一瞥,得見其真容。

「你真的太弱,不配死在我的劍下。」冷寒霜冰森開口,道:「若你計止於此,那你自盡吧。」

林凡眼眸一眯,手中雷劍拋殺而去,雷劍於長空之中化作金色的神龍,張牙舞爪,朝著冷寒霜吞噬而去。

且在此時,他一步跟進,手中再次出現雷劍,狂嘯一聲后,手中雷劍抖出漂亮的劍花來,也便在此時,天際出現三千六百柄璀璨奪目的神劍,似成劍陣,要困殺冷寒霜。

冷寒霜臉色變了,此時他被這些殺劍困住,處於劍陣中央,那殺機太凌厲了,他感覺到了危險,這種感覺太長時間沒有出現了。

林凡不喜用劍,但不代表他不會用劍,他感悟諸多大道,自然也包括了劍道,甚至於他還可以隨時將時空等規則,融入劍道之中去。

而他身邊之人,幾乎都是用劍的,無論是無劍、還是無極、陳玄東等人,都是劍道的好手,他們時常在一起切磋,自然對劍道不會陌生。

而此時他用出的這劍陣,便是脫胎與他的那些對手,被他誅殺的用劍高手太多了,搜出不知多少頂尖的劍道武技來,他一一瀏覽,此時不過是牛刀小試而已。

「這林凡也能夠算作不凡了,竟然有此等戰力,別的不說,我寧家這一代,無人能夠與他比肩。」一個王者級人物開口,他滿臉噓噓,至少,他的戰力是比不過林凡的。

「的確很強,也許有那個資格去攀爬王榜,可今日他當滅絕於此,只因,冷寒霜手中從不留活口。」

「倒是浪費了一個天驕。」

『呵呵……天驕?如他一般的天驕,這天下多如過江之鯽,最終成長起來的又有幾人?」

幾個王者級老不死在哪裡冷冷笑著,一人道:「特別是如林凡這等人物,有點滴本領傍身,便覺得老子天下第一,不知敬畏,不懂謙卑,不懂忍讓者,更是容易死去。」

「確實如此啊。」有老不死的點頭。

「此時便是最好的例子,若是冷寒霜說出那句話來時,林凡忍著離去,便不會死了。」寧家的太上長老出來了,他朗聲開口,看向那些因林凡與冷寒霜交戰而被吸引來的諸多寧家子弟,道:「爾等好好記著,生命只有一次,有時候一個衝動丟的就是性命,沒有任何反悔機會,林凡今日之死,便是明證。」

林凡好笑的瞥了一眼下方,他這還沒死呢,下面這麼多人就將他當作死人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